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这才2根而已视频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一片林子里,李先生把怀里抱着的小女孩放下,然后回身看了看自己的后腰位置。

余九龄见李先生如此反应把他吓了一跳,连忙过来帮忙查看,将衣服撩开之后,余九龄的眼睛都瞪圆了。

李叱把自己贴身的玉甲送给了李先生护身,这玉甲有多坚固余九龄当然知道,因为他也有一件。

玉甲的甲片放在大石头上,然后用重刀一下一下的猛砍都砍不坏,反而把刀刃崩出缺口。

而此时,一块甲片裂了一条缝,虽然没有断开,可这足以说明若没有玉甲护体,李先生已经危险了。

更可怕的是,甲片在遭受一击的时候应该被外力挤压的完全陷进了李先生肉里。

此时那个位置,是高高肿起来的一块。

“好重的一刀。”

余九龄看了这伤心里一阵阵发寒。

李先生取了一块贴身带着的小镜子,拿着镜子伸手到背后,借助镜子看了看后,多多少少也有些后怕。

这么多年来,他都没有遇到过能危及到他生死的人,今天遇到了,却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

“好在我们也不是一无所获。”

李先生道:“可见鼓棒县里的雁族人,绝大部分都是被利用的。”

余九龄道:“咱们回去吧,把消息告知当家的,当家的派兵过来就好了。”

李先生摇头,看了看那个眼泪汪汪的小女孩:“你把她带回去,然后给宁王报信,我还不能回去。”

余九龄:“师父!”

李先生道:“他们必然会有所反应,为首的可能要逃,他们大费周章的准备就是想在这除掉我,没成功,接下来就是他们要再次藏起来,这次不盯住了的话,下次再想找到真的难了。”

李先生蹲下来,看着那小女孩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怯生生的回答:“竹叶。”

她大概也是姓蒲吧,叫蒲竹叶?

李先生思考片刻,抬起手在小女孩的脑袋上揉了揉:“以后你就姓李了,好不好,你叫李竹叶。”

小女孩茫然的看着他,一双大眼睛里还都是泪水。

李先生把小竹叶抱起来,轻轻拍着孩子的后背:“不怕不怕,以后不会没有人照顾你,应该是会有很多人照顾你。”

片刻后,他把小竹叶交给余九龄:“回去吧,把孩子安顿好之后再回来。”

余九龄把小竹叶接过来:“师父......你,你多加小心。”

李先生笑道:“哪有人能骗我两次。”

他深呼吸,然后转身掠了出去。

余九龄抱着小女孩,看着这孩子就觉得心疼,不由自主的想起来自己小时候。

他再看向李先生离开的方向,哪里还有李先生的影子。

鼓棒县城中。

儒雅男人看了一眼表情稍显沮丧的蒲草,有些不悦的说道:“你是我唯一的弟子,之所以当初收下你就是因为你足够成熟,你现在的样子却不让人满意。”

蒲草问:“师父,那个人到底是谁?”

儒雅男人看了一眼正在收拾东西的手下,吩咐一声:“准备好之后就离开,这里已经暴露出来,我先走一步,你们不要耽搁。”

手下人随即应了一声,加快速度收拾。

“你跟上我。”

儒雅男人对蒲草手了一句,然后转身朝着北城方向走过去。

他一边走一边对蒲草说道:“我已经培养了你六年,六年你所学的东西,是远超这个时代的东西,所以你的理解能力,应该也远超这个时代的所有人。”

他语气平缓的说道:“我给你举个例子,当一个国家的实力,远远超过其他国家,超过的程度只能用时间来形容......比如,领先其他国家几千年。”

他问蒲草:“你能理解吗?”

蒲草点头:“能。”

儒雅男人继续说道:“这样的情况下,你认为,这个领先其他国家几千年的国家,会对其他国家进行侵略吗?”

蒲草仔细思考之后摇头:“不会,因为完全没有必要。”

“是的,完全没有必要。”

儒雅男人说道:“在这种情况下,强大国家的那些人,就会把自己看做神一样,用俯瞰的姿态看着其他国家的人,犹如神俯瞰蝼蚁。”

蒲草问:“这个国家到底在哪儿,是什么?是黑武吗?”

问过之后他就后悔了,如果是黑武的话,中原能挡得住?

儒雅男人回答:“在几千年后。”

蒲草怔住。

儒雅男人继续说道:“他们像是居住在天穹之上的神,用一种特殊的方式,看着我们这个世界,你可能想象不出来,在他们小孩子上课的学堂中,有一面大的幕布,就是在给孩子播放着这个世界,用科技的手段,直播历史,作为教学。”

蒲草不理解这些话,所以眉头皱的很深。

儒雅男人没有理会他理解还是不理解,反正在他看来,蒲草只是一个倾听者。

而且这个倾听者,其实并非不可或缺,他喜欢这个聪明的徒弟,但这个徒弟在与不在,都不会对他有太大影响。

“你可能想象都想象不出来,那时候小孩子上的历史课,竟然就是真的直观历史,美其名曰只看不干预,可实际上,难道看就不是干预?”

