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将她的腰往下按小说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周冬雨

幕兰人为洛虹安排的客居没有任何禁制,就是单纯的一座豪华楼阁。

关上房门,洛虹随手丢出几个阵盘,保证不会被人窥探后,一道青烟从他体内钻出,凝聚出元瑶的身形。

“洛兄,不知幕兰人的提议你考虑得如何了?”

元瑶语气微冷,脸上怒意分明地问道。

“这还用考虑吗?洛某之意可是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

说要考虑不过是缓兵之策,元姑娘大可放心。”

洛虹一手扶额,大感郁闷地道。

“要......要我放心作甚!我不过是在为虞姐姐着急!”

冷静下来后,元瑶顿觉自己的反应太过可疑,略显尴尬地分辩道。

在二人的气氛古怪起来之前,门外传来陌生女子的声音:

“洛前辈可在,晚辈奉命送前辈所需之物而来。”

“将储物袋抛入禁制即可。”

洛虹没有与外头那位女法士见面的打算,放声交代道。

“是,前辈!”

话音一落,一个储物袋就触动了洛虹所布的禁制,缓缓穿透门扉,飞进了屋内,最终来到洛虹面前。

感应到女法士的气息远去,洛虹神念一动,将储物袋内的物品取出。

当即,一个长颈玉瓶和一面银色宝镜,便出现在桌面上。

正是洛虹所要的轮回暗河之水,以及检测血脉的法器。

“洛兄既不想与那幕兰圣女共参双修之道,又该用什么办法瞒过突兀人的血脉禁制?”

元瑶眉头紧皱,露出苦思之色。

“且试试借助血吼之眼的血道神通,能否瞒天过海吧。”

洛虹此前从未尝试过此事,当下也是没什么信心。

他先是喷出一口婴火,将那银色宝镜祭炼了一番,而后打出一道法诀,令其照射出一道银色光柱。

当这光柱罩在洛虹身上,镜面便亮起了红光,这表明洛虹并非幕兰血脉。

这时,洛虹手上法诀一变,眉心血纹骤然裂开,血吼之眼暴露出来。

只见一圈血光从血吼之眼中荡出,迅速将洛虹全身罩住。

随即,洛虹的血脉气息开始出现变化,面貌也逐渐向幕兰人的特征变化。

良久之后,银色宝镜上的红光渐渐淡去,直至消失不见。

元瑶见状一喜,认为洛虹已找到了瞒过血脉禁制的手段。

但此刻洛虹自己知道,他不过是借助血吼之眼的威能,施展类似玄功变化的神通罢了。

其本质与障眼法无异,不仅极可能瞒不过突兀人在黑域入口处留下的强力禁制,而且不可长久保持,一旦大祭当日有任何变化,他都要露馅。

想到这里,洛虹松开手上的法诀,眉心竖眼缓缓闭合,而当血光散去后不久,银色宝镜中又出现了些微的红晕。

“洛兄,这算是成功,还是失败了?”

元瑶被弄糊涂了,疑惑地问道。

“失败了,但并不是完全失败。

咳咳,要是能炼化一元婴法士的精元,此法便可拥有足够的效用。”

光凭玄功变化终究是不行,洛虹还需一些外物辅助。

“洛兄兜了一圈,竟还是要与那幕兰圣女双修?”

元瑶美眸一瞪,只觉洛虹方才就是在忽悠她,那缓兵之计不是使给幕兰人看的,而是使给她看的。

“元姑娘误会了,取人精元的方法并非只有双修一途。

元姑娘莫非忘了自己乃是鬼修,此道正是你之所长啊!”

洛虹眉眼带笑地望着元瑶,语气如常地道。

“洛兄,你难不成是想让我去取那幕兰圣女的精元?!”

元瑶当即就懵了,震惊万分地反问道。

“咳咳,元姑娘若是不愿意代劳的话,洛某也就只能勉为其难地舍己为人了。”

元瑶虽是鬼修,但精元乃是人之根本,要想榨取出来,没有肢体接触是不可能的。

光是想象那场景,洛虹便有些口干舌燥了。

“这......”

元瑶犹豫半响,最终还是决定宁愿自己吃点小亏,也不让洛虹占大便宜。

“你给我一枚玉简书信,我去去就回。”

见元瑶答应,洛虹眼神微微闪动了两下,似藏着别的什么念头,依言取出一枚空白玉简留书其中。

心中羞意未平的元瑶,自然没能察觉到洛虹的异样,接过玉简便化作一道青烟遁出房门。

......

圣殿深处,一座香闺之中,乐韵正神色木然地坐在铜镜之前,呆呆地看着镜中的自己。

虽不算花容月貌,倾国倾城,但也是活脱脱一个大美人,且气质端庄高贵,如何能如此不被那人所待见?

乐韵着实有些想不通!

