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9韩国电影免费 野花视频在线观看免费播放高清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不知是这头熊的皮太厚了,还是因为绪方的霞凪威力不够——也有可能两者兼有之,这头巨熊挨了霞凪的4发子弹后,竟仍旧能对绪方发动攻击。

霞凪毕竟只是手枪,不论是威力还是射速,都比不上现代的枪械,更比不上那些猎枪。

这头巨熊距离绪方约有百米左右的距离。

仅1个呼吸多一点的时间,这头熊就将这段距离跑完。

它的目标很明确——就是绪方。

它就这么直直地朝绪方冲过来。

在这头巨熊凑近后,绪方才直观地感受到——这头熊是真的大!

今日白天遇到它时,因距离比较远,所以并没有给绪方带来多么大的压迫感。

现在它凑近了之后,绪方才深刻地感受到这种大小的熊,给人带来的压迫感何等强烈。

它比今日白天时所遇到的那头母熊要大上足足一圈。

若是站起来,其身高至少有3米2。

厚重的踏地声、尖锐的破风声、再加上如此庞大的体型——绪方觉得这头熊的体重应该不会少于半吨。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在冲进自己的熊掌已经可以拍到绪方的位置后,巨熊一边咆哮着,一边抡起那有着锋利爪子的巨掌,朝绪方拍来。

不过,在它刚抬掌的时候,绪方就已经从旁边一跳,从这头巨熊的身前逃离。

绪方刚才所射出的那4发子弹,还是起到一点效果的。

论速度,它比绪方他们今天白天时所遇到的那头仍未受伤时的母熊慢上了许多。

虽然这头巨熊的目标是绪方,但阿町和艾亚卡还是跟着绪方一起迅速跳向旁边,拉开与这头巨熊的距离。

绪方和阿町跳到这头巨熊的右侧不远处。

艾亚卡则跳到这头巨熊的左侧不远处。

虽然不论是力量、速度、反应速度,熊都远胜于人类。

但人类有着人类的骄傲!

砰、砰、砰、砰!

人类的骄傲,就是能娴熟地使用各种工具

又是4声枪响炸起。

此次的4声枪响,是从阿町的素樱中发出的。

绪方他们轮番向这头熊展示着人类的骄傲之处。

在跟着绪方一起跳到这头巨熊的右侧不远处后,阿町便抬起她的素樱,对准巨熊的右侧腹一口气打光了素樱枪膛内的所有子弹。

和射击天赋和射击水平都约等于零的绪方不同,阿町可是自幼就有着优秀的射击天赋的神枪手。

阿町没有像刚才的绪方那样,因没法做到精准射击而对准熊的侧腹瞎打。

而是眯起一只眼睛,借着月光,将枪口对准了巨熊。

她的目标是——熊的脖颈。

阿町对“猎熊”几无了解,她仅有的猎熊的知识就是绪方告诉过她的“不能攻击熊的头”,哪里是熊的要害,她一无所知。

虽不知熊的要害是哪里,但阿町猜测——既然是动物,应该没有哪只动物是不害怕脖颈被攻击的。

阿町已经和白天时不同了。

现在的她,因为已经有了和熊对战的经验,所以现在再次直面熊后,已不再感到多么慌张和紧张。

今日白天因缺少对熊经验,以及是遭到熊的奇袭,所以阿町没能沉着冷静地瞄准射击。

对于擅于射击的阿町来说,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射击熊的脖颈——只是小菜一碟。

几乎是与阿町同时,艾亚卡也向这头熊展示了人类的骄傲。

跳到这头熊的左侧面的艾亚卡,举起他的弓箭,箭矢直指这头熊的左侧腹。箭头冒着诡异光芒的光芒。

抬枪,瞄准,扣动扳机——以上的这些动作,阿町从头至尾,只花了不到1秒的时间。

艾亚卡也是这般——举弓,拉弦,松弦。从头至尾,也只花了不到1秒的时间。

素樱的4发子弹悉数没入这头巨熊的脖颈。

艾亚卡射出的箭矢也深深扎进巨熊左侧腹的皮肉之中。

“呜……”

这头熊不再像刚才那样发出骇人的咆哮,而是发出低低的“呜”声——它大概是没有力气再吼叫了。

“他已经中了我的毒箭!”艾亚卡冲另一边的绪方和阿町喊道,“用不了多久,它就会死!”

