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官网下app下载 污污小说

  • A+
所属分类:周冬雨

等到李长清领着张小辫儿从槐园翻墙离开的时候,东边的天空已经微亮,红日初升。

那店小二说得倒一点儿没错,这槐园荒宅附近几十条街巷,就算是大白天也见不到一个人影。

四周的胡同里飘着一层薄薄的白雾,走在其间,能听到从远方依稀传来的鸡鸣和狗吠声,大街小巷中空荡荡的,看上去竟比漆黑的夜晚更叫人心中发毛,不敢多待。

恍如一座鬼城。

张小辫儿怀里抱着熟睡的两个小童,肩上扛着此行的缴获,紧紧跟在师父脚后,心中一直惦念着今后有钱该怎样花销,竟丝毫没被四周死寂的气氛感染,嘴角还挂着猥琐的笑容。

师徒俩正在街上走着,忽然就听到身后传来几声猫叫。

惊愕之余,回头一看,却见旁边不远处的一个幽暗的巷子里,几百只森绿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他们。

张小辫儿吓了一跳,定睛一看,那竟然是几百只瘦骨嶙峋的野花猫!

一个个浑身脏兮兮的,眯着一对贼光烁烁的猫眼从黑暗中悄然无息地走了出来,围着二人打转,眼神极为不善,不知怀着什么鬼胎。

“哪来的野猫,给三爷滚开!”

张小辫儿经过昨夜的事,自诩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怎能害怕被一群瘦如干柴的猫子?

他把脸色一沉,上前两步,恐吓似的骂了几句,像把这群拦路的野猫赶走。

谁料这群猫子与寻常所见的完全不同,面对张小辫儿的吓唬丝毫不惧,反而神情更为不善,喵喵地叫了几声,一步步逼了过来。

看那样子,竟完全不把两个大活人放在眼里!

“嘿,你们这群不知死活的畜生,给脸不要脸了还!”

张小辫儿见状,顿时勃然大怒,怪叫一声,便要上前给这群肆无忌惮的猫子一个深深的教训。

李长清眉头一皱,忽然伸手将他拦下,冷冷地哼了一声。

与此同时,一股凌然之气悄悄从身上蔓延而出。

几百只野猫都被这股气势中蕴含的淡淡杀意所惊,捏着嗓子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浑身毛发直接炸了开来,掉头就屁滚尿流地蹿进了来时的小巷深处消失不见。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这群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花猫便散了个干净,躲在暗处再不敢冒头。

“我呸,一群欺软怕硬的狗东西!”

张小辫儿恨恨地朝地下啐了一口。

李长清一言不发便吓退群猫,脸上却没有丝毫喜色,眉头反而皱得更深了。

转身对张小辫儿招了招手,迈步走到了那群猫藏匿的小巷前,站在巷口往里望去。

这是一条荒僻幽暗的老街旧巷,看两旁建筑至少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巷子的尽头矗着一座白墙黑瓦的古祠,墙垒斑驳,瓦顶泛青,庙门口旁边种着一株老柳,古树荫荫,幽深静谧。

那古祠牌匾上刻着三个大字,猫仙祠。

“原来如此。”

李长清轻轻点了点头,心中恍然。

怪不得会有如此多的流浪野猫在此地盘踞,原来这古祠便是灵州城大名鼎鼎祭祀猫仙爷的猫仙祠!

而这小巷,应该就是城中人尽皆知的猫儿巷了!

当年这里香火旺盛时,每日都有无数香客信众来此上香祈福,顺便还会带来许多肉脯鱼干喂给猫仙爷的猫子猫孙,久而久之,这群盘踞在祠堂附近的野猫便都将此事当做一种刻入骨髓的习惯了。

这就解释了,它们刚刚为何会突然现身将李长清二人团团围住———这是吧他俩当做前来上香的信徒,在索要吃食呢!

张小辫儿此时也反应过来,扶了扶头上的花帽,表情越发不屑,心道:

这群野猫,捕鼠捉鸟全然不会,竟只靠百姓的施舍过活,真把自家祖宗的脸面都丢尽了!

