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最火的网名 抖音最火的网名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次元石核弹从天而降,这是斯卡文史库里氏族留下来的最后一发次元石核弹,在伊克特死于安格朗之手后,斯卡文鼠人便失去了制造次元石核弹的能力,甚至就连导航系统都无法再维护了。

如果不是在震旦卫京中,斯卡文鼠人找到了一种“火箭”科技,这核弹要怎么发射还是个巨大的问题,经过史库里家族宗主莫斯基塔的改进,次元石核弹总算是可以使用了。

实际上无论是魔鼠总元帅帕斯古利特还是佩斯提伦宗主奈格里奇,对史库里氏族的科技都不是完全信任,但现在没有别的选择,斯卡文在战局上已经陷入了绝对的劣势,司库克死了,克拉奇-毁灭爪死了,帕斯古利特便下定决心,发射次元石核弹。

绿色的彗星越过高空,从天而下,蜥蜴人们还在疑惑,这东西是什么?是索提戈的分叉之舌?不,肯定不是,因为蛇神绝不可能是绿色玩意。

在场的所有人中,只有福根认出了那是什么。

因为原体有从莱恩那里得到了关于次元石核弹的所有情报,福根自斯卡文鼠人的尸体堆中起身,原体已经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屠杀了多少斯卡文鼠人了,可这一切还是无穷无尽。

必须阻止次元石核弹落地!福根心里恼恨,这场战役从开始到现在,蜥蜴人都很被动,他和他的灰烬军团也很被动,因为他们必须被动,只有被动防守伊塔扎,守护里面的史兰,才能够阻止邪月坠落。

次元石核弹没有导航装置,只是依靠着从震旦那里弄来的火箭科技通过史库里工程术士现场测绘计算发射的。

既然这样,那么出一点问题,出了一些偏差,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福根狞笑起来,他开始将所有的灵能全部集中。

战场的另一边,帕斯古利特也注视着次元石核弹,看着核弹在天穹之上划过轨迹,正落向蜥蜴人集中之处,魔鼠总元帅心下稍定,在发射次元石核弹之前,史库里宗主莫斯基塔就曾经强调过,次元石核弹没有伊克特-利爪的修正,可能会很不稳定。

现在顺利发射,也算是一件好事吧?

才刚刚这么想,帕斯古利特就瞪大了自己的鼠眼,他看到次元石核弹在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尾迹之后,居然失踪了!

就这样,不见了?

魔鼠总元帅揉了揉眼睛,重新看了一下。

呼,还好,还好,是他看错了,次元石核弹还在。

可这核弹的弹道怎么变了?

怎么转了一个方向,直接朝着斯卡文中军来了???

没有那么多时间给帕斯古利特思考了,次元石核弹直挺挺地对着斯卡文中军而来,在核弹落地引爆之前,帕斯古利特脑海中惟一的想法就是:“RNM!退钱!”

“轰!”蘑菇云升起,爆炸的冲击波将斯卡文中军笼罩,情急之下,几位灾祸领主直接献祭了三十九位瘟疫祭司与六位灰先知,制造了一个巨大的防护盾挡住了核弹,但核弹依然对中军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原先待命的十个暴风鼠军团如今只剩下不到两个,在融化的残渣中,斯卡文鼠人的尸体到处都是。

“军团长!”尤利乌斯发现福根倒下了,帝皇之子原体看似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可他不仅单膝驻地,用凤凰之刃支撑着身体,而且地面上不断地有滚烫的鲜血滴下,凤凰卫队勉强杀来,尤利乌斯全身浴血冲到福根的身边,发现原体满脸都是血:“大人,你没事吧?”

“我没事……只是有点晕。”福根狞着脸说到,鲜红的小溪从他的额头上流了下来:“扶我后撤!”

“是!”凤凰卫队护着原体后退,灰烬军团的士兵们冲上来结成盾墙。

战争还在继续,中路战线因为特亨霍因和福根的先后重伤后撤,战斗的烈度稍微减弱了,但蛇神军团与灰烬军团依然并肩作战,死守伊塔扎的神圣之门。

左翼,库伽发现自己面对着新的敌人,至高灾祸领主斯科尔奇出现,和库伽战成一团,库伽依然精神抖擞,而至高灾祸领主斯科尔奇则是因为抵挡次元石核弹损失了一部分力量,双方打得有来有回。