素樱和霞凪的威力虽然比不上现代的枪械,但是连中8发,其中4发还是脖颈中弹,这头熊再怎么强壮、凶猛,也不可能继续生龙活虎了。

更何况他现在还中了一发毒箭。

不过——即使伤痕累累,这头熊仍旧硬挺着,摇摇晃晃、一点一点地朝绪方走来。

“嗷嗷嗷嗷嗷——!”

这头熊拼尽最后一点力气,冲绪方发出咆哮,并再次举起它的熊掌,然后挥下。

这次,绪方没有像刚才那样远远跳开。

这头熊的速度现在已经慢到即使是阿町也能轻松躲开的程度。

面对已经不剩多少力量与速度的熊掌,绪方使出了许久没用过的龙尾变招——龙尾·闪身。

绪方以左脚为轴,以旋转的方式闪开熊掌,在旋转的同时积蓄力量,在旋转一圈、重新面朝巨熊时,迅速抽刀对这头熊来了记犀利的横斩。

在月光的裹挟下,闪着寒芒的刀光扫向巨熊的脖颈。

巨熊的皮毛虽厚,但面对吹毛断发的大释天,面对绪方的剑术,跟薄纸其实没什么两样。

和斩人时截然不同的手感传至绪方的手感。

和人的皮肉相比,熊的皮肉更厚、更硬。

大量熊血被绪方泼出。

仅一刀,绪方就给这头巨熊的脖颈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刀伤。

“呜呜……”

巨熊挣扎着,想奋力站稳。

但绪方刚才的那一刀,却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身子摇晃了几下后,这头巨熊重重地倒在了地上,激起地面大量的雪花。

在人类的骄傲面前,熊的力量、速度根本不值一提。

“厉害……”艾亚卡呆呆地看着绪方,“你刚才的那一刀可真厉害啊……”

艾亚卡虽然不会剑术,对和人的剑术更是一窍不通,但身为长年与鲜血、死亡相伴的猎手,他本能地感受到绪方刚才的那一刀相当厉害,又准又恨。

“真岛,没想到你的剑术这么厉害。”

“我以前曾经在出云学过一点剑术。只是不值一提的小长处而已。”绪方一边将擦净鲜血和脂肪的大释天收回鞘,一边微笑道。

在听到艾亚卡对他的夸奖时,绪方不知为何,想起了已经有段时间没见的间宫。

所以下意识地将间宫最常讲的话脱口而出。

艾亚卡快步走到死熊的旁边,查看着这头熊的状况。

“嗯。它死透了。”说罢,艾亚卡转头看向不远处的那2名刚才遭到了这头熊的袭击、现在仍躺在地上哀嚎的2名虾夷,“我去看看那2人的情况。”

“我认得那2人,那2人似乎是赫阁村的猎人。”

绪方跟着艾亚卡一起奔向那2名虾夷。

这2名虾夷都很年轻。年纪看上去最多不超过25岁。

其中一人的左臂受伤了,整只手臂满是鲜血,他抱着他受伤的左臂,不断在地上打滚、哀嚎。

另外一人所受的伤就比较重一些,他似乎是胸膛受伤了,自伤口处淌出的鲜血,都将他上身的衣服都染红了。

这个胸膛受伤的虾夷,就是刚才被巨熊给压倒的人。

若不是绪方他们及时赶到,恐怕这人已经被那头巨熊给咬死了。

艾亚卡率先查看这名受伤较重的人的情况。

艾亚卡:“¥%*#@!¥%@#!%*#¥!(虾夷语)”

受伤较重的虾夷:“我不要紧。(虾夷语)”

艾亚卡刚才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串的虾夷语——绪方完全听不明白。

但绪方却听懂了受伤较重的那名虾夷所回应的话——他说他不要紧。

绪方之所以能听懂这名虾夷所说的话,是因为他之前和阿町一直有认真从那本“虾夷语常用语指南”中学习虾夷语中的常用语。

那本“虾夷语常用语指南”中就有教过“不要紧”这句话,而绪方也恰好有学到这句话。

既然这名虾夷说他不要紧,那绪方猜测艾亚卡刚才是在询问这名虾夷要不要紧。

艾亚卡扯开这虾夷的胸膛的衣服,查看着他的伤势。

在艾亚卡查看他的伤势时,这虾夷用虾夷语跟艾亚卡说了句“谢谢”。

然后偏转过头,看向站在艾亚卡身旁的绪方。

先是用惊讶的目光上下打量了绪方几眼,随后用虾夷语朝说道:

“谢谢你……(虾夷语)”

