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想在车里要你完整版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周冬雨

第1220章练功,嗜血的兴奋

生蛮警惕地看着凤无忧,并没有要过去的意思。

“我们天蛮不怕受伤。”生蛮说道:“灵泉水会治好它。”

谈及灵泉,生蛮远没有熟蛮那种既依赖又畏惧的感觉,而是十分亲近。

至于用灵泉水洗涤伤口,如果是熟蛮在这里,只怕光是这种说法都会让他们恐惧。

伤口破损,灵泉水是会进入肌肤和血液的,这和直接喝灵泉水也没有多大区别。

“那便算了。”凤无忧笑了一下,还是把手中一样东西扔过去:“多个药总没坏处,这个药可以快速止血,你若愿用就用,不愿意用就算了。”

那个生蛮伸手接过,看了一眼手中的瓷瓶,再次说道:“你不是敌人。”

说完,转身消失了在黑暗中。

凤无忧一行人才再次回到篝火旁边。

云九看着带出来的食盒,满脸郁闷:“腊味没了。”

辛辛苦苦从天岚带来的呢。

好不容易给皇后娘娘解解馋,就这么便宜了那个蛮人。

凤无忧失笑:“一块腊味,能换个朋友,不是很好么?”

至少,他们在恶鬼山行动的时候,不用总担心着生蛮出来杀他们。

云九还是很不爽的样子。

凤无忧道:“我有东西解馋。”

闻言,云九立刻把头转了过来。

难道皇上还给娘娘备了东西?他怎么不知?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凤无忧叭唧在萧惊澜脸上亲了一下,笑眼弯弯:“秀色可餐。”

萧惊澜也没想到,愣了片刻,笑容才慢慢浮现:“十分荣幸。”

顿时,一片哀嚎。

皇上和皇后娘娘真的够了,他们以后都不想在皇上和娘娘身边当差了。

今日的一个小小插曲很快过去,他们在山中休息了一天,第二日一早进山。

进了山中,树木遮天,若不是很清楚他们进来的时候是白天,光看山中的光线,还以为是黄昏。

山路非常难行,除去山本身的陡峭,还有交错的树枝以及地上落叶形成的腐泥。

尤其是这些腐泥,非常难走。

看着上面都是树叶,实际上脚下一踩滑,有时候

早就想在车里要你完整版全文阅读

甚至会滑倒在地。

就是他们这些有工夫在身的人,都好几次差点滑倒。

至于鞋子和衣服下摆,更是早就泥巴点点。

凤无忧自己都走得很狼狈,想着萧惊澜那种洁癖,立时有点担忧。

结果转头一看,萧惊澜气定神闲,别说衣服干干净净,就连鞋子上都没有什么泥。

凤无忧瞪着眼睛:“萧惊澜,你怎么走的!”

为什么他们都这么狼狈,萧惊澜却一点事儿没有。

萧惊澜伸手拂去凤无忧额角一根发丝,淡笑:“练功。”

练功?合着这男人一直都在用轻功?

可就是轻功,也没见过这种方式。

萧惊澜又补充:“也不全是轻功,还有目力。”

第一时间判断出下脚处的软硬虚实,该走实的时候走实,该运内劲提气的时候提气。

一路走来,看似闲庭信步,但最花功夫的,说不定就是萧惊澜。

“你不累么?”凤无忧吐槽。

萧惊澜神色不变:“习惯了,先前练功不便,时间又不多,只好每时每刻都想办法让自己练功。”

凤无忧顿时呼吸一滞。

他所说的先前,应该就是中毒卧床那时候,这个男人重伤一场,功夫不但没有落下,反而更上一层,除去那些珍奇宝药之外,靠的,就是他这份强悍的意志力。

那时候得有多艰难,才能让他这么逼着自己?

这男人,简直就是故意来让她心疼的。

就在凤无忧心脏揪着的时候,萧惊澜忽然开口:“小凤凰,可要帮我练功?”

凤无忧一怔,就看到萧惊澜向他伸着手:“我抱你。”

加点份量,自然练功的难度更大。

一瞬间,凤无忧脸红了。

这男人撩人不带提醒的。

也是她傻,听到小凤凰三个字就该知道他不说正经话。

“一边去!”冲着萧惊澜扬了扬拳头,凤无忧继续转头走路了。

只听到,轻笑声从萧惊澜的胸膛里震动出来,心情很好。

程知节和一同出来的属下们已经绝望了,对主子洒狗粮的行为表示:你们尽管洒,我们接着就是。

被萧惊澜这么一打岔,凤无忧倒也想试试他的方法。

只是,说着简单,真要做起来,实在是太难了。

不说别的,光是这份目力和判断力,没有个几年,就休想练得出来。

就算看对了,还要在脑子里反应轻重,要不要用内力,往往想着要用轻功,结果一脚踩实,把鞋子和衣服弄得更脏了。

不过凤无忧向来是个不服输的主,越是如此,越要去尝试。

萧惊澜也不嫌弃溅起的泥点子,跟在凤无忧不远处,不时轻声指导。

如此行了半日,到了一处植被极为茂密的地方,树冠遮天盖日。

如果不是

早就想在车里要你完整版全文阅读

清楚地知道现在是白天,还以为现在是晚上。

一入此地,凤无忧神经本能地紧张。

原因无他,此地太适合伏击了。

“娘娘,不必担心,生蛮要杀人,都是直接杀出来,干不了这么精细的伏击。”

