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辣肉办公室 哥布林的窑洞无删掉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好可怕的伤口!”

卡萨伐倒吸一口冷气。

脖子后面的汗毛,都似钢针般竖立起来。

他想,造成这道伤口的攻击,最初肯定悄无声息,夹杂在疾风骤雨般的攻势中,完全没有得到鳄鱼头的重视。

或许在中招的刹那,鳄鱼头也只是感觉到,腋下被虫子轻轻咬了一口。

然后,他的左侧胸腔连带心脏,就被彻底轰成了烂泥。

但是,等等——

卡萨伐比划了一下姿势,总觉得非常别扭,“袭击者怎么能攻击到鳄鱼头的腋下呢?”

腋窝和双眼、下身、太阳穴一样,都是要害中的要害。

而且有双臂遮挡,又处在身侧,通常是很难被击中的。

除非对方先诱使鳄鱼头出招,让鳄鱼头高高举起双臂,暴露出腋下要害,再以快若闪电的攻势,结束战斗和鳄鱼头的生命。

但鳄鱼头并不傻。

五大氏族中,暗影氏族正是以潜行、刺杀、偷袭而著称的。

鳄鱼头的父亲原本是一名暗影武士。

继承了部分暗影血脉的他,就算在最疯狂的时候,也比绝大多数牛头武士更加狡诈。

想要让鳄鱼头上当,对方究竟是怎么办到的,或者说,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呢?

“‘夜魔’受伤了。”

黑齿解答了卡萨伐的困惑,“从我们对现场的勘查,还有家族巫医对尸体的解剖来分析,夜魔先是暴露出了颈部要害,让鳄鱼头从他的脖子上狠狠撕下一大块血肉,让鳄鱼头误以为自己有机会杀死传说中的‘夜魔’,从而在兴奋之下,露出了致命的破绽。”

“脖子……”

卡萨伐深深皱眉。

他原本以为,自己见多了心狠手辣的凶人。

包括他自己,都是筋断骨折,绝不皱一下眉头的狠人。

但夜魔的凶悍程度,还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故意受伤来引诱敌人进攻,并不算多么高明的战术。

但敢于在脖子上挨一记重创,来换取敌人的破绽,如此果断和狠辣,却是极其罕见了。

要知道,脖子涉及到颈椎、气管和大动脉,稍有不慎,整个脑袋都会被鳄鱼头撕扯下来的。

夜魔就这么自信,能精确控制住生死刹那的每一个细节,在脖子上鲜血狂喷的情况下,仍旧能干掉鳄鱼头吗?

话说回来,这也意味着……

“夜魔伤得很重?”

卡萨伐思考着,“我们现在要抓捕一个,脖子或者肩膀上带着重伤的人?”

“未必,从夜魔实施的一系列袭击来看,这是一个计算非常周密的人,一个能提前预判到我们的行动乃至想法的人,一个就在我们周围飘荡的幽灵,他不会留下如此明显的破绽的。”

黑齿道,“我总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相比他缜密的计划和犀利的战斗力,这个夜魔最可怕的,是他的恢复和成长速度。

“没错,他在成长。

“过去七天,一连串的袭击,并不只是为了扰乱黑角城、报复血蹄氏族、抢夺图腾战甲或者激起树民们的反抗之心这么简单。

“他是在进行一场特殊的训练,以黑角城里的氏族武士为靶子,磨砺自己的战斗力。”

“什么!”

卡萨伐震惊,一股怒火顿时冲向头顶。

拿高贵的血蹄武士当靶子吗?

实在不可饶恕!

“七天前,当夜魔第一次出手的时候,很明显,他的图腾战甲上,仅仅附带了‘震撼’和‘冲刺’两种特性,至少他只展现出这两种特性,而且图腾战甲的攻击力也不算太强,平均要用三五招,才能击倒一名战队级的武士。”

黑齿说,“但从鳄鱼头尸体上的痕迹来分析,在杀死鳄鱼头的时候,夜魔至少施展了十二种图腾战技,涉及到七种不同的特性。

“而寻常的战队级武士,就算身穿全套图腾战甲,也不再是夜魔的一合之敌。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卡萨伐?”

卡萨伐瞪大了眼睛。

短短七天,图腾战甲的特性从两种提升到了至少七种?

卡萨伐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但是,怎么可能呢?

“您是说,黑齿大人,您是说,夜魔在短短七天内,不断吞噬他抢走的那些图腾战甲,消化吸收掉了里面所有的‘图腾之力’?”

卡萨伐难以置信,“他疯了吗,短短七天内,一口气吞噬了这么多的‘战技’和‘特性’,他就不怕被‘图腾之力’控制,变成起源武士吗?”

