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先生和顾太太 桃子奶盖 和两个女的一起玩3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敲定相关事宜,大伊万又一次离开泉南,返回俄罗斯,准备在莫斯科开设贸易公司,与太东这边做进出口贸易。

俄罗斯那边的形势很复杂,远远超过中国,但大伊万敢开公司,自然有所依仗。

吕家村集团这边,到时就能初步打开俄罗斯市场。

相比之下,吕氏餐饮集团的业务未来很长时间,仍然扎根于国内,暂时不会向国外扩张。

国内这个市场实在太大了,餐饮业本身的地域限制又比较大,能做好国内市场,吕氏餐饮就会成为一个庞然大物。

武林论道大会结束之后,其他各派掌门人陆续离开泉南,只有崆峒派的白义海留了下来。

白义海练散打出身,当年也参加过一些全国性的比赛,认识不少太东老一辈的散打选手,如今来了泉南,自然要拜访一番。

不止是寻访故友,还要为跟着他的徒弟们谋个前程。

包间里,白义海和几个徒弟坐在椅子上,略显焦急的等待,时不时就看眼坐着喝茶的苑保山。

比起他们来,苑保山就沉稳多了:“老白,沉住气,年纪长了七八岁,怎么还毛毛躁躁的。”

白义海年纪比苑保山还大,当年苑保山正式打比赛的时候,他已经快退了。

不过,原先散打不像现在这么热,真正打职业比赛的人其实不多,大家伙子比较熟悉。

白义海与苑保山关系不错,称得上朋友:“保山,你真能把那位吕总请过来?我可是听说了,这人是吕氏餐饮的老板,吕家村集团最重要的人物之一,整个武林大会期间,我都没见过他。”

苑保山笑了笑:“吕冬都答应我了,一定会来。不怕告诉你,吕冬从99年就跟着我学散打,我怎么都能算他半个老师,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白义海想到苑保山夫妇如今是第一体育健身会所的大股东,资产上千万的人物,不禁说道:“咱们这批搞散打的人里面,保山你是混的最好的。”

苑保山喝了口茶,说道:“运气好而已,碰到了刚发迹的吕冬,多亏了他照顾,才能有今天。”

没有吕冬和宋娜,没有跟这俩人合作第一体育,他们夫妇充其量就是体育学院里面的普通老师。

白义海暗叹时运不济,当年打比赛的时候,他可比苑保山混的好多了。

现在,没法比,没法比啊。

苑保山看下腕表,说道:“稍微等等,吕冬今天参加这边一个住宅区工地的奠基仪式,要晚点才能到,咱们多等一会。”

白义海收拾心情,强迫自个安稳下来:“沉住气,不着急的。”

这边几个人聊了一会,包间门有人敲响,随后一对年轻的情侣从外面进来。

白义海略微打量,感觉有点眼熟,仔细一想,可能在吕家村见过,但当时没人介绍,也就没有留意。

苑保山上前迎接:“吕冬,宋娜,那边完事了?”

吕冬点头:“完事了,有领导拉着说话,不好意思,来晚了。”他看向白义海:“多多包涵。”

宋娜看眼白义海,武林论道大会她看了,认得这位是崆峒派的掌门。

苑保山为两边做了介绍,吕冬与白义海和俩徒弟握过手,各自拉来椅子坐下。

跟着白义海一起过来的,还有他两个徒弟小武和小柳。

苑保山招呼服务员上菜,一行人边吃边聊,话题基本就围绕着如今的武术门派和散打等等。

不可避免的,说到了习武之人的前景

顾先生和顾太太 桃子奶盖 和两个女的一起玩3

严格来说,是钱景。

现如今就是个经济社会,谈钱不丢人。

白义海敬了吕冬一杯,说道:“现在的情况,其实比在谈武论道上说的还严重,学武太难就业了。”

他看了眼小武和小柳俩徒弟:“年轻人能沉下心来的不多了。”

吕冬随口接了一句:“养家糊口不容易。”

少年时代,可以任性妄为,但随着年龄增长,赚钱养活自个,就迫在眉睫。

乔卫国其实就这么一路走过来的。

没有钱景,就没人关注。

白义海放下酒杯,让小武倒酒:“吕总一句话说到了关键的地方,生活不易!真的不容易!就说我们崆峒派吧,为了讨生活,只能组织徒弟们成立表演队,在企业开张和婚庆典礼等场合做武术表演。”

其实混的真不咋地,所以5000块钱邀请费一出,立即就应了下来。

武林掌门也是要恰饭的,恰的还比一般人多。

听到这些话,吕冬纳闷,白义海说这么多,是想在吕氏餐饮或者吕家村求份好点的工作?

