王俊凯黑张一山不遗余力,张一山却甜蜜回应,杨迪尹正吓惨
2017年4月10日
《高能少年团》队长张一山独挡大哥范,抠脚吃香蕉不拒一节
2017年4月10日

张一山:我上综艺节目是在妥协

张一山:我上综艺节目是在妥协

你们别对我有太大希望

张一山是个很典型的波浪型前进的艺人。起点很早也很高,《家有儿女》的这位刘星,当高亚麟、杨紫等人开始发红的时候,张一山还不知道在哪里在干什么。若不是去年的《余罪》突然火了,到现在,张一山在哪还都不好说。

最近,《人民的名义》火了,自然而然,在张一山面前,很容易就联想到《人民的名义》出品人高亚麟。

老生常谈的问题,张一山还是很坦然。这些年,用他的话说,就是一直在充实自己,去念了大学,在最困难的时候,也没和当年那些人断了联系,并且保持着相当密切的关系,直到现在。“我还没有特别祝贺他。因为这个戏特别的好,很多人都喜欢。之前我们在一起拍戏的时候就聊到这个作品,他说他出品的,他也演了,其实我们的关系不需要虚假的寒暄和问候。”

在《余罪》中,最经典的画面莫过于卧底时候,为了对付窃听器,余罪自导自演了一段连脚趾头都是戏的“激情戏”。一说到这块,连张一山自己都忍不住还想乐。“哈哈哈,也没有太设计……都是正常能播的……演员嘛,要适应不同的角色、不同的情景,这也是演员的一部分吧。”

他仿佛对自己的演艺事业“不咋上心”,走哪拍哪,拍哪玩哪。“当初我拍余罪的时候也没觉得哪好,拍戏就是个探索的心态,就像我现在正在拍的《七个我》,我演了个七重人格的人,我觉得有意思,而且观众看了也要好玩就行。你们也别对我有太大的希望,也许我后面的戏演得挺烂的。”

唠着唠着,话题又回到高亚麟身上,就想让他提及《家有儿女》之后低潮时期的往事,伤心一下。可这位典型的北京人,已经形成了免疫,习惯于放低自己,随遇而安就好。这也许真的和他这些年的磨练有关系。

“高亚麟也批评过现在年轻演员的现象,之前你们合作过,以后自己想不想成为偶像?”

“我挺容易满足的,现在我就挺高兴的,也没什么太大的目标,我也从来不给自己定目标。特别简单,我干着我喜欢干的事儿,然后又能挣钱养家,挺好的。”

“我喜欢和比我年纪大很多的演员聊天,我能听到很多好玩的事,他们那个年代的事儿……”

张一山说话的劲儿,和荧屏上完全两个样子,就像一个“京味痞子”在跟你神侃,说了很多,却总也说不到最兴奋的地方。因为他形容自己“是个特别聪明的人”,记者想把他套进去根本不可能。“其实我是个特别聪明的人,你也能感觉到。我不能让你把我套进去,问到我不想回答的问题,我一定不会说的。所以,我还算游刃有余的,这和我从事这个行业多长时间没有关系,有很多都是天生的。”

人生时时刻刻都在妥协

这是他首次参加综艺节目,在《高能少年团》里面合作的兄弟,都是董子健、王俊凯、刘昊然等新鲜帅哥。他在发布会之前发微博说“有点紧张”。至于为什么紧张,张一山又很巧妙地绕了过去:“要上舞台了吧。”

目前,真人秀节目过多的问题被很多人关注,一些年轻演员不好好演戏,专注于真人秀,愿意当“明星”而不是本行“演员”,由此遭到诟病。都说好演员会谨慎地对待综艺节目,张一山看待这个问题很有智慧。“我以前一直对上综艺节目特别谨慎,一些节目也找过我。我说实话,因为每个行业都有规则,因为现在这个圈子就是这样,上了这个后曝光率会更高一些,观众觉得好看了,然后就会火,会得到好的角色。”说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张一山语速突然加快,加上京片子味儿,却并不觉得很搞笑。

“现在好的角色会交给那些有号召力、有票房的人,但这些人并不一定是好演员,但也不缺乏两个都有的人。我是希望有更多好的作品找到我。上这个真人秀会有很多人看,很多人知道,但我就做这么一个吧。我不会把自己弄得很累。我上节目就是来玩,告诉年轻人对待事情的态度,就很好了。”

《人民的名义》里的很多老戏骨都谈到过“戏红”和“人红”的辩证法。“角色”和“人”谁更为重要的话题,张一山还是在“妥协”。

“我觉得很幸运,我和前辈们想得一样。观众记住你的角色就很好了,这要比记住人更重要。演员就是这样,确确实实想演个好角色,可因为种种原因人家不找你演。上综艺节目就是为了个好角色,人生时时刻刻都在妥协。”

《余罪》之后,张一山想回归小人物,接地气的老百姓,没有色彩,这也最难演。

他的想法是,余罪之后,再“无”张一山。

张一山:我上综艺节目是在妥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