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花在线观看视频在线高清 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 A+
所属分类:家有儿女

一夜驰骋,再起身已经是日上三竿时分。

洛言在焱妃温柔贴心的伺候下,穿好了衣服,看着越发动人贤惠的焱妃,忍不住伸手搂住了她的腰肢,轻声的感慨道:“焱妃,我觉得有了你之后,我连衣服都不会穿了,这要是日后被你养成了一头猪可咋办?”

“夫君怎会如此说,伺候夫君本就是妾身应该做的,也是做妻子应尽的义务。”

焱妃美眸微动,晶莹的眸子泛着一抹醉人的笑意,动人心魄的看着洛言,声音轻柔温婉,低声轻语。

那一瞬间流露出的美好,当真要人老命。

好在洛言抵抗力MAX。

昨夜那种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又何曾会畏惧这种小场面。

所以。

听到焱妃的话语。

洛言心中也是无奈,焱妃这是注定要当自己正妻的,话说以他如今的身份可以娶几个妻子?

“夫君~”

焱妃看着愣愣出神的洛言,一边整理洛言的衣服,一边不解的呼唤道。

“恩?我没事,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些正事。”

洛言回神,顺势低头在焱妃嘴角啃了一口,解释道。

不过心里洛言却是暗自惊心。

自己有些飘了。

竟然做着三妻四妾的美梦。

换做一般的美女倒也不是不可以,甚至娶个公主回来洛言都有把握睡服她,然后再娶小妾。

可想将焱妃紫女,焰灵姬等等拉到一起。

难度有点大。

不过想想又不犯法。

所谓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不怕办不到,就怕不敢想。

自我安慰了一下。

洛言自信回归,看着焱妃的目光也是明亮了几分。

“夫君为何如此看着我?妾身脸上有东西吗?”

焱妃摸了摸自己精致无暇的面容,不解的反问道。

“不是,我只是想这么一直看着你。”

洛言抱着焱妃,双目与焱妃对视着,毫无心虚和忏愧,轻抚她的脸颊直至耳后,轻声感慨道:“然后和你说,我想娶你了,若是我父母在这个世界上的话,知道有你这么一个儿媳妇,估计晚上睡觉都会笑出声。”

“夫君有此心意,妾身便满足了,再无他求。”

焱妃神色更加温柔深情,紧紧的抱着洛言,似乎想这么永远抱着洛言,再也不松开,直至海枯石烂。

你满足就好。

洛言抱着动情的焱妃,心中嘀咕一声。

。。。。。。。。

与此同时。

秦国边境位置的燕国车队也是被人拦了下来。

来人自称秦国东厂,前来传递秦国太傅的信件,要交给燕国太子,燕丹。

“东厂?”

坐在最前方马车之中的是入秦观礼的燕国使臣雁春君,也就是燕丹的王叔,此番入秦观礼,他带足了护卫以及侍女,保证一路上的安全以及舒适度。

这也是燕国为何磨磨唧唧都未曾入秦的原因。

“怎么未曾听过秦国有这个组织?”

雁春君马车内的侍女掀开了车帘,看着不远处拦路的人,眉头一扬,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雁春君手下头号高手绝影低头说道:“属下也未曾听过。”

“啧,有意思,让人进来。”

雁春君挥了挥手,吩咐道。

秦国太傅这四个字还是有些分量的,如今身处秦国,雁春君可不想得罪秦国的大人物。

何况对方是找他那不听话的侄儿的。

雁春君也很好奇对方找燕丹做什么。

随着雁春君同意。

四周的侍卫和护卫便是相继让开了,将东厂的人放了进来,同时在后车厢

野花在线观看视频在线高清 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的燕丹也是被叫了出来。

此刻。

燕丹也是有些疑惑,对于秦国这位太傅,他也只是远远见过一面,甚至来拿一面之缘都算不上,更别谈所谓的熟悉,对方为何会突然写信给他,还如此劳师动众,他很不解。

“去看看。”

雁春君坐在马车内,对着燕丹点了点头,示意道。

他可没兴趣下马车。

一方面是外面风寒,不舒适,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安全,无论东厂是不是秦国的组织,让燕丹去接触总归没错。

燕丹还能瞒着他信件的内容不成?

“是,王叔!”

燕丹对着雁春君恭敬的作揖,随后向着东厂之人走去。

东厂之人拿出一幅画像,待确定了燕丹的身份,便是将信件交给了燕丹,同时说道:“请燕太子殿下尽快回复小人,太傅还等着消息!”

燕丹皱了皱眉头,本能的觉得麻烦事情上门了,垫了垫信封,确定没有其他东西,便是撕开信封,一目十行的阅读了起来。

很快,燕丹的表情便是凝固了,甚至因为心情起伏,双臂都是微微抖了抖,似乎有些压抑不住内心的惊怒。

好在。

燕丹是经过训练的,在燕国没少忍受雁春君的欺辱,所以这忍耐的功夫还是很不错的。

几个呼吸间便是压住了内心的波澜。

不动神色的继续阅读了起来。

同时心中也是思索起了这件事情。

首先,洛言是如何得知他墨家身份的,墨家巨子还是什么,若是前者还好,若是后者,那洛言就有些可怕了。

其次,便是医家传人。

他虽然没接触过,但他可以通过墨家班大师找到镜湖,见到对方。

此事,燕丹有能力帮到洛言。

但,他凭什么要帮洛言,就凭他的威胁吗?