怀着好奇,师徒二人迈步走进了堂内,四下打量了一番。

这座猫仙祠里面的布置与别的祠庙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可能是与槐园荒宅只一墙之隔的缘故,已经很久没人来上过香火,香案、香炉和案前的蒲团上都盖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角落里四处可见大大小小的蛛网。

堂中神龛里有尊泥塑的神像,青袍长髯

榴莲官网下app下载 污污小说

,慈眉善目,是个饱学儒者的模样。

看神位不是别个,正是那位在当地屡显灵异的猫仙爷。

李长清目光在猫仙爷神像穿着的八卦道袍上一扫而过,而后不再停留,领着徒弟走出了古祠,离了猫儿巷,向灵州府衙的方向走去。

二人离开后不久,巷子里的野猫纷纷从阴影中走了出来,聚在一起。

为首的是只浑身斑斓锦绣,双眼碧蓝,四足如团簇,尾巴短而粗的大花猫,正是之前他们在街上见到会笑的那只。

此时,这只大花猫盯着李长清和张小辫儿离开的地方,慢悠悠地舔着爪子,两眼一闭一睁,表情十分诡异。

.........

走在街上,李长清似有所察觉,心中莫名感到了一丝异样,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在默默地监视着自己,闭目感知却一无所获。

那丝被人监视的感觉又消失了,好像是错觉一样。

他有些纳闷。

以先天大宗师异常敏锐的五感,若有什么人躲在暗处窥探,瞬间就会被他识破,但他此时却什么也感觉不到,也就有些奇怪了。

但他可以肯定,那绝对不是幻觉!

这么说来,从进灵州城开始,便一直暗中监视自己动向的东西,应该就不是人了,是鬼,是老鼠,是狗,还是...

猫!

道人双眼一眯,心中凛然,忽而扭头对走在自己身后的张小辫儿低声道:

“徒儿,这灵州城中的野猫似乎有些古怪,你日后做事时,务必要躲避着它们,谨慎一些,看到有流浪的野猫跟着你便将其赶开,不要掉以轻心!”

毕竟这只是猜测,因此他并未对张小辫儿言明,只是告诫对方以后行事一定要避开城中野猫的耳目。

有些东西,还是要防患于未然。

“野猫?”

张小辫儿闻言一怔,没想到师父会突然说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但既然师父吩咐,他做徒弟的只遵从便是!

于是他很干脆地点了点头,郑重道:

“徒弟明白,师父您老放心吧!”

李长清满意地点点头,不再言语。

.........

趁着天刚蒙蒙亮,街上的行人还不多,师徒二人先去了一趟府衙。

李长清让张小辫儿在旁边的巷子里看着,自己抱了童男童女,身形化作一阵清风,绕过看门的衙役,大摇大摆地走到府衙后堂,将槐园地下取来的几万两金锭银锭堆成了一个船型,把两个仍在熟睡的小孩儿轻轻放在了银船上。

做完这一切,他拍了拍手,又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府衙,全程没发出一丝一毫的动静。

守卫森严的灵州府衙在道人面前,真如形同虚设,想来便来,想去便去,没有一点儿排面。

想来巡抚大人睡醒到后堂一看,发现里面竟然堆了满屋的银子,还附赠了两个白白胖胖的小孩儿,定会惊得魂不附体,以为身在梦中!

不过这些都与李长清无关。

他只负责将这些库银物归原主,至于朝廷后续会怎么想,如何处置,就和他两袖清风李道人没有半点儿关系了!

送完银子,便该处理从潘和尚手里缴获的珠玉手饰了。

对于自己的东西,李长清十分上心。

他先是将张小辫儿丢在客栈里,亲自去灵州城中当铺门口转了一转,踩好盘子,待胸有成竹之后,才回到客栈,给张小辫儿脱掉道袍,换上买来的锦衣玉袍,乔装打扮了一番。

将包袱中的宝货分作九份,份份不同,然后命张小辫儿分九个时辰,去不同的当铺进行销赃,并全程在暗中跟随,以免有人见财起意,尾随劫掠。

所幸,李长清的担心是多余的。

销赃之旅十分顺利,可以说没费多大功夫,张小辫儿便将从筷子城中缴获来的珠玉尽数换做了真金白银,且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怀疑。

这里不得不提一嘴,别看那潘和尚贪婪成性,连官府藩库里的官银都敢偷,但它还真不傻!

