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书网 室友求放过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倭女之事解决后,户部对倭女的兴趣大增,窦德玄寻了贾平安,老脸红了许久说不出话。

“窦公可是有话说?”

贾平安还很忙,外面陈进法正在使眼色,身后还有个人在等着,看着个子挺高的。

窦德玄叹道:“不好说。”

这等时候贾平安若是尊老就该主动询问,譬如说:窦公你只管说,啥事好说。

但贾平安却说道:“那就不说。”

年轻人不尊老!窦德玄一口老血憋着,“倭女后续还能来多少?”

“窦公是想问后续钱还能来多少吧?”贾平安了然。

窦德玄一脸正气凛然,“老夫哪里会管此事。”

贾平安不为已甚,“窦公,后续的倭女各道都要分配一些,特别是南方。穷山恶水,娘的,没人愿去,用倭女勾引着,好歹能去些人。”

窦德玄起身,“走了。”

“窦公不坐会?”

窦德玄摇头,“老夫事多。”

窦德玄飘然而去。

陈进法进来,“国公,新来的侍郎来了。”

贾平安一直在发出请求,让朝中赶紧把兵部侍郎给配齐,今日总算是来了。

来人身材高挑,一股子气质让人不禁心生好感……这种气质叫做温文尔雅。

白皙的脸上浮起一抹微笑,来人拱手,“王璇见过赵国公。”

王璇!

贾平安微微眯眼,“王侍郎来了,以后我兵部自然蒸蒸日上。陈进法,请了吴侍郎来。”

按照程序来说,新人来了贾平安该和他交谈一番,随后再为他引见吴奎。

但只是一句话后,贾平安就把二人之间的程序划上了句号。

吴奎也得了新任侍郎到来的消息,正在值房里唏嘘。

“老夫在兵部的时日不短了,这又来了一个,哎!”

心腹说道:“来了也不怕,赵国公对您可不差。”

“两说。”吴奎很清醒,“赵国公那边是统领兵部,下面就老夫和新任侍郎,赵国公会对谁更亲切些……”

他有些郁郁。

“吴侍郎。”

陈进法来了,吴奎讶然,“怎地?”

这等时候贾平安不该是和新任侍郎在谈话吗?

陈进法说道:“国公请你去。”

吴奎有些懵,等到了贾平安的值房后,见到新任侍郎时就颔首,“原来是王侍郎啊!”

王璇颔首,“老夫这几年一直在地方任职,倒是和吴侍郎少见了。”

二人坐下。

贾平安也没兴趣泡什么茶,说道:“我的事多。”

这是基调。

王璇依旧微笑,吴奎想翻白眼。

“若是我有事外出,你二人要好生看好兵部。”

二人欠身应了。

接下来就是要请客吧?

尚书请新任侍郎喝一顿花酒,这是个保留节目。

贾平安说道:“好生做。”

请客呢?

吴奎抬头,贾平安已经起身了,“我这里有事,剩下的吴侍郎给王侍郎说说。”

吴奎:“……”

他的眼眶红了。

国公最看重的果然还是老夫!

贾平安走出了兵部,淡淡道:“制衡。”

人类缺少安全感,所以就发明了制衡这个手段,无处不在。

“兄长。”

李敬业永远都是这般快乐,“说是我的任命下来了。”

“好事。”贾平安松了一口气,“快去问问,我在外面等你。”

李敬业也算是苦尽甘来了啊!

贾平安不禁倍感欣慰。

催胸呢?

崔建在吏部多年了,一直没动窝。此次他作为长史跟随出征功劳不小,该动动了啊!

但动哪里?

在吏部原地飞升有难度……哪怕崔建和世家的关系并不密切,但吏部这个部门太紧要了,皇帝不能让世家染指。

去哪?

贾平安昨日想过崔建来兵部的可能,但随着王璇的到来,这个可能已经消散了。

去下面的州县任职的话,对于此刻的崔建来说和贬官无异。

不过李敬业升官是件好事。

李敬业此刻就在刑部。

“啥?”

