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草莓榴莲向日葵深夜释放自己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武魂殿的特定服装弹性很好,并没有因为他的体型变大而撑爆。素云涛的眼睛已经变成了幽幽的绿色,双手十指上探出的利爪闪烁着淡淡的寒光。七圈光环从他脚下亮起,不断从脚下到头顶处徘徊着。一白,两黄,三紫,一黑,分外诡异。

“嗷呜!!!”

素云涛仰头狼啸一声,那一双绿油油的狼眸朝着周边的新兵蛋子横扫一圈,冷声道:

“不能放任何一个敌人上城,给我守住防线!”

一声落下,素云涛两腿下蹲,蓄势爆发,腾跃之间,伴随着脚下魂环流转异彩,狼爪嗖嗖嗖地在半空中凶狠一划,将一名刚刚从云梯攀爬上来的帝国联军士兵杀死,一条清晰的血痕出现在他的喉咙上,临死之前,这名士兵眼中还残留着先登城墙的喜悦,可惜这一份喜悦来不及兑现成奖励,便已经随着他喉咙中大泼血液的滚出而一同消逝。

“噗通!”

一具血液逐渐冰冷的尸体从城头上坠落而下,落入虎牢墩墙下。

帝国联军其他士兵一脸漠然,早已对同伴的死亡看淡了,踩踏着这具尸体的后背,加速沿着云梯攀爬上城墙。

见到素云涛大展神威,顿时让城墙上的圣龙军士气大振,高声大喊道:

“主教威武!”

“主教威武!”

“主教威武!”

受到素云涛的士气鼓舞,诸多弓箭手藏身在城垛之后,瞄准城下的帝国联军士兵,用力拉满弓弦,伴随着“嗖嗖嗖”的破空声,一根根精心打造好的箭矢便破风而出,在这种人头涌涌的战场上,随便往下面一射就能射中个人,更何况是他们蓄谋已久的攻击?

“噗!噗!噗!”

一声声箭矢刺入人身体中的响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尽管由于墙头上的士兵有不少是新兵蛋子,射击准头有些糟糕,可依旧有不少倒霉催的帝国联军士兵中招,或是脑袋,或是眼睛,或是肩膀,身上插上一根一米长的箭矢。

玉天恒作为帝国联军的先锋军将军,双臂横档在额头前,两条被蓝色龙鳞覆盖的手臂坚若磐石,所有迎面射来的箭矢落在他的手臂上,顿时发出一连串“叮叮当当”的脆响声,清脆悦耳,宛若大珠小珠落玉盘。

眼看着周遭一圈士兵倒下不少,倒是魂师部队有着炸天帮提供的零字斗铠,防御力着实卓越,寻常的箭矢根本穿透不了他们身上的零字斗铠,所以基本上没有损伤,玉天恒心中大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对零字斗铠的防御力感到惊诧。

“这零字斗铠相当于恒定一个三十级防御系魂尊的防御魂技,真是不得了的发明啊!”

玉天恒身上同样穿着一件零字斗铠,如今见状,顿时信心膨胀起来。

瞄了眼墙头上源源不断射下来的箭矢,滚不尽的落石和热油,玉天恒心中一片火热。

“建功立业就在当下!”

“纳命来!”

玉天恒脚下用力一踩,高大挺拔的身影拔地而起,沿着笔挺的城墙一路踩踏,在十米厚实的墙壁上留下一道道脚印,人如大鸟飞起,气势如虹地登上墙头。

抬手拦下一名圣龙军士兵迎面挺击的枪头,玉天恒腰身一扭,长腿如鞭,狠狠地抽打在对方腰间上,这名敌人被一股巨力横推之下顺势抛飞出去,空中传来一连串噼里啪啦的骨爆声,当落在地面上的时候,人已经丧失了所有一切生理机能,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一脚踹死一人之后,玉天恒如狼入羊群,尖而长的龙爪之下,几乎无一合之将,所有拦截的圣龙军士兵死的死残的残,没过一会的功夫,玉天恒登陆的这一段十米城墙便被清空一片,墙头上遗留下一地的残肢碎肉,浓郁的血腥气令人作呕不已。

随手甩掉龙爪上残留的血肉,玉天恒竖起的龙瞳中充斥着狂战后的快意。

“痛快!痛快!”

