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站在街边,看了眼那老乞丐,

廉歌挪着脚,朝着街对面那老乞丐走了过去。

“……妈妈,晚上我们吃什么啊?”

“宝贝想吃什么啊?”

“……儿孙自有儿孙福,你操心他那么多做什么啊?”

“哪能不操心啊,人这辈子就是操不完的心。挂念完儿子挂念孙子……”

“……老板,还是老几样,价格没涨吧?”

“没有,都是老顾客了,涨什么价啊,还是给你打包上。”

“对。我爸就馋您这儿的点凉菜,我给他带点回去……”

盏盏路灯挥洒下灯火,灯火映亮着街道,

街道上行人依旧来往,路口的摊贩依旧忙活着生意。

挪着脚,廉歌从人群间穿过,

走到了街对面,那路口街边,盘腿坐在地上的老乞丐跟前,

老乞丐蓬头垢面,脸上,身上,手上,指甲缝里,沾满了些泥污,

头发不知道多久没有剪过,披头散发,头发也被些泥污粘着,一缕一缕粘在一起,垂在其身后。

上身穿着的是破烂了的大褂,下身是条褴褛的长裤,

光着脚,脚底板一圈粘着些泥灰,只有脚弓的位置能看到些脚底板带茧的皮肤。

身前摆着的那破碗,同样沾着些烂泥污垢,

不时那破碗里,便凭空浮现出个白馒头来。

老乞丐看到了那馒头,便慌忙着伸出手,抓起那馒头,在馒头上留下几道脏污的印记,

往着嘴里慌忙一口口塞着,噎进肚子里,

眼底带着急切,手上动作慌忙,似乎是饿极了,

也顾不上走到了他身前的廉歌,

只是慌忙张着嘴,往嘴里塞着一口口馒头,咀嚼着,

不时再抬起头,看看廉歌,嘴里发出些咿唔的声音。

廉歌站在这老乞丐跟前,没出声说话,只是静静看着,等着。

“……求求好心人,给点吃得吧……好心人,给点吃得吧……”

将整个馒头都塞进了嘴里,咀嚼着,吃进了肚子里,

老乞丐嘴里含糊的声音再清楚了些,朝着廉歌,再低下些身,哀求着。

廉歌只是站在一边,看着这老乞丐,没出声说话。

“……求求好心人,给点吃得吧……”

见廉歌没应他,老乞丐只是再转过了头,

对着街边,从他身前走过的行人出声一声声哀求着,

眼底带着些哀求,混杂着些急切,似乎饿得厉害,

“求求好心人,给点吃得吧,求求好心人……”

只是过路的行人,似乎对这路口街边的老乞丐浑然不觉,

只是各自往前走着,说着些话,也没人朝着这老乞丐转过来些视线。

倒着这么一会儿,那老乞丐身前的破碗里,

再凭空出现个白馒头。

老乞丐再慌忙着,从那破碗里抓起那白馒头,急切着往嘴里一口口塞着,往肚子里噎着。

“……求求好心人,给点吃得吧……求求好心人……”

慌忙着再将个馒头塞进了肚子里,老乞丐又再朝着街边前倾着身子,朝着过路的一个个行人接着哀求着,眼底带着些急切,哀求。

就站在这旁侧,

廉歌看着这老乞丐,手上慌忙着,从那破碗里相继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

捡起了好几个馒头,将馒头塞进了肚子里,再慌忙,急切着朝着过路行人不停哀求着。

“既然你碗里会有馒头,怎么还不停问过路人要吃的?”

看着这老乞丐,廉歌语气平静着,出声说了句。

正哀求着过路人给他吃食的老乞丐听到了廉歌的话,止住了些哀求声,

转过些头,看向了廉歌,

“……因为我饿啊,我好饿,我好饿……”

老乞丐转过了身,出声应着,再朝着廉歌哀求着,

“……求求先生,求求好心人,给我点吃得吧,给我点吃得吧……求求好心人……”

听着这老乞丐的话,廉歌没应话,只是摇了摇头,

再在这老乞丐身前蹲下了身。

这老乞丐是个饿死鬼,老乞丐身前破碗里不时浮现出来的馒头,不过也只是执念。

这饿死鬼老乞丐看到廉歌摇头,也不求了,

再转过了些身,对着过路的人再不停哀求着,

“求求好心人,给点吃得吧,求求好心人……”

不时那破碗里再浮现出馒头,老乞丐便再慌忙着抓起馒头往嘴里塞着,

将馒头塞进了嘴里,再转过身急切着,朝着过路的行人求着,

如此一遍遍反复着,

只是过路的行人,对这饿死鬼老乞丐的哀求声自然置若罔闻,

老乞丐往着肚子里塞进了一个个馒头下去,依旧眼底急切着,饿得厉害。

蹲在这老乞丐身前旁侧,廉歌转过些身,

再望着这街道上,远处。

街道上,行人依旧来往。

或老或少,或悲或喜,

车辆不时驶过,映出的灯光,交杂着路边路灯挥洒下的灯火。

路口平地上,停着的摊贩依旧招呼着摊位前的客人,

摊位前的客人来了又走,不断轮换。

有小孩拽着自己父母的手,跑着,欢喜着想早些回家。

吃过饭,沿街散步的老人说着儿女事,说不知道外出的孩子几时才会回来。

远处城市高楼间,一户户人家点缀着万家灯火,也不知道灯火下,是否有一一家子正吃着饭。

“你觉得,什么是善,什么是恶?”

廉歌望着身前,也望着远处,出声问了句老乞丐,

正哀求着过路行人的老乞丐听着廉歌的话,先是犹豫了下,

似乎是在犹豫廉歌是不是在问他,

“给我吃得的人,就是好人,就是善。不给我吃得的人,就是恶。”

老乞丐顿了顿,还是出声应了廉歌句,再转过了身,望着过路的人,似乎想朝着过路的人接着求着食物。

听着这老乞丐的话,廉歌望着身前,远处,

先是顿了下,紧跟着脸上再渐不禁浮现出来了些笑容,

“那你觉得什么是大善,什么是极恶?”

廉歌出声再问了句。

“给我很多吃得的,就是大善,就是大好人,要不是不给我吃得,还抢我吃得,抢我碗的人,就是极恶,可恶极了……”

这回,老乞丐连头也没回,出声应了句,只是再望着就要走过他身前的些人,似乎想要接着哀求着,求着食物。

“……哈哈,哈哈哈……”

廉歌听着,先是脸上笑容渐多,再渐止不住的,有些畅快的笑了起来。

廉歌站起了身,大声笑着,畅快的笑着。

这一回,路边过路的行人没再浑然不觉,

而是相继转过了头,循着这畅快的笑声看了过来,

路上过路的行人停下了脚,招呼着客人的摊贩停下了手里动作,各自说着些话的些人止住了话语声,就连那饿死鬼老乞丐也转过了头。

这一刻,整个街道上,都有些安静下来,

只有廉歌这畅快的笑声在街道上回荡着,

“哈哈……哈哈哈……”

一众望过来的行人,摊贩,先是眼底有些疑惑,

再看着廉歌这开心的笑着,心里头不禁也有些渐开心起来,

似乎是替廉歌开心,或是替自己开心。

喜欢我真不想当天师啊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