儒雅男人缓缓吐出一口气:“可是在这种无比先进的情况下,会有人怀念过去的那种落后,追寻所谓原始的美,这是一种病......”

他说到这自嘲的笑了笑,蒲草都没有听出来,他师父的语气中有一种隐藏起来的悔意。

“他们觉得,偷偷回到以前落后的时代,就能成为神一样的人,呼风唤雨,犹如暗夜帝王......这个念头一旦出现,就像是野草在心里疯长,最终他们决定付诸行动。”

“之所以他们犹豫了许久,是因为这种事一旦做了,就不可逆转,来了就回不去,而且他们也知道,一旦真的做了,就会面临追杀......”

说到这,儒雅男人眼神里的悔意变得清晰起来。

蒲草看到了。

儒雅男人再次吐出一口气:“走吧。”

蒲草忍不住问:“那个人呢?他就是来追杀师父的?”

他不理解师父说的一些话,但他太聪明,他理解了另外一部分。

儒雅男人嗯了一声:“应该是的,可是我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他不知道自己是要做什么,也许这次最错的就是我在西域对他动手,如果不动手的话,他还会继续躲藏,因为他以为自己才是要被清除的那个人。”

蒲草仔细想了想师父的话,摇头道:“可既然是隐患,不管他自己觉醒没觉醒,都应该早些除掉的好,如果师父能在最早的时候动手,就不会有现在的麻烦。”

儒雅男人皱了皱眉,似乎

小东西这才2根而已视频全文完整版

对这个孩子的思维有些反感,可他却什么都没有说。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鼓棒县,在城门口已经有马车在等待。

儒雅男人上了车之后就闭上眼睛休息,可他怎么可能睡得着。

他在想着......或许被抹掉才是最正确的吧,站在那种所谓的高等文明的角度来看,是的,这是正确的。

只是谁又想死呢?

他真的很想和那个李先生面对面坐下来好好聊一聊,告诉李先生他们这些年做了些什么。

然后也告诉他,我们......后悔了。

在那个看起来无比发达的时代,他们遵守着各种各样的制约,所以觉得不自由。

穷尽心思到了这个时代后,他们也不敢去破坏进程,只是想成为那种有钱到随心所欲的人。

可是后来他们才发现,当他们有钱到可以随心所欲的时候,已经在改变这个时代的进程。

此时此刻,在鼓棒县的县城中,看着那群黑衣人把收拾好的东西装车,李先生穿着雁族人的服装,打扮成一个年迈的老者,坐在路边抽着旱烟。

那些黑衣人要运走的东西一定是金银财宝,这里已经被发现,他们会把财富转移。

他们就是奔着财富和所谓的自由而来吧。

李先生忽然想到了这一点。

什么样的时代就该发生什么样的故事,而不是我的故事,也不是他们的故事。

李先生脑海里,就只有这一个想法。

他其实到现在为止也没有觉醒过来什么,他只是觉悟了什么。

如果这个时代已经有了我的故事,那我就亲手尽快把我的故事讲完,然后让这个世界恢复本来的模样。

以后的人们啊,会记住一个无所不会无所不能的李大闲人,这就够了。

半个时辰之后,李先生已经在这个车队里了。

趁人不备的时候他上了马车,把两口箱子尽力分开,人躲在缝隙里,然后拉了一块苫布盖好。

城北,真的有一片很大很大的桃林。

桃林中,真的有七座看起来很奇怪的石像,这石像是七个男人。

七座石像雕刻的很传神,甚至,最离谱的是,这七座石像的样貌,是按照他们七个人雕刻出来的,可以说几乎相同。

七座高大的石像的头上,站着七个人,穿着和石像一样的长袍。

“以前觉得这样很酷,为什么现在觉得很幼稚了呢?”

其中一个人开口。

另一个人笑了笑,笑容中有些淡淡苦涩。

“确实啊......现在觉得很幼稚可笑。”

他看向其他人,视线最终落在刚刚回来的那个儒雅男人脸上。

“燕冀,你觉得呢?”

儒雅男人也笑,也一样的有着淡淡苦涩。

他说:“我能觉得什么呢,我觉得......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做的像一些。”

“是啊......”

其中一个人有些无奈的说道:“这真的是比咱们以前做过的任何事都要难。”

燕冀道:“难也要做。”

其他人点了点头。

燕冀看向远处在树下等着他的蒲草,然后语气有些复杂的说道:“不让他们感受力量,他们就会以为不真实。”

另一个人叹道:“就怕他们最后也无法醒悟。”

燕冀道:“那个不重要。”

他们七个人看向彼此,随着燕冀一摆手,七个人疾掠而起,迅速的消失。

喜欢不让江山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