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侣走肾不走心 年轻的小峓子5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话又说回来,天皇陛下也真是会给我们找事做……”松平定信的语气中带着几分不满与不悦,“就不能安安心心地治学问吗?”

听着松平定信这突如其来的抱怨,原本挂在立花脸上的苦笑多出了几分无奈。

立花不清楚松平定信到底对天皇是什么感情,但他猜测松平定信对天皇一定是颇有微词。

在2年前,松平定信就和天皇闹出了说不定会在历史上留名的事件。

2年前的宽政元年(公元1789年),天皇欲授其父典仁亲王“太上天皇”的称号,但遭到松平定信的强烈反对。

反对理由是:将“太上天皇”尊号授予非皇统继承者是将名誉私有行为。

松平定信的这种直接反对授予其夫尊号的行为,自然而然是惹恼了天皇。

立花听说:在天皇得知松平定信如此不给他面子时,勃然大怒,气得七窍生烟——是真是假,立花不知,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天皇当时真的非常生气。

但天皇生气也没有用。

天皇只是名义上的国家元首,手中无权无财,麾下无一兵一卒,能拿幕府怎么样?能奈权倾天下的松平定信如何?

最后,迫于松平定信的压力,天皇只能将授予其夫“太上天皇”的尊号的想法放弃。

所以说——松平定信也算是曾与天皇有过并不算小的过节。

听着松平定信刚才语气中所带着的不悦,立花推想着:老中大人他对天皇这种等于是直接对幕府的施政治国指手画脚的行为,一定是感到有几分不悦的。

松平定信也曾不止一次跟立花说过:天皇只需一心治学问即可,不应过问政事,一切政事应交由幕府处理即可。

“……老中大人,我们要不要试着组建一支专门负责追击绪方逸势的队伍呢?”立花抿了抿嘴唇后,提出了自己的建议,“集合全国最优秀的抓贼好手,四处追击绪方逸势。”

“专门负责追击绪方逸势的队伍吗……”松平定信呢喃道,“那你觉得谁比较适合加入这支队伍呢?”

“我觉得长谷川平藏大人就非常合适!”立花不假思索地道,“长谷川平藏大人虽做出过挪用公款这等令人不齿之事,但不可否认他的能力相当突出。”

“长谷川平藏吗……”嘟囔了一遍长谷川的名字后,松平定信沉默了起来。

在沉默了好一会后,松平定信才缓缓道:

“关于对绪方逸势的追击,暂且还是先留到之后再说吧。”

“我们现在先将精力集中在马上就要对红月要塞展开的进攻上,以及对虾夷地的开发上吧。”

“立花,去帮我看下洗澡水准备好没有。”

“我现在想先洗个澡。”

立花:“是!”

……

……

虾夷地,某处野外——

“乌恩卡姆依?”绪方微微皱起眉头。

某段记忆开始自绪方的脑海中浮现。

绪方仍记得在第一次听“原猎人”岛助的狩猎故事时,岛助跟他说过的话:乌恩卡姆依是一句虾夷语,意思是邪神,虾夷们会将吃了人肉的熊,称为“乌恩卡姆依”。

“你称刚才逃掉的那头熊为‘乌恩卡姆依’。”考虑到眼前的这人是虾夷,日语可能不算特别熟练,所以绪方特地讲慢了一点,“难不成刚才那头逃走的熊也吃了人肉吗?”

“哦?”虾夷朝绪方投来惊讶的目光,“和人,你竟然知道‘乌恩卡姆依’是什么意思啊?”

绪方说:“曾听一名朋友介绍过。”

“原来如此……没错,刚才那头逃掉的熊,也是吃过人肉的熊。”

“你们脚边的这头死熊,以及刚才逃掉

僧侣走肾不走心 年轻的小峓子5

的那头熊,是一对夫妻。”

绪方、阿町:“夫妻?”*2

二人异口同声,然后不由自主地瞥了一眼脚边的那只死熊。

“嗯。没错。是一对夫妻。夫妻俩一起行动,并且还都是吃过人的熊——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见。”

虾夷发出低低的一声轻叹。

“按照我们的规矩,凡是碰见到杀过人或吃过人的熊,就一定要将其猎杀。”

