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雀春深锁大乔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周冬雨

在陈一墨以为他还会说什么的时候,突然见他蹲下去,直接用手,把掉在地上的饭菜全部扒进餐盘里,手忙脚乱,仓皇不已。

陈一墨没想到他会这样,一惊之后下意识退后两步,却见捡完饭菜的他,一双脏乎乎的手抱着同样脏乎乎的餐盘,低着头从她面前逃也似的跑了,因为跑得太急,还差点摔倒。

陈一墨看着那个踉跄的背影,很久都没能将之与一年前那个男孩联系在一起,那个气质清贵、说起话来眉目飞扬的男孩,站在教学楼外的玉兰树下,带着点儿高傲地对她说,“陈一墨,我们有个花丝镶嵌协会,打算吸纳你入会。”

好像吸纳她入会是格外看得起她似的,她一定会喜出望外。

少年人的骄傲,陈一墨并不觉得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虽然她不会跟这样的人亲近,但天之骄子,难免清高自负,只是,这才不过短短一年时间,一个人的精气神就会被打败至此。

餐厅里稀稀拉拉坐着的几个学生看到这一幕,开始窃窃私语。

“那是校草陆璧青吧?”

“他怎么这样了?”

“哎!好像是他那什么大师的父母,被人揭穿剽窃的事。”

“什么光环,什么世家传人,都是假的。”

“也挺可怜的。”

“可怜什么呀,活该吧,这些年他在他父母的光环下得到多少便宜?”

“反正我觉得挺可怜……”

“这位同学!你打饭吗?要打的话快点!”食堂阿姨要收场了,催陈一墨。

“来了。”陈一墨抱着碗走近窗口。

等她打完饭出去,夜幕下早已没有了陆璧青的身影,她此时才恍然觉得,似乎自打她从国外回来,那个在人群中特别打眼的清俊男孩,就没有了存在感。他其实挺活跃,球场、系里开会、各种活动,都有他的身影,但最近真的好像从大家的目光中销声匿迹了。

陈一墨不曾看见的是,在她走过的某个小花园,一棵柏树下,有人看着的背影远走,久久地看着,直到再也找不到她。

他垂下头,手里依然端着脏兮兮的餐盘。

他再也没有脸面走到她的面前,就如同他再也没有勇气在老师和同学面前抬起头。

他知道所有人都在议论他,都在议论他的父母,可是,他却没有资格上前辩驳,他们说的都是事实,他只能把自己缩进套子里,第一个去教室,坐在最角落里,最后一个来打饭,不被人看见……

他的手机响起。

接听,传来他妈妈的声音,“儿子,我们在学校门口。”

他挂了电话,沉默地、缓慢地往学校外走。

学校外,停着他家那辆熟悉的车,里面的人看到他的身影,立刻打开车门出来了,高跟鞋笃笃地,快步走到他面前,叫他,“璧青!”

目光却落在他手里的餐盘上,眼泪一下就出来了,“你这都是吃的什么啊?”

陆璧青自食堂和陈一墨一撞之后,其实脑袋里都是放空的,根本就忘了他手里端着个什么,这会儿被提醒,他脸色愈加晦暗。

“走!妈带你去吃饭!”

林雪慈伸手拉他,却没拉动。

“走啊!”

他仍然没给反应。

看着儿子淡漠的脸,林雪慈眼泪哗哗直流,“你就这么讨厌妈妈吗?打算永远也不原谅妈妈了吗?”

话音刚落,一个巴掌扇在陆璧青脸上。

猝不及防,陆璧青被扇得差点倒地,后退好几步才站稳,手里的餐盘再次掉落。

林雪慈却挡在他身前,冲着刚刚动手的陆安平发怒,“你打他干什么?”

“你就护着他,这个时候你还护着他!”陆安平的手指指着林雪慈身后的陆璧青,“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有什么资格用这样的态度跟你妈说话?我们就算对不起所有人,也没有对不起你!嫌我们丢你人了是吗?你别忘了,你长这么大,你吃的喝的穿的,你受的教育,你能上这所大学,都是我们丢人给你换来的!”

陆璧青咬着牙,鼻翼和嘴唇都在微微颤抖,闭着的眼,流下两行泪。

林雪慈回头看见儿子这样,怒瞪丈夫,“你跟儿子说这些干嘛?”末了,伸手给陆璧青擦眼泪,眼里也含满泪,“璧青,妈妈知道,妈妈这次错了,但是,妈妈是有苦衷的,妈妈不求你理解,妈妈以后的艺术生涯只怕也结束了,妈妈只希望,你不要受影响,别这样对自己,行吗?”

陆璧青睁开眼,颤声问,“苦衷?”

“是……”林雪慈含泪点头,试着解释,“我……”

陆璧青却打断了她的话,“既然您也知道艺术生涯会因这样的错误而结束,那为什么,当初还要诬陷陈一墨和向挚抄袭?他们的艺术生涯才刚刚起步!”

林雪慈

铜雀春深锁大乔全文完整版

怔怔地看着他,“你……你怎么……”

“若要人不知

铜雀春深锁大乔全文完整版

除非己莫为,这是小时候你们教我的。”陆璧青年轻的脸上全是纠结和痛苦,没有人能理解,当他意外得知陈一墨遭遇的那场抄袭风波竟然是自己母亲主导,大量帖子也是自己母亲雇人刷出来时,他是如何的分裂。

“我……”林雪慈一时找不到措辞。

“这件事,您又有什么苦衷呢?”

沉默,像这黑夜,将一家三口笼罩。

“没什么……”陆璧青继续流着眼泪道,“因果循环,我的艺术生涯大概也到此终止了,这应该就叫报应吧!报在我身上,也挺好的。”

他说完,突然转身就跑。

林雪慈追出两步,大喊,“璧青!”

陆璧青却越跑越快,很快跑进了校园。

林雪慈倒在陆安平胸口,哭得不能自已。

校园里,陆璧青依然在狂奔,冬天的风,在耳边呼呼而过。

他希望这风再吹得猛烈些,最好能劈开他的脑袋,帮他肃清他脑子里那些混乱的对与错,恩与怨……

陈一墨什么都不知道,晚自习后她收到陈师叔发来的一条信息,问她是否有空过去一趟,她第二天就收拾东西回去了。

喜欢旧曾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