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死你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太阴灵毒!”

颜嫣等人看着那些粉红色和深红色的灵毒,全部都是心生恐惧。

灵毒对于修行者,就如洪水猛兽对于凡夫俗子,这种天然的恐惧根本无法压制。

太阴在修真界中指极盛的阴气,太阴绝境之中的太阴灵毒,乃是太阴真水和诸多独特的精金转化而成,对于修士的道基和真元而言是至阴至寒,只要这种太阴灵毒入体,便顿时能够冻结真元,流动不开。

“王离!”

然而让她们大吃一惊的是,王离竟然直接前行,伸手直接触碰身前的太阴灵毒。

“嗤!”

这太阴绝境外围的太阴灵毒十分稀薄,但即便是十分稀薄,王离刚刚触碰,这些灵毒就像是锐利的剑锋一般,直接渗入了他的血肉之中。

当…当…当….

更为奇异的是,这些灵毒顺着真元刺入他的气海,瞬间进入他的金丹之中,竟是自然的冲击他的剑胎,就像是无数的小锤在猛力的敲击着他的剑罡,他的身体内里都发出独特的金属震鸣声。

“王离,你怎么样?”

听着这样诡异的声音,颜嫣虽然感知得出王离体内的生机没有衰弱,但她还是忍不住震惊的问道。

“没事,这灵毒十分独特。”

王离微微蹙眉。

他的气海之中甚至有剑罡的光芒不断的发出,让他的身前都有些明亮起来。

当!当!当!

他体内不断响起清脆的震鸣声,这些太阴灵毒在连续不断冲击他金丹内里的剑胎之后,自身的威能慢慢消磨,却好像水银一般渗透进他的剑胎,渐渐成为他剑胎的一部分。

他的剑胎色泽原本无比的斑驳,此时随着这些太阴灵毒的不断渗透,慢慢散发出月华般的色泽,表面也渐渐形成细小的银色纹理。

随着越来越多的太阴灵毒涌入他的体内,他浑身的气机和太阴灵毒牵扯,脑海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

他看到了数十座赤铜殿宇,这些殿宇的上方,悬浮着一只只巨大的黑鸟,这些黑鸟并非是活物,而是浑身晶光闪烁,覆盖着奇特的黑色晶羽。

这些黑鸟悬浮在空中,太阳真火不断朝着这些黑鸟汇聚,这些黑鸟的下方,却是不断形成明亮的电流,不断汇入这数十座赤铜殿宇之中。

其中一座赤铜殿宇之中,源源不断的有飞车运送亮晶晶的源石出来。

突然之间画面一变,平静的天空瞬间变成一片乌黑,无数明亮的符线从虚空之中炸裂出来。

虚空都像是被瞬间撕碎一般,一道黑色的旋风落下,巨大的

操死你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黑鸟全部化为粉末,接着这道旋风卷在下方的赤铜殿宇之上,瞬间就将赤铜色殿宇吹得支离破碎。

溃烂的赤铜殿宇之中,有数个晶莹灿烂的光团,就先是数尊巨大的炼炉。

黑色旋风和这些光团纠缠,有可怖的法则力量交缠。

大量的深红色灵毒就像是血液一般往外喷洒,最终黑色旋风消失了,但那些晶莹灿烂的光团也湮灭在灵毒之中。

“也是一种毁灭性的武器。”

王离下意识的就叫出了声来。

他直觉那种黑色旋风和毁灭大雷音寺的那道光束的威能同等,只是元气法则截然不同,那种黑色旋风就像是某种独特的细小精金形成的风暴,但内里蕴含着恐怖的威能。

而且它并非纯粹用威能摧毁对手,而是自身不断渗透和融合,以破坏对方固定的元气法则和布置。

现在这太阴灵毒虽说已经和那诡异的黑色风暴有着明显的区别,但还蕴含着那种黑色风暴的独特性质和威能,不过和他一开始的直觉一样,这种灵毒对他依旧没有害处,反而就像是淬炼他的剑胎一样,给他的剑胎带来更多的韧性和添加更多的法则碎片。

“什么?”他下意识的大叫却是让颜嫣等人吓了一跳,“什么毁灭性的武器?”

王离反应过来,他不好意思的看着颜嫣等人,“虽然未必所有绝境都是如此形成,但这处太阴绝境的形成,恐怕也是由于当年灭世之战中毁灭性的武器打击。”

“我们对于异源和灵源的认知,恐怕并不正确。”

他看着颜嫣等人,忍不住摇了摇头的,道:“异源和灵源,恐怕并非全部是由灵脉之中自然演化生成。”

他此言一出,就连懿宁圣尊都是眼泛异彩,“为何有如此一说?”

