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是消防员未增删 第058章三代同床(五)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最先围上去的,自然是联邦调查局所属特异事故处的干员,他们自觉地围成一圈,阻挡无关人士入内窥探,

由医疗专精的后勤系超凡者,快速而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大卫身上的伤势。

大卫身上的伤颇为严重,体表皮肤大面积绽开,深可见骨,

伤口焦黑如碳,掀起的皮肤肌肉,隐隐闪烁着高温炙烤残留的红热光芒

这些伤,都是被对手用雷霆劈砍开的。

第一梯队玩家的生命本质远强于凡俗生物,特别是像大卫这样的武斗系超凡者,哪怕不穿任何防具,

寻常的能量打击也无法在千锤百炼的体表留下伤痕。

更别说大卫身上的制服,还是联邦调查局生产的完美品质防具,能大幅度降低外界能量伤害。

通过伤情,足以想象在那笼罩着暴风雨的岛屿上,爆发了何等激烈的战斗。

大卫摆手屏退了试图释放治疗法术的同伴,自己从背包栏中取出一瓶装有高浓度圣水的玻璃瓶,打开瓶盖,将圣水洒在伤口上。

作为联邦调查局内的最强者,兼星门持有者,大卫自然能够得到组织倾尽全力的支持。

这瓶来自于罗马教廷的高浓度圣水,治疗效果比游戏商城里昂贵的中型治疗药剂还要好很多,

用在普通人身上甚至可以活死人、肉白骨。

但当圣水洒在伤口上,伤口立刻冒出了阵阵青烟,没有马上愈合,而是与伤口陷入了某种僵持状态,

绽开的肌肉皮肤随生随灭,随灭随生,依旧焦黑如碳,泛着肉香,久久不能愈合。

在人墙外的围观群众不明所以,

而大卫本人、联邦调查局的几位高层,以及天空竞技场中的许多第一梯队玩家们,却齐齐色变。

能削弱甚至抵消掉圣水的治疗效果,证明伤口中蕴含的力量等级,绝不低于罗马教廷积攒了千年的信仰之力。

“...”

大卫凝视着自己的伤口,沉默了几秒钟,与联邦调查局的高层们对视一眼,极有默契地同时传送离开了天空竞技场,显然是去现实世界的据点进行密谈。

而他们的离去,更是证实了众人心中的不详预感,很快又有一群玩家迟疑着传送离开。

“这到底是...”

疫医不明所以,目瞪口呆,他的眼角余光下意识扫过旁边几人,发现鲸歌四人组面色凝重,而李昂则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刚才出现在天空竞技场中的,确实很像是雷神托尔,尽管李昂不在现场,感受不到对方的气息波动,

但画面中呈现出的神力运用形式,与他的沼泽神力如出一辙。

嗡——

很快,好友通讯列表震动起来,竟然有十几道短讯同时发来。

分别来自邢河愁、霍恩海姆、真理之侧、大卫、拂晓等人,

点开短讯内容,其大意全都是请前往游戏广场上的全球超自然联盟大楼某间会议室,有大事相商。

能一瞬间惊动这么多组织与顶层超凡者的,自然不是什么小事。

李昂扫视整个天空竞技场,那些熟悉的面孔朝自己点头示意,纷纷传送离开,旁边的黑色木马也犹豫着说道:“李哥...”

“我知道。”

李昂朝黑色木马等人点了点头,传送离开天空竞技场,前往游戏广场。

————

全球超自然联盟的会议室中聚集了几十号人,或是各组织公会的头头脑脑,或是政治实体的代表,

基本上可以把现阶段的地球,或者说地球人类文明(有些组织已经开展了跨星门殖民)的顶层势力,囊括在内。

“米迦勒也在么?”

李昂作为不依附任何势力的个体玩家,同时也是寥寥数位天灾级存在之一,有权在会议室中独自坐下不受任何打扰,冷淡观察着会议室里的一张张熟悉面孔。

随着会议室逐渐坐满,周围也响起了轻微议论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全球超自然联盟为什么召集我们?又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可能是大卫的事情吧?据说他在天空竞技场里遭到了雷声的攻击?”

“神明真的复苏了么...那梵蒂冈岂不是要...”