白义海再次看了眼两个徒弟,对吕冬说道:“我这一辈的人,吃惯了苦,怎么样都无所谓,小武和小柳这两个年轻的,拜我为师,跟我学艺,人既然跟着我,我就该为他们找份稳定点的工作。练武术的可以做替身,拍电影,但这行摸不着门道连门在哪里都不知道。保安工资低,保镖讲究专业性,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他目光转向吕冬:“吕总,听说你开了家影视投资公司,缺不缺武替?这俩徒弟,别的我不敢保证,吃苦耐劳绝对没问题!”

宋娜忽然想起一个事,上次吕冬提过,武林大会开始前,钱阳春专门去看了几位掌门,就是想找武替。

吕冬不可能接着应下来,说道:“武替这个行业,很苦很累。”

白义海见吕冬没有一口拒绝,招呼俩徒弟:“小武,小柳,你俩去给吕总演练一段。”

苑保山说道:“吕冬,要不先看看?”

吕冬记得钱阳春想要找武替的事,此时微微点头:“行,先看看。”

包间足够大,除了吃饭的饭厅,外面还有一间待客厅,让服务员过来稍微收拾一下,就有了足够闪转腾挪的空间。

小柳先上,打了一趟拳。

小武耍了一通剑。

哪怕是吕冬这种外行,也能

顾先生和顾太太 桃子奶盖 和两个女的一起玩3

看出来,俩人有一定功底。

不是他和乔卫国这种,而是偏向于表演的那类。

明显是准备过的,因为他们想当武替。

宋娜看过,单论打的漂亮,这俩人比吕冬、乔卫国和苑保山厉害多了。

武替不止要武术功底,吕冬这点简单的常识还是有的:“白掌门,投资的那个影视公司虽然由我控股,但我不管日常经营,也不懂影视制作,我可以把贵徒推荐给一位导演,具体还要看专业人士怎么说。”

白义海大喜,冲小武和小柳说道:“还不赶紧谢谢吕总!”

俩人忙不迭道谢,吕冬也客套了几句。

主要是钱阳春和中午阳光有这方面的需求,否则他不会应下来。

说起来,武替在剧组地位不高,收入跟明星没法比,但比起崆峒派组织人手到企业开张和婚庆典礼上表演武术混生活,实在好太多了。

在白义海和俩徒弟看来,这行前途也更好,说不定啥时候就能混个正式角色,当上武打演员。

另外,俩徒弟在武替这行混出头来,能有个好口碑,等于为崆峒派打开了这个行业的门。

以后再招收徒弟,有这么个稳定的就业途径,就容易多了。

白义海很感激吕冬,决定好好感谢一番:“吕总,人都说来而不往非礼也,您帮崆峒派这么大忙,我们崆峒派也不能小气。崆峒派有很多秘方,都是上一辈传下来的,普通的颈椎腰椎病不消说,这些秘方还能治牛皮癣、白癜风,治不好不要钱,治坏了我负责。”

他特意强调道:“已经治好很多人了!”

吕冬突然警惕心大起,紧盯着白义海,寻思着这人莫非有啥阴谋诡计,竟然用这种方式拐弯抹角的害我?

练武的咋就总少不了卖膏药的环节?

白义海没想那么多,他就是觉得习武之人不能凭空得这么大好处,又说道:“这些我可以代表崆峒派免费赠送,不收钱的。”

苑保山这时插话道:“年轻的时候打比赛,老白就弄过他家的膏药,治疗牛皮癣和白癜风是吹牛,但普通的腰酸腿疼一类的,效果不错,当时我们好多人打完比赛,都到老白那里借膏药用。”

吕冬不会轻易相信白义海,但信得过苑保山,当即说道:“举手之劳,白掌门不用客气,秘方应该对崆峒派很重要,我这个外人就不要了。”

要这个秘方啥用,难不成开个医药公司,搞会务式营销卖膏药?找一堆武林掌门登台现身说法?

白义海说道:“吕总太仗义了。”

推荐小武和小柳俩人去中午阳光和钱阳春那里的事,就算定了下来,吕冬找出钱阳春和侯洪亮的电话,给了白义海,又给俩人发了个短信,回头再打个电话过去就是了。

虽然《神探狄仁杰》第一部要国庆节之后才能登陆太东电视台晚间黄金时段,但钱阳春对自个拍摄制作的这部电视剧信心十足,已经开始规划起了第二部。

其中涉及的动作戏比第一部更多,很多武打戏份不是张元芳等演员能完成的,需要专业程度很高的武替。

吃吃喝喝间,吕冬手机响了起来,却是胡春兰打过来的。

“你大嫂可能要生了,刚从村里出发去省立医院东院区,叫上宋娜赶紧过来一趟!”

喜欢拼搏年代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