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实验室学霸做哭学渣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周冬雨

那五彩灵光的速度如光似影,快到连巫支祁都已反应不及,无法转移法体的地步。

巫支祁眸光凝缩,随即就从自身法体内分出一部分太阴真水,在身侧形成了一个十丈方圆的漩涡水盾。

“天下莫柔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

这水盾急速旋转着,并借助向心力无限的压缩,竟将那些五彩灵光强行遮挡在外,不得寸进。

只是下一瞬,这水盾就忽然间冻结。

那是诚意伯李承基,他在远处一刀遥斩,就令那太阴真水凝聚成的漩涡水盾,在转瞬间化为寒冰,然后在‘大五行阴阳元磁灭绝神针’的冲击下‘轰’的一声,化为片片冰粉。

巫支祁只来得及斜目看李承基一眼,整个躯体就被那五彩灵光轰成粉碎。

它明显受伤不轻,当这法体破碎,竟有片片的蓝色血液洒于江面。

此时又有一具银甲傀儡飞跃到此地上空,它一拳猛轰于河面之上。巨大的冲击力,震荡着周围三里方圆的河段,无量的潮水从两侧冲卷而起,直达五十丈高空。

不过这些潮水,随后却像是一条条水蛇一样缠绕住银甲傀儡的躯体,并无孔不入的往傀儡的内部渗透。

“冰魂素魄,斩!”

李承基的的身影再次飞遁至河面上方,他的素白刀光直轰入水底深处。于此同时,也有一条条致命的水矛,从江水之下轰飞而出。

二人的强横武意交锋,真元罡力轰撞,使这方圆十里的世界都化为冰雪世界。

李承基蓄势而来的一刀,不但令整条长达六里的河段都被冻成了寒冰粉末,那些缠绕住银甲傀儡的水蛇,也被生生的冻结粉碎。

李承基本人则是七窍溢血,他的躯体被巫支祁那无俦巨力,轰飞到了三百丈高空。之后他的身影就悬停于此,御刀直指河面。可接下来整整十个呼吸,李承基都没找到巫支祁的踪影。

直到半刻之后,李承基才铁青着脸,御空返回到自己的旗舰。

“多谢你了,雨柔。这次如非是你,老夫即便能将巫支祁击退,也要去掉半条老命。”

冷雨柔没说话,只是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李承基。

李承基对于自家这个不喜欢说话的侍女也很无奈,不过冷雨柔的眼神他还是看懂了,李承基苦笑道:“没有大碍,就是五脏有些震伤,稍后借助丹药调息一阵就可以。

对了,雨柔你刚才使用的是第四阶的孔雀秘法?这东西你现在手里还有几个?”

这一战,巫支祁虽然伤重败退,可李承基却能感应的到,这位的实力还未至全盛。

随着汉江的水位持续上涨,这头妖猿的伤势不但可迅速恢复,实力还可大幅的增长膨胀,直到这一战的两到三倍!

“我只有一个了!”冷雨柔拿出了一个银色针筒,在李承基的眼前晃了晃。

她接手神器盟才二十天,根本就来不及打造第四阶的‘大五行阴阳元磁灭绝神针’。这两枚还是她这些年在伯府的时候,就完成了许多关键零件,所以才能在这一战之前组装完成。

李承基嘴里不由一阵发苦,他想朝廷的支援,要何时才能赶来?

这里没有两三个真正的天位坐镇,怕是难御巫支祁的锋芒。

就在大约一刻时间之后,在汉江上游三百里,巫支祁的躯体再次凝结。然后它就皱着眉,看着自己胸前的一个巨大洞口。

那是刚才被‘大五行阴阳元磁灭绝神针’轰出来的伤势,巫支祁至今都无法将之愈合,也就无法恢复完整的法体。

“我说过的。”此时一个黑袍道人,在巫支祁的身前显现,他略含哂意的看着这头形状狼狈的水猿:“那个李承基虽然实力不如他的先祖,可如今的诚意伯府却很不简单。”

巫支祁闻言,就带着几分寒意的回望:“你刚才如果与我联手,这一战就不是这样的结果。”

“可你我联手又能怎样呢?能够覆灭朝廷的水师,还是能杀死李承基父子?这种试探性的战斗毫无必要,只会暴露我们的意图。”

黑袍道人冷冷的恢复:“一击必杀,让李承基没有任何生路可走,这才是我想要的。巫大君何妨多点耐心,待你的实力达到极致时,我们再下手不迟。”

