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东视频app最新版下 李宗瑞全集

  • A+
所属分类:张一山新闻

对于林奇这个人,桑切斯还是很小心的。

在他从马里罗来联邦之前,他就已经知道了最初就是因为林奇让人做空每时每刻,导致了他的叔叔误判,决定暂时不让游轮提前靠岸。

他们在西海岸有一个补给点,在加速航行的情况下,大概只要四天时间就能抵达西海岸的补给港口。

到了那边靠岸之后再做其他什么事情,就不会有问题了。

但是在这之前靠岸,就属于超出行程的计划,加上有大手笔的做空,媒体如果再被发动起来,就很容易造成某种假象,让每时每刻的股票大跌。

换一种角度来看其实这种安排并不能算是重大的失误,真正造成了无法挽回后果的,其实是船上的船长和大副。

他们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且盲目的乐观,认为海盗不可能上船。

游轮,不是游艇,有手就能上,可偏偏就是因为他们对局势的错误判断,引发了后面一连串的事故。

不过无论如何,总要有人为这次事故承担责任。

死掉的那些海盗除外,还需要有一个足够分量的人来承担责任,毕竟联邦这么多富豪受到了惊吓,只是死了一些海盗,根本不足以弥补或者表达致歉的诚意。

每时每刻的总裁被解除职务,是个不错的选择,并且公司还会按照规定回购他手中的股票。

他等于直接完蛋了!

在这一连串的事情中好像林奇起到的作用并不是很大,可桑切斯却透过一些渠道知道了一些事情,林奇也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他微笑着看向林奇,“不知道林奇先生有什么问题需要我解答?”

林奇也是满脸笑容,“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我只是不知道,你是以什么身份,来解除总裁的职务。”

“其次,我也不清楚,按照公司条款回购回来的股份,如何的分配。”

他的目光在桌子周围扫视了一圈,每个人的脸上都出现了一些情绪的变化,“毕竟我们这里这么多的人,是平均分到每个人手里,还是认购,还是怎么做,总要有一个方法。”

他的目光又回到了桑切斯的脸上,“不知道你能不能为我解答这个问题。”

呃……

听起来很正常的问题,实际上也直指了桑切斯不具备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

他既不是公司的股东,也不是公司的创始人,甚至手中都没有公司的股份,他凭什么在这里发号施令。

荣盛金行的经理人顿时调整了一下坐姿,他意识到布佩恩最经常上演的节目出现了——夺权。

股东夺权几乎每年都会在布佩恩上演无数次,经常有创始人大股东被董事会踢出公司,强行收回手中的股份,最后流落街头。

那些在布佩恩街头徘徊不去的流浪汉里,说不定就有着某些大集团公司的前任总裁、董事乃至创始人之类的。

资本对于扩张,掠夺,吞并无比的热衷,就像是现在。

荣盛金行的经理人轻咳了一声,“我认为林奇先生提出的问题非常有道理。”

他看着林奇,林奇也看向了他,两人各自点头致意后,荣盛金行的经理人继续说道,“如果你代表某个人来处理公司的事务,我们会欢迎。”

“可如果你自己没有一丁点的股份,就要处置董事会和股东大会的会议结果,我对这些结果不赞同,它是无效的。”

“桑切斯先生,你和总裁先生之间的问题是你们家族中的事情,和我们,和公司没有关系。”

“如果你想要代替总裁先生来行使总裁的权力,我希望你们能私底下协商好后,再那么做。”

“但是在和之前,我建议召开正式的股东大会,按照目前股份的分配情况,重新调整公司的权力分配结构!”

林奇几乎就要笑出来了,资本是鲨鱼,那么银行就是食人鱼,只要有机会,他们就肯定要咬一口。

桑切斯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他的目光在林奇和荣盛金行经理的脸上不断来回转动。

最后微微眯了眯眼睛,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以及满面的笑容,“是我鲁莽了,我们很快会解决这个问题。”

“我刚来联邦,有很多的东西了解的不够透彻,表达方面还存在着些许的错误。”

“总之,我很快会和我的叔叔谈妥股权的变更……”

说着他站了起来,“很感谢大家能来,这让我有信心去认为我们将从目前的困境中走出去,现在散会。”

他说了散会,但是没有人离开,所有股东都坐着。

他自己已经站了起来,看着这些屁股都没有挪动过的人,他的脸色终于不那么好了。

目光在这些股东身上转悠了半天,最终落在了林奇的身上,他微微点着头,森然的脸上多了一抹看上去不像是善意的笑容,然后转身离开。

他其实根本没有搞懂联邦的游戏规则,在这里不是有人有武器有暴力就能解决所有问题的。

如果是,按照林奇现在黑石安全的武装规模,谁还敢对他动手?

