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何大战雨婷 言教授要撞坏了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只是,现在的问题是要不要告诉齐衍?”

这个问题秦翡也是在思考,告诉吧,以齐衍的性子肯定是又开始杞人忧天了,而且,秦翡敢保证,以前齐衍对她那就是连哄带骗的调养她的身体,但是,这件事情出来之后,秦翡觉得她以后的日子肯定就不好过了。

当然,这不是主要原因,主要的原因是,秦翡太了解齐衍了,如果齐衍知道她怀孕了,没事还好,也就是这十月怀胎的这段日子,齐衍会煎熬点,也会自责,可是,万一……

虽然,秦翡也不想有这个万一,但是,世事无常,很多事情都是说不好的,即便是有古训药邸和刘澍堂在,秦翡也不能保证自己生下这个孩子就真的会平安无事,这种事情,连刘澍堂都没有办法保证,她自己又怎么能保证。

所以,如果她因为这件事情真的出事了,那么秦翡都不敢想齐衍会怎么样?以齐衍对她的情谊来看,能不能独活于世都是不一定的事情,一想到这里,秦翡就头疼。

可是,不告诉的话,也是不现实的,一来,她这一胎肯定是艰难的,其中注意的事情太多了,即便是不告诉齐衍,齐衍自己也是能够察觉出来的;二来,现在不告诉也没有什么意义,毕竟,她现在没有选择,不能打,只能生。

秦翡沉默的纠结了一番,抬头对着刘澍堂问道:“刘澍堂,你和说,你到底有多少把握。”

“六成。”刘澍堂很是坚定的开口说道:“当然,如果你配合,然后在让古训药邸的这方面的专家过来,大家坐下来一起出个总方案,七成的把握也是有的,我刚刚也看了,你这一胎还是比较稳的,主要就是你自己太能折腾了,才出现了现在这种征兆。”

说到这里,刘澍堂也是挺无语的看着秦翡,就秦翡这个破身体,她还能这么折腾,他也是服了,想着秦翡的这个折腾劲儿,刘澍堂立刻给秦翡打了一个预防针的说道:“不过,秦翡你要知道,你现在的情况是绝对不能再和之前一样了,这一次算是侥幸,也是你没有动手的原因,不然,真要是出了血,连你我都不一定能保得住了。”

秦翡听着刘澍堂警告的声音,心虚的摸了摸鼻子,想到自己在总局拔枪时候的样子,没有和刘澍堂说,她是差点就动手了,也就是任先生他们怂的快,也是齐衍动作快,不然,还真的是不好弄了。

不过,秦翡绝对不会和刘澍堂说这些的,她自己现在一想起来都有些后怕。

刘澍堂看着秦翡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刘澍堂还是提醒的说道:“秦翡,你接下来的

老何大战雨婷 言教授要撞坏了

日子肯定是要卧床的,你现在的情况虽然没有到最坏的时候,但是,也绝对是经不起一点折腾了,

老何大战雨婷 言教授要撞坏了

就算是当时没事,之后你生产的时候也会出现问题的,这段时间,医护人员是务必要陪你左右的,你的饮食都是要控制调节的,就连你走几步路都是要有明确的规定的,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和齐衍说一声吧,毕竟,也是瞒不住的。”

秦翡本来就是打算告诉齐衍的,现在听见刘澍堂这么一说,又是愁的头疼,说真的,她这辈子最大的追究就是自由了,结果,老天是真的不能让她如愿啊,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没一个想要放过她的。

想到这里,秦翡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幸好龙岩岗的这件事情告一段落了,我也顺利的从上面退下来了,不然,我还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好好养着呢,罢了,不过就是卧床而已,反正我现在也挺懒的,不起来就不起来了,就这样吧。”

秦翡说到这里,多少有些无奈的凄凉感。

听着秦翡的话,刘澍堂瞄了秦翡一眼,随即又扎心的补了一刀:“还有一件事也是需要注意的,就是你的心情,你的心情就算是不能保持愉悦,也请平稳一点,如果生气或者郁闷的话,长期下来不仅是对你不好,对孩子也不好,而且,你的情况特殊,后果有多严重不用我一遍一遍的给你重复了吧。”

秦翡一下子就变得生无可恋起来,所以说,生孩子真的是世界上最惨烈的事情,因为,他连你的心情都得控制着,秦翡闭上眼睛,尽量的控制着自己不去生气,而是摆了摆手,对着刘澍堂说道:“还有什么,你就一次性的都说出来吧,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总比一刀刀的来痛快。”

