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花在线观看视频在线高清 恋之欲室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虚无衡的阅历决定了他面对自己身上发生的任何事都能保持处变不惊的情绪。

楼栖月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她信不过自己,又觉得袁祺萱跟自己走的太近,太过烦人,所以不想带着自己进入内门,更有意想让自己跟袁祺萱断了联系。

所以这种看似充满了好意背后的驱逐和隔绝,放在谁身上都容易引起对方的不满,可楼栖月无所谓,因为她是天之娇女,是整个紫耀南天后辈当中最受看重的存在,日后会有很好的前途,说不定再过个十年、二十年,她可以稳坐紫耀南天高层的位置,甚至成为长老也有可能。

故尔,虚无衡能看的出来,在楼栖月的眼里,自己只是一个不值得信任,甚至有点对袁祺萱心怀不诡的居心叵测者。

了解了楼栖月的心态,虚无衡依旧表现的很淡然,而这个时候,黄浩泽和范昊是在他身边的,也在用目光打量着他,观察他的每一个表情的变化,两个人的眼神各有不同,黄浩泽充满了快意和冷酷,而范昊多多少少有点惋惜的样子。

听着楼栖月的话,虚无衡掂了掂手里似乎份量变得很重的纳戒,几乎没有半分迟疑道:“多谢山主关心,既然山主把话说到这个份上,那属下只能听命行事了,不过要去哪?属下还没想好。”

楼栖月表面平静的看着虚无衡,心里却是掀起了意外的波澜,她知道自己的话说的已经很露骨了,搁在谁身上,都会不高兴,这很正常,可是当他发现虚无衡的心态犹如一潭死水的时候,楼栖月也有点不可思议,这番话多少有些羞辱他的意思,可为什么他一点不高兴的样子都没有呢?

楼栖月有点看不懂虚无衡了,而从这个时候,她才突然意识到,这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小家伙,其实真正深藏不露的并非他一身古怪、强悍且令人震撼的修为,反而是那种云淡风轻、处变不惊的城府。

深不见底。

楼栖月看着虚无衡,眉头不经意的皱起,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而且说完那句话后,楼栖月也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回虚无衡了。

就在这时,袁祺萱突然插嘴道:“哎,虚无衡,你有没有兴趣去内门,我爷爷那缺个药童……”袁祺萱这个思想大条的姑娘想到哪说哪。

但话还没完整,楼栖月突然打断道:“萱萱,袁长老不缺药童,你忘记了。”

“不对,他缺啊,我……”

虚无衡一看楼栖月主动打断袁祺萱的话,心里面就明白对方是啥意思了。

袁祺萱的好意,他能感受得到,并且他也想信袁祺萱能把自己弄到内门,不过这个时候要是答应了袁祺萱,那自己就太不值钱了,他要进内门,目的是为了接近万物母印,要只是当个药童,那不是走偏了吗?

想到这,都没用楼栖月接着往下说,虚无衡主动道:“萱萱,你开什么玩笑,我一身本事,你让我去当个药童,是不是看不起我啊。”

“你……”袁祺萱一愣。

楼栖月也愣了一下。

黄浩泽和范昊同时皱了皱眉。

袁祺萱看着虚无衡的反应,精致的小脸闪过一丝愠怒之色,她刚要开口解释,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惊呼。

“陆兄……”

“这是怎么了?”林庸的声音转瞬响起。

与此同时,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然后就看见林庸身边围了一大堆人,但看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楼栖月见状想都没想就跑了

野花在线观看视频在线高清 恋之欲室

过去,但很快,林庸焦燥的喊道:“快,所有上云船,龙心大师的道观就在附近,先去他那。”

“哎呀,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倒下了呢?”

“快看看,陆公子的气机。”

“长老,陆公子的气机正在消散。”

“什么?都给我退下。”林庸说着,上前一步就抱起了一个青年,然后一飞冲天。

而就在林庸飞起的同时,虚无衡扫了林长老一眼,赫然看见,他怀里的那个青年面如死灰、整个人气若游丝,并且在其额头的眉心处,有着一缕黑色的火苗浮腾而出。

看到那丝黑色的火苗,虚无衡猛的浑身一震,眉头紧紧蹙起。

“上船,上船……”

正当他皱眉的功夫,跟着林长老的紫耀南天的高层呼呼喝喝的下了命令,一干弟子大约百十来号人,外加随行队伍的一些高层当下不敢耽搁,稀里糊涂的就跟上了云船。

没过多久,云船全速行驶,离开了西玄圣地。

大约十分几钟以后,楼栖月等人全部从云船的船舱里退了出来,虚无衡扫了一眼,没有看见任遨游和许汉阳,而且很多紫耀南天带来的高手也全部没有离开船舱,不知道聚集在里面做什么。

云船上,内外门的弟子按照各自的派系分散在云船上,很快就有各种消息传了出来。

“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啊,我怎么看见有人躺下了呢……是谁受伤了吗?”