“没想到,零字斗铠对我的增幅居然这么大,对于普通士兵和低级魂师的攻击基本上可以无视,能够让我没有后顾之忧的作战,真是太妙了!”

借着玉天恒大发神威之际,帝国联军瞄准了这段城墙的空档,源源不断的士兵沿着云梯攀爬上来,没过一会时间便将这段城墙的空缺填补,一边帮助玉天恒抵挡来自其他方向圣龙军的攻击,一边试图推进城墙,扩大占据的空间。

鬼魅瞥了眼这一段失控的城墙,眼神中不见波澜,见是玉天恒这名魂圣带队,喃喃道:

“原来是蓝电霸王龙的小崽子,若是他父亲前来,倒还值得我亲自出手。”

语气微微一顿,鬼魅头也不回,便朝着素云涛下达命令,道:

“你带上一队精锐人马,将那个蓝电霸王龙的小崽子赶下去!”

“遵命!”

素云涛双手作揖,领下军令状。

在鬼魅的调拨之下,圣龙军中分出五十名精锐,每一名精锐都是魂师,实力最弱的也有四十五级魂尊实力,最高的有五十六级魂王,单单是这五十人放在外面,都能够成立一个小宗门,可在这里,仅仅只是圣龙军的精锐士兵,是可以随随便便就拿去牺牲的牺牲品。

这,便是武魂帝国多年下来的底蕴,不是寻常势力可以比拟的。

在将素云涛调走之后,鬼魅也没有闲着,继续坐镇虎牢墩,凭借着居高临下的优势,居中将城墙上的圣龙军调拨的井井有条,从这一点也能够看得出来,鬼魅不是那种走个人武力的草包,毕竟再怎么说,他都是教皇比比东的左右手,月关是狗头军师,鬼魅便是统领一方的将领,无论是个人实力还是指挥艺术,都不容他人小觑。

在鬼魅的统一调度之下,城墙上的圣龙军没有闲着,在老兵带新兵的指导下,新兵蛋子还没有来得及为战争的血腥和残酷感慨,便被老兵们带着将箭矢、滚石、热油不间断地砸向攀城而上的帝国联军士兵,将那些倒扣在墙头上的云梯推倒了一个接一个,但还是有源源不断的云梯从另一个方向开了上来,相互之间形成一个胶着的平衡态势。

一名名新兵蛋子在老兵的亲身示范之下,手握着百来斤重的铁胎弓,拉满了弓弦,将箭矢搭上,瞄准了帝国联军冲到最前头的敢死队士兵。

“嗖!嗖!嗖!!!”

声若如蝗,箭若如雨。

在弓弦嗡鸣的瞬间,一根根精心打造好的箭矢在空中划过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带着致命的杀机射入前排的帝国联军士兵体内,在他们受伤倒地的瞬间,后面抬着云梯的士兵在奔跑中受到影响,被紧随而来的箭矢射中,立即将那一片冲锋的帝国联军士兵阵型打乱,一下子就伤亡上百人,血液染红了大地,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对于死亡,斗罗大陆的人都并不陌生,在他们出身的那一刻开始,就要和同类相争,和魂兽相争,只是今天的战场对于头一次上战场的新兵蛋子而言,却是一件极为印象深刻的事情,不少新兵蛋子都当场脸色苍白,吐了一地。

这种情况,不仅仅是武魂帝国一方有,帝国联军一方同样也有,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但在争分夺秒的战场之上,容不得他们有丝毫停顿,因为停顿就意味着下一秒的死亡,所以绝大多数人都会强忍下生理上的不适应,继续硬着头皮往上冲。

武魂帝国一方,占据着地形的优势,居高临下的射击,不仅是视野开阔,攻击距离远,在守城方面占据便利条件。

帝国联军这一方,有着唐门暗器的辅助,兼之唐门暗器射程比普通的箭矢远,倒也在一定程度上抹平了武魂帝国的地形优势,只不过受制于唐门暗器生产不易,单件唐门暗器造价昂贵的因素,先锋军并没有大规模地装备唐门暗器,只是小规模精英装备,大多数还是选择弓箭,所以并没有占到多少便宜。

毕竟,虎牢墩仅仅只是嘉陵关外的一座墩口而已,在虎牢墩之后,还有好几座墩口,更别说还有天下第一关美称的嘉陵关,为了应付后面的战斗,帝国联军戈龙元帅显然是不准备在这里消耗太多的唐门暗器储备,准备留到嘉陵关才使用。

眼看着后面的先锋军一时半会难以登上墙头,扩大占有的优势,而且还被圣龙军的弓箭手压得抬不起头,玉天恒不由地脸色一沉,黑如锅底。

“后方可是还有戈龙元帅和唐晨大人在看着,我可不能在这里掉链子!”