程知节开玩笑一样和凤无忧说着,刚说完,便传来一声激烈的大吼。

程知节笑容瞬间僵住,身形早已一转,挡在了凤无忧和萧惊澜身前。

周边侍卫也在倾刻之间列好阵形。

只是这短短的时间,那边的声响早已变得激烈,不止有人在大吼,还传来兵器交击的声音。

凤无忧和萧惊澜快速对看了一眼,都望向一个方向。

那个方向应该不远,但树木太密,因此根本看不到到底是什么人,又发生了什么。

“去看看。”

凤无忧立刻就做出了决定。

据她所知,生蛮之间也会有斗争,但几乎没有死斗,这么激烈的声音,肯定是生蛮和熟蛮遇上了。

有生蛮不奇怪,但熟蛮……会是哪一支?

肯定不是玄鸟部的,那么是大周,还是夕月?

如果是大周,他们自然是不管的,但如果是夕月,倒要看情况了。

毕竟如今三支熟蛮势力当中,大周实力最强,比玄鸟和夕月加起来还要强。

他们拨动着树枝,小心地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赶过去。

赶到一半,忽然传来几声巨吼,把树叶都震得簌簌抖动,沐随心一个没走好,差点摔倒。

萧惊澜扶住她,她转头说道:“这声音不对劲。”

很耳熟,可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萧惊澜也点头,这种吼声根本不像人类能发出来的,倒像是什么动物在嚎叫。

“先去看看!”

不管是什么,见到了就知道了。

他们加快了速度,翻过一个稍微有点坡度的小坡,终于看到了对面正在进行战斗。

“窝靠,那是什么玩意儿?”一看到那些人,程知节就爆了一小句粗口。

凤无忧比他慢一步上来,看清之后,也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见过那些人?”

萧惊澜和凤无忧夫妻太久了,她每一个动作和反应,他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凤无忧点点头,咬牙说道:“神卫。”

闻言,萧惊澜的神色一瞬间沉下,目光也往场地中间看去。

只见,那个小山涧里两方人马正在激斗,一方穿着兽皮,这打扮他们昨夜才刚见过,是生蛮,人数大概有一百多个。

还有一方人马,人数不多,五六十个,可是其中足足有二十多个人,足有近三米高,肌肉都虬结着,呈现出近乎恶心的形状。

他们的脸也都异化,疙疙瘩瘩,各种肉瘤突出,总之,根本不像人。

“你生产的时候,遇上的就是这些东西?”他淡着声音,但周围的人都从他的话语里听出了危险。

一时间,众人都不敢吭声。

娘娘生产时候的事情绝对是皇上心里的逆鳞。

那时皇上要主持蛮人围剿的收尾战,不能陪在娘娘身边,不曾赶上娘娘生产也就罢了,在他吓走拓跋烈,认为娘娘已经安全的时候,居然又被夏傲偷袭了一波。

后来皇上赶到的时候,战役早就结束了,那些蛮人神卫也化成了一滩滩血水,什么也没有留下。

可……那场战事的凶险他还是从千心千月聂铮口中听说了。

虽然他们得了凤无忧的吩咐,不准说的太可怕太详细。

但皇上是什么人,听一句话,就能把后面百八十句都猜出来。

聂铮几个人被皇上问得汗水都出了十好几层,后来皇上还找了其他参与战事的人,一个个问过来。

还是皇后娘娘跑到皇上书房镇着,皇上才停止了举动。

之所以这么偏执,就是因为这些神卫实在太可怕了。

凤无忧和他在一起之后,大大小小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战争,这一次绝对是最危险的。

甚至,只差一点点,就会死掉。

无论是拓跋烈回来的晚一分,还是贺兰玖不在身边,又或者援军到得慢一点,再或者这些神卫自己崩解的稍迟,他都有可能已经看不到凤无忧。

越是知道那时的凶险,萧惊澜就越是后怕,但同时,也越是对神卫这东西,深恶痛绝。

此时,丝丝冰寒在空气中流动着,程知节几人不仅感觉到了危险,还感觉到了一丝嗜血的兴奋。

下面那些就是伤害小凤凰的东西吗?

他倒要看看,这些所谓的神卫,能有多厉害!

喜欢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