“在半个月前,我们发现了这对食人熊,随后我们几个聚落一起联合起来,合力搜寻、猎杀这对食人熊。”

“我就是前来猎杀这对食人熊的猎手之一。”

“你们俩干掉了这对食人熊的母熊,我向你们献上敬意和谢意。”

虾夷向绪方二人行了他们和人的鞠躬礼。

“现在只剩下那头公熊还没被干掉了……”

“我刚才光听吼声,就听出来那头跑掉的熊,便是这对食人熊中的公熊。”

“我已经碰见过它2次了,但每次都被它给逃掉。”

“这头公熊非常地狡猾,而且远比普通的熊有灵性、智慧。”

“他刚才之所以会突然跑掉,不对你们发动攻击,大概是因为感知到你们两个并不好对付,以及闻到了我的味道,知道我在靠近。”

“我已经遭遇了它两次,它大概都已经记住了我的味道了吧。”

静静地听完虾夷所说的这一大番话后,阿町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样,赶忙朝虾夷问道:

“我们俩干掉了它的妻子,它应该不会向我们寻仇吧?”

“这个……”虾夷苦笑着摇摇头,“很难说。”

“那头公熊异常地聪明,我也很难预测它的行动。”

“它有可能会因为觉得你们两个不好对付,而不再靠近你们。”

“也有可能……悄悄地尾随你们,然后瞅准机会,趁你们不备时对你们发动攻击。”

“……目前为止,我也立了不少仇家了。”绪方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没想到我还有和‘非人类’结仇的一天啊。”

“我的人生真是越来越丰富了呢。”

听着绪方的这句玩笑话,虾夷的脸上浮现几分惊诧。

“你可真是淡定呢,明明都有可能已经被熊给惦记上了。你不觉得害怕吗?”

“没什么好怕的吧?”绪方用平静的语气说道,“如果它找上门来了,把它宰了便是。”

虾夷挑了挑眉,然后微笑道:

“好胆量。你若是我们阿伊努人,一定是聚落里面最勇猛的猎手之一。”

说罢,虾夷移动目光,上下打量了绪方和阿町几遍后,正色道:

“二位,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我刚才有说过,我是前来猎杀这对食人熊的猎手之一。”

“熊一旦吃了人,那它余生都只能靠吃人为生。”

“若是不尽快将余下的那头公熊猎杀,那指不定什么时候它又会闯进我们的聚落之中吃人。”

“既然那头仍外逃的公熊已有可能惦记上了二位,那么我希望二位能帮助我。”

“请让我和二位一起行动。”

“若是那头公熊之后找上门来、想为它的妻子复仇时,我就一口气杀了它。”

“这不仅对我有好处,对你们也有好处。”

“虽然这么说有些自吹自擂,但我其实是我们聚落中身手最好的猎手之一。”

“有我跟在你们左右,那头公熊若是找上门来时,你们将能安全许多。”

耐着性子听完虾夷这磕巴的日语,绪方沉思片刻,随后说道:

“猎熊吗……”

“嘛,想要和我们合作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但我还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虾夷问。

“我们现在正在找2个人。”绪方道,“根据现有的调查,他们2个之前深入了虾夷地的腹地。”

“所以我希望你之后可以带我们去你所住的聚落那,让我们可以询问你所住的聚落的人,是否有见过我要找的那2人。”

“到时,我希望你可以替我们说服一下那些不愿配合我们的人。”

“顺便帮我们做翻译。我们两个只会讲一点点的虾夷语,还没法和虾夷进行流利的沟通。”

“除此之外,还希望你能带我们去其他的聚落,协助我们在其他的聚落里寻找我们要找的那2人。帮我们翻译,帮我们说明我们没有恶意。”

刚刚在听到这虾夷表示想要合作时,绪方就敏锐地发现——这是一个好机会。

一个和虾夷搭上线,接着好让之后对玄正、玄真这二人的寻找之旅能变顺利许多的好机会。

绪方一口气将他所要的条件跟这虾夷道出后,虾夷低下头思考起来。

“找人吗……”虾夷仅思考了一会,便点了点头,“好。这种小事没有问题。”

“不过我能带你去的聚落不多,我只能带你去和我的聚落关系较好的那几个聚落,除此之外的聚落,我没法带你去。”