“他说‘谢谢你’。”艾亚卡替他翻译着。

艾亚卡其实并不需要替绪方翻译,绪方听得懂这名虾夷刚才所说的谢谢。

“谢谢”这种不论在哪个民族,都使用率极高的词汇,那本“虾夷语常用教学指南”的第一页就有教“谢谢”这个词。

“艾亚卡,你帮我翻译一下。”绪方轻声道,“‘不客气,只是做了些力所能及的小事而已’。”

……

……

绪方自己也是个受伤无数的人。

自穿越到江户时代至今,他到底挨过多少伤——他自个也数不清了。

因为受伤过多,绪方现在也培养出了一些看伤口的眼力。

根据绪方的观察,这2人身上的伤口都并不重。

左臂受伤的那人,除了左臂受伤之外,身上没有其余的大伤。

胸膛受伤的那人,虽然胸口受伤,但所幸伤口不深,也没有哪条动脉破损。

这两人也算是命大。

尤其是胸膛受伤的那人,被熊压倒了,竟然才只受了这么一点伤,用不幸中的万幸来形容都有些不够格了。

粗略看了几眼他们的伤势后,艾亚卡扭头朝绪方说道:

“真岛,可以帮帮我吗?和我一起将这两人搬到我们刚才所住的狩猎小屋里,虽然他们的伤并不致命,但还是快点处理比较好。”

“那头熊就先留到待会再慢慢处理吧。”

……

……

艾亚卡背起胸口受伤的那名虾夷,而绪方则背起手臂受伤的那名虾夷。

二人背着负伤的这两人,将这2人带回到了他们刚才所居住的狩猎小屋。

艾亚卡随身携带着能够治伤的药草,以及包扎伤口用的干净的布。

据艾亚卡所说,这药草有消炎、阻止伤口化脓的作用。

用牙齿嚼烂了那些药草后,艾亚卡将嚼烂了的药浆敷到了这两人的伤口上。

在给这两人疗伤时,艾亚卡出声询问这两人刚才是怎么遭遇到那头食人熊的。

胸膛受伤的那人不适合多说话,于是艾亚卡便让左臂受伤的那人来说明。

左臂受伤的那人不会说日语,所以在他用虾夷语讲述完他们刚才的经历后,还得由艾亚卡替他们翻译一遍。

原来——这2人是赫阁村的村民。

胸膛受伤的那人名叫“努萨”。

左臂受伤的这人名叫“奈库希”。

赫阁村是自那对食人巨熊出现后,也跟着一起响应、派人去猎杀这对食人巨熊的聚落之一。

这2人和艾亚卡一样,是来猎杀那对食人熊的。

刚才,他们二人行经附近,正寻找着适合过夜的地方。

然后就遭遇了那头食人公熊的偷袭。

二人原本正在雪地上走着,那头食人公熊突然从暗处窜了出来,对他们发动攻击。

二人的狩猎经验不足,再加上这头食人公熊非常狡猾、擅长躲藏,所以他们迟迟没有这头躲在暗处的食人公熊。

虽然没有及时发现食人公熊,但在食人公熊对他们发动攻击时,他们本能地躲了一下。

他们这本能的闪避,让他们捡回了一条命。

奈库希的左臂被熊的爪子挠到,而努萨则是胸膛被熊的爪子挠到——但因他们的闪避,让他们都没受太重的伤。

被熊掌挠了,不仅没死,也没重伤——二人的运气也实在是好。

静静地听完艾亚卡的翻译转述后,绪方苦笑着朝艾亚卡问道:

“那头食人公熊恰好就在我们的附近……它该不会真的是打算来找我们报仇吧?”

“有可能。”艾亚卡跟着绪方苦笑并点点头,“要不然,很难解释它为什么如此凑巧地就在我们的附近。”

“真岛,看来真的被刚才的你给说中了啊。它真的就在今夜杀回来了,打算找我们复仇。”

“真希望在其他方面,我也能说什么来什么……”绪方用半开玩笑的语气唏嘘道。

……

……

在给奈库希、努萨这俩人上好药后,这二人便因疲惫和伤势而沉沉睡过去。

在二人睡下后,忙碌完毕的艾亚卡长出了一口气,然后以不会吵到已睡下的这两人的声音,朝绪方和阿町二人问道:

“你们刚才在攻击那头食人巨熊时所用的武器是什么?短铳吗?”