右翼,流浪者纳卡伊和至高灾祸领主埃塞克斯正在搏斗,埃塞克斯召唤出来的闪电只能让纳卡伊的身形稍微迟钝不到半秒。

蜥蜴人和斯卡文的尸体已经堆满了整个伊塔扎的周围。

战争还在继续。

时间一天天地推移,史兰和十三人议会的对抗也还在继续。

在遥远的魔鼠废都,最终的时刻来临了,在史库里氏族宗主的操纵下,莫斯基塔引擎高速运转,射出的光芒直冲云霄。

一开始只是百米的光束,但紧随着功率的增大,很快就形成了一股稳定的光柱。

狂暴的闪电链肆虐在这道墨绿色的光柱旁,营造出了一副仿佛末日降临般的景象。光柱划破了整片苍穹,如同一个熠熠生辉的灯塔,半个世界都可以看见这股强大的力量。

从最野蛮的野兽到创造了辉煌灿烂文明的开化种族,所有人都恐惧地看着那一道不详的黑色光柱。在光束的周围,现实开始崩裂与燃烧。

光柱越来越高,直到世界另一边都能清楚的看见。

伊塔扎,神圣大金字塔的顶端,至高圣座。

克罗克大尊者在斯卡文鼠人启动莫斯基塔引擎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了事情的变化,大尊者默默地计算着一切。

斯卡文鼠人的邪恶引擎启动了,那力量将会把邪月更快更猛地拉向地面,史兰们会全力对抗着恐怖的一颗,但两种力量的对抗将会使得邪月莫斯里布彻底分崩离析,伴随着绿色的火焰,邪月的破碎残片如雨点一般降临在整个世界。燃烧着的山脉将坠入海洋中,随即将海洋化为一锅沸水。

多颗陨石将直接撞击世界,而撞击过后,那毁灭的火焰将会冲刷这个世界,将它的大气层烧的一干二净,只留下一个赤裸的球体,直面寒冷的虚空。

那便是终焉之刻,古圣早已预计到了。

古圣,我的主人啊!

在一瞬间,克罗克大尊者的心中闪过了一丝回忆,初代老魔蟾,所有魔蟾中最强大最值得尊敬的存在,自然也是陪伴着古圣走过最漫长岁月的克罗克大尊者回忆着当初古圣还在凡世的时光。

魔蟾从被制造出来的那一刻,便是古圣用来处理各种事务的副手,它们继承了古圣古老的智慧、可以推动星辰的魔力、几千万年的文化传承,还有那些无可估价的知识,但魔蟾并没有继承到古圣的全部力量,因此古圣又制造了灵蜥和蜥人协助魔蟾。

克罗克跟着古圣来到了这个世界,古圣在这颗星球制定了一个“大计划”,这个计划是古圣一族复兴的关键,为此,它们花了数千年做准备,克罗克参与了每一步,它一直都是古圣计划中重要的一环,也只有它能够理解古圣的目标是多么伟大,多么宏伟。

若是大计划能够成功,什么惧亡者,冷血种,以太生物都不足为惧,古圣一族将重回统治种族之位,万物臣服,到时候古圣将举族灵能飞升,前往更高维度。

这不是空话,古圣曾经在灵魂领域的深处穿越了维度,见到了更高等级的存在并与祂们签订了契约。

然而,古圣的大计划最终还是走漏了风声。

混沌降临了,又一次。

南北两极的传送门破裂,混沌邪神特有的嘲笑声从裂缝的另一边传来,古圣在惊慌之中留下仆人对抗混沌,自己乘坐飞行器匆忙离开。

克罗克也不知道它的主人成功逃走没有,大尊者是真的不知道,主人的飞行器在穿越时空裂缝时产生了大爆炸,八千多年来,克罗克再也没有从它的主人那里得到过任何讯息。

大概主人的确已经死了吧?克罗克不止猜测过一次。

但这不重要,真的不重要,因为克罗克只记得主人的命令。

“留下来,留下来保护这个星球,保护我们制造的种族,对抗混沌。”

服从命令,这是克罗克天生的职责,也是所有魔蟾们的任务,它完全服从古圣的命令,哪怕是让它现场献出生命,也在所不惜,因为它被制造出来的目的就是这个。

克罗克忠实地履行了这个命令。

八千年前,第一次混沌入侵,它履行职责的。

蜥蜴人最终被源源不断地混沌恶魔击溃,死守伊塔扎时,它履行职责。

被杀死之后,燃尽自己的一切净化了所有围攻伊塔扎的恶魔时,它履行职责。

肉体彻底死亡,只留下灵魂于虚空中游荡,尸体被制成木乃伊,被蜥蜴人当做圣物抬上战场时,它履行职责。

年轻古圣来到了这个世界,提出交换条件,克罗克接受了这笔交易,被年轻古圣复活,继续对抗混沌,它依然在履行职责。

这一切都值得么?克罗克从未这么想过,它从来都知道它有多么强大,它的力量足以封神,就算是那位精灵一族新晋的月之神上神莉莉丝,单论硬实力来说都不是克罗克的对手,移山填海,翻转陆地,移动星辰,这在大漩涡解体之后,都已经成为了可能。

但这些事情对克罗克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如果说老魔蟾有任何哪怕真正属于一点点自己的愿望,那就是它期望能够再见到一次主人,再像以前一样,坐在主人的座下,听他朝自己传授一点,人生的经验。

