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肉伦怀孕 老陈安梦雅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哎呦!杀人啦!”

杨正东正好在门里看到。

然后直接就被妇女同志的彪悍震惊了。

李玉莲的飞踹直接提到了刘淑琴的小腹位置。

将她踹的翻了个跟头。

不过刘淑琴也算皮实,只是揉了两下胸口,坐在地上嚎了起来。

听声音.....中气挺足的!

“还有脸哭,看我不打死你!”

李玉莲就不是惯孩子的人,直接扑上去就抓住了刘淑琴的头发。

“李玉莲,你还来,老娘挠你个满脸花!”

刘淑琴看撒泼没用,也两手开始在李玉莲的脸上抠了起来。

“刘淑琴,你敢打那些菜的主意,我非弄死你不可!”

李玉莲扯着刘淑琴的头发,那碗大的拳头,不停地往刘淑琴脸上砸。

“我弄死你个小B子养的!”

“你特么才是Ni子生的!”

旁边那些看热闹的也愣了。

真是很久没看到村里这么打架了。

不过有反应快的,几个人眼色一对,顿时就明白了什么意思。

“哎呀,我说你们好好说,怎么打起来了?”

一个身材壮硕的大娘,一把过去抱住了刘淑琴。

另外一个则直接将她的手掰开,抱在了怀里死死卡住。

还有一个绕到另一边,抱住另外一只手。

“刘淑琴,你嚣张跋扈,看不起村里人,都对不起自己祖宗!”

李玉莲当然知道怎么回事,一巴掌糊了过去。

嘴里还不停地数落着。

“刘淑琴,你不孝敬老人,不和睦乡邻,就知道臭不要脸!”

李玉莲打上瘾了,反正有人给她抱着,抡圆了冲脸招呼。

“李玉莲,我一定要弄死你!”

刘淑琴直接被打懵了,脸上通红一片,鼻涕眼泪混着哭喊道。

“还敢骂人,我非得打死你个钻钱眼的臭女人不可,断大家伙的活路,你说你是个什么玩意儿,以后我见一次打你一次!”

李玉莲又piapia几巴掌,唾沫星子都吐到脸上了。

杨正东等反应过来,刘淑琴已经被打惨了。

这妇女同志……发起威来怎么如此凶残?

不过好像真有点.....解气啊!

“杨建国!救我啊!”

刘淑琴哭着喊道。

“你们.....快放开她.....”

杨建国应该也是懵了,听到喊才从屋里跑出来。

指着一群妇女红着眼睛喊道。

“建国,你先冷静一下!”

“就是,我去给你拉开!”

经典肉伦怀孕 老陈安梦雅

“先别着急!”

围观的人群中跑出几个男的。

一下将他拦了下来,有的搂腰,以后的抱腿,将杨建国挡了下来。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杨建国虽然人老实,也不是傻子,这种情况在明显不过了,人家就是想收拾他们两口子。

“建国,你咋不知好歹呢?”

“你再用力我还手了!”

“都是被你媳妇带坏了!”

当下一圈人将他摁在了地上。

杨建国用力的抓住地,死命的想去挣脱,就是挣脱不开。

“七爷爷,赶紧让他们停手吧!”

杨正东忍不住了,虽然他也恨,但怎么说也是亲大爷。

“我这么大岁数了,拉得开吗?你啊,就是心太软!”

老支书慢悠悠的点了根烟不客气的说道。

“七爷爷,不至于这样,咱们可以用法律手段解决!”

杨正东只能耐着性子劝说道。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不肖子孙、打死拉倒!”

老支书还是不松口。

“现在不是那个年代了,哪还有什么家法这一说啊,七爷爷,你要不让他们放开,我真的要亲自去了,你知道我本事的!”

杨正东看到杨建国挨了好几巴掌,身上都是脚印子,赶忙说道。

不是他心软,这种一群人围着的,说不准谁就没个轻重。

“你也是能把我气死!我去!”

老支书气的拍了下桌子,然后站了起来走到门口。

杨正东也赶忙跟在后面走了出去。

“都停手!”

老支书夹着烟嚷了一嗓子。

“臭不要脸的!”

李玉莲听到之后又呼过去一巴掌,才喘着粗气站到一边。

话说用巴掌打人也挺疼的,但是很解气!

架着刘淑琴的几个妇女也撒开手,刘淑琴直接出溜到地上。

脸上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只剩下一片紫红。

头发也散开了,两眼无神的盯着地面。

杨建国赶忙从人群中爬出来,一把抱住她。

“淑琴、淑琴,你怎么样?”

杨建国晃着刘淑琴问道。

“呜.....哇......”

刘淑琴被摇了几下。

慢慢恢复了神志,然后裂开大嘴就哭了起来。

“还有脸哭?再苦把你扒了扔到湖里!”

李玉莲看到刘淑琴不停哭,直接上前一步吼道。

“呜呜.....建国.......”