王离深吸了一口气,道:“因为这处太阴绝境内里原先存在的旧时代基站,似乎是用来制造异源和灵源的。”

“什么!”颜嫣和何灵秀等人顿时又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她们的认知在不断的被打破。

在所有修真界的典籍记载之中,异源是夺天地造化的东西,都是自然在灵石矿脉之中生存,如果说这种东西都其实是人为的制造出来,都是人为的放置在矿脉之中,这便揭示着一种可能,那就是连修真界的灵石矿脉说不定都有可能人为。

那再往深处去想,那修真界的所有典籍之中记载的东西,都有可能是那些创世者们设置的所谓真相,是那些创世者在创造这个世界时,给所有这个世界的修真者创造的游戏法则和认知。

当!当!当!当!…..

随着越来越多的灵毒不断涌入王离的体内,王离体内的这种震鸣声变得越来越响亮。

他现在处于太阴绝境的边缘,但朝着他汇聚而来的太阴灵毒反而在他的身周形成了深红色的旋风,灵毒的浓度反而比太阴绝境深处的灵毒还要显得浓烈。

在所有人的感知里,王离体内的气海和剑胎,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磁体,反而在以惊人的速度吸引这些灵毒。

“王离,你真的无碍?”

虽说感觉现在王离十分正常,但这样的感知让何灵秀都是有些变了脸色,忍不住出声。

“无妨。”

王离目光闪动,他的身前有剑光透出,他直接将自己体内的丹剑祭了出来。

他的丹剑在身前不断扩张,变成数十丈长度的一柄巨剑。

这柄巨剑就像是一座磁山一般在他的前方牵引太阴灵毒,竟是将很大一片区域的灵毒抽引干净。这巨剑过处,它的后方就很自然的形成了一道没有灵毒存在的空旷通道。

“走!”

懿宁圣尊对着周玉希等人点了点头

操死你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周玉希等人心中还有些踌躇,但她却已经确定王离的确能够护着她们进入太阴绝境的深处。

王离在前方开路,他祭着自己的丹剑,缓缓飞掠进去十几里远,突然之间,他停了下来。

前方横着一条巨大的沟壑,横向绵延有十余里长。

这条沟壑深有百丈,内里晶光闪动,初看给人的感觉似乎有非凡的晶石附着在表面,但刹那间,这条沟壑和那些晶光给王离的直觉却是极为的危险,充满毁灭性的气机。

嗤!

王离打出一道真元。

这道真元刚刚飞过沟壑的边缘,尽在一瞬间,便蓬的一声化为粉末,瞬间连粉末都像是水雾被蒸发一般,消失的干干净净。

“嘶…….”

颜嫣等人瞬间发出了倒吸冷气的声音,身体里直冒寒气。

在她们的感知里,这条沟壑之中的晶光似乎蕴含着惊人的源气,是惊人的宝物,而且她们并没有感知到什么危险的气机,但此时这种威能爆发,却是让她们感觉自己的修为在这种威能面前,渺小得简直如同蝼蚁一般。

“这种法则除非我全盛时期能够抗衡,现在根本无法触碰。”

懿宁圣尊的脸色也有些难看,“这似乎当年有准帝级的力量和毁灭威能抗衡,但依旧不敌,陨落在此,这是两种可怕的力量交锋之后,残留的烙印。”

王离点了点头。

他虽然通过和此处的灵毒气机牵扯,感悟到了一些破碎的画面,但毕竟并非是全貌,当年此处遭受毁灭打击时,此处恐怕也有强大的防御设置或是大能存在,但那些创世者掌控的毁灭武器依旧是旧时代天花板级的存在,所以此处依旧是瞬间毁灭。

但越是如此,他却越发有种强烈的直觉,一定要尽可能的进更多的绝境去看看。

因为在旧时代,那些创世者不惜一切代价,用最为决厉的手段瞬间毁灭诸多的基站,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生怕天道法则和这些基站接触,掌控这些基站。

他在前面带路,绕过了这条横亘十余里的沟壑。

除了灵毒更为浓烈之外,周围的地貌倒是没有什么改变,都是寸草不生的沙砾地,其中矗立着一些大大小小的独特螺旋状石柱。

但当他们进入太阴绝境的中心地带时,眼前出现的一幕却是让他们全部骇然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他们的面前,是一个深红色的湖泊,湖泊之中的湖水,就像是岩浆一般粘稠,但却没有丝毫的热度,反而是极其的阴寒。

那湖泊的中心,却是漂浮着半截身躯。

那半截身躯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名光头男子的半截肉身,但关键在于,这半截肉身极其的庞大,长度超过五十丈,就像是一座血肉浮岛!

喜欢渡劫之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