巫支祁蹙了蹙眉,然后一声轻笑。它的庞大躯体再次化为水液,融入到江河之内。

※※※※

于此同时,在宜昌城外,一场大战也渐至尾声。

江面之上,那条有着一百丈长的庞大蛇身,九颗头颅的相繇,正神色警惕而凝重的看着盘卷在云空中的黑色巨龙,以无比谨慎的姿态缓缓撤离。

此时它的浑身上下,有着好几个让人触目惊心的创口,有些地方甚至是前后穿透。还有三颗头颅皮肤是嫩红色的——那是因它们

化学实验室学霸做哭学渣无删减全文阅读

在刚才不久才被轰碎过一次,直到如今还未完全恢复。

直到它逆着江水退出十里之外,这头躯体巨大的相繇,这才把它的蛇躯一卷,潜入到深水当中。

随着相繇的离去,那黑色巨龙也从云层中飞落了下来——之前它的躯体都隐于云雾之内,让人看不真切,此时当它的躯体完全暴露,就让人触目惊心。

这黑色巨龙的浑身上下,赫然有着上百个深可见骨的咬痕,且伤口处无一例外都流淌着毒液。

当敖疏影化作人形,返回到那悬停于空的赤雷神辇时,她不但脸色青紫一片,躯体也一阵摇晃,几乎站立不稳。

“为我护法!”

她对旁边驾车的敖衮吩咐了一句,就即时盘坐了下来,随后浑身风雷缠扰,同时整个躯体微微震颤着。

而就在不久之后,敖疏影的伤口处,就排除一滴滴黑色的血液。

那些黑血似乎有着自身意识,化作一头头细小的九头蛇形状,可随后它们就在敖疏影驾驭的雷电轰击下化为齑粉消散。

不过赤雷神辇内,也被一片恶臭的气味缠绕。

敖衮心惊不已,神色凝然,却不敢打扰。

他知道敖疏影这是以她独有的功体‘八极神灭’,将体内的毒素‘震’出体外。

这种方法虽然有效,可也非常的危险。一旦没控制住,就会震伤自己的身体,所以受不得惊扰。

直到两刻时间之后,敖疏影的面色才渐渐转为红润。

她随后就结束了躯体的震颤,转而皱着眉头,神色万分凝重的看向了远方。

敖衮见状,不由暗舒了一口气,可随后他还是关切的询问:“二姐,你现在没事吧?”

“能没事么?我现在身上的毒,没个十天半月是拔除不了的。”

敖疏影叹了一声,之后就斜眼看着自己的弟弟:“你们这些混账,这些年里但凡争气一点,出一条真龙,我都不会弄到这个境地。”

敖衮不禁尴尬的笑道:“小弟知道厉害了,接下来一定努力,一定努力。”

他随后又语气一转:“我们已经在极力驱散雨云了,可根本就止不住。这大雨估计十天半月都不会停,水位还是得涨,那相繇的力量还会变得更强。这样下去,二姐你只怕撑不住,要不我们向父皇求援?”

“愚蠢!父皇与皇兄镇压东海,那海里面无数强横大妖,全靠东海龙宫镇着,他们能有多少余力?”

敖疏影摇着头,不以为然道:“这是我们最后的选择,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得牵扯龙宫,否则必有无穷后患。为今之计,只有你们多用点力气,尽力驱散雨云,撑到天地间水汽淡薄之日。”

“可我们根本就挡不住!通天河那边已经传来消息,通天河上游的那些水妖,已经南下了。其中就有二姐你的死对头巴蛇常泽,它们二妖联手,二姐你会被他们打死——”

敖衮苦笑了笑,随后他神色一动:“其实还有一个方法或能化解这次的洪灾,据此大概三百里处的枝江城附近地势低洼,可以用于泄水。”

敖疏影顿时侧目看了过去:“你什么意思?”

“我们可以挖开河堤放水,降低水位。”

敖衮说到这里,就见敖疏影面现不虞之色,他当即加快了语声:“自然不是现在,我

化学实验室学霸做哭学渣无删减全文阅读

的意思是现在开始,就将居民疏散。等到数日之后,再开堤放水。事后再由朝廷赈灾,补偿当地居民损失的财货,如此一来,岂非能周全各方,将这次洪灾化解于无形。”

敖疏影这才神色稍缓,然后她就转过头,往枝江城的方向看了过去。

那边的地形她是知道的,一旦在那边泄水,的确可令长江下游的水位降低至少一丈。

可不知怎的,敖疏影的心内却滋生出了几分躁乱之意,心神不宁。

敖疏影随后摇了摇头,冷笑着问道:“说吧,给你出这个主意的是谁?这种法子,你想不出来。”

“是九宫山的一个道人。”敖衮笑道:“你管这出主意的是谁,只要管用不就行了。”

敖疏影想想也对,然后压下了心中的躁动不安:“那就通告枝江官府,现在就着手疏散撤离。”

说来奇怪,当敖疏影说出这句话之后,她心中的不安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不知道的是,此时在京城,李轩正从入定中苏醒。

喜欢妖女哪里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