“无妨。”绪方道,“能带我去几个聚落,就带我去几个聚落吧。”

“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吧。”虾夷微笑道,“我叫艾亚卡。”

绪方:“真岛吾郎。”

阿町:“阿町。”

绪方和阿町双双报上了他们的姓名。

……

……

“现在快要天黑了。”艾亚卡看了看现在的天色,“你们两个快点收获你们的战利品吧。”

艾亚卡朝那头血已经流干了的死熊努了努嘴。

“按照我们的规矩,猎物是谁打到的,就归谁所有。”

“所以这头死熊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归你们。”

“这头熊这么大,虽然身上的皮已经有些残破了,但将它的熊皮、熊胆拿到你们和人的市集中,还是能够卖不少钱的。”

绪方恰好打算取下这头熊的熊皮、熊胆,好用来之后跟虾夷们作以物易物的交易呢。

“说到这个……”绪方抬起手挠了挠头发,“我们两个都不知道该怎么给熊剥皮,也不知道哪个器官是熊的胆囊……”

“哦哦。”艾亚卡轻“哦”了一声,“这样呀……那要让我帮忙吗?论剥皮,我也是聚落中的好手之一。”

说罢,艾亚

僧侣走肾不走心 年轻的小峓子5

卡面带自豪之色地挺了挺胸膛。

“你愿意帮我们帮我们剥皮吗?”绪方点了点头,“那就有劳你了。”

“不客气。小事而已。”艾亚卡拔出腰间的短刀,然后快步走到这头死熊的旁边,开始给这头熊剥皮。

艾亚卡刚才说自己是聚落里的剥皮好手之一,似乎并不是在吹牛。

剥皮手法娴熟到产生了一种异样的美感。

在艾亚卡正专心给这头熊剥皮时,为了打发时间,顺便也是为了多了解一下自己目前的这位合作伙伴,绪方问道:

“你的和语讲得真好啊。是有特地学过吗?”

“嗯,算是吧。”艾亚卡点点头,“我们聚落一直都和你们和人的商人做生意。”

“多亏了那些‘和商’,我们的聚落还算富裕。”

“因此我们聚落的人都并不讨厌和人。”

“长期和‘和商’打交道,所以一来二去之下,我们聚落有不少人都会讲和语。”

“啊,对了。差点忘记提醒你们了。”

艾亚卡扭过头,看向绪方和阿町。

“虽然我们知道‘虾夷’是你们和人对我们的惯称。”

“但我们还是比较喜欢你们称呼我们为‘阿伊努’。”

“‘阿伊努’?”阿町疑惑道。

“‘阿伊努’在我们的语言中,是‘人’的意思。”艾亚卡微笑道,“某些人还挺介意‘虾夷’这个称呼的。”

“所以你们之后如果要在各个聚落之间寻找你们刚才所说的那2人的话,最好还是尽量减少‘虾夷’这个称呼的使用。”

“原来是这样……谢谢你的提醒。”阿町点了点头,“话说回来,艾亚卡你没有同伴吗?”

阿町望了望四周,追问道:

“就只有你一个人来追杀这对食人熊吗?”

“嗯,没错。”艾亚卡目前已经顺利剥下了这头熊的皮,他现在用刀划开了这头熊的肚腹,开始在这头熊的肚子里翻找着什么,“不过这只是我的个人喜好而已。”

“在我们阿伊努中,像我这样喜欢单独狩猎的人还不少。”

“不过绝大多数人在狩猎时,还是会拉上1、2个同伴一起狩猎。”

“一般来说,最多只会带2个同伴去狩猎。”

“狩猎是不能带上太多人的。如果成群结队地去狩猎,那发出的动静会很大,猎物都跑光了。”

语毕,艾亚卡恰好已经从这头死熊的肚腹中割下了什么东西,然后捧着它,将其递给绪方。

“这就是熊的胆。”

“你拿个东西把它装起来吧。”

“现在天气冷,这熊胆应该能保存不少时间。”

