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团圆结局公交车 绝世武魂苏莫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梭罗尼克,与塞利西亚——从最开始,就是两个人。”

安南回过头来看向塞利西亚:“你还记得吗?关于尼古拉斯二世的事情。

“他只是一段噩梦中的残影而已。却以为自己就是传说中的炼金术师尼古拉斯。

“你也只是保有了梭罗尼克的记忆——无论是性格还是个人能力都与他截然不同。你以为,这是因为自己过于自卑、因而在得到了这具躯体之后就变了个模样?”

安南嘴角微微上扬:“那么,你有没有考虑过……这原本就是你的性格?”

“……难道,我就是英格丽德?”

塞利西亚的瞳孔剧烈震动。

听到安南的分析,她现在自己都开始认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忘却记忆的英格丽德了。

安南却是摇了摇头:“不,你的确就是你自己。

“因为这具躯体的确就是‘被创造出来的人偶’。英格丽德不可能变成人偶。

“但问题是……你是由谁制造出来的呢?”

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仔细想想,梭罗尼克如今的身份“塞利西亚”,是谁给他做的呢?

——正是“狼教授”弗雷德里克·狼之心。

他的“壳”来自于梅尔文家族,内在则是黄金阶的偶像巫师“灰教授”的一部分存在——“愈骨者”加上“狼教授”,就可以合成为“灰教授”。

那个时候,“英格丽德”与弗雷德里克都在灰教授那边学习。

他们是同学的关系,也曾有过暧昧的少年情愫。

而被“英格丽德”曾经看上、打算作为仪式材料的异性中,就曾出现过这个名字:弗雷德里克·梅尔文。

从这里,其实就可以推理出——灰教授本来就认识英格丽德。

并非是跟灰教授学习时的那个有着一头暗蓝色长发的女孩。

而是作为“千面幻塔的塔之主”、“好运小姐的教宗”的,真正的英格丽德!

但是,在封存了自身记忆的英格丽德上门“学习”的时候,灰教授却是什么都没有说。他不可能不了解这件事……当年理解与共鸣之神“奉宴者”,也曾封禁过自己的记忆在人间游历。

再回头想想,灰教授还天天在英格丽德面前念诗。

念的就是《赞颂天车之名》。

就像是希望对方想起来什么东西一样。

换言之……灰教授他从最开始,就是与英格丽德站在一起的!

而塞利西亚这个身体,正是“狼教授”亲手制作的。

“……那么,这个外貌是谁的呢?”

安南肯定的答道:“毫无疑问,这外貌正是来自于‘英格丽德’!”

听到这话,亚瑟瞳孔一缩:“这么说起来……我当年,也曾经认识一位塔之子。她的长相就与船长非常相似……”

“是你的青梅竹马,对吧。”

安南平静的问道。

亚瑟顿了顿,点了点头:“也可以算是。”

“那也就是说……”

奥菲诗的表情有些复杂。

那似乎是有些怜悯,又像是庆幸。似乎眉眼之间还有些悲伤。

而塞利西亚双手抱紧了自己,像是畏惧寒冷一般瑟缩着、低下了头。

粉紫色长发的少女微微颤抖着。

——她自己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但那个真相,也必须被说出来。

于是,安南说出了真相:

“塞利西亚,你其实并不是梭罗尼克。你从最开始,就是一位女孩子……或者说,你是以‘梭罗尼克’为祭品、制造出的‘英格丽德的偶像’。”

这正是“偶像学派”最原始的定义。

所谓……泥偶石像。

人为的赋予某些象征物以特定的意义,希望它能够借由“相似律”和“触染律”而起到某种特殊的作用。

最典型的,就是祈雨用的“偶像”。

天朝古代最流行的法术就是祈雨法术。通常来说,他们会先用泥或者木头塑造龙王爷的像,并举行复杂的祈雨仪式。但如果祈雨失败的次数太多,他们就会愤怒的鞭打、斥喝、套上锁链,甚至推倒拆毁龙王爷的“偶像”。实在不行就再换一个。