玉天恒心中暗道,朝着手下士兵扬手一挥,大声喝道:

“儿郎们,随我杀!”

说罢,玉天恒逮准城墙一个方向,便带头冲锋!

脚下魂环流转紫色光芒,玉天恒整个人包裹在一片紫芒当中,搭配上那一身恰到好处的零字斗铠,颇有几分英勇无敌的气概。

临近玉天恒的圣龙军摄于玉天恒突然爆发的龙威,如同木人般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被玉天恒随手一击轰成渣渣,一具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四处飞溅,玉天恒所过之处竟是无一合之将,杀得前方几段城墙的圣龙军一片胆寒,差点就要士气崩溃,选择夺路而奔。

就在圣龙军绝望之际,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爆喝声:

“大胆狂人!给我死!”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狼影从一名名圣龙军士兵的头顶上一跃而过,投影下大片的阴影。

硕大的狼首,锐利的眼神,矫健的身影,锋利的狼爪,虬结的肌肉,无一不在说明来者便是近年来备受关注的新任红衣大主教素云涛。

“当!”

犀利的狼爪带着从空而降的巨力,凶狠地落在玉天恒头上,可惜却被对方警惕地提前一步应招,两条龙臂交叉格挡护于额前,当狼爪落在那布满龙鳞的手臂时,在一片激烈的火星四射当中,发出一阵晨钟暮鼓的响声。

借着这一击的反作用力,素云涛趁机倒退一步,收回利爪,手臂上隐隐传来一种发麻的酸痛感。

“这防御还真是坚固啊!”

凝眸看着玉天恒毫发无伤,素云涛只觉得一阵牙疼,随后又有些羡慕,暗道:

“这就是蓝电霸王龙的新任族长吗,真是让人艳羡啊,有着一身贴合自身武魂的魂技,战力比起同等级的魂圣要强上几分,哪像我这样,以前没得选择,魂环中出了一白两黄,千年魂环也有三个,唯一的一个万年魂环还仅仅只是刚刚过一万年而已。”

“果然啊,这个世界已经腐朽了,若是

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草莓榴莲向日葵深夜释放自己

任由他们这些大宗门继续下去,根本没有我们这些平民魂师的未来,唯有武魂殿才是我们唯一的出路,只有帮助武魂殿铲除两大帝国和炸天帮,才有我们平民魂师的一席之地!”

心中念念叨叨着,素云涛手中的动作可不慢,相反,还格外的敏锐和凶狠。

伴随着魂环点缀着黄紫之色,一道道狼爪挥舞的密不透风,素云涛双眸发红,显然已经进入了战斗状态,每一道狼爪都有碎裂砖石的力量,挥舞起来猎猎作响。

然而,在他面前的不是寻常之辈,而是有着后起之秀称号的玉天恒。

在天斗城受到杨明点醒后,玉天恒便加入帝国联军,这些日子下来,大大小小

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草莓榴莲向日葵深夜释放自己

的战斗都参与过,脸上已经褪去了曾经的青雉,多了几分刚猛的成熟。

眼看着素云涛攻势凶猛,玉天恒并没有任何退后的意思,因为在他的后面,还有源源不断沿着云梯攀爬上城墙的帝国联军士兵,早已将他的退路截断,若是他选择后退,只会让更多的人牺牲,唯有在前方杀出一条血路,才能够继往开来。

玉天恒漆黑的瞳孔骤然一变,变成金黄色的竖瞳,中间有一点黑,散发着冷冽的目光。

这,赫然是龙瞳。

同一时刻,玉天恒脚下第七魂环点缀幽邃的黑芒,冷声道:

“武魂真身!蓝电霸王龙!”

“昂!!!”

一声龙吟炸响!

喜欢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