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房宠小说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周冬雨

因为孟超刚才救了他们,而且和他们身形相仿,并没有牛头人或者野猪人那么强烈的压迫感,四名孩子的情绪都还算稳定。

不过,孟超发现孩子们并没有将自己刚才分给他们的高能食物吃完,每人都留了一小撮。

连话都说不太清楚,最小的孩子都是如此。

“我们,我们想留一些,给鱼骨头他们吃。”

脖子上挂着彩螺吊坠的孩子,吞吞吐吐地说,一副生怕孟超把奶酪和糖块要回去的样子。

孟超想了想,干脆又从腰间解下一个皮囊,从里面掏出一大块混合了蜂蜜和炼乳,压缩成奶砖的高能食物,在掌心捏碎了,又将碎屑用几片树叶细细分包,分别送到几个孩子怀里。

这是刚才从十名倒霉的图腾武士身上,搜刮出来的战利品之一。

慷他人之慨,总归是一件特别愉快的事情。

四个孩子全都懵了。

他们还从没遇到过,无缘无故对他们这么好的人。

“这位大人,您……”

佩戴着彩螺吊坠的大孩子,在自己胸前捏了好几下,树叶包裹的硬梆梆的奶砖碎屑还在。

这令他鼓足勇气,偷偷观察了孟超半天,小心翼翼地问孟超,“您是鼠神派来的使者么?”

“鼠神?”

孟超心中一动。

前世记忆碎片中,无数熠熠生辉的信息洪流,在脑海中疯狂翻滚。

他高高挑起眉毛,反问道,“你们也知道大角鼠神?”

“大角鼠神”这个词一出口,四个鼠民孩子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真是,真是鼠神的使者!”

“怪不得会拯救我们呢!”

“大叔他们没有骗人,鼠神的使者,真的来救我们了!”

他们抱作一团,

通房宠小说全文完整版

喜极而泣。

又围着孟超滴溜溜乱转,唱起了一首怪腔怪调的歌谣:

“最勇敢的大角鼠!”

“最厉害的大角鼠!”

“最强大的大角鼠!”

孟超听得头昏脑涨。

只能苦笑不得地喊停。

“听着,孩子们——”

孟超眼珠一转,道,“鼠神肯定会拯救全体鼠民的,但是要将你们统统都从黑角城救出去可不容易,告诉我,黑角城里,哦,就说你们身边吧,信仰鼠神的人多吗?”

孩子们不疑有他,连连点头:“多的,大家都相信大角鼠神肯定会降临到图兰泽,拯救全体鼠民的!”

“是这样……”

孟超若有所思,“那你们又是从哪里听说大角鼠神的呢?”

“是大人说的啊!”

孩子们说,“当我们钻到那些黑黢黢的、臭气熏天的管子最里面,被熏得昏天暗地,连肠子都要吐出来的时候,大人们就会安慰我们,再忍耐几天,大角鼠神的使者,就会把我们全都救出去的。

“有时候,大人们还会聚在一起,嘀嘀咕咕说着大角鼠神的事情,我们也听不太懂,只知道,大角鼠神非常厉害,无论图兰泽还是圣光之地,都没人是他的对手,就在这个荣耀纪元,大角鼠神一定会降临到人间,带领全体鼠民,夺取至高无上的荣耀,一定,是这样吧?”

鼠民孩子充满期待地看着孟超。

这番话说得有些拗口,显然不是他们自己的语言,而是在成年鼠民的秘密集会上听到,鹦鹉学舌而已。

“当然,荣耀属于大角鼠,胜利属于全体鼠民。”

孟超用一句大角鼠神信徒,经常说的祝词,打消了孩子们的最后一丝戒备之意,继续问道,“那么,是哪个大人,告诉你们这些道理呢?”

孩子们全都摇头。

“我们不知道。”

他们说,“大人们只会在最累的晚上,跑到地底最深的管道里面,说大角鼠神的事情,说的时候,他们脸上都佩戴着面具。”

“原来如此,谢谢你们告诉我这些事情。”

