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对象最刺激的一次是 偷情宝鉴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于茗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她开始以为这个地方组织内的成员会是玩家,可不一定啊,如果这个副本只有她一个玩家,那她能过生路,就过了副本,也就是说这次的玩家都是单人进副本的,考验的是个人的能力。

那前面的剧情是什么意思?

只是铺垫,也许是迷惑呢。

进入副本后不给你任务,每个进入副本的玩家,会有不同的选择,那故事就有不同的走向,有的人可能以为任务场景在幼儿园,有的人也许认为任务地点在影视城,有的可能还认为在住的小区,认为是哪里就在哪里刷,等着过任务。

岂不知任务地点在这个地方,是生路。

这个副本还真的是……

“谁先来?”

于茗开口,既然她的任务就是闯生路,那肯定要过的,躲不开。

甄合怔怔的看着于茗,她真的不怕吗?她是豁出去了,还是因为知道必死。

甄合再看菲菲,这是于茗和飞教授的女儿吧,组织内的人基本都知道这事,但他们都没见过菲菲,现在看,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可惜生错了地方,如果生在普通人家,也是父母的掌中宝,可成为了于茗的孩子,她这么小就要跟着她的妈妈闯生路,必死无疑。

于茗的身手他是知道,还不如他,他都没信心过,别说于茗了。

于茗就真的忍心带着女儿去死?

还有他觉得于茗的性格比以前冷了很多,不是装出来的,是眼神告诉他的,也许是爱人惨死,这两年太痛苦造成的吧。

哎,自己还担心于茗,他也必死无疑啊。

看看身边的小悠,她还在追问他和于茗的关系,他不知道是不是该说她心大,不过说到底是自己连累了她。

当初自己问过她,跟着自己后不后悔,如果他带给她的是生死危险,她怕吗?还要和自己在一起吗?

她当时怎么说的?

她说只要能和她在一起,她什么都不怕,哪怕是死亡,她也要跟着他。

她这么坚定,这么爱他,才让他下定决心脱离了组织。

这一年他尽量满足她所有的要求,给她买她看上的东西,衣服,包包,化妆品,只要她能开心,他就满足她。因为他知道,也许有一天他会被抓住,如果他被抓住的时候死了还好说,不死,还去闯生路的话,那她就得陪着他。

不过他们说了生死都要在一起的,想到这里甄合拉住了小悠的手。

“她和我曾经是一个组织的人,我们算是同事,没有别的关系,我们都逃离了那个组织,现在我们都被抓回来了,接下来我们得面对考验,过去了,咱们以后就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过不去,咱们都要死在这里。”

甄合把情况简单的和小悠说了一下。

“什么意思?”

这次小悠的什么意思和上次的不同,她听懂了,但是又没完全明白,她听懂了,刚才那个女人和孩子和甄合没关系,可是什么组织?传、销吗?还面对考验,什么考验,还有可能死在这里,说的有点太可怕了。

“别怕,我陪着你,即便是死,我也陪着你。”

甄合安慰着小悠。

“什么死不死的,你可别吓我,我不要死,我不想在这里了,咱们回去吧,我不要那个包了还不行吗。”

小悠摇头,她拉着甄合给她买包,甄合本来不愿意去的,是她死磨着他去,结果他们刚出门就遇到了好几个人,甄合要跑,被那些人围攻,他们打了甄合,然后有人来到自己身边,自己就晕了,再醒来就来了这里。

甄合看着小悠的眼内带着怜惜,他们这些人从小被训练要没有感情,一旦他们有了感情,认定了那个人,就会把所有的感情都给他,他的感情就给了小悠。

“你和他们说,咱们走啊,我不要在这里。”

小悠拉着甄合,声音有些尖锐,但又带那么两分的哀求。

“走不了的。”

甄合拍拍小悠,他也不想来这里,可跑不掉的。

“不,我不要在这里,我要走,我不要在这里,要过什么考验你自己去考验,我不要去,我要和你分

和对象最刺激的一次是 偷情宝鉴

手。”

小悠都快哭了,先前她是不知道情况,所以她有心情吃醋,她愿意和甄合在一起,那是因为甄合对她好,对她大方,愿意给她花钱,什么都满足她。可现在说什么要面对生死,她自然不愿意,她对甄合说愿意和他同生共死是骗他的,女人谁不会骗人,离开了甄合,她可以找别的男人,她才不想为了一个男人死呢。

“别怕,别怕。”

甄合知道小悠有些崩溃,她只是普通人,怎能不怕,可他和小悠的生死都连在了一起,分不开的。

“我先吧。”

于茗那边看小悠这样,她提出了先去过生路,反正也差不了多久。

“不,我先,我们先。”

小悠突然激动的喊着,她觉得于茗一个女的带一个孩子,为啥要先?那肯定是先过的人有胜算,有很多都是刚开始简

和对象最刺激的一次是 偷情宝鉴

单,后面难,于茗就是想占便宜,把难的留给他们,她才不要上当。

“都一样的,你现在情绪不稳定,先过并不好。”

于茗说了一句,她是为了小悠和甄合好,如果必死,那他们后,还可以多活一会儿。

“你说了不算,我就要先过,咱们走。”

小悠压根不信于茗,他就觉得于茗在骗她,先过肯定有好处。

“于茗,那我们先吧。”

甄合看了于茗一眼,他应该是必死了,先后都一样,既然小悠要先,他也不差那么几分钟了。

“希望你能通过,于茗,保重。”

甄合这样对于茗说了一句,他们都是可怜人,为了自由,为了能过平静的日子逃离组织,可最终逃不了命运。于茗比他更惨,如果可以,他希望于茗能通过,虽然他知道希望渺茫。

小悠不高兴的哼了一声,自己这个男人不是东西,竟然祝福别的女人。

“保重,也希望你能通过。”

于茗也送上了一句祝福,哪怕这祝福不可能实现。

喜欢快穿游戏加载中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