“嘘,小声点,会议开始了。”

全球超自然联盟的阿琳娜走上会议室的中间座位,

青梅竹马是消防员未增删 第058章三代同床(五)

左边是全球超自然联盟名义上的领导人的虚拟投影,右边则是全身隐藏在银白盔甲中的米迦勒。

“咳,”

阿琳娜按下话筒按钮,清了清嗓子,作为全球超自然联盟的代表进行讲话,“在场诸位都是各个势力的代表,有些已经在私底下收到了消息,那么我就长话短说了。

就在刚才,联邦调查局的大卫,也就是我们地球方面的第一梯队玩家,在司命之战复赛的第七场战斗中遭遇到了疑似北欧神话中雷神托尔的存在。

双方展开激烈战斗,最终以大卫落败告终。而经过多方公会组织所派遣的专家认定,大卫身上的伤势,确实来自于高等级的神力侵蚀...”

“什么?!”

会议室中又响起了轻微惊诧声,不过在场都是各方势力代表,很快就自觉压低了声响。

阿琳娜只是看了眼声音传来的方向,并没有受到影响,继续说道:“不过,暂时还没有更多证据证明,那就是‘地球上的’、‘真实存在过的’雷神托尔。

今天,全球超自然联盟与特事局、联邦调查局、欧洲重工等组织共同举办这场会议,旨在向各位透露一下,数个月前尸毗王事件的后续处理情况。”

说罢,阿琳娜按下桌子上的按钮,调出了几张全息投影图案,都是鹿野苑、圣彼得大教堂等宗教古迹的...废墟。

“在尸毗王发来警告后,我们几家组织联合制定了一项计划,

拆毁或者转移一部分宗教古迹,

封存或者销毁掉一部分与宗教、神话有关的古籍,

在网络、现实中,散播可控的模因武器,

逐渐削弱,甚至是抹除掉普通人脑海中,对神明的信仰。

截止目前为止,我们已经解决掉了80%的宗教建筑,70%的宗教神话类文艺作品(包括古籍与现代书籍,以及电影、电视剧、电子游戏等艺术形式),

按照各个专家团队给出的‘世界信仰指数评估’平均值,我们成功将地球民众对神明的‘念力输出总值’,降低到了原来的37%。”

“世界信仰指数”与“念力输出总值”都是全球超自然联盟的内部术语,不过其字面意义不难理解,

而且全球超自然联盟等组织,进行削弱神明影响力行动的时候,也是基本公开的——各座城市大厦里没有寺庙、道观、教堂之类的宗教建筑,

连普通民众在家中贴着的门神、财神画像,都被认为是违禁品。

不过,宗教神话毕竟是现代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难以一次性全部拔除。包括罗马教廷这样的庞然大物,只能削弱其影响力,不能直接剿灭。

“在完成了降低全球念力总输出之后,

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包括特事局等组织在内,开始了跨星门殖民,进一步降低了全球人口,顺带削弱了神明信仰之力的来源。

按照神秘学的常理判断,这些举措,应该能成功拖慢各神系神明的苏醒速度,但观测结果却显示异常。”

阿琳娜继续调出全息投影,在西斯廷教堂等宗教建筑物内,依旧亮起了和当初尸毗王相近的信仰之力光亮。

“一些组织的代表,可能已经通过各自渠道,了解到了地球神明的本质。

绝大多数通过神话传说流传下来的神明形象,其原型,基本上都是拥有特殊力量的超凡者,也就是古代时期,被当时杀场游戏所选中的征召者。”

阿琳娜说道:“他们也许拥有比现阶段杀场游戏玩家强大的超凡力量,但所有证据都表明,他们每个个体的自然寿命,仍在人类理论寿命范围内。

当他们活到一百余岁时,就会因为某种原因——很大可能是杀场游戏的制裁,而死亡。

这些神明,试图通过留下神话传说的方式,让普通人记住他们,并以信仰神的形态延续下去。

按照该理论,远古神明的醒来方式,应该是汲取现实世界地球人类的信仰之力,重新复活,

但在我们削弱全球念力输出总值之后,

那些神系的苏醒速度,只是下降了很少一点,

甚至包括一些早就没有真实信徒,只有少量专家学者还在潜心研究、并且在行动中受损伤最严重的神系。

比如北欧神话、苏美尔神话、南美洲神话等。

理论与现象相违背,唯一的解释就是,地球,并不是神明们唯一的基本盘。”

李昂目光一凝,

作为虫巢的创造者与掌控者,他在地球各个角落也有属于自己的耳目,得到的信息量不比一般的公会组织要少,能理解阿琳娜这句话背后的深意。

会议室中有人忍不住问道,“地球...不是神明们的基本盘?这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神明们存在,而又不真实存在于地球上。”

阿琳娜说道:“根据各大势力,数万名玩家,数十万次剧本任务的资料汇总归纳,

我们发现,地球神明的影响力很大。

在许多与现代地球背景相近的剧本任务中,同样有着神明的影子。

这不符合常理,对么?