刘澍堂看着秦翡凄惨的模样,还真是难得一见,他平时见到的都是秦翡身体凄惨的样子,少有秦翡心理也这么悲痛的模样,嘴角勾起,幽幽的说道:“那恐怕没有办法,你的情况要等古训药邸的人过来之后研究之后才能下结论,不过,你这都是二胎了,也算是有经验了啊。”

说到这里,秦翡就睁开眼睛,狠狠地瞪了一眼刘澍堂,恶狠狠的说道:“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生的秦御,有什么经验啊。”

刘澍堂这才想起来,秦翡那个时候还真是没有什么经验,除了刚知道的时候听他说了几句之后,之后就出了事情,秦翡当时的身体,还真是没有什么意识,说句玩笑话,秦翡就是眼睛一闭,一睁,秦御都一岁了。

其中经验,还真是半点没有,不过,就秦翡这个身体的生育情况,古训药邸那边的医生专家们应该都是有经验了,这般看来,他们的把握又大了几分。

只要秦翡不作,刘澍堂还是有很大的自信能够让他们母子平安的。

刘澍堂见秦翡已经定下来了,便对着秦翡说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就让齐衍他们进来了?你不知道,刚刚他们出去的时候可都急坏了,现在在外面待着恐怕也是挺煎熬的。”

秦翡听见刘澍堂的话,收起了脸上的表情,目光里带着几分凝重,对着刘澍堂开口说道:“刘澍堂,我们一家子的身家性命我可就都压在你身上了,我肯定配合,千万不要有事。”

刘澍堂脸上也带上了郑重,他知道,秦翡这句话并没有夸大,就齐衍那深情的样子,秦翡这边一出事,齐衍恐怕也活不了几天了,而且,秦御那边的情况也是不对的,尤其是心理问题,在秦翡的问题上,秦御太过在意了,到时候,秦翡如果真的扛不住,秦翡这一家子的身家性命都是堪忧的。

刘澍堂严肃的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你配合,我们严谨,一定会没事的。”

秦翡点了点头,呼了一口气,开口道:“那就开门吧。”

刘澍堂点点头,走了过去。

而此时,外面也是发生了不少的事情。

齐衍一出来扫了一眼任先生之后,随即就问了王诏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听到齐衍问这个,站在一旁的任先生立刻挺直了腰,但是,表情上却是显得有几分心虚的。

齐衍都没等王诏说什么,就知道和一旁的任先生有关了,齐衍的眼睛眯了起来,浑身透着冷意。

王诏将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但是,现在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任先生生气导致现在这个样子的,不过,王诏觉得也是差不多,就秦翡现在这个身体,是真的生不了气的,而且,她才刚刚从总局那边放出来,这一顿折腾下来,秦翡的身体本来就受不了,现在这么一生气,一下子也就爆发了。

任先生现在还真是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了,毕竟,王诏说的事实,任先生瞄了齐衍一眼,就看见了齐衍带着冷意的目光,还有一旁周礼不善的眼神。

任先生还是赶紧说道:“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我当时也是气坏了,说话就有些口不择言了,真的很抱歉。”

任先生觉得这个时候还是先道歉比较靠谱,主要是,他也是没有想到秦翡的身体已经差到了这个程度,他这个道歉也不只是因为今天的事情,也是因为这两天总局的事情。

齐衍没有应下任先生这声道歉,而是声音发冷的说道:“任先生什么时候也开始这么闲了?什么事情都要管,这是中立的态度吗?任先生,有些事情,你们如果真的觉得需要找一个人来发泄的话,直接来找我就行,我们家,我还是说了算的,有什么事情,直接过来和我说就可以,别再阿翡面前搞这些,阿翡身体不好,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就不会像是之前那么简单了,我的手段,任先生可能不清楚,但是,如果任先生或者说其他人想要见识的话,我也不介意让你们看看。”

听见齐衍这不轻不重的几句话,任先生只觉得头皮发麻,要知道,齐衍很少就这么直面的来,就像是之前秦翡被关在总局的时候,齐衍暗地里做了这么多事情,到最后,一点尾巴都没有露出来,可是,这一次,齐衍就这么直接警告的和他说了这些话,那么也就说明,以后,如果还有这种事情的话,他齐衍也不会就这么过去的。

