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个浪货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正如龚道年所说的那样,柳暗花明又一村,本来雍平的水泥项目进入了死胡同,唐俊等人已经黔驴技穷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反正三个人待在湘北这边,除了武远辉天天还在做无谓的努力之外,唐俊和龚道年两人几乎没有事儿干了,在这个时候因为陈焱的出现,龚道年恰好找到了这个人,而让事情有了转机。

约莫过了三四天,北山集团那边来了消息,说是愿意继续就投资的问题进行谈判,这一次龚道年却要把武远辉给撇开,两人又是一翻争吵。

唐俊对武远辉道:“武厂长,龚局也不是完全义气用事,因为您是企业老板的身份,而我们这一次和北山集团是代表ZF和他们接触,您放心,我们一定会保障水泥厂的合法权益!

我们的最终的目标是要引进大企业,吸纳到大企业的资本,从而为我们本土雍平水泥厂找到一条设备改造升级的活路!”

武远辉盯着唐俊,又看了看龚道年,沉吟了好久才道:

“你们去吧,不过如果你们谈判的方案不能让我满意,这个项目还是落地不了,一如当年陈辛想把我撇开搞水泥厂引进,他从县长干到县委书记,一共在雍平待了六七年,还是成不了事儿!”

龚道年忍不住道:“我说你武远辉就是嘴硬,你的厂子已经山穷水尽了,你以为我们过湘北来出这样的苦差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给你们厂找一条路子出来?

说句实在话,我这个招商局长不一定要引进水泥厂才能有成绩,现在产业转移的这么多,我们招商局在沿海努努力,想想办法,一年招几个亿的投资那是手拿把攥,是不是?”

就这样龚道年和唐俊两人再一次去见了陈焱,而这一次见面还见了他们内部的高管,其中参与谈判的高管之一的就是张定。

看到张定,唐俊忽然有所悟,敢情这么多年跟进的项目,不仅武远辉在其中有布局,雍平县招商局在其中也有布局。

谈判进行得比想象的要顺利,主要是因为这个项目双方已经谈了十多年了,用陈北山的话来说,就这个水泥厂的事情,从他还刚刚崭露头角,公司还没上市的时候就开始谈了。

现在他已经功成名就,已经要考虑退休了,项目还没有落地,这一次既然陈焱主动想要参与这个项目,那这个项目也该落地了。

双方都知道对方的诉求,北山集团也知道雍平水泥厂的存在,所以对方表示愿意给雍平水泥厂支付八千万人民币用于矿山开采权的转让。

另外,北山集团再投资1.2亿用于设备厂房的建设,当然,前提是需要雍平县ZF给北山集团批至少一千亩的厂房土地,价格要最优惠。

唐俊把这个情况汇报给秦吉春,秦吉春拍板,可以以每亩五十块钱的价格,相当于是送给北山集团一千亩地,双方谈判到这个地步,基本障碍全部没有了。

唐俊把谈判的情况向武远辉说明,武远辉也表示完全可以接受,然后就是关于矿山边界的谈判,细节的谈判,这就不是唐俊能参与的了,雍平代表团派了三批人过来谈。

北山集团这边又安排了至少两批人到雍平实地勘察,来来往往耗时一个多月,在这个期间武远辉还专门返回了雍平一趟,而唐俊和龚道年硬是被死死的摁在湘北哪里都不能去。

唐俊也罢了,反正他是秦吉春的秘书,他只对秦吉春一个人负责就行了,秦吉春让他盯死在湘北,他就遵从领导的意思,死死的盯着这里得了呗。

但是龚道年就不一样了,龚道年在雍平是招商局的一把手,手底下人家可是领导着几十号人的呢,现在他长期在外

你这个浪货全文在线阅读

面出差,待在湘北这个鬼地方,天天不仅得不到尊重,而且还要受武远辉的鸟气。

而在招商局内部,他这个局长缺陷,那些本来属于他的职权,现在全部旁落在几个副局长手中,他心中哪里能不急?

毫不夸张的说,现在他来湘北已经超过三个月了,他一个招商局局长,亲自盯一个项目三个月,这尼玛没有怨气那是不可能的。

龚道年盯到后面精神都有些不正常了,有时候拽着唐俊喝酒,酒喝醉了就破口大骂,甚至连老秦他都骂:

“他妈的,老秦太狠了,他明显是公报私仇啊!他就是对我不满意才把我调离雍平,我离开雍平三个月,他大刀阔斧的改革开发区,等我回去之后,开发区可能跟我边儿都沾不上了,你说这样当领导的,怎么让我服气?”