刘淑琴不敢说话了,扎进杨建国怀里哭起来。

杨正东叹息了一声,看来真是恶人还需恶人磨。

刘淑琴从来不怕事的人,这次也被收拾利落了。

“哭够了吗?哭够了就收拾东西滚蛋!以后敢再踏入梦溪村一步,腿给你们打断!”

老支书将烟头丢在地上,使劲的用脚碾了两下说。

“七爷爷......”

杨正东又不忍心了,大过年的......

“这事儿你别管,你把人家当亲人,人家可没有把你当亲人!”

老支书直接挥手打断了他的话。

“杨建国,听到我说的话了吧?以后不许再回梦溪村,还有把户口也迁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县城已经买了房子了,当城里人去吧!”

老支书向前走了两步再次大声说。

“七叔,走了我们就完了!”

杨建国带着哭腔说道。

“怎么就完了?不让你挣这黑心钱就完了?瞧你那点出息,你二爷说得对,你爹那会就应该把你扔尿桶里淹死,省的丢人现眼!”

老支书说着又忍不住起了肝火。

“七叔,那个艾格商贸会弄死我们的!”

杨建国蹲在地上,抱着脑袋哭了起来。

“那也是你活该!”

“七叔救救我们吧!”

“怎么救?菜给你?”

“就一年!一年就行!”

“你真是个混蛋!现在还在想着这事!”

老支书没忍住一脚踢了过去。

正好提到杨建国脸上,将他踢倒在地。

“他们真会弄死我们的!七叔救命啊!”

杨建国直接爬起来抱住老支书的腿。

“放开!活该你去死!”

老支书挣了好几下没挣开。

“七叔,要不让我领他回去问清楚?”

杨改芝从外面走进来,带着笑脸问道。

老院儿在西头,她还是听别人说赶紧赶过来的。

进来正好看到杨建国抱着刘淑琴在哭。

拦住了二愣子一样的杨正北,找个人打听了经过。

听说这件事之后,她也是气的头顶想要冒烟。

这个不争气的弟弟,怎么这么大岁数还犯浑啊。

只是这情况,不处理好,杨建国真的在梦溪村没有立身之地了。

她虽然常年在外,但毕竟是农村出来的,村里的规矩多少知道一些。

宗族观念虽然没有原来那么重了,但是真得罪所有人,那肯定在村里待不下去。

而杨建国两口子弄得这个事情,完全是将自己弄成了全村的敌人。

这种情况下,她都不好说什么。

除非他们一大家人全都不回梦溪村了。

杨正东不说,村里还没人敢跟他怎么样,但是别人可没这种面子。

老爹娘的坟,还有列祖列宗的坟都在这里。

不能回村那不成孤魂野鬼了吗?

所以杨改芝赶紧进来,和声和气的跟老支书请求道。

“改芝,你说你们姊妹几个,怎么就没一个让你爹省心的啊!”

老支书气的直接在杨建国头顶拍了一巴掌,既生气又无奈的说道。

“是是是,都是我们不懂事!”

杨改芝赶紧低头认错,眼泪也唰的落了下来。

“带走,明天上午不许他出来,下午立马滚蛋。我不管他有什么原因,也不管那什么商贸会不会弄死他们,梦溪村绝对容不下他。要是有点儿人心,回来上坟就偷偷来,也没人会怎么他!”

老支书说完就转身回屋去了。

一院子的人看到这情景,也都后退了几步。

已经到这种程度,也算是出了胸口一顿恶气。

“对不起!对不起大家!”

杨改芝挨个的给村民鞠躬道歉。

杨正东深吸了一口气,悄悄地抹了下想要出来的眼泪。

走过去扶住杨改芝,姑姑毕竟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

“姑姑,我来给大家赔不是!”

杨正东吸了吸鼻子说道。

“哎呀,正东都出来了,赶紧散了吧!”

“就是,正东,这跟你没关系,你是咱村最好的孩子!”

“都怪大人不争气,还得让孩子丢人,不知道怎么想的!”

“活那么岁数活狗身上了,正东,我们先回去了!”

“我们走了,别让正东为难!”

“明天一起喝酒啊,正东!”

“到我家喝酒,啥都不用带,直接来!”

“去我们家喝酒才对,咱们从小关系好!”

“你就拉倒吧,你当时就喜欢追着亚琳后面。”

“没意思了啊,我孩子都好几岁了!”

“我们走了正东!”

“......................”

看到杨正东出面,大家纷纷的赶紧离开了。

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杨建国两口子的事情,跟杨正东半毛钱关系没有。

但是人家姑侄两个都出来担了,再闹下去就不好看了。

再说村里全靠着杨正东呢,更不敢受他的礼了。

“你是好孩子,可惜没碰到好家人!”

杨家二爷叹了口气,拍了拍杨正东的肩膀,然后直接背着手找老支书去了。

院子里只剩下杨改芝和杨正东,还有杨建国两口子。

“妈,谁把你打成这样的,我去弄死他!”

杨正北跑进来,看到刘淑琴,直接从旁边拿起一把柴刀嚷道。

“啪!”

“杨正东,你敢打我?!”

喜欢全能代课老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