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强霸主 豪门浪荡史1 844无删节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别墅院子里,一群小孩都凑到了一起。

三楼窗内的声音太大声,自然也就被这群耳朵尖的小孩子听到。

当陆辛走了出来时,这群小孩担忧的目光,顿时向他看了过来,有的气愤,有的害怕,有的又气愤又害怕,当然其中也不乏又气愤又害怕,又带了一点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陆辛低下了头,甚至不愿迎向这些孩子们的眼神,快速的走过。

他跨上了摩托车,慢慢的向着别墅外面走去。

来到了大门口的时候,陆辛放慢了速度。

转过头,就看到了别墅的门口,那个有三四平方,装修的非常干净,还装了一个小碳炉子的保安亭里,老保安正站在了里面,静静的抬着头,隔着一层崭新的玻璃窗,看着自己。

陆辛也静静的看着他,两人很久都没有说话。

同样的,似乎也无法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出任何异样的情绪。

足足三四秒,陆辛轻轻向他点了下头,轻声道:“你最近为什么不养花了?”

老保安怔住,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陆辛道:“继续养吧,我专门给你留了一个花池。”

说完了这些话,他慢慢拧动油门,驶出了别墅,给了在外面等着的两个小巴司机五十块钱,然后就一句话也没说,摩托车的速度渐渐提升了起来,向着道路尽头远远的驶去。

保安亭里,老保安过了很久,才忽然觉得背后生凉。

原来自己的冷汗,已经洇湿了后背。

“不好……”

他忽然间,想起了什么,大步的向着别墅里面冲去。

苍老的身体,速度居然显得很快。

一步三个台阶,飞快的跑到了别墅的三楼,那间最大的房间前,猛得推开门,就看到小鹿老师正沉默的坐在了窗前,一言不发的看着外面,对自己冲进来的动静,没有一点反应。

冬天,天黑的很快,外面夜幕即将降临,昏暗的光洒在了她的身上。

老保安见她没事,微微放心。

但看着她面对着窗外的背影,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过了好一会,他才低声道:“你没事吧?”

小鹿老师没有回头,仍然只是静静看着外面,道:“现在,你应该担心的是他不是吗?”

老保安顿了一下,有些担忧的道:“他知道了多

三国之最强霸主 豪门浪荡史1 844无删节

少?”

小鹿老师轻声回答,道:“他已经想起了孤儿院当初发生的事情,我虽然没有细问,但看得出来,他应该是将一切都记起来了,包括,他亲手打断我脊椎骨时的声音……”

老保安的眼底,有深深的惧意涌出。。

这让他下意识里,呼息都粗重了些:“那……其他的呢?”

小鹿老师过了好一会,才轻轻摇了摇头。

老保安似乎微微放下了一点心,但还是有很多问题想问。

只是看着小鹿老师那种沉默的样子,他也有些于心不忍。

于是,像是安慰似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慢慢的道:“这样,倒也……挺好……”

“他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但是,却没有失控……”

“这或许,或许说明他真的……好了?”

“……”

“我希望他变好了。”

小鹿老师慢慢的,垂下了头去,声音里带了点懊恼:“或许,他是真的已经变得好了,可是我……我还是会感觉怕他,我真的不懂,难道说……放不下以前的,其实是我?”

“你不能那么说。”

老保安猛得抬起头来,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整件事情里,唯一不能怪的,就是你。”

“所有人里,唯一无辜的也是你。”

“你本来就与这些事情无关,只是因为既然办了孤儿院,就要有个孤儿院的样子,所以才会收了你们几个……外人进来,只是那个时候,谁又能想到会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更想不到,最后走的走,散的散,死的死,最后来背负这些事情的,居然是你……”

“……”

“别说了……”

老保安的话,似乎让小鹿老师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情绪都变得有些激烈。

“你知道的……”

她的声音里隐隐带了哭腔:“我并不无辜。”

“毕竟,当初就是我……是我提出了这个逃跑计划……”

“……”

老保安不说什么了,仿佛有些后悔提出了这个问题。

沉默了很久,他才缓缓摇了摇头,道:“这不怪你,你当时也是为那些孩子着想,而且,而且如果不是因为有人告密的话,你们那个逃跑计划……或许本来就不会失败的……”

“说这些有什么用呢?”

小鹿老师脸上滚满了泪水,手掌用力的握紧,指甲几乎要刺进肉里,她的声音显得有种异样的压抑与克制:“我永远也不可能将这份过错推卸掉的,向院长告密的人也已经死了,灾祸已经酿成了,事情已经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可能再说自己无辜?”