可惜了,主人,我们的下一次会面,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随着斯卡文莫斯基塔引擎的启动,克罗克很快判断出了一个致命的结果,那就是如果只凭借所有史兰抽取地脉网道中的力量对抗,即使可以摧毁邪月,邪月落下的碎片也足够让整个世界毁灭了。

这不行!克罗克缓缓摇头。

这不行!这不是主人的愿望,主人的要求是,守护凡世,守护那些年轻且愚昧的热血种,

抖音最火的网名 抖音最火的网名

自混沌的手中守护这个世界。

它要履行职责。

而它还有一股力量可以动用,这股强大的力量充盈在它的体内,那是那位年轻古圣复活它所留下的力量,没有一丝犹豫,克罗克位于黄金面具之后的脸吐出了一个古老的单词,那其中蕴含着来自星辰外的力量,一条上百米粗的金色光柱随着克罗克意志催发,从神圣大金字塔的顶端贯射而出,跨越整个大气层,直接轰击在邪月莫斯里布的表面!

地脉网道内的力量被克罗克疯狂地抽取着,所有的史兰们竭尽所能控制着一切,金色光柱越发明亮了,邪月莫斯里布绿光闪闪,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场对抗之上。

在斯卡文鼠人看来,邪月在莫斯基塔引擎的牵引之下应该快速降落,将露丝契亚与南地砸个粉碎,这样,鼠鼠们就可以在尽情地开采邪月上的次元石了!

可事情并未如同鼠鼠们希望的那般。

在奴隶鼠失望的目光中,在氏族鼠疑惑的目光中,在瘟疫僧和工程术士气急败坏的“nono”叫声中,金色光柱越发明亮了,而莫斯基塔引擎的光柱每一秒都在减弱,渐渐地,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股原本狂暴的,势要毁灭一切的风暴被宁静所取代。

金色之力继续强化,邪月莫斯里布被推开了,它被以克罗克大尊者为首的史兰们推出了行星轨道,灵蜥们爆发出了胜利的叫声,即使城外的战争还在继续。

世界安全了。

抖音最火的网名 抖音最火的网名

大金字塔顶端,枯萎、干涸、接近死去的克罗克大尊者双臂无力地垂下,它逐渐木乃伊化的双眼满足地看着邪月莫斯里布离开了行星轨道,朝着深空而去,不管它会去那里,斯卡文鼠人的计划都失败了。

年轻古圣用来复活它的力量,已经被它用来阻止邪月降临,克罗克为自己留下了一点点种子,第一世代最强魔蟾的下一次复活,估计要等到五万年之后。

真的,好想再见你一次啊,主人。

主人!

大尊者闭上了眼睛,它的身体完全木乃伊化,就这样,不动了。

距离它约120米处,是艾辛氏族最强刺客“黑十三”的尸体,黑十三的咽喉处插着一根毒镖,艾辛氏族最强刺客组织成员的手里剑还握在手中来不及射出就毒发身亡。

距离黑十三一百米远的一处石柱上,变色龙大师,在混沌领域纵横了七千年的无影猎手欧西约坦放下手中的吹管,来到了克罗克面前,朝着大尊者致以最后的敬意。

欧西约坦没有花太多时间,因为此时战场上的局势开始了逆转。

古圣长子的军队主要是由蜥蜴人与爬虫类动物所组成,它们无法保持长久的愤怒,也没有足够的耐力去维持一场如此漫长而高强度的战役。

在无穷无尽的瘟疫僧侣那悍不畏死的攻击下,蜥蜴人发现自己正在逐渐失去阵地、节节败退。蜥人勇士们的体力几乎枯竭,而由于瘟疫僧侣们的毒刃攻击更加重了这一点。现在,一个个军团先后被击溃,原先十分厚实的阵线到处都是缺口,到处都是倒下的蜥人勇士。漫长的拉锯战使得瘟疫找到了最好的传播渠道,哪怕是最轻微的划伤也能造成巨大的痛苦。

曾经的甲龙与三角龙大队在战场上无人可挡,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即使是这些巨兽也对这次血腥的战役感到了无比的厌倦与疲惫。

身上的古圣仪器都已经瘫痪,几百处伤口让那些战争巨兽放慢了脚步,这些巨兽在一天又一天的战斗里遭受了无法计数的刀枪棍棒反复捶打刺砍、鼠潮的撕咬扒鳞、还有次元滑膛枪的不断齐射。

终于,巨兽们一个个地倒下,被鼠人所征服。成群的老鼠与鼠人军团爬上甲龙与三角龙那还在流血的尸体,高声发出了着象征着瘟疫时代来临并且最终必定胜利的呐喊。

或许邪月没有办法坠落了,但是推平并消灭这些大青蛙、大爬虫,将它们的伟大城市烧成灰并不晚!

“不死的青蛙玩意,diedie!”魔鼠总元帅,帕斯古利特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伟大圣战的胜利已经近在眼前,前进,为了大角鼠!”

无穷无尽的斯卡文鼠人大军继续从森林中滚滚而来。

喜欢战锤神座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