洛言这封信虽然没有明说,但字里行间有这个味道,燕丹是聪明人,看得懂。

莫非是洛言的亲人病重,所以对方如此焦急?

帮还是不帮。

这两者造成的结果显然也是不同的。

帮自然最好。

若是不帮,洛言怀恨在心,那入秦为质肯定会麻烦不断,但医家传人并不好请,贸然打扰,说不定还会被轰出来,墨家巨子就没少被医家传人干出来。

此事,六指黑侠没少在他面前提及过。

一时间,燕丹也是有些举棋不定。

“燕太子殿下可曾考虑好了,太傅曾言,燕太子殿下一旦考虑好了,就尽快联系,东厂的人可以代劳传信,此事事关重大,不容

野花在线观看视频在线高清 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耽搁,若是因为燕太子殿下的考虑而耽搁,导致最终要救之人去世,此责任,燕太子殿下承担不起!”

东厂传信之人冷漠的说道,语气没有丝毫波澜,似乎来此只是为了传信和传话。

“此事我做不了决定,我还需要联系别人,至于如何联系,就不需要这你们帮忙了,劳烦给秦国太傅传信,此事我可以帮忙,但决定权不在我,若是对方不同意,我也没办法。”

燕丹沉吟了片刻,看着对方,沉声的说道。

“燕太子殿下确定要如此回复太傅吗?”

东厂传信之人平静的看着燕丹,缓缓的说道。

燕丹皱了皱眉头,沉声的说道:“是。”

没把握的事情,他自然不能随意允诺,医家传人终究不是墨家弟子,燕丹根本无法强迫。

“劳烦燕太子殿下了。”

东厂之人得到回复,点了点头:“希望殿下尽快,时间不等人,有什么需求尽管吩咐,东厂之人必定安排妥当!”

不走?!

燕丹听出了对方话语之中的意思,东厂的这些人要监视他。

与此同时。

雁春君也是走出了马车,看向了燕丹,皱眉询问道:“究竟是何事?竟然劳烦秦国太傅如此劳师动众?”

“王叔,秦国太傅想请我寻找医家传人,为一人治病。”

燕丹压下了心中的想法,看向了雁春君,轻声的说道。

“治病救人?此乃大事,你得细心办妥。”

雁春君闻言,目光闪烁了一下,看着燕丹,沉声的吩咐道。

若是此事能办妥了,他说不定能借此结交道秦国这位太傅,对方可是秦国最近风头正盛的红人,与其结交,对他有好处。

“诺!”

燕丹拳头握了握,拱手应道。

。。。。。。。。。。。

出来咸阳宫,洛言便是先回了一趟家,找到了墨八和墨十一,询问他们是否知晓医家传人在何处?

可惜两人都不知道。

对于这个结果洛言并不意外,甚至从一开始,他就没指望过两人,因为墨八和墨十一已经相当于从墨家分出去了,虽然还是墨家弟子,但他们已经是独立于墨家之外的墨家弟子。

六指黑侠将两人送到洛言这边,便是希望两人能将墨家机关术和教义传承下去。

这也是当初六指黑侠和洛言之间的约定。

没辙,洛言只能等燕丹那边消息。

墨八和墨十一刚刚离开书房,一袭蓝裙的焰灵姬便是走了进来。

洛言看着焰灵姬,也是微微一愣,有些意外的笑道:“怎么起的这么早?”

这可不像焰灵姬的风格。

焰灵姬脚步轻易,来到洛言身旁坐下,直接靠在洛言身上,那双水蓝色眸子盯着洛言,轻哼道:“想看看某人回来了没有。”

说着,精致的小鼻子嗅了嗅。

看着焰灵姬的小动作,洛言心中一乐,经验老到的他一大早就熟练的在身上撒了点酒水,岂能还有焱妃的味道。

自然也不怕焰灵姬发现什么。

“一身酒味,昨晚又去找韩非去喝酒了?”

焰灵姬变了一眼洛言,娇哼道。

“不是,昨晚去见了楚国使臣,陪他去天香楼喝酒了,之后去了咸阳宫,秦王找我有事。”

洛言摇了摇头,伸手抱住了焰灵姬这只迷人的小可爱,解释道。

听到秦王二字。

焰灵姬忍不住抱怨道:“最近秦王的事情可真多,他又不是只有你一个手下,就知道麻烦你。”

能者多劳啊……洛言心中嘀咕了一声,随后捏了捏焰灵姬的脸颊,迎着那双美丽的眸子,轻笑道:“这说明秦王看重我,是好事!”

“看不见你,对我不是好事……”

焰灵姬抱着洛言,声音懒洋洋的,嘀咕了一声。

洛言摸了摸焰灵姬的发丝,没有再说什么,一切尽在不言中。

喜欢秦时罗网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