“不是本门的弟子,但事儿也很大。”

“不是本门弟子?谁?”

“焚丹古楼的人。”

“啊,你说的是那个圣地大会编外二十个名额中的人?”

“对,那位公子姓陆名游,是焚丹古楼的嫡系弟子,具体是谁的后人,我不清楚,反正来头不小就对了,刚才我跟着许师兄云船舱送药丹的时候看了一眼,就是那个人,反正现在事儿是麻烦了。”

“怎么说?”

“这还怎么说?焚丹古楼你没听过吗?”

就在这两个弟子交谈间,旁边的人也听到了二人的语气和内容,纷纷围了过去,而那个送丹的弟子,显然是对内门知情不少的人,此人压着声音道:“焚丹古楼,是我们西州大陆首屈一指的名门大派,而这个门派自打鼎天纪就有了,鼎天纪天灾灭世的时候,焚丹古楼是为数不多幸存下来的门派,虽然势力远不如前,但底蕴还在,依旧可以持一方牛耳。”

这时,有人赞同道:“是,我也听说过这个门派,据说焚丹古楼的祖上,都是精通炼药的药师,他们血脉好像有得天独厚的炼药天赋,每一辈人当中,都能出现不少顶级的炼药大师。”

先前知内情的内门弟子接道:“你说的都是鼎天纪以前的老黄历了,不过焚丹古楼弟子的天赋确实无可厚非,整个修玄界都出名,这次来的陆游就是焚丹古楼的嫡系弟子,而我们紫耀南天跟焚丹古楼,那绝对不是一般的交情,这个陆游和任遨游是好友,但也不知道怎么了,陆公子刚刚晕倒了,可把咱们的林长老吓坏了,陆游要是在咱们这出了事,焚丹古楼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话到此处,有人诧异道:“紫耀南天是西玄第一大派,还用看焚丹古楼的脸色?”

知情的内门弟子道:“那要分怎么看,焚丹古楼目前的势力、人手的确与以往相比差了许多,可人家毕竟是上个纪元传承下来的老派宗门,底蕴比紫耀南天强了不止一星半点,别的不说,内门的袁长老大家都知道吧?”

众人点头。

知情内门弟子道:“据说,咱们的袁长老当年炼药的时候,有一段时间不得寸进,最后还是去了焚丹古楼求教,在那闭关了八年,才得以突破的,而且袁长老回来之后,炼药术的修为大涨,最后才被奉为紫耀南天第一药师,就冲这个,你觉得咱们不用看对方的脸色吗?”

“原来还有这种事……”众人听完唏嘘不已。

这时,有人问道:“那陆公子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间晕倒了呢?”

“这谁知道了,反正林长老他们是没看出来,正因为如此,才焦头烂额啊,现在只有去了龙心大师的住处才能知道原因了,希望龙心大师能瞧出来吧。”知情内门弟子说着叹了口气道:“希望老天开眼,千万别让陆公子出了什么事儿,要不然,紫耀南天恐怕会遇到大麻烦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的时候,虚无衡也在外围听着,了解了事件的整个过程,虚无衡并没有多说一个字,而是面目阴沉的离开了。

云船飞的很快,没用一天的时间就抵达了西玄地界的某座山岭中,随后在一座规模不大小不小的道观外停了下来。

云船一停,林庸就带着人从船舱里走了出来,其身后跟着的是一群紫耀南天的高层,而这时,队伍中间多了一副担架,架子上躺着一个面如死灰的青年,其整个人被一层淡淡的黄色光华包裹着,像是变成了一个透明的大茧,一丝生气都看不出来,青年的眉心处,有着一团火苗跳动,这团火苗,要比前一天虚无衡看到的时候更为旺盛了不少,透着一股子邪性。

云船

野花在线观看视频在线高清 恋之欲室

上,林庸长老脸上的喜悦之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焦燥、烦乱和急切。

“所有弟子下船,把龙心观给我围起来,没有本座的命令,不得放任何一个人上山,任遨游、许汉阳,你们随老夫一同入观,楼栖月、程宏达、连道卢、翟宇泓,你们四个,马上安排门下弟子,换作两班,四队,准备好人手,老夫随时随地有用。”

“是!”

喜欢第一狂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