可并不是这样,一大堆大鳄正在等待着他露出破绽然后把他撕成碎片吞下肚。

在这里,就必须服从资本社会的资本游戏规则。

你他妈连一张股票都没有,说这么久说个祭八呢

精东视频app最新版下 李宗瑞全集

祭八是一种桌游的特殊事件卡。

股东们安静的看着桑切斯的离开,最后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林奇的身上。

林奇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他走到首座上,推开椅子,坐了下去。

“我坐这里,有人反对吗?”

眉眼间带着一些笑容,语气温和的就像是三月的春风,阳光般刺眼干净的脸上洋溢着闪耀的自信。

除却这些,还有一种人们说不上来的东西,一种压力。

他就坐在那,没有人觉得不合适。

“总裁缺席这次股东大会,那么我作为目前持股最多的人,由我来主持这场临时股东大会,大家肯定是没有异议的。”

前面那些大股东还能矜持一些,末尾那些小股东恨不得站起来扛着一面旗帜疯狂的摇晃——他们要在旗帜上写着“永远跟随林奇先生的步伐”

这就是资本家用了两百多年时间改变的社会,哪怕林奇让这里的股东们损失惨重,但是每个人都尊重他的成功,并且想要和他成为朋友,分享他成功的秘诀。

这其实很扭曲,偏偏又让人挑不出毛病来,和成功的人成为邻居,和成功的人成为朋友,为成功的人服务……

这就是联邦最正确的社会价值观导向。

小股东吹捧了一会后,林奇抬手虚按,让他们安静了下来。

“其实刚才桑切斯先生的那些比较符合我们目前的需求,我再增加一些。”

“无论你们谁想要把手中的股票变现,都可以来找我……”

“另外,有关于公司创始人的问题,我认为我们有必要认真严肃的讨论一下了。”

“它的涉外性质和文化冲突也许会为公司未来的发展带来一些……波折,我不知道这个词用的是否准确,不过我就是这么想的。”

“这户把一些不太符合联邦的风气带来这里,我们是文明人,先生们。”

“这是一家市值过十亿的公司,而不是一个帮派,我们不应该在这里看见暴力,可是……”

林奇摊开了双手,“就在刚才,有些人使用了暴力胁迫总裁先生离开了这里。”

“他们是亲属关系,一个家族的人,我不会去猜测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和原因,但我不得不联想到,如果有更多马里罗人之来到这里,我们还会和以前一样安全吗?”

“军阀,走私,暴力,恐怖,这些令人厌烦的词会围绕着我们。”

“我们有必要重新审视公司的创始人是否适合继续持有股份,并且担任公司重要的职务。”

有人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林奇先生,如果我们踢出创始人,那么我们从什么地方来寻找优质的原材料呢?”

每时每刻能做到这么大,和他们对边境上走私的控制,以及他们输出的原材料有关系。

很难相信,每时每刻背后的军阀在马里罗境内打击大宗烟草走私行为比联邦缉私队还要积极。

甚至是联邦边境缉私队常年收到的赞助中,就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每时每刻。

他们想要做独家生意,就必须具备排他性,如果每个军阀都能把烟草输入联邦,每时每刻的优势就不那么明显了。

他们拒绝大宗的走私是为了防止敌对的大军阀在实力上超过他们,放过那些零散的走私,是为了不丢掉民众基础。

做事情,不能做的太绝。

加上他们经常扫荡其他的大型烟叶田,现在马里罗境内能够拿出来大量优质烟叶的势力不是很多。

并且就是这不多的势力,他们手里的烟叶也都有了去处,毕竟全世界高档柯乐芙的原料,都来自马里罗。

林奇听完之后摇了摇头,“你没有搞清楚供需关系,现在整个世界都是买方市场,只要你有钱,就会有人愿意为你供货,烟草贸易也是。”

他翘起了腿,抬手扶着桌边,慢条斯理的说道,“没有这个军阀,还有那个军阀,那么混乱的地方,说不定这些人什么时候就退出了舞台也说不定。”

“人,很脆弱。”

喜欢黑石密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