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死你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时光在这里可以变得很快,孩子一天天的长大,他到了其他孩子上私塾的年纪。

可是他的家里太穷了……母亲根本没有能力为他交束脩。

母亲尽管已经拼了命的做工,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根本不足以能够让儿子去上学。

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母亲做出了她的抉择……

她唯一剩下的就是这张还算清秀的脸和身子……那一夜,为了儿子,她做出了选择,她默默跟着那带着猥琐笑容的泼皮走入了一间漆黑的房间。

母亲不知道的是,儿子看到了这一切,儿子躲在远处看着这一切,他没有开口,或许是生活让他变得早熟,让他知道

操死你全文在线阅读

了很多同龄孩子不该知道的东西,所以他明白这代表了什么。

他的脸上尽是泪水……可是他没有哭出声音,或许这是在给母亲保留最后一丝的尊严吧……

第二天,一切如旧,母亲面带笑容的拿着束脩送他去了私塾……

可是相比起其他孩子,私塾的先生却始终觉得他低人一等,好在是看在束脩的份上收下了他。

可是他被安排在最差的位置,经常要被留下来干活,甚至还会被经常惩罚。

可是孩子没有哭过,面对这一切的困难,他变得更加坚强。

“我现在总算明白你为什么会这样了……”苏蝉看着白里默默开口,其实在看到母亲走入房间的时候,苏蝉就握紧了拳头……她想不到世上还有这一切。

而当苏蝉看到孩子在远处看着的眼神的时候,她忍不住流下了泪水,为这孩子流下泪水。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是金子总是会发光的……

男孩寒窗苦读……终于到了参加乡试的时间,他在私塾之中始终韬光养晦,在先生和其他学生眼中他是最差的学生。

可是那一年的乡试,解元的名字写着大大的两个字:彭白!

当这个消息传入学堂的时候,先生傻了……所有的学生都傻了……

一时间有人呼喊着他作弊什么的……

可是就在他们的呼喊声中,会试开始了……那个被所有人喊着作弊的年轻人在会试之上一飞冲天,成为那一届的会元!

连中两元……所有的质疑声全都消失了……

因为没有人可以靠着作弊走

操死你全文在线阅读

到这一步……

殿试之上,年轻人力压群雄,再斩状元……

连中三元!

当年轻人骑着高头大马,身披状元红袍走到家中的时候,他想象之中的母亲的笑容没有看到,他看到的是母亲冰冷的尸体。

母亲知道儿子出息了,可是母亲却选择了走向死亡。

不是母亲不想享福,而是四周充满了风言风语。

“彭状元的母亲就是个dang妇……跟旁边的小六子有染,让人家小六子的老婆把脸都抓花了……”

“嗨,可不是只有小六子,听说这个女人跟很多男人都有染啊……”

“这女人下面就是厉害啊……要不然怎么能生出状元呢……”

“哈哈哈……这话我觉得不错,就是下边厉害那些男人才趋之若鹜的……”

母亲就是因为这些风言风语走的,因为她知道,那些事情一旦暴露出来,儿子的前程可能就毁了。

她想让儿子更好……

看到这里的时候,苏蝉哭的已经成了个泪人。

“为什么……这些人为什么要如此歹毒……他们难道不知道这对别人伤害有多大么?”

苏蝉亲身经历过一些东西,也听过一些话,所以她更能明白这些话的伤害有时候比刀剑还要更加让人难以接受。

“这便是人生吧……”白里看着苏蝉,其实这世上没有哪个人是一帆风顺的。

彭状元将母亲的尸体烧成了灰烬,将母亲的骨灰洒向了河流,这是母亲当初告诉过他的,如果她死了,就把骨灰洒向河流,然后母亲可以撑着河水永远的流淌,或许某一日还能再看到儿子……

彭状元离开了故乡……虽然身为状元,但是母亲的死却让他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彭白变得郁郁寡欢,其实他能够走到今天,又何尝不是因为母亲呢?

彭白一夜白发……他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决定,他竟然削去了头上的白发,出家为僧,从此发号了尘,了却尘缘……

武朝史上第一个连中三元的男人出家为僧,一时间这成为了热议的话题。

无数人前往他所在的大悲寺之中想要看看他。

可是他已经了却尘缘,对于外来者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挂念,什么状元,自己不过是一个僧人了尘而已。

了尘渐渐的平静了下来,他犹如一个普通僧人一样,做着该做的事情,行着该行的法。

任何事情的热度总是会降下来的,终于,有一天所有人都不再记得了尘就是连中三元的奇男子,所有人也不再关注了尘,了尘本以为自己会这样度过一生。

可是那一天的残阳下,一个身穿鹅黄色罗琴的少女却一脸好奇的问他:“你是傻子吗?做和尚难道比做状元还要好吗?”

对于这俏皮女子的问题,了尘轻宣佛号微笑不答。

或许是对他的好奇,女子经常跑来大悲寺上香,每一次都会找到了尘问东问西,可是了尘每一次除了微笑,从未回答过女子问题。

女子一次次的来,一次次没有得到答案。

终有一日了尘发现,女子对自己好像不仅仅是好奇了……她对自己好像有了别样的想法。

了尘找到师父,师父问他,你想做了尘还是彭白?那一刻他说自己就是了尘。

“既是了尘,已经了却尘缘,又何须刻意回避呢?”

这是师父的回答,了尘悟了,他第一次跟女子说了话,因为我已了却尘缘,为何又对女子不回不答呢?

女子因为了尘的回答非常欣喜,毕竟是连中三元的人,诗词典故,各种道理,了尘是信手捏来,而女子也一次次在了尘的微笑回答之中痴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尘忽然觉得,自己这样过好像也很好,直到那一天,女子问他:“你愿意为我还俗吗?”

了尘没有回答……从那一天开始,了尘再次变成了那个不回答的了尘,而女子一次次来问他……一次次的问他……

喜欢箭魔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