一听就知道,艾亚卡所指的武器是素樱和霞凪。

“嗯。”阿町抢先绪方一步回答道,“没错,就是短铳。”

“真厉害啊……竟然能连射这么多发。”

“露西亚人的短铳也只能打一发而已。”

“哦?”阿町的眼中浮现出感兴趣的色彩,“你见过露西亚人的短铳吗?”

“嗯,见过。不久前有一股露西亚人在我们村子暂住过一段时间。”

“我就是在那个时候,看见过露西亚人所用的短铳。”

“他们除了短铳之外,还有很长的铳。”

“不过不论是他们的短铳还是长铳,都只能打一发。”

“不能像你们所用的短铳那样,能够连射许多发。”

“如果你们的短铳的威力能够再大一点的话,那整片山林,可能都没有什么动物是你们的对手了。”

赞美了一通素樱和霞凪后,艾亚卡调整了下坐姿,然后接着侃侃而谈着。

这一次,艾亚卡的语气中多了浓郁的感慨之色。

“食人熊的事,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运气真是不错……”

“我还以为即使跟着你们,也要花上好几日的时间,才有希望杀了那头食人熊。”

“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让事情尘埃落定。”

“这样一来,也能告慰那9名不幸被这对食人熊所害的同胞的魂灵了。”

“9人?”一旁的阿町发出低低的惊呼。

“嗯。没错,这还只是我们目前所查到的数量。被这对食人熊所吃的人,一定远远不止这个数。”

“第一次发现这对食人熊,是在半个月前。”

“这对食人熊在半夜闯进了就位于我所住的村子的隔壁村。”

“他们直接拍碎房屋的墙壁,叼走了一对母女。然后迅速地从村子逃离。”

“熊一旦吃了人肉,终生都只能以人肉为食。”

“虽然按照我们阿伊努的传统观念,熊之所以会在吃了人肉后,余生再吃不下除人肉之外的其余食物,是因为它遭到了神明的惩罚。”

“被禁止食用山果、鱼这些美味的食物。”

“我这人其实不怎么相信这种说法。”

“在我看来,熊之所以会在吃了人肉之后,余生都只会吃人肉,只是因为它们发现人比较好吃。”

“以及发现人相当脆弱,很好捕猎而已。”

“在没有武器的情况下,再怎么强的人,也不可能打得

4399韩国电影免费 野花视频在线观看免费播放高清

过熊。”

“我猜这对食人熊,应该是自比较远的地方迁徙到这里的。”

“在那对母女被叼走,这对食人熊第一次在我们这里现身后,紧接着其他村落也出现了其他受害者。”

“自这对食人熊在我们这里首次现身后,它们前前后后共吃了9人。”

“其中年纪最小的,只有9岁。”

说到这,艾亚卡重重地叹了口气。

“现在这对食人熊已被解决,村子里的人也总算能安心睡个好觉了。”

艾亚卡的话音刚落,阿町便立即出声问道:

“我很好奇啊。熊不是到了冬天,就会冬眠的吗?为什么那2头食人熊还能这样大摇大摆地在雪地里走啊?”

“这就是许多人常有的错误观念了。”艾亚卡苦笑着摇了摇头,“不是所有的熊都会冬眠的。”

“熊之所以会冬眠,是因为在冬天找不到什么食物,所以食物不足。”

“为了捱过冬天,才躲进巢穴里面,进入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也就是俗称的‘冬眠’。”

“也就是说,若是食物充足的话,熊是不会冬眠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认为那对食人熊很早就开始吃人了。”

艾亚卡的语气渐渐变得低沉了起来。

因为语气变低沉,令他的语调也跟着变得诡异。

“到处都是好吃的食物,它们怎么可能会在巢穴里面好好冬眠呢?”

阿町缩了缩脖子。

绪方也不禁感到毛骨悚然了起来。

艾亚卡刚才的话,简直细思极恐。

在又叹了口气后,艾亚卡向绪方、阿町头一低,然后郑重地道谢着:

“谢谢你们的帮助,多亏了你们,我们才能这么快就将这对乌恩卡姆依猎杀。”

“不客气。”绪方还礼,“我们也并没有做什么多了不起的事情。”

“我会信守诺言的。”艾亚卡微笑道,“明天我就带你们去我的村落。”

“尽我所能地协助你寻找你正找的那俩人。”

绪方:“谢谢。明天开始就劳烦你了。”

“我的村子距离这里不远,步行的话,大概要花2天半的时间。”

“现在我就先帮你们处理了那头食人公熊吧。”