孟超微笑点头,用眼神鼓励孩子们继续说下去。

他旁敲侧击地又问了一些问题。

氏族时代的高等兽人,原本就没有太强烈的保密意识。

自幼生长在鼠民村落里的孩子们,更没有学会隐瞒自己的信仰。

而这一时期的氏族武士们,也没有将流行于鼠民之间的原始信仰当回事。

是以,孟超很快确认了,在这座贫民窟,甚至是整座黑角城,都存在大量鼠神的信徒。

而且,随着血蹄大军渐渐成形,将方圆数百里内的资源都搜刮得一干二净,无数老弱病残在熊熊燃烧的家园周围默默死去,氏族武士对于鼠民的压榨也达到了极限。

数量比武士更多百倍的鼠民,亦像是被压缩到极限的弹簧一样,即将反弹出最强劲的力量。

这一点,从孩子们口中,大人们越来越频繁的秘密集会,就能推测出来。

孟超原本的计划,仅仅是将彩螺村的孩子们救出去。

发现黑角城里竟然还蕴藏着一股如此庞大的力量,就像岩浆蠢蠢欲动,即将爆发的火山,他心思电转之下,觉得很有必要微调自己乃至冰风暴的计划。

嘱咐四个孩子将高能食物碎屑都藏好,继续在这里躲一段时间,等大人们陆续冒头,秩序稍稍恢复了,再出去找他们的伙伴。

并向孩子们承诺——自己一定会回来的。

孟超重新没入黑暗,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贫民窟。

他运转《行尸术》,将呼吸、心跳和体温都降至极限。

就像是一抹薄如蝉翼的影子,贴着墙根,在黑暗中潜行。

小心翼翼地避开了随处可见,被多巴胺和内啡肽控制,陷入杀戮漩涡不可自拔,像是玩电子游戏一样乱战的氏族武士们。

用手术刀般锐利的目光,审视眼前这座气势恢宏的巍峨大城。

刚刚踏出血颅角斗场,俯瞰黑角城的全貌时,孟超只觉得不可思议。

一个处于氏族武士的野蛮文明,如何能营造出这样一座层层叠叠,气象万千,足以容纳数百万人口的超级城市?

等到渐渐勾勒出图兰文明最真实的面貌。

并看到氏族武士们在不管不顾的战斗中,砸烂了黑色建筑的外壳,令斑驳剥落的外墙下面,大片残垣断壁都暴露出来时。

孟超才意识到,今天的高等兽人,并没有“建造”这座城市。

他们仅仅是“继承”了这座城市,而且像是“崽卖爷田心不疼”的败家子一样,不断糟蹋着这座城市。

黑角城在千万年之前的规模,一定比今天更庞大十倍。

孟超看到那些巍峨如宫殿的建筑,不过是千万年前的图兰文明,建造的高楼大厦崩塌之后,遗留下来的残垣断壁而已。

之所以没有在这些残垣断壁上,发现丝毫先进文明的痕迹,诸如钢筋混凝土和玻璃幕墙。

仅仅是因为现在的高等兽人,从图兰河两岸挖掘出来大量富含矿物质和微量元素的淤泥,搬运到黑角城,细细涂抹到了残垣断壁之上。

经过烈日曝晒之后,为支离破碎的古老建筑,裱糊上了一层黑色的外壳而已。

乍一看去,成片黑色建筑,犹如连绵起伏、鳞次栉比的正方体和立方体的山峰。

这种“用最原始的技术,建造出了一座最辉煌的城市”的感觉,往往能令不明就里的人心生感慨,甚至顶礼膜拜。

但在搞清楚了现在的高等兽人,不过扮演着败家子和裱糊匠的角色之后,孟超不禁觉得,既可笑,又可叹。

不过,现在可不是笑话高等兽人的时候。

作为搞不好要前后脚堕入毁灭深渊的难兄难弟,龙城人也没什么笑话高等兽人的资格。

孟超很快就从黑色淤泥外壳剥落,露出古老废墟的建筑上收回目光。

全神贯注,在前世记忆碎片中,搜索和“大角鼠神”有关的一切信息。

就像古往今来,无论地球还是异界,任何一个饱受压迫,走投无路的族群,都会臆想出一个救世主一样。

在图兰文明中,饱受氏族武士压榨了千万年的鼠民们,也拥有自己的,能带来终极救赎的神祇。

当然,图兰文明并没有神祇的概念,而是将祖先崇拜强化到了极致。

所以,鼠民们顶礼膜拜的“大角鼠神”,也不是真正的神祇,而是被全体鼠民尊奉为他们共同的祖灵。

故老相传,千万年前,在那场导致全体鼠人都背负上“怯懦,卑贱,耻辱”之名的战争中。

当鼠人负责的整条战线都全面崩溃,几乎所有鼠人都望风而逃的时候。

唯独一名天生异相,脑袋上长满了又粗又长又弯,盘根错节还锋利无比的大角的鼠人勇士,逆流而上,单枪匹马,抵挡敌人摧枯拉朽的洪流。

这名鼠人勇士的壮举,自然不能阻止整条战线的崩溃。

却为鼠人乃至鼠民注定要悲哀千万年的宿命,点燃了一线希望。

很多鼠民都坚信,他们将用千万年时间,为祖先的怯懦赎罪。

而在千万年的赎罪期满之后,昔日那名英勇无畏的大角鼠勇士的英灵,就将重现人间,并带领全体鼠民在图兰泽乃至圣光之地纵横驰骋,去夺回他们已经失落千万年的荣耀,创造在黄金、血蹄、雷电、暗月、神木,五大氏族之外的第六大氏族——专属于全体鼠民的氏族!

喜欢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