那些被它役使群鼠盗来的珠玉手饰,李长清都提前查看过了,虽然样式极多,种类繁复,成色十足,但都不是那种极为珍贵的东西,大多应该只是大户人家丫鬟或者小妾佩戴的饰品手镯。

量虽然大,但单拎出来五六七八件,便显得有些不起眼了。

而潘和尚这样做的目的,一是手段隐蔽,不容易被发现。

而且就算发现了,那些商贾富户各个家大业大,估计训责两嘴便不再关注了。

二则是便于销赃。

若它偷的是各家主母的东西,或者是传家宝一类的器物,早就被上报官府,全城搜辑了,且太容易辨认,不好出手,一旦被逮,没法解释。

另外,李长清挑选的销赃当铺,全都是灵州城中出名的大典当,每日进出帐如流水,店里的朝奉见过的宝贝不知几何,见了自然不会大惊小怪。

要知道,之前很长一段时间灵州遭粤寇围城,攻打甚急,城中的大小商贾地主纷纷卖田捐地,不惜血本,出钱出粮帮着朝廷募集团勇,只为守住灵州,护住祖上传下来的偌大家业。

灵州城中各大当铺门前来人进出如流水一般,卖什么的都有,更别说区区十几件不起眼的手饰了!

种种原因下,李长清师徒成功地将一包袱珠玉换成了一千八百两银子。

这笔钱在当时富贾如云的灵州城里虽然算不上多,但对寻常老百姓来说,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一辈子也花不完!

银子到手之后,师徒俩商议了一阵,决定先在城中找个好位置,盘下一座宅院,再做打算。

榴莲官网下app下载 污污小说

于是李长清便费了三天的时间,通过上门走访,在城北最安全的富人区,花了八百两银子顺利盘下了一座不大的宅院。

小桥流水,亭台楼阁。

房子虽然不算大,却胜在精致幽雅,适宜居住。

当晚,师徒二人便从落脚的客栈搬了进去———当然,李长清并未如张小辫儿所愿,去人市上买来十几个丫鬟小厮。

总之,就这样,师徒俩总算暂时在灵州城落了户,也不用每天为生计奔波了。

张小辫儿是孤儿出身,从小到大就没享过几天福,住的都是破庙烂瓦,吃的都是山泉野果,除了槐园,还从没在这么豪华的宅子里过过夜。

虽然总做梦都幻想着有这么一天,但这日子来得太快,反而让他辗转难眠,半夜躺在柔软顺滑的床榻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生怕一觉起来,这只是一场黄粱大梦。

没办法,李长清便把元宝丢了过去,让张小辫儿抱着小猴一起睡,就算做噩梦半夜惊醒也能有个伴。

别说,还真管用。

张小辫儿自己一个人睡,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现在有个软乎乎的东西搂着,顿时踏实了不少,很快便打起了呼。

另外插一嘴,自槐园出来后,李长清便将系统奖励的八宝丹给元宝喂了下去。

吃了这拥有一百零八种功效的宝丹之后,小猴顿时不再打呼噜了,表情也愈发安详,看样子用不了多久就能醒了,这让李长清心中松了口气。

他猜测,元宝之所以陷入昏睡,应该是身体的一种保护机制,可能之前在海底仙人墓啃的棺材板子和后来吃的珠玉宝石,导致的消化不良,需要暂停大部分生理活动来全力吸收养分。

现在看来,其具体表现,大概类似于狗熊等动物的的冬眠。

李长清想通后,便对此见怪不怪了。

毕竟元宝虽然外貌像猴子,却并不是猴子,很可能是鹧鸪哨说的那种名为猾瀦(zhu)的异兽。

古籍记载,昆仑山中有一兽,名曰猾瀦,猴身人面,金毛短尾,叫声如豚,以金铁翡玉为食。

其性敏而泼,双目通灵,有识人辨鬼、探宝寻龙之能,神鬼莫测!

在传说中,这猾瀦喜爱搜集天下宝货,不是用来收藏,而是用来吞吃,而且吞吃到一定的量,就会陷入昏睡,不吃不喝,一觉便是八个春秋!

等其苏醒之后,便会迎来一次翻天覆地的蜕变!

如此重复九回,方可成年。

如此看来,元宝这次沉睡并不是一件坏事,相反,而是机缘所致。

只是道人现在也搞不明白,为何这昆仑山中的异兽,当日会出现在瓶山老熊岭的密林里......

喜欢盗墓从瓶山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