这是绪方第一次看到熊胆。

圆圆的,有成人的拳头一般大。

绪方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竹盒,将这熊胆装了起来。

这竹盒是绪方的饭盒。

绪方一共有2个饭盒,所以即使拿其中一个来装熊胆,还有另一个饭盒能接着用来吃饭。

熊皮、熊胆——绪方之前听“原猎人”岛助介绍过,这是熊身上最有价值的两部分。

如果可以的话,绪方倒想把这头熊身上值钱的部位都拿走。

但这样一来就太多、太重了。

因此绪方只打算拿走比较方便携带,同时又最值钱的熊皮和熊胆。

熊皮虽然很宽、很大,但能够折叠、卷起来,背在背上。

熊胆只有成人的拳头般大,绪方的饭盒刚好可以放下。

帮绪方他们剥好熊皮、取好熊胆后,艾亚卡抬起头看了看现在的天色。

“现在快天黑了。”艾亚卡道,“你们跟我来吧。附近刚好有一座狩猎小屋,我带你们去那座狩猎小屋里过夜。”

“啊,所谓的狩猎小屋,就是我们阿伊努建在山林中的临时休息所。”

艾亚卡知道绪方和阿町他们可能不清楚狩猎小屋是什么,所以赶忙解释着。

“外出狩猎,在野外度过个几天几夜是常事。”

“所以为了方便在狩猎时,有个可以过夜的地方。我们阿伊努有在山林中建立临时休息所的习惯。这临时休息所,我们将其称为‘狩猎小屋’。”

“跟我来,不远处就有一座还算完好、崭新的狩猎小屋,足以容纳5个人在里面过夜,我们今夜就在那座狩猎小屋里过夜吧。”

在这样的冰天雪地下,没有人会不愿意在一处有屋顶的地方过夜。

于是绪方和阿町跟在艾亚卡的身后,在艾亚卡的领路下,前往他所说的那座狩猎小屋。

跟在艾亚卡的后头时,绪方也没闲着。

他冲艾亚卡问出了之后的一段时间内,注定会问很多遍的问题:

“艾亚卡,你有没有见过这2个人啊。”

绪方将玄正、玄真这俩人的外貌特征报了出来。

待绪方话音落下后,艾亚卡扭头反问道:

“这就是你刚才所说的你们正在寻找的人吗?”

“嗯。”绪方点头。

“一老一少的两个和人吗……”

艾亚卡嘟囔着,回忆着。

“……我好像没见过这样的人。”在回忆完毕后,艾亚卡轻声道,“在我的记忆里,于这2年中有到过我们村子的和人,除了那些和商之外,就只有一个怪人而已。”

“怪人?”绪方挑了挑眉。

“嗯。”艾亚卡点点头,“是一个挺古怪的老人。能很流利地讲我们阿伊努的语言。”

“进了我们村子后,只询问我们离这里最近的河流在哪里,就直接离开了。”

“他有说过他的名字,好像是叫什么林什么平来着……我不记得名字了。”

绪方对艾亚卡口中的这个曾到访过他们聚落的怪人,一点兴趣也没有。

见艾亚卡并没见过玄正、玄真这2人,绪方也不感到失望或沮丧。他早已做好问上100个人,也得不到半点收获的心理准备了。

像上次那样,立刻就从摆宠物摊的汤神老人那问到相关线索的超级好运,是很难出现第二次的。

“等成功猎杀了最后的那头公熊。我会遵守诺言,带你去我所住的聚落,以及和我们聚落交好的其他聚落那的。”

艾亚卡微笑道。

“说不定会有哪个外出狩猎的人,恰好就见过你所要找的那2人。”

“那几个和你聚落交好的聚落,应该不会因为我们是和人,就不允许我们入内吧?”绪方用半开玩笑的口吻说着这句话。

“他们不会那么做的。”艾亚卡摇摇头,“那几个和我们关系良好的聚落,和我所住的聚落一样,一直有与和商做生意。”

“所以他们也不讨厌和人。”

“因此你大可放心,只要你别闹事,他们是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你们阿伊努有什么绝对不能做的禁忌吗?”绪方追问。

“也没有什么绝对不能做的禁忌。”艾亚卡耸耸肩,“只要你懂礼貌,不搞事,不闹事即可。”

……

……

在简单地聊了几句后,3人便因找不到新的话题而沉默了下来。

不过也并没有沉默太久。

仅过了一会,艾亚卡便突然抬手向前一指。

“快看,我们到了,那就是我们的狩猎小屋。”