任先生从来不会怀疑齐衍的话,他向来说到做到,从来不会说有威胁这么一说,因为,从他说出来之后,那么他就一定会这样做,这样的事情已经很多次了,没有人会在这方面怀疑齐衍的信誉问题,即便他们很希望在这方面齐衍不要履行的这么实在。

但是,任先生现在脸色也是不好看,毕竟,当这么多人的面被齐衍和秦翡两个人先后这么说了一顿,让谁谁脸上也是搁不住的。

不过,即便是这样,任先生也是不敢回嘴了,毕竟,齐衍当年为了秦翡疯成什么样子京城里很多人都是知道的,这个时候,任先生是真的不想和齐衍对上,所以,只能默不作声的听着。

一旁的周礼也是目光发冷的看着任先生,他之前倒是听见了外面有动静,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是秦翡和任先生在外面吵起来了,一时间,他也是有些后悔,如果他当时出来看看的话,他肯定会帮着秦翡把这个人给打法了,不让秦翡气着。

这么一想,周礼也是一股怒火堵在胸前,对着任先生说道:“最好祈祷小翡没事,不然,我们周家不会善罢甘休的。”

得了。

任先生闭上眼睛,憋着气,就……挺憋屈的。

如果这个时候秦翡没事的话,任先生肯定是没有办法忍着的,真的是太憋屈了,他就想要问问周礼,人家秦翡都单方面和你决裂了,你还舔着脸上去,真的好吗?

不过,他也是挺佩服周礼的,就从周礼再对秦翡的态度来看,周礼是真的敢为了秦翡把整个周家都赔进去的,关键是,周礼可不只是周家这一个底牌,要知道,当年周家已经……

如果不是周礼,周家根本就起不来了,也走到不到现在这个地位,如果,周礼真要是为了秦翡做出什么事情来,那还真是挺麻烦。

任先生心中暗暗叹息一声,所以说,为什么非要招惹秦翡这个人,这个人本身就代表着麻烦,就算是真把秦翡给解决了,那都是一团乱的损人不利己的做法。

而且,经过这一次处事来看,任先生也看得出来,秦翡对于华国是有感情的,而且,做事也是有底线的,更不是什么主动招惹是非的人,她是巴不得没人搭理她才好的那种人,再加上她身上这么多功勋,这样人……

任先生觉得上面也是脑子进水了才主动去动秦翡。

当然,这句话他也就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绝对不可能说出来的。

但是,现在任先生也明白,他现在怎么说都是没用的,只要秦翡没事,他什么都不用说,这些人为了秦翡的安静也不会太过追究,可是,如果秦翡有事的话,那么,他说什么也都没用。

想到这里,任先生的心情也是沉重起来了,第一次,如此祈祷秦翡能够平安无事。

“行了,现在说这些都没有什么用了,不过,刚刚刘澍堂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他那是什么表情啊,我怎么看着这么不对劲儿啊?”王诏在一旁有些焦急的说道,向来比较沉稳的他这个时候多少有些坐不住了。

别说王诏了,其他人想到刚刚刘澍堂的表情也都是心下一沉。

倒是齐衍反而成为这些人之中最冷静的了,因为秦翡的原因,齐衍在医学上也是略懂一些的,就单看秦翡当时的样子,确实是只是疼而已,其它方面应该还没有严重到不可救的地步,尤其是刘澍堂的表情就更让人意味深长了。

齐衍见过太多次刘澍堂紧急救治秦翡的场景了,每一次刘澍堂的表现都是沉重坚定的,可是,这一次不同,这一次刘澍堂对着他就是一副很心虚的模样,这绝对不是在秦翡病重的时候刘澍堂该有的表现,就从刘澍堂把他们从病房里赶出去,还等着人将周元慢慢的挪出去这件事情来看,秦翡的病情就不是不乐观的。

毕竟,刘澍堂还有心思等,那就不是重病,所以,现在齐衍想的是刘澍堂到底是为什么要隐瞒他?

是的,齐衍能够感觉到刘澍堂是在隐瞒他什么东西,隐隐也有些思路,可是,就是想不到。

当然,也正是因为秦翡的病情在齐衍看来是可控的范围内,所以齐衍才会对着任先生说这么一番话,不然,齐衍一出来恐怕就直接动手了。

他又不是傻子,这个时候任先生在这里,齐衍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和任先生有关?

喜欢听说大佬她很穷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