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兰h文完整版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周冬雨

她抗拒的十分厉害,甚至片刻都不愿从他。

即便她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在他手里挣脱,却仍是极力不让池映寒如愿,甚至喘息之余还斥道:“池二,你给我出去!你这是强……唔——”

还不等她说完,他便狠狠的封住她的小嘴。

他想让她安静一些。

这斥责的话,他是再听不得一句了。

而他现在究竟在做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

他真的有那么愤怒吗?

其实他最是清楚,他从不会跟她生气,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不会生她的气。

只有他自己清楚,嚣张和凶狠只是表面,实际上,这一切都是内心的恐惧作祟。

他没有生气,他只是感到惶恐不安。

他想要她安静下来,而不是她三番五次挣扎抗拒的模样。

他这次完全随着自己的意愿宣泄,甚至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而身下的人,连喘息都不能够了,即便是疼到极致,也喊不出声来,但眼角的泪却一刻都未停过。

池映寒闭着眸,不敢直视她的小脸,更不会知道在这般窒息之下,她的俏脸憋得泛红,几度翻眸。

他只知道她的挣扎越来越微弱了,到了最后整个人都不再反抗,手臂绵软无力,甚至整个身体都没有再动一下。

她总算是安静下来了。

池映寒想着,遂松开了她的唇。

那一刹,他突然意识到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他似乎做了件很过分的事。

过分到可能不会被原谅。

他知道他从未这般凶残过,甚至他不知道他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他只知道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倘若能找到宣泄口,或许情况会好很多。

可他无法宣泄。

他没法说,也没人说,无论经历了什么,都只能在心里憋着。

直到方才那么一瞬,他再也绷不住了,竟将所有的怒火都宣泄在他身上。

那一刻,他在想什么呢?

他在想之前想过的——倘若王夫人真

新兰h文完整版全文阅读

能给她找个能护她周全的好人家,倒也不是坏事。

只是他有些不甘心,他心里就好像压着一股火那般难受。

直到方才那一刻,他在她身上将那股火泄出来了,泄得彻底。

但他也不是不知道,他干了这种事后,会面临什么。

他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想法。

心里难过,却又觉得无所谓了。

但是他的手却还是下意识的握着她的小手,他不想松开,哪怕多赖一会儿就好。

他遂这么趴在她身上,听着她渐渐平稳下来的心跳声。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发现,好像不是她安静下来了,而是他安静下来了。

方才那股酒劲儿似是过去了,现在再想起这些杂事的时候,他唯一的念头便是想哭。

就好像失控了一般,他就这么在没人看见的地方,趴在顾相宜身上,不住的抽泣着。

没有人知道他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没有人能陪他说说话,也没有人能给予他丝毫的慰藉,仿佛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倘若他做不好,便会沦为弃子,没有保留的余地,只能被铲除干净。

这一切都不是他能选择的。

甚至王家要和池家划清界限这件事,也不是他能选择的。

纵是他尽了最大的努力,他也只是个五品谏官,没有丝毫的权力,更别说是凭着自己的意愿做什么事。

所以他很清楚,将怒火宣泄在她身上,究竟是件有多过分的事。

其实他不想这样的。

他只想让她安静一些,至少不要再将他推开了。

他已经再经受不起那种感觉了。

但他没有选择的余地,明日一早,他就得回去了。

无论今后王夫人有什么安排,她和哪个男人交往,都不是他能决定的了。

而现在,他只想再抱她

新兰h文完整版全文阅读

一会儿。

他有些累了。

确切的说,是哭累了。

他总不能一直这么在她身上压着,他这么重,再将她压伤了。

池映寒想着,便下床熄灯,随后便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在熄灯后安置了。

这一晚,他就这么抱着她,将她抱得很紧。

他好像很长时间都没这么抱着她睡过了,甚至没有去想——倘若不是昏迷,她会愿意这么安静的陪他一晚吗?

他没有再思量这些,他只知道这么长的时间里,他都没睡得这般安稳过。

他恨不得时间就在此刻彻底停滞,什么事都不要发生,他也不想再接触任何人……

这一夜,池映寒睡得很沉,他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待他中途睡醒一觉的时候,恍惚中,他感觉身旁的位置空荡荡的,他下意识的去触了一下,竟发现身旁没有人。

刹那间,他被吓得瞠大了眸,下意识的喊道:“相宜!”

清醒过来的瞬间,他竟发现房内的蜡烛,居然重新被点亮了。

一道人影背对着他坐在梳妆镜前,并没有因他失声的叫喊而给予回应。

反倒是池映寒起身后,突然有些酒醒了,再去回想他方才借着酒劲儿干的事,他顿时觉得自己简直就该千刀万剐。

他方才到底在发什么疯!

反倒是梳妆台前的顾相宜,似乎十分平静,只是在小心翼翼的卸自己的耳环。

并且她的身旁还有一小瓶白酒,那显然不是用来吃的,而是身上哪里受伤了,自己拿来偷偷擦拭的。

池映寒在看到那小瓶白酒后,心痛得厉害,他遂小心翼翼的问道:“相宜……你、你醒了?”

他不知道这句话问出去会得到怎样的回应,但她怎么骂他,他都能接受,他只怕她不理他。

而在听闻他的话后,顾相宜果真是回应了。

“你若是嫌我醒得有些早,那下次就狠一些,你再多做一会儿,我大抵便不会醒了。”

她到现在还记得方才的窒息感。她当时窒息到什么程度呢?别说是妄图喘上一口气了,就连眼前的景物都是发白的,没一会儿就背过气去了。

这会儿还能缓过来,她自己也是没想到的。

而她的这番话,却让池映寒更加心如刀绞了。

他刚刚到底在干什么?怎么会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来?!

喜欢嫁恶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