值房里,刑部尚书刘祥道神色复杂的道:“才将来了任命,你官复原职。”

我官复原职。

还是郎中?

李敬业想爆炸。

可对于刘祥道来说,他巴不得李敬业这个刑部之耻早点滚蛋。

这厮在刑部正事不干,整日就和属下聊天扯淡。这也罢了,可这厮还喜欢拉着下属去平康坊,说是什么甩屁股。

乌烟瘴气!

此次李敬业随行征伐倭国,而且还是一路总管,这让刘祥道觉得刑部的劫难该走了……李敬业回归之时,就是飞升之日。

去吧,去祸害别的地方。

可一纸命令下来,涛声依旧。

李敬业炸裂了。

他摇摇晃晃的出了值房,一脸别惹我的模样。

出了大门,贾平安在门外等着。

“如何?”

贾平安觉得不对。

李敬业欲哭无泪,“兄长,我依旧在刑部,是郎中。”

这……

英国公,虎毒不食孙啊!

“我还在刑部!”

李敬业的心态炸裂了。

刑部是一个需要专业素养的地方,这个铁憨憨哪里会破案,在刑部的日子百般无聊,倒是幸福了平康坊的那些胡女。

“去问问吧。”

贾平安记得去年老李还有隐退之意,怎地就变了呢?

李敬业气势汹汹的去寻祖父,贾平安担心这货耍横,就跟着去。

晚些贾平安在值房外等着,冲着李敬业指指里面。

带路的小吏笑道:“一起吧。”

贾平安摇头。

李敬业深吸一口气,“阿翁!”

里面传来了李勣温润的声音,“进来。”

李敬业大步进去。

李勣坐在案几后看文书,闻声抬头揉揉眼角,“怎地来了?”

“阿翁。”李敬业怒不可遏,“我为何还在刑部?”

李勣默然,晚些说道:“本来老夫说身体不好,那便退下来,谁知晓陛下不肯……”

李敬业炸裂了,“那我呢?”

“想做官?”李勣问道。

李敬业想了想,李勣的眸色中多了悲哀,我的孙儿竟然连未来想做什么都没有谋划。

李敬业说道:“当然想。”

李勣摆摆手,“等两年。”

可……

说自家祖父熬的太长了会不会被打死?

“阿翁,你把我弄出刑部吧。”

“刑部好。”

“刑部哪里好?”

“你原先在千牛卫整日闹腾,去了刑部后就好多了,也老实了许多。”

要炸!

贾平安指指外面,小吏点头,同时退后一步。

贾平安刚溜出两步,就听李敬业在里面说道:“阿翁,你这是欲求不满,迁怒于人!”

我去!

好猛!

贾平安赶紧溜。

……

吏部崔建的值房里,叔父崔晨坐在他的对面,对眼前的茶水看都不看一眼。

“吏部的茶水不错。”

崔建看了他身前的茶杯一眼,抬眸道:“是不错。不过喝多了不好。”

崔晨微笑,“从小你就是个听话的孩子。”

崔建回以微笑,“是啊!”

崔晨终于低头看了一眼茶杯,“三年。”

崔建摇头,“任命来自于上,非我能决断。”

崔晨拿起茶杯轻啜一口。

茶叶放多了,很苦!

他看着崔建,认真的道:“家中希望能在吏部有人。”

“士族呢?”崔建的眼中多了一抹讥诮。

“士族啊!”崔晨微笑,“一体的。”

随即默然。

外面站着一个小吏,有人过来,小吏微微摇头,直至值房关闭的大门,示意此刻崔建有事。

“我们荣辱与共。”

“是。”

“崔氏遇到困难别的士族也会帮忙,他们遇到困难我们也会出手,就这样……一直许多年,未来也将如此。”

“是。”

崔晨看着侄子,有些恼火,“你要理解这些,否则还谈什么世家子?”