“我怎么可以再说一切不关我的事?”

“或许如果不是因为我,他们都不会死,他们起码还活着……”

“……”

老保安听出了她话里深深的自责,却有种无力感。

似乎他的心里,也在刻制着,犹豫着要不要将一些事情说出来。

但是,他自己也没有把握,只能慢慢的,轻声开口:“你还记得在那场灾难发生之后吗?”

“有一部分人的尸体,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了,其中……”

他顿了一下,才轻声道:“就包括那个告密的孩子……”

小鹿老师垂着头,没有将他这些话听进去。

或许对她来说,这样的话,本来也无济于事,毕竟,人死了,就是死了……

看出了她无法理解这些,老保安轻轻叹了口气。

过了好一会,他主动转移话题,道:“那么,他临走的时候,说了什么?”

窗外,最后一缕夕光照在了小鹿老师的脸上。

她嘴角慢慢的露出了一抹悽楚的笑容,轻声道:“他说他会治好自己。”

老保安脸上的表情,也出现了微微的变化。

过了一会,他才轻轻摇了摇头,道:“但谁知道,哪个才是被治好的他呢?”

“我不知道……”

小鹿老师过了很久,才很没有自信的说着:“但我知道,他当初用尽一切力气,想要把所有人带出那个地狱,他做到了一个小孩子所能做到的一切,去对抗那些大人……”

“我现在最痛恨的,就是自己的害怕……”

“一半的我,想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就觉得恐惧,就害怕他……”

“另一半的我,一想到当时拼尽全力,却没有办法把人救出来的他……”

“其实是非常可怜的啊……”

……

……

行驶在夜幕缓缓降临,灯光渐渐映入眼帘的路上,陆辛感觉周围的世界都在扭曲。

他一边向前驶去,一边感觉似乎有种异样的东西笼罩了自己。

前方的路灯与车灯光芒,连成了一条条怪异的线。

像是忽而长,忽而短的怪蛇,扭曲而怪诞,时而连起,时而断开。

旁边阴暗的角落里,似乎有什么神秘的东西,正在偷偷的看着自己。

自己不去看他们时,他们的胆子就越来越大,甚至从角落里走了出来,一个个的向着自己露出了阴冷的笑容,还故意挑衅着自己,但当自己看过去的时候,又好像什么也没有。

自己明明行驶在路上,但却感觉这个城市正在疏远自己。

道路,车灯,周围的建筑与人群,都仿佛在一点点的远离,与自己产生了某种隔阂。

头顶的红月,变得越来越大,降临到了自己的面前。

仿佛自己一拧油门,就可以冲进红月里去。

小鹿老师哭泣的声音,质问自己的声音,孤儿院里小孩子们的笑脸,小时候那个笑着将手里的面包递给了小女孩的男孩,夏日的蝉鸣,手术刀割开皮肤的声音,仪器滴滴的跳动声,死去小孩的脸庞,扭曲的大楼与不停震动的家具,然后是脊椎被拧断时清脆的咔嚓声……

陆辛的脑袋似乎被某种东西充斥,塞得极满,不留一点喘息的空间。

四面八方,有无数的光,晃得他心烦意乱。

心脏在剧烈的跳动,越跳越快,血液似乎要被无形的压力撑破血管,冲出身体。

“嘀嘀……”

忽然之间,响亮的鸣笛声,一下子将陆辛惊醒。

一切的幻听与幻视,同时消失。

陆辛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居然停在了十字路口。

周围都是拥挤的车辆,前后左右都被自己堵住,无数明亮的灯光照在了自己的脸上,愤怒的司机正用力拍着喇叭,还有人从车窗里伸出了头,愤怒的向着自己大骂:“傻了吗你?”

“停在路中间找死呢?有辆好摩托车你牛逼是不是?”

“……”

陆辛用了好大一会,才恢复了清醒的思维。

他的手微微伸向车把上挂着的黑色袋子,但伸至中途,又改变了心意。

只是将手抬了起来,比成枪的样子,向那个脑袋伸出了车窗外的人,轻轻点了一下。

对方顿时大怒,伸出大半身子,比了一个手持冲锋枪的姿势,向陆辛突突突。

陆辛忽然觉得非常好笑,拧紧了油门,快速驶离了路口。

……

……

“该召开一次家庭会议了吧?”

初春的寒风再度吹到了脸上的时候,他轻吁了口气,低声说着。

喜欢从红月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