当初刚得知要为族群献出精元之时,她心中也是有所抗拒和委屈的,所幸洛虹不是一般人物。

他足够强大,而强大正是草原女子最看重的特质。

所以,乐韵很快便说服了自己,但她万万没料到,对方竟没有看上她!

一时间,抗拒与委屈都化为了不甘与不服!

就在她眉头渐渐皱起之时,门外侍女的声音传入她耳中:

“乐上师,洛前辈遣人过来求见。”

遣人过来?

乐韵是与洛虹一同回来的,自然清楚他是独自一人前来,那他差遣的会是何人?

带着疑惑,乐韵回应道:

“请进来。”

整理了一番仪容,乐韵起身走到外室,准备迎接来人。

当大门推开,元瑶飘然入内之时,乐韵顿时被其姿容所惊艳到。

但很快她便感应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心中陡然一凛,道:

“是你!”

乐韵认出元瑶乃是当日那个施展天鬼附身大法,禁锢住她法力之人。

“你竟一直呆在洛虹身边?”

一时间,乐韵便有些明白洛虹之前那不正常的反应了。

“我与洛兄之事乐上师就不必猜测了,还是先看看此玉简中的内容吧。”

元瑶故作镇定地道,将手中玉简轻轻抛出。

接过玉简,乐韵将神识探入其中,随即脸上便浮现出一抹坨红,震惊地看向元瑶道:

“不要!这也太荒唐了!”

“我要替虞姐姐看好洛兄,你要为自己的族群献身,这是最好的办法。”

元瑶这话既是对乐韵所说,也是对她自己所说。

“这......这......”

迟疑片刻后,乐韵目光有些闪躲地看向元瑶,呢喃道:

“你打算怎么做?”

元瑶陡然化作一道青烟,涌到乐韵近前重新凝聚成形,素手撩起她的一缕发丝,脑袋贴在她的耳边轻

他将她的腰往下按小说全文完整版

声道:

“道友只需放松,不要抗拒我就好。”

说罢,元瑶挑起乐韵的下巴,冰凉的红唇缓缓印了上去。

不多时,侯在门外的两名侍女,便听到了令她们面红耳赤的娇喘之声。

元瑶虽然未经人事,但她的师姐妍丽可已是过来之人。

在幽冥之地时,妍丽又喜欢调戏元瑶,所以这男女之事元瑶可是被教会了不少。

乐韵地位高贵,便是有追求者,对方

他将她的腰往下按小说全文完整版

也都是毕恭毕敬的,何时见过今日的阵仗,当即在元瑶的手段下丢盔卸甲,意识渐渐朦胧,不知自身在何处了。

过了小半个时辰,元瑶从犹如一趟软泥一般的乐韵身上起身,红唇一吸便从其口中吸出一团白色光球。

这正是乐韵的精元!

精元离体,乐韵神情当即萎靡下来。

由于元瑶乃是半鬼之体,没有肉身,所以她现在神志还很清醒,甚至对自己的手段有些得意。

但转念一想,她脸上又浮现出哀怨之色。

这时,她本想将乐韵的精元装入玉瓶,但不料她只是微微一引,那团精元便好似乳燕归巢般冲入她的身躯之中。

这一瞬间,元瑶又感受到了久违的温热感。

这种重获肉身的感觉,差点让元瑶当场幸福地哭出来。

但她很快冷静下来,开始查探自身,以免方才的异变对自己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

结果,元瑶发现自己体内的阴气正在侵蚀乐韵的精元,温热的肉身感也随着这种侵蚀在衰减。

不妙!

这要是被侵蚀干净了,她不就白忙活了嘛。

元瑶当即试着逆转抽取精元的秘术,想将乐韵的精元抽取出来,但却毫无反应。

尝试了片刻后,元瑶意识到自己没办法抽出精元,便匆匆推门而出,不顾两名侍女古怪的面容,向洛虹的居所飞遁而去。

此刻,洛虹正盘坐在床榻之上,默默运功。

突然,他眉头一挑,大门便随即洞开。

元瑶竟没用她惯用的遁术,直接穿过门户,而是推门而入。

“洛兄,我!”

乐韵的精元在持续消耗,元瑶急忙想解释事情的经过,让洛虹想办法抽出精元。

但她刚开口,便被洛虹所打断了。

“你的半鬼之体被乐韵精元所固,已经无法虚化穿物,甚至有了肉身实感。”

“不错,正是如此。”

元瑶有些发懵地应道。

洛虹停下功法,睁开双眼,随手一挥便将大门关上。

随即施法一引,将猝不及防的元瑶摄到他的怀中。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待元瑶反应过来时,她才意识到自己正侧坐在洛虹双腿之上,姿势无比的暧昧。

她的脸颊当即飞起两道红霞,用细若蚊蝇般的声音道:

“洛兄,你要做什么?”

“元姑娘,洛某好久没见过你羞色满面的样子了。”

洛虹伸手轻轻抚过元瑶的脸颊,温声道。

喜欢我在凡人科学修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