而在日本也有类似的紧急手段。如果祈雨法术实在无效了太多次,愤怒的村民就会将当地供奉在神社的神明,拖出来丢到稻田里。

欧洲的意大利人,也曾用试图使用圣徒的“偶像”来祈雨,并在失败后将圣像丢进水池中、或是被逐出它们所守护的教区。利卡塔港的教众,还曾在干旱时将圣人除去衣物、套上脚镣和锁链、甚至打它们的耳光来威胁“必须立刻下雨”。

这种手段在世界各地都有——凡是在已经兴起石塑技术、却仍旧蒙昧的过渡中,都有类似的传统。

这些“偶像”当然不具有祈雨的神力。但人们强制赋予了他们这种概念——并将他们视为活物,来进行膜拜、控制或是威胁。

正因他们是活物——才会恐惧、才会贪婪、才会……畏惧于人。

将虚无的概念、将没有生命的泥偶石像,授予“身份”。

使其“自认为人”。

这正是“偶像法术”的根基。

“我懂了!”

同属于偶像学派世家的尤菲米娅,第一个完整的理解了安南意思:“虽然船长认为自己是‘梭罗尼克’,但我们所有人看到的人物,都是与那个英格丽德完全相同的‘塞利西亚’。那么船长实际上就是作为‘英格丽德’的偶像而存在的。

“她认为自己是‘梭罗尼克’,就像是藏于冰块中的毒。随着冰块逐渐融化,毒被逐渐释放于杯中……而随着她逐渐否定自己‘梭罗尼克’的过去,她就会越发接近英格丽德。

“实际上,在塞利西亚诞生的那个瞬间、梭罗尼克其实就已经被狼教授杀死了。留下的,只是有着梭罗尼克的所有记忆、误认为自己是被更换了身体的‘塞利西亚’!

“如果只是单纯的赋予塞利西亚以人格,她仍会以为自己只是‘人偶’。必须要让她认为自己是活物——是活生生的人,才能与英格丽德形成‘强偶像关系’!”

也就是说。

在塞利西亚否定自己作为“梭罗尼克”的人生之前,那么她就是“梭罗尼克”。哪怕是神明亲自前来,也只能从她的灵魂深处查出“梭罗尼克”的成分。

但当她否定了自己的过去。

将自己追寻逆冬者弗拉基米尔的最大愿望完全否决。

认为“梭罗尼克的存在没有任何意义”,认为自己“最好从来不是梭罗尼克”的瞬间……

剧毒外部的冰块就融化了。

她就真正的成为了塞利西亚——英格丽德的替身!

“也就是说,”安南平静的说道,“在塞利西亚见到逆冬者,并且被他抛弃之后……或者说在那之前一段时间。”

逆冬者毕竟是梭罗尼克的老师。

和安南最初认为的,“他傲慢的自认为了解梭罗尼克”不同。

他的确了解梭罗尼克。

正因如此,他反而才是第一个察觉到不对的人。

他察觉到了,安南陷入于英格丽德的阴谋之中——这是一个安南无法破解的阴谋。

因为安南是“好人”。

正因逆冬者的死去,所以安南更不可能杀死塞利西亚——也不可能杀死塞利西亚所重视的人。因为就连安南自己,都没有将塞利西亚认为是“梭罗尼克”。

“——无论如何,我也拒绝帮助你。

“——我自是恶人。但没什么不好。我欣然接受一切后果,但绝不会忏悔。

“——恶人就要以属于恶人的姿态走到底。”

他所说的“帮助”到底是什么?

与天车之书无关。因为无论如何,只要他死去、安南就可以得到他身上的残章。

那时他所说的帮助,正是“英格丽德的阴谋”。

“——在我意识到,他已经成为了塞利西亚的时候。我就放弃了杀死她,并且离开了。”

这当然不可能是什么“慈悲”。

到底是梭罗尼克还是塞利西亚,与他无关。

他之所以放弃杀死塞利西亚,正是因为如果置之不理的话——她足以夺走安南的一切!

正因他是恶人。

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察觉到这个阴谋的弗拉基米尔。

才故意留下了足以让安南的一切化为虚无的,最后的陷阱。

“从逆冬者认为的,‘真正梭罗尼克已死’的时候开始。

“——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只要以‘爱’之要素升入黄金阶。就意味着英格丽德,已经完成了她的仪式。”

喜欢玩家超正义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