“……”

崔建抬头,眼中多了些别的,“阿耶去的早,阿娘体弱多病,于是我从小就跟着叔父长大。”

崔晨的嘴角微微勾起。

崔建说道:“我读书比别的孩子晚一年。”

崔晨含笑,“那时你有些呆傻。”

“是啊!”崔建微笑,“我在四岁时就比别人聪明。”

崔晨愕然。

“阿耶去了之后,阿娘告诉我,人太聪明会被欺负。”

世家不是世外桃源,什么只要你聪慧就能获取全部资源,随后家族大力培养……

不存在的!

世家是由人组成的一个团体,每一个父母,包括祖父祖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获取最好的资源,你要说大公无私……

“我比他们聪明了些,于是就有人去寻了阿娘,说我轻浮。”

崔建的眼中多了些眷恋,不是对家族,而是怀念母亲。

人性本贪,人性本私,从未有过什么大公无私。

“从此我便比别人呆傻了些。从读书到科举成功,我本想把母亲带着离去……哪怕不合规矩也要如此,我甚至考虑过会付出什么代价,但……她走了。”

崔建别过脸去,“这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

“三郎!”崔晨愧疚的道:“这些年老夫疏忽了。”

崔建笑道:“我习惯了。”

不是自己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在意?

崔晨深吸一口气,“你的孩子族里会关注。”

崔建只是微笑,并未说话。

“再有三年!”崔晨走了。

刚出皇城,就有人进了吏部。

“崔郎中!”

崔建起身出迎。

“工部侍郎。”

崔建抬头,点头,“我这便进宫谢恩。”

他进宫谢恩,随即出来,消息已经传开了。

“见过崔侍郎。”

这一步踏的格外的坚实!

崔建颔首。

侍郎就是重臣预备役。

崔建仰头看着天空。

阿娘,你看到了吗?

……

第二日,贾平安看到了一个嘴角青肿的崔兄。

“这是被人给揍了?”

贾平安觉得崔兄真是个倒霉催的,从认识以来就没见他安稳过。

崔建笑了,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没事,撞到了墙角。”

“工部算是个好地方。”贾平安此刻的眼界不低,“那里做的是实事,少了许多争斗。最容易进入帝王的眼中。”

崔建说道:“我知晓这个,工部历练出来的都是能员。”

但他有些心虚。

进了工部后,先去拜山头。

“见过阎尚书。”

阎立本堪称是大唐最横的尚书,所谓的技术大牛说的就是这位。

“你原先在吏部多年,不过老夫并不看重这个,老夫却看重你早些年在地方为官的履历。”

阎立本这般好说话?

崔建心中暗喜,“是。”

阎立本指指自己的对面,示意崔建坐下。

新官上任上官要敲打,比如说让你多站一会儿……后世说的学习时间就是这个。

但才两句话就让我坐下了……

崔建赶紧坐下,随后阎立本问了他的基本情况。

“好生做。”阎立本很是和气,甚至还挤出了些笑容,“有事只管来寻老夫。”

崔建起身,随即去拜会另一位侍郎黄晚。

黄晚那里更是好说话,笑眯眯和气的让崔建不敢相信。

“此后就是同僚,不过工部的官吏脾气都不大好,但多是就事论事,你要习惯。”

黄晚这话堪称是交浅言深,甚至是把工部的为官秘籍都透给了崔建。

“多谢黄侍郎。”

崔建看到边上坐着一个年轻人,就微微颔首。

他出了值房的门,仰头看了一眼天空,觉得顺利的不敢置信。

“张蒙。”

“侍郎。”

“昨日都下衙了,你们那位先生就蹲在皇城外,非得拉了尚书和老夫去喝酒……老夫知晓这厮没好事,果然,一番话说的天花乱坠,把崔侍郎说的天上有,地上无的。话说你先生为何不肯为你来老夫这里说一番好话?”