艾亚卡刚才所言非虚,那座狩猎小屋的确离他们不远。

仅走了20分钟出头,绪方便见到前方出现了一个三角形的物体。

“那就是狩猎小屋。”艾亚卡朝前方的那三角形物体一指,“用冷杉木制成,虽然看上去好像一碰就塌,但其实非常结实。”

在稍微凑近了些后,绪方看清了这座狩猎小屋的全貌。

硬要绪方用一句话来形容这狩猎小屋的话,那就是——用树枝和树叶制成的“金字塔”。

用树枝拼凑成“金字塔”的骨架,然后用树叶制成塔壁和塔顶。

“运气不错,似乎没有人使用这座狩猎小屋。”

“这些狩猎小屋,我们都是公用的。”

“希望上一个在里面居住的人,没有把你们弄得太脏。”

艾亚卡身先士卒,钻进“金字塔”里面。

绪方紧随其后。

虽说这狩猎小屋是用树枝和树叶搭成的,但里面却出奇地暖和,而且空间很大,3个人在里面休息肯定是绰绰有余了。

3人钻进这座狩猎小屋后没多久,天就完全黑了下来。

在天黑后,艾亚卡便在狩猎小屋的中间点燃了一处小小的篝火。

用来照明的同时,也用来取暖。

草草吃下彼此身上所带着的干粮,填饱肚子后,阿町看向艾亚卡,冷不丁地冲其问道:

“有个问题,我从一开始就想问你了。”

“嗯?什么问题?”艾亚卡反问。

“为什么你们要把吃过人肉的熊称为‘乌恩卡姆依’啊?有什么寓意在里面吗?”

“哦,这个呀。”艾亚卡笑了笑,“其实没什么很深的寓意在里面。”

“其中的缘由还蛮复杂的,我尽可能简略地跟你说明吧。”

“首先先跟你解释一下‘乌恩卡姆依’是什么意思吧。这和我们阿伊努的信仰有关。”

“我对你们和人的神道教有一点了解。”

“我们阿伊努的信仰,和你们的神道教,有些地方挺相似的。”

“‘卡姆依’在我们的语言中,是‘神明’的意思。”

“而‘乌恩卡姆依’,就是‘邪神’的意思。”

“我们阿伊努一直相信着火、水、风这些元素。下雨、雪崩、寒潮这种自然现象;动物与植物;日常所用的所有器皿中,都寄住着神明。”

“所以简单来说,就是我们认为每只动物的体内都住着神。”

“动物若是伤害了人,便代表着寄住在他们体内的神明已经堕落为了邪神。”

“所以我们会将这些伤害了人的动物称为‘乌恩卡姆依’。”

“所以‘乌恩卡姆依’不仅仅只是用来称呼那些伤害了人的熊。”

“凡是对人造成伤害的动物,狼也好、鹿也罢,我们都会将它们称为‘乌恩卡姆依’。”

因为艾亚卡的日语只到了勉强可以和人交流的程度,所以没法用太过华丽的辞藻来说明“乌恩卡姆依”这一词汇的由来。

只能言简意赅地用着最直白的语言来说明。

不过这直白得过头的语言也有好处,绪方和阿町都很快理解了他所要表达的意思。

“的确和我们的神道教有些相像呢。”阿町道,“我们的神道教也认为万物有灵。”

“我其实也有一个问题一直想要问你们俩了。”艾亚卡扫了绪方和阿町几眼,“看你们的样子,你们是夫妻吧?”

“嗯。”绪方点头,“没错。”

“为什么你还会有眉毛,牙齿还是白的啊?”艾亚卡朝阿町投去疑惑的目光,“和人的女子在出嫁后,不是都会把眉毛剃掉,以及把牙齿染黑吗?”