如果地球神明,是地球上的本土玩家,那么他们的影响力为什么会出现在其他剧本任务的星球上?

难道其他星球同样也诞生了相似度极高的神明人物?”

“这...”

会议室中,一些层次较低的代表们面面相觑,他们不是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但思考那些太过深奥的内容,还不如思考怎么增强自身实力来得实际一点。

“为了解释这些现象,我们各大组织的智囊团队,给出了一个包括两条原则的猜想,”

阿琳娜说道:“猜想的第一条原则名为世界修正力,即杀场游戏会修正地球上的‘现实’,让地球生命适应环境变化。

比如恐龙灭绝事件。

在杀场游戏到来之前,现代科学家们在土壤岩层中,发现大量化石以及相关证据,证明‘恐龙种族死于天降陨石’这一理论。

而现在我们知道,恐龙灭绝是因为杀场游戏。岩层中的那些出现的所谓证据,也是杀场游戏‘修正’的效果。

除此之外,该理论还可以解释,为什么以前历届杀场游戏的超凡者,没有对现实世界产生太大干涉——他们的干涉成果,也在那一届的杀场游戏结束时,被杀场本身修正了。

神明的神迹亦是同理。”

会议室的代表们面露惊愕神色,他们很久之前也在怀疑,如果地球上出现过多届杀场游戏玩家,那么他们怎么没能留下太多痕迹来?

随便一个高等级的超凡者,都能挥挥手奴役上万普通人,建造独属于他的人间国度吧?

如果阿琳娜说的理论真实存在,那么现在所有人所熟悉的“世界历史”,岂不是被杀场游戏强行修正了无数遍的结果,

就像园丁手下的景观盆栽一样?

那未免有点...令人绝望。

“第二条原则,则是‘位格’。”

阿琳娜像是没有察觉到会议室中,那些代表们脸上露出的惊愕神色,自顾自地说道:“已知地球上存在过的历代神明,都曾经是当时最强的超凡者。

他们既然是被杀场游戏选中的征召者,自然会像我们一样,前往剧本世界执行任务。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可以在不同世界留下自己的影响力,让该世界的文明记住神明的名字...”

会议室中有人失声叫道:“你是说,我们经历过那些地球背景的剧本世界,里面同样有神明传说,是因为地球上的神明以前真的去过剧本任务的世界?”

阿琳娜淡淡地看了眼擅自发言的怪物联盟代表,说道:“不完全是。

资料显示,剧本世界中的地球神系,很多时候都是扎堆一起出现的,印度教、基督教、希腊神话等一应俱全。

如果是单个神明传送过去,没有理由为自己的竞争对手宣传,是吧?

而且每个神明的生命有限,没可能在几十万个世界里,逐一散播影响力。

唯一的解释,就是位格。

我们可以把位格,理解成在杀场游戏整个体系中的地位。

地球的位格,要高于杀场游戏提供的其他世界,

就像是许多张叠在一起的宣纸,在最上面一张作画,墨水会透过第一张纸,渗透进下面的纸张当中,

如同‘复印’一般,批量对其他世界产生影响。

因此,地球玩家最经常去的,也是与现实世界地球有着较高相似度的星球——而不是什么水元素位面、火元素位面,

或者到处都是沙发人、豺狼人的古怪星球。

同时,这也是为什么,在我们大幅度降低地球念力输出后,

那些神系的苏醒速度,只是被放慢了一点——他们在地球体系的其他下级世界中,仍有一部分信众。

就像,世界树那样,一根主要树干可以延伸出无数树杈,

地球就是那根主要树干。”

“难怪,难怪...”

会议室中有人不禁自言自语起来,“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神话故事会多处存在了。

不过,如果那些神明在几十万个世界都有影响力,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在地球复活?

他们的真实实力,又会强大到什么程度?

每个世界上百万信众,几十万个世界,岂不是有着数以亿计的信仰之力来源?

人类真的能与那样的神明对抗么?”

“这个暂时不用担心。”

阿琳娜沉声道:“就像我说的那样,由于某种原因,地球在杀场游戏体系中拥有独特地位,

那些逝去神明,虽然能通过广泛影响力来复活,

但其基本盘仍在地球,

他们也只有在地球复活,才算是真正地归来。

事实上,我们认为,司命之战所争夺的,就是这么一个真正超脱的机会。

一个,踏出地球范畴,将影响力散播到各维度世界的机会。”

喜欢玩家凶猛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