唐俊心想你龚道年委屈,我唐俊不就是跟着你们陪葬的吗?自打进入了这个谈判组之后,在雍平没有待几天就过湘北来了,现在住得连当地的方言都十分精通了,嘿!

“唐主任,我妈了秦吉春,你可以跟他汇报!我就是这个性子,心中怎么想就怎么说,爱憎分明!”

唐俊道:“龚局,很多事情我们要反复的思忖思虑,就比如这个啥,我们虽然在湘北待得苦,待了三个多月,但是最终的结果还是很好!

这一次招商,我们给雍平带去了两个多亿的投资,而且每年还能提供几千万的税收,这个项目能够落地,你作为招商局局长,功劳谁都拿不走。

而且这个项目的辛苦全县上下谁都知道,秦县长就不说了,他是这个项目的直接领导,他肯定了解,郑书记能不知道吗?

我们招商局长在县里小时了三个多月,出差的报销都是一大摞,这个事情终究领导们都会知道,我们付出了努力,这个成绩就要归于我们!”

唐俊这个安慰可能对龚道年来说是唯一的解药了,当然,这个情况唐俊也给秦吉春做了反馈,秦吉春道:

“不管他龚道年怎么说,我秦吉春的态度很鲜明,那就是我们的各级领导干部,一定要干实事,要能够吃苦耐劳!

他说我支开他,我也不否认,但是他能够有成绩,我也不吝给予嘉奖奖励!这一次项目能落地,龚道年有功劳,今年全县评先进,他肯定能够评上去,这就是我给他的承诺!”

唐俊一听秦吉春这么说,内心对秦县长是真的佩服。

其实龚道年不是秦吉春的人,这一点谁都知道,这一次县委对工作进行调整,将开发区纳入秦吉春亲自来抓,秦吉春要抓开发区,首先就要厘清开发区和招商局之间的关系。

为了搞好这个事情,秦吉春提拔了招商局和他关系近的张显丽来担任开发区的主任,同时把开发区的设置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从以前的书记负责制改成了主任负责制,而且把招商局的局长龚道年撂在湘北几个月。

对这一切的安排,秦吉春在关键时候毫不回避,他就是要让龚道年离开雍平,不让他耽误秦吉春大刀阔斧的改革。

但是,龚道年苦受了,遭罪了,在湘北工作能干出成绩来,那该奖励褒奖的绝对不能少,秦吉春也能够给龚道年他意想不到的好处,这就难能可贵了。

县长就是县长,心胸气度不是一般人能比,对待龚道年这种不怎么听招呼的干部,他该打压的时候毫不手软,但是只要你干出了成绩来,该奖励的也绝对不藏着掖着,奖励龚道年,其实就是让全县干部都明白秦吉春的行事风格。

连龚道年秦吉春都能给予奖励,其他的人还担心秦吉春给小鞋穿吗?

秦吉春跟唐俊道:

“唐俊,这一次你的功劳也相当的大,我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你也在湘北待了三个多月,现在全县干部都知道,你是我最看重的人!

你能在湘北待这不回来,龚道年就不能待了吗?谁也不敢说我给龚道年穿了小鞋是不是?

现在,龚道年要得奖励了,要得好处了!这也是给全县干部一个明确的榜样,那就是我秦吉春不看重你的来历,不看重你的资历,也不看重你是不是跟我一条心!

关键核心我看重的还是个人能力,你能不能干成事比较重要!你能干成事,跟我秦吉春打过擂台的我也嘉奖你!

你什么事儿都干不成的,你就是我秦吉春的亲戚那也不好使,这方面我们就有一个负面典型,那就是陈锋!

陈锋就是我的亲戚,这个小

你这个浪货全文在线阅读

子日子不好过,为什么会这么不好过呢?说一千,道一万,就是因为他不会干事情,工作上没有成绩!”

唐俊对龚道年没有隐瞒,而是把这些情况都跟龚道年讲了,龚道年又要嚷嚷着喝酒,他一口气灌了一杯啤酒下肚,道:

“老秦这个人咱不得不服,人家能当县长是真的有东西!我想过自己和他肯定会有一些冲突,但是没有想过我会被他整得这么惨。

被他整了,我还哑巴吃黄连不能说!关键最后,这个结果反而不坏!我们当官的,谁不想干出成绩来?跟着老秦,几年能把水泥厂的项目落实,这个成绩是历史功绩!” 

喜欢阳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