说罢,艾亚卡抽出了他的短刀。

“那头食人公熊也是被你们所猎杀,因此它所有的一切都归你们所有。你们想要它的哪个部位,我现在去帮你们弄来吧。”

“对那头熊的猎杀,你也有参与。”绪方道,“我们平分那头熊吧。”

艾亚卡笑着摇摇头:

“虽说我刚才也有跟着你们一起攻击那头食人公熊,但其实并没有出什么力。”

“我从头至尾,只对那头食人公熊射了一箭。”

4399韩国电影免费 野花视频在线观看免费播放高清

箭头上的毒还没生效呢,它就被你们弄死了。”

“所以那头熊算是你们猎杀的。”

“我们阿伊努的狩猎规矩就是——猎物是谁猎杀,这猎物就归谁所有。”

“因此刚才那头食人巨熊的一切,我都不能要。”

见艾亚卡坚持不要那头食人巨熊身上的半点东西,绪方也不再多矫情。

“那……就麻烦你了。帮我们割下熊皮和熊胆就好。”

“又是只要熊皮和熊胆吗?不需要别的东西了吗?熊身上的好东西可是有很多的啊。”

“我知道熊身上有很多好东西。”绪方露出无奈的笑,“可是我和内子都并没有那个余力将熊身上所有的宝贝都带在身上。”

“所以我们只拿熊身上最珍贵的熊皮和熊胆就好。”

“这样啊……我知道了。”艾亚卡点点头,“不过作为一个猎人,我此次建议你们除了从这头食人公熊的身上取走熊皮和熊胆之外,也将它的熊掌取走。”

“熊掌?”阿町反问,“为什么?”

“因为熊掌是熊身上最好吃的部位。”

艾亚卡露出笑容。

“今日白天所遇到的那头食人母熊,它的熊掌干干的,一看就是那种不好吃、我们阿伊努人绝对不会用来请客的熊掌。所以我没建议你们拿那头食人母熊的熊掌。”

“但此次的食人公熊不一样。”

“它的熊掌的肉非常多,算是熊掌中的珍品。”

“那头食人母熊的熊掌不吃也无所谓,反正肯定不好吃。”

“但这头食人公熊的熊掌,我就觉得你们相当有必要好好品尝一下。”

“熊掌吗……”绪方抓了抓头发,“可我和内子都不会做熊掌的料理。”

“没关系。”艾亚卡摆了摆手,“你们不是要去我所住的村落了嘛,你们就将熊掌带到我所住的村落。”

“我让我奶奶帮你们烹制熊掌。”

“我奶奶可是做饭的好手,她做的熊掌,比村中所有人做的都要好吃。”

熊掌——绪方在前世就有听闻过许多和熊掌有关的名菜。在前世就听说过熊掌的味道很好吃。

稍微有些动心的绪方,朝阿町投去询问的目光。

“你觉得呢?想不想吃下熊肉,尝尝看阿伊努的料理?”

“那就……试试看吧……”脸上布满犹豫之色的阿町,在纠结了好一会,轻轻地点了点头。

身为一个传统的日本人,阿町的传统观念告诉她:吃动物的肉,完全是歪门邪道。

但一向对各种自己没吃过的料理充满好奇的那颗好奇心却告诉阿町:尝尝看又不会怎么样。

最终——好奇心打败了传统观念。

……

……

翌日一早,绪方他们便正式动身前往艾亚卡的村落。

他们将奈库希和努萨二人也带上。

据艾亚卡所说,他们二人身上的伤还比较重,他只是做了一些简单的包扎而已,还需进一步的治疗。

因此他打算先将这2人背回他的村子,在他的村子里让这二人接受进一步治疗的同时,派人到他们2人的村子里叫人来将他们接回去。

绪方他们所用的时间,要比艾亚卡所预期的时间要长了那么一些。

他们一直到第3天的下午,才终于抵达了艾亚卡所住的村落。

“你们看。”艾亚卡朝不远处的村口努了努嘴,“那就是我的村子!”

在村子出现在自己的视野范围内后,艾亚卡的情绪也变得兴奋了起来。

还没抵达村口,便有一批小孩发现了艾亚卡,然后快步朝艾亚卡奔来。

这些小孩在见着艾亚卡后,便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的虾夷语。

绪方听不懂。

但他却发现艾亚卡的表情变了变。

“怎么了?”绪方问。

“没什么。”艾亚卡面露无奈的笑,“只是……有一帮露西亚人来我们村子了……是一帮我们的老朋友。”

喜欢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