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腰抬起来点我要进来小说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周冬雨

云利的直播间。

仅仅28人所在的房间,同样有一条条的评论,或者说,叫做疑问刷新出来:

“我在看什么?”

“头晕!”

“现在的达芬奇要求这么高了?这得飞行员体质吧。”

“这就是病人内脏不会吐,要不腹腔早吐满了。”

云利的直播系统是不对外直播的,所以,28个观看背后,可能对应着更多的医护人员,只是有的医院喜欢沉默寡言,有的地方就活泼许多。

泰武中心医院就属于严肃闷骚的类型,大家有的直接看屏幕,有的连着手机,也都是看着屏幕里的评论偷偷乐,但没一个发言的。

倒是原本在会议室里看转播的副院长,好奇的跑来了操作室,好奇的转了两圈,建议道:“能不能把凌医生手部的操作给拍出来,我估计很多人都有兴趣的。”

此言一出,操作室里守着的医生们纷纷点头,心道,领导的脑子,有时候还真的像是开了洞似的,不渗油不进水的时候,竟是有点用处。

“手部操作是能看,咱们这边的达芬奇机器人都有示教的功能……”在场的医药代表说着话,目光看向左慈典这边。

他是泰武中心医院这边做销售的医药代表,却也知道拍摄转播的敏感,遇到不好说话的医生,有理没理的都不好惹。

左慈典也不能确定,于是站到控制台旁边,低声道:“凌医生,他们想看您的手部操作,用视频转播的形式。”

“哦,可以。给云医那边也安排一下。”凌然从来没有敝帚自珍的想法,反而觉得这个想法很好。

左慈典连忙应一声,向这边的医药代表点点头,就出去打电话了。

泰武中心医院有常驻的工程师,甚至都不用亲自过来,远程几个操作,就见屏幕里再辟出一个区域,拍出了凌然握着操纵杆的影像。

“咕嘟。”一名医生望着凌然的手指,咽下了口水。

“好看。”旁边的医生听到了,但表示赞同。

“再加一块屏幕,多加两块,这么大的白墙都空着呢,舍不得啊。”副院长随口发话,医药代表就再次忙碌了起来。

这一次,医院常驻的工程师飞快的出现了,手里还提着两块27寸的显示器,三下五除二的就给墙上装好了。

国内的医院在设备使用方面,向来都是极其任性的,越是三甲医院,三甲中的好医院和顶级医院,在这方面的限制就越少。尤其是科室主任往上的高阶医生们,不仅受到医院的限制少,还受到医药公司的种种优待,别说是几千块钱的屏幕了,就是几万块钱的药品或饭费,也都是一个电话就搞定的事,后期能不能报销出去都无所谓。

医生们的注意力也没在医药代表的身上停留,屏幕被悄无声息的安装完毕以后,新一轮的“15分钟”已经来到。

病人的第一肝门再次阻断,源源不断的血流像是水龙头里的水,被一下子给卡住了。

与此同时,悬停在肝脏上方的机械手,再次转动了起来,与之相伴的,是凌然视线下的屏幕里,视野转动的飞快,而更多的医生,则将目光落在了新安装的屏幕上。

两根摇杆似的操纵杆,正在凌然的手指的拨动下,一会向前,一会旋转,一时向左,一刻向右……

好几名医生都看的呆住了。

他们有的是跟屏幕里的机械手的变化比较,阵阵诧异;有的是跟自己的操作,或以往看过的视频比较,阵阵惊讶;也

把腰抬起来点我要进来小说完整版

有的是跟其他帅哥美女的手指比较,阵阵心馋;还有的是跟其他大小电影比较,想瞎了心。

凌然并不理会别人的看法,对操作室内众人的议论亦是充耳不闻。

跟许多人想象的寂静的,严肃的手术室不同,大部分的手术室跟办公室是差不多的,除了一些需要较为严格遵守的消毒卫生制度以外,普通的手术并不会有多么严格的进出要求,医护人员的聊天更是无从禁止。

对凌然来说,这种生活就跟他在学校的时候一样,那些长相姣好的女生,在他身边围成一团,大声笑小声说话的时候太多了。

如今换成同行的医生和护士,更是完全称不上干扰。

真正令凌然享受的,还是手术本身。

事实上,凌然自己都没有料到,换成肝切除手术以后,自己做的会如此顺利。

此前用达芬奇机器人做手术,因为熟练度不足,包括凌然自己在内,都未曾尝试挑战肝切除这种大手术——手术等级的分类,许多时候就是以“会不会死”为评判标准的。那些做不好就会死的手术,就是四级手术,规定只能由主任医师主刀进行,而做坏了也不会死的手术,就是一级手术。

肝切除是显而易见的四级手术,自然只有准备充分的时候才好进行。

只是对凌然来说,肝切除手术的熟练度实在是太高了,甚至可以说,因为同类型的手术做的太多了,以至于他都掌握了许多并无必要的信息,在正常的手术过程中,可能根本用不到的东西。

这就好像一个常年在同一个水库中钓鱼的人,他在熟悉了鱼情,熟悉了天气,熟悉了鱼对饵料的喜好,熟悉了水库的深度之外,可能同时也会对周

把腰抬起来点我要进来小说完整版

围的植被,蚊虫的种类,来往的交通等等,也会有相当程度的熟悉,但对钓鱼本身,后一部分的信息是帮不上什么忙的。

除非……钓鱼的规则改了。如果来往的交通时间被算入了钓鱼时间里并计费,如果钓鱼的时间被拉长至马拉松的程度,如果周围的植被因为季节或其他什么原因影响到鱼类的聚集,那这些信息,就是新增的有利因素,反之亦然。

对凌然来说,完美级以后不断积累的肝切除的经验,此时就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一般的医生,学肝切除会详细的了解肝脏的各项信息,会做一些解剖和阅读,可要说程度,那就相差太远了。入门级的医生可能就强记一些步骤,好一点的能拓宽些技术,遇到各种脏器变异或手术意外也能处理,但真的要说到原理性的东西,要求就非常高了。

这就好像是解方程。入门级的选手能熟练的得出典型方程的解,专精级的选手足以应对变异方程,但深入到了大师级的时候,方程的变异就已经谈不上规律了,必须从原理出发去分析。

至于完美级,就不仅遇到合并其他方程的情况了,还可能面对方程没有代数解,甚至没有几何解,而需要全新的数学工具的情况。

用达芬奇机器人做肝切除手术,就相当于换了一种数学工具去解方程式,对方程的理解是一方面,对工具的理解又是另一方面,而对两者都有所理解之后,得到的可能就是截然不同的答案了。

同样是游离肝右静脉,肝左、中静脉共干,局部游离第二肝门……凌然用达芬奇机器人做起来,其实质内容已是发生了变化。

当然,最直接的不同,还是分离肝脏的时候,他以前最常用的徒手掰肝是用不了了,哪怕是对凌然来说,这都有些不太习惯。

“阻断解除。我思考一下。”凌然这次没把15分钟彻底用完,就让松开了阻断带,并开始进一步的考虑起了后续的步骤。

梁学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屏幕,中间有评论的屏幕里,果然是一排排的感叹:

“为什么还要思考?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考了100分的同学说,我这次失误了。”

“要不是凌医生的手好看,我就气死了。”

梁学以前觉得在手术直播中评论的医生都过于轻浮,但今天看着那些同样轻浮的话语,他竟是深表赞同。

“梁主任,我认为肿瘤已经浸润下腔静脉了,我准备血管壁切除。”凌然很快做出了新的决定,并通知旁边的梁学。

梁学微笑:“您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喜欢大医凌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