“那是以前啦。”阿町无奈道,“以前就是所有出嫁的妇女都得剃眉毛、染黑齿。”

“这传统现在在公卿贵族那里还很流行,在平民百姓之间已经不怎么流行了。”

说罢,阿町抬起双手摸了摸自己那好看的柳眉。

“原来是这样……”艾亚卡尴尬地笑了笑,“原来并不是所有的出嫁妇女都会剃眉染齿的啊。”

……

……

外面的天色已彻底黑了下来。

所幸今夜是个晴天,有一轮弯月挂在天际,给漆黑的大地带来了些许光亮。

“我们轮流休息吧。”艾亚卡提议道,“那头公熊说不定会趁着我们睡觉时,对我们发动袭击。”

“所以得做好警戒才行。”

“其中1人睡觉时,另外2人就守夜。”

“你们觉得如何?”

绪方和阿町点点头,表示没有任何异议。

“睡觉的时候,记得不要睡死哦。”艾亚卡接着道,“那头公熊说不定会在半夜发动攻击。到那时就得迅速起身、拿起武器战斗了。”

“那头公熊聪明得很,趁着我们睡觉时,对我们发动攻击——这种事情,它还真有可能做得来。”艾亚卡苦笑道,“它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熊。”

“我们几个聚落的猎手联合起来,追击了它半个月了。一直逮不到它。”

“就是因为它,我已经过了半个月的风餐露宿的生活。”

“真希望能快点把它猎杀了。这样我也好快点回聚落。”

“如果那头公熊一直不出现、没来找我和内子报仇怎么办?”绪方问。

“到那时,就只能从零开始,另寻方法去寻找那头公熊了。”

说罢,艾亚卡叹了口气。

“别那么悲观,艾亚卡。”绪方微笑着,向其宽慰道,“虽说那头熊有可能一直不来。”

“但也有可能就在今夜,一边发出咆哮,一边攻过来了。”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绪方的话音刚落,就像是为了对绪方刚才所说的话做出响应一样,一道吼叫陡然炸响。

绪方3人的脸色纷纷一变。

“是那头公熊的声音!”艾亚卡一边急声说着,一边抓起放置在旁边的弓箭。“这道咆哮声好近!它就在我们附近!”

绪方现在的表情很复杂。

而一旁的阿町也向绪方投去复杂的目光。

因为二人都依稀记得——今天白天的时候,绪方说了句“食人熊没那么容易出现”。

然后食人熊就来了。

然后现在也是绪方说了句“那头公熊有可能就在今夜,一边发出咆哮,一边攻过来”。

然后那头公熊就来了。

“阿逸。”阿町一边掏出了她的素樱,一边低声朝绪方说道,“你该不会是那种格外招熊喜欢的人吧?”

“你下次能不能试着说一句‘一头身上戴满黄金的熊马上就来了’啊?我想看看会不会立即出现一头‘黄金熊’。”

“……我之后有机会的话,会试一下的……”

绪方3人拿起了各自的武器,冲出了狩猎小屋。

3人循着刚才那道咆哮所传来的方向奔去。

天公作美,有月光照明。

即使不点火把,3人也能清楚地看清前路。

那道咆哮声很近,据绪方的推测,那头公熊距离他们不到400米。

果然——在循着刚才那道咆哮所发出的方向奔了近400米的距离后,绪方就见着了一头熊。

正是那头于今天白天时,突然逃跑的那头巨熊。

除了这头熊之外,还有2个人。

2个穿着虾夷服饰的虾夷。

一人一边抱着臂膀,一边躺在不远处呻吟着。

另一人正满身是血地被这头熊压着——他正努力挣扎着,想从这头熊的底下脱身。

然而——区区人类,拼力气,哪里拼得过熊?

不论如何挣扎,此人都没法从这头熊的身下脱离分毫。

“嗷嗷嗷嗷嗷嗷——!!”

这头熊对被它压在身下的虾夷连发几声咆哮后,张开它那布满锋利牙齿的嘴巴,朝身下的那名虾夷的脑袋咬去。

绪方见状,不再犹豫。迅速掏出了怀中的霞凪,对准这头熊,一口气打光了枪膛内的所有子弹。

这头熊的侧腹恰好正对着绪方。

霞凪的4发子弹悉数没入它的侧腹中。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它发出着凄厉的痛呼。

然后转头看向绪方。

不知是不是绪方的错觉——他总觉得这头熊在发现它后,眼神瞬间变凶恶了起来。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又发出了一连串的咆哮后,这头巨熊放开了它身下的虾夷,朝绪方扑过来。

喜欢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