“先生说年轻人刚出学堂,最好挨几顿毒打,把期望值压低一些。”

“一派胡言。”

崔建站在值房外面楞了一下,晚些去了自己的值房。

随即他分管的官吏们来见面,一番交谈后各自散去,两个小吏留下了。

崔建漫不经心的问道:“黄侍郎那边有个张蒙看着挺精神。”

小吏笑道:“可不是,算学出来的学生就是这样,走路带风。”

崔建拿文书的手在半空中停住了。

……

李敬业被自家祖父毒打了一顿,来寻贾平安诉苦。

“阿翁说他想退,可看着这大唐蒸蒸日上的,竟然又想多干几年。”

谁不想呢?

贾平安说道:“你这性子还缺些定性,若是让你下去为官是坑人害己,若是换个地方,譬如说工部,我担心你监造的屋子会倒塌……”

李敬业嘟囔道:“那我去监造陵寝想必能行。”

贾平安:“……”

……

崔建来了。

他没提贾平安为自己去工部钻营的事儿。

贾平安就更没提。

“王璇手段不错。”崔建坐下。

贾平安颔首,“喝茶。”

王璇出身王氏。

手段不错。

一句话里的信息很丰满。

“此后我在崔氏怕是难以为你提供助力了。”

崔建说的时候嘴角抽搐了一下。

贾平安看了一眼他嘴角的青紫,“我怕了吗?”

那气势骤然睥睨。

崔建笑道:“是啊!怕什么?”

等他走后,贾平安叫来了包东和雷洪。

“查查崔建这两日见的人,外人!”

等二人离去,陈进法进来说道:“国公,他们乃是百骑的人,这些事弄不好就会传到陛下的耳中去。”

这是近乎于赤果的建言。

贾平安颔首。

消息来的很快。

“崔建的叔父崔晨昨日去了吏部。”

贾平安

宝书网 室友求放过

不想去调查朋友,但……

他微微点头。

包东继续说道:“崔建的父亲早去,母亲体弱多病。他从小就跟着叔父崔晨过活。后来考中科举母亲就去了。他的娘子乃是独女,就把丈人丈母接到了家中一起照拂。丈人早些年去了,丈母还在,平日里也称为阿娘。”

崔建的宦途出现在了贾平安的脑海中。

出仕后去了南方担任县尉。

县尉也不错,但为何是南方?

此后崔建一步步爬了上来。

看看他的履历,县尉三年,县令五年,刺史最短。

贾平安从不觉得所谓的世家内部会是一团和气。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有利益的地方就有争斗……

世家的利益更大!

……

阎立本和黄晚和气,于是崔建的工部第一日很是顺利。

下衙后,他回到家中。

“叔父在。”

妻子看了他的嘴角一眼。

崔建进了书房。

崔晨竟然和气了许多。

“老夫想了许久,那些年却是疏忽了你们母子。老夫寻了族里在长安为官的长辈,说了许多。”

崔建默然坐下。

崔晨叹道:“长辈们也没想到你对当年依旧耿耿于怀。可是三郎,家族就是如此,若是家族对每一个人都关切,你为官多年当知晓这不现实。”

崔建默然。

崔晨说道:“族里的长辈说了,你的儿子以后会全力关注,你的女儿将来也会寻个好人家……至于你,族里说了,会全力襄助,把你推进朝堂。”

所谓推进朝堂,便是为相之意。

崔晨叹息,“如今朝堂上皆是帝王的心腹,我等士族却沦为了看客,三郎,要努力了。”

为相的诱惑谁能抵御?

子女的未来能保障的诱惑谁能抵御?

崔晨干咳一声,“族里有个要求。”

崔建抬眸。

崔晨说道:“你早些年在外为官辛苦,也认识了些杂七杂八的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作为崔氏子,以后你要注意些。那些家中的对头,该疏远的就疏远。”

崔建问道:“叔父说了许多,可是说的小贾吗?”

崔晨颔首:“你该知晓贾平安的立场,他如今和帝后一致,都想削弱了世家门阀。这样的人说是我崔氏的死敌也不为过。三郎,疏远他!”

他看着崔建。

崔建看着他,缓缓,但却很认真的摇头。

……

求月票!

喜欢大唐扫把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