“事实证明,夜魔并没有疯。”

黑齿不动声色道,“你必须承认,这个世界的美妙之处,就是总有出乎意料的怪物,能够打破一切经验、惯例和极限。

“就像在我之前,也没有谁能想到,竟然有人能硬生生打断转化成起源武士的过程,令一大半的残躯,仍旧保持正常和理智的。

“所以,我不觉得夜魔受了重伤。

“恰恰相反,通过和鳄鱼头的战斗,积累了更加丰富的经验,并且掠夺了鳄鱼头的图腾战甲之后,我相信夜魔已经变得更加强大和可怕。”

“……”

卡萨伐没想到家族中最可怕的祭司大人,对夜魔的评价竟然这么高。

在此之前,虽然卡萨伐也知道夜魔是个相当麻烦的存在。

但也仅仅是麻烦。

而不是真正的威胁。

卡萨伐心底,不由生出一股错综复杂的滋味。

是惊讶,是愤怒,还有一丝丝的……嫉妒?

他知道黑齿把他叫来这里,故意如此称赞夜魔,未必不是激将法,想要激发他的斗志。

但他很乐意上当,和这个该死的夜魔,斗上一斗!

“黑齿大人——”

卡萨伐想了想,说,“既然您觉得夜魔的恢复能力异于常人,脖子上的重创极有可能快速愈合了,那么,我们应该怎么抓住他的马脚呢?”

卡萨伐知道黑齿绝不会无的放矢。

倘若没有线索,不会和他在这里浪费时间。

果然,黑齿的兜帽斗篷下面,传来了低沉的笑声。

“夜魔的手段的确很高明,在繁荣纪元,很难遇上这么有意思的家伙。”

黑齿不慌不忙地说,“不过,连续袭击了几十名氏族武士,他终究还是留下了蛛丝马迹,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黑齿大人发现了什么吗?”

卡萨伐又惊又喜。

黑齿直接摊开手掌。

在他的掌心,攥着两枚薄如蝉翼,清澈透明的水晶薄片。

这是无比辉煌的旧时代,遗留下来的产物。

是神圣祖灵的智慧结晶,号称“载玻片”的神器。

因为极度脆弱的缘故,比金属打造的武器,更加罕见百倍。

也只有血蹄家族这样的千年豪门中,地位最尊崇的祭司大人,才能拥有数枚。

饶是卡萨伐身为血颅角斗场之主,经常能从外来角斗士的手里,见识到图兰泽各地的奇珍异宝。

见到这样轻薄和通透的水晶薄片,还是下意识吞了口唾沫。

他眯起眼睛,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往载玻片上看去。

只见两枚薄如蝉翼的水晶片之间,夹着一根淡金色,末端微微有些发红的毛发。

这根毛发极细,应该不是头发,而是身体上的汗毛。

若非被黑齿郑重其事地用水晶薄片夹着,而是散落在地上,肯定会被忽略过去。

“这是……”

卡萨伐知道,这根汗毛一定大有讲究。

他想从黑齿那里得到更多信息。

“这是从鳄鱼头的尾指指甲里面发现的,上面还沾染着几丝血迹,可以肯定,这不是鳄鱼头自己的汗毛。”

黑齿淡淡道,像是故意考验卡萨伐。

卡萨伐心思电转,立刻想到:“这是夜魔的汗毛!”

“没错。”

黑齿微微一笑,“夜魔为了吸引鳄鱼头主动进攻,从而暴露腋下要害,不惜在脖子上挨了一记重创。

“虽然他对自身血肉的掌控,达到了精妙绝伦的程度,能精确控制伤势,不触及血管、气管和颈椎,却不可能控制住周身每一根汗毛。

“鳄鱼头虽然死了,但临时前也立下了大功,从夜魔的脖子上,抓下了这根宝贵的汗毛。

“卡萨伐,你的血颅角斗场里人才济济,来自五大氏族的角斗士都有,你能辨认出,这是哪族武士的毛发吗?”

卡萨伐知道真正的考验来了。

他双手捧起珍贵无比的水晶薄片。

又将密室一角,十几盏以图腾兽的油脂为燃料的油灯,组成的无影灯,调节到最亮。

从不同角度,认真观察夹在水晶薄片里的金色毛发。

征得黑齿的同意后,还用羽毛般细腻的动作,揭开水晶薄片,嗅探金色毛发的气息。

沉吟许久,他无比震惊地得出结论。

“这竟然是一根狮人的汗毛!”

黑齿哈哈一笑,从卡萨伐手里,重新接过水晶薄片。

口中念念有词,掌心有错综复杂的纹路在缓缓流转,熠熠生辉,很快就交错成了一片立体符阵,将水晶薄片托举起来。

伴随着星星点点的光芒涌入金色毛发。

从金色毛发中,竟然溢散出了一缕极其稀薄的灵能,激荡水晶薄片上方的空气,发出一声类似狮吼虎啸的咆哮。

喜欢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