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系小说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周冬雨

鸡飞狗跳间,李立在一片兵荒马乱中,先是找到了安全区的执行官。

如果NA城安全区要南撤,那么撤退第一站就是李立的湘城北营地,所以身为湘城北营地执行官,他必须与NA城安全区的执行官进行密切对接。

这个NA城安全区的执行官是这几个月新上任的,原先是YI城的一个大队长,因为带队打变异怪,冲的太猛了,所以死了。

尸体抬到乔绫香这里,被复活后,就一直留在了这里。

所以可以想象乔绫香被绑架,她的异能被清洗之后,这个NA城安全区执行官脾气有多暴躁与难受了。

他就觉得,是自己没有保护好乔绫香,都是他的错。

因而,这几天与人说话,都恨不得跟人拼个你死我活一般。

李立过来,正在和安全区的执行官商议着撤退事宜时,李雾匆匆的从帐篷外进来,站在门口,怯怯的喊了一声,

“爸。”

这时候,李立正忙得焦头烂额,听到女儿这一声,身形明显一震,他回头,看着

色系小说小说全文

李雾半晌,然后“哎”了一声,点了下头,又跟安全区执行官谈撤退事宜了。

他这个人从来都是这样的,无论跟叶奕铭如何对呛,对岑以那帮小狼崽子如何不满意,在面对家人时,总显得木讷及沉默寡言了许多。

或许就是他这样的一种性格,导致他和妻女的感情并不那么的融洽,在女儿的心目中,他也总是一种刻板严肃的模样。

所以李雾从小就很畏惧父亲。

她站在帐篷的角落里,安静的听父亲和安全区执行官争论撤退事宜,知道以湘城北营现在的人力,根本就无力承担这么大一个安全区所有人的物资供给。

但不撤退又没有别的办法。

前线停火,岑以的金属墙只是封住了NA城中心战场那一片区域,如果变异怪继续在金属墙北繁衍,很快就会绕过金属墙,继续往NA城南边来。

安全区现在人口太过于庞大,不仅仅是驻防和安检停驻在这里,里头还有一个非常庞大的物资库,一整套逐渐形成的交易系统,一个日渐繁华的跳蚤市场。

甚至于,依靠这个安全区生存着的,还有大批的幸存者。

要在短时间内把这么庞大的一个安全区挪到小小的湘城北营去,是非常劳民伤财的。

安全区执行官要先转移老弱妇孺,因为这批人跑得最慢,可李立的意思,要先转移物资。

因为只有把安全区的物资先转移到北营地,才能缓解北营地的物资供给问题,否则,老弱妇孺先行到了北营地,他的北营地就要贴物资负担这么大一批幸存者的衣食住行。

李立根本就拿不出这么多的物资来。

于是,安全区执行官就冲李立拍着桌子怒道:

“李立,你还是个驻防吗?驻防的宗旨你特么都忘到狗肚子里去了?老弱妇孺优先啊,老弱妇孺优先!”

李立也是把桌子拍得砰砰的响,说道:

“你就知道张着嘴喊,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个道理你都不懂?像你这样搞法,不光光安全区撤退路上会出乱子,我的北营地也会被你搞崩溃。”

他不仅仅是一名驻防,他还是湘城驻防北营的执行官,李立也不仅仅需要为那些老弱妇孺负责,更需要为他手底下的那些驻防负责。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把物资转移到湘城北营去,哪怕物资和那些老弱妇孺一起走,都比老弱妇孺先撤离到北营强很多。

所以李立朝着安全区执行官抡拳头,又是吼道:

“你要我配合,行,我的底线就是物资和老弱妇孺一起走,至于怎么走,那就看你怎么执行这个事情了。”

安全区执行官怒道:

“你是负责接收的,我是负责撤退的,你有困难,我就没有困难吗?这么多人,这么多物资,你说一起动就一起动?你,你干脆拿把枪,把我一枪崩了算了。”

如果物资和老弱妇孺一起撤,就会需要很多人手,又要搬运物资,又要撤离老弱妇孺,想想就要鸡飞狗跳了。

三城驻防说是说有20万,可是七八万在前线,剩下十几万分散在三城四周防守,并随机追踪筛查,并遏制变异怪在三城地界内的繁衍。

按照规格来说,本来一座城总共也就分布了5万驻防,这5万驻防分布在城市外围,负责守护这片地界,一片地界本就有那么大的面积。

现在三座大城联合在了一起,防守线就被拉得老长,地形也相对复杂了许多。

原本的营地规格,也扩张了三倍不止。

可为了供应前线战斗驻防的物资需求,驻防系统并没有将物资供应也相应的给各大营地增加三倍,而依旧是以原来的供应量,供应着已经扩大了三倍不止的驻防营地。

所以后方的驻防营地,在训练、巡视之余,还要自己为自己的营地找寻物资。

日子过得苦不苦,也只有驻防自己知道了。

在这样的艰难险阻之下,还要分出大批人力物力来撤退NA城安全区的幸存者,并运送物资,这真是要磨死人了。

站在帐篷角落里的李雾听着她爸爸和安全区执行官,你诉一句苦,我诉一句苦,便是微微的张了一下嘴,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但碍于安全区执行官在这里,又什么都没有说。

等李立和安全区执行官吵半天,两人在各种针锋相对,抡膀子差点儿掐起来的友好氛围中,终于颇为和谐的达成了一致:决定硬上。

物资和老弱妇孺一起撤。

安全区执行官骂骂咧咧的走了,李立仿佛一只惨败的公鸡,虽然赢了,脸上却没有搞赢了的喜悦,反而愈发的苦大仇深起来。

李雾犹豫着,走上前来,对李立说道:

“爸,其实,与其这样大费周折的搞撤退,你们为什么不去找岑以学长他们,和他们说说,让他们继续和前线的变异怪打下去,这样我们在后方,也不用这么为难了。”

李立看了李雾一眼,他的女儿长大了不少,几年不见,他其实很想这孩子,便也没有注意到李雾说这话是什么用心。

只有些感慨道:

“他们有他们的脾气要发,我只管负责我自己的事情,没办法的,唉,没办法。”

关于岑以这狼崽子,李立虽然很是看不惯他懒懒散散不听指挥的桀骜模样,但不能否认的是,也正是因为岑以这群狼崽子,现在战场还没扩大开来。

至少末世都几年了,繁殖能力异常强大的变异怪,还被控制在三座城内。

并且范围逐渐缩小,大致已经被锁在了NA城境内。

更何况,按照现在的战局来看,变异怪并不是在岑以停火之后,才有往东西城及Z城扩散的迹象,而是在岑以领队,和变异怪酣战的时候,东西城及Z城边界,被变异怪骚扰的事情就时有发生了。

如果岑以他们再继续打下去,是可以,但即便把NA城境内的怪,清理干净了又能怎么样呢?东西城和Z城的驻防,又不听岑以的。

相反,有时候非但不听,还净捣乱。

比如,这次派风纪来NA城安全区,不就是来捣乱吗?

所以李立对此事抱持严谨的看法,觉得岑以在这种时候发个脾气,也是好的,至少能为叶奕铭减少很多的麻烦。

现在岑以在主战场上领队,跟变异怪硬刚,叶奕铭就指挥三城联合驻防,去东西城及Z城边界灭火。

每天每天,奔波来奔波去的。

虽然李立不在前线上,可他也知道三城联合驻防有多累,尤其是都这样累了,中部和南部的城市管理系统,还在想着要怎样敲打叶奕铭。

这并不是敲打叶奕铭的时候啊,权力是把双刃剑,叶奕铭的权力越大,在让中部和南部的城市管理系统忧心的同时,三城驻防也能联合起来,统一作战,灭杀变异怪的效率也是蹭蹭的往上涨。

那么就冲这一点想,让叶奕铭越来越强大,不是很好吗?

忌惮什么呢?

很多人不明白,总怕自己手中的权利被抢走,总要牢牢的把权利把持在手中。

然而这样做的意义在哪里?面对困难,舍不得放权,便是舍不得有能者居上。

所以总有人想要打击叶亦铭。

要削弱叶奕铭,就要先打击岑以,要打击岑以,就要灭掉乔绫香的威风。

这些人都是息息相关的,每一个拿出去,都是响当当的大人物,那么联合在一处,就是绝对恐怖的,足以颠覆许多事情的力量了。

所以在很多方面的推动下,应向龙就这样,带着可以清洗异能者异能的药剂,顺利的来到了乔绫香的面前,并把乔绫香给绑架走了。

或许事情闹得有点儿大,很多在暗中推波助澜的大人物,并没有想过会成功的清洗掉乔绫香的异能。

但事实摆在这儿,乔绫香的异能已经被清洗掉了,人也已经被绑架走了,岑以要发脾气,撂挑子不干了,叶奕铭摆明了纵容御下,这样的结局,有关方面也应该早就预料到了才是。

所以后悔有什么用?有权利就好啦。

李雾皱了皱眉头,终于忍不住了,对李立说道:

“爸爸,其实我说句实话啊,不是我说,既然乔绫香的异能已经被清洗掉了,这已经造成了事实伤害,那现在大家生气也没有用啊,何必拿东西城和Z城的普通平民的性命开玩笑呢?就......接受这个事实不行吗?”

实在是太难以理解了,李雾觉得驻防都应该是严以律己恪尽职守的,就算是再亲近的,感情再好的人被伤害了,驻防都应该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就跟她爸爸一样。

可岑以就偏生是个例外了,一个女人而已,真值得岑以弃天下人性命于不顾吗?

就不能平静的接受,乔绫香的异能被清洗,被绑架,再也找不回来的事实吗?

听了女儿这话,李立突然回头,仔细的看着李雾,他抿唇不说话,双眼如炬,整个人仿佛有着巨大的情绪在体内沸腾,外表却又安静得让人觉得害怕。

李雾不自觉的,在爸爸这样的注视下,心虚的撇开了眼睛,她嘟了一下嘴,低声说道:

“我又没说错什么。”

没说错什么?

李立不自觉的深深的叹了口气,他抬手,揉了一把脸,拉过椅子来坐在了椅子上。

虽然想将自己的脊背挺得笔直,但李立还是忍不住佝偻了腰,他将双手撑在自己的膝盖上,语重心长的说道:

“孩子啊,你知道驻防的命,有多金贵吗?”

不等李雾回答,他又语气沉沉的说道:

“你知道,驻防的命,又有多轻廉吗?”

一会儿金贵,一会儿轻廉的,李雾也不知道爸爸到底想说什么,她心中有些忐忑,咬着下唇,站在原地不敢反驳。

只听李立说道:

“说驻防的命金贵,是因为驻防的每一条命,都要用在刀刃上,如果不能以己身一条命,换敌方几条命,那就太对不起咱们这条金贵的性命了。”

又说道:

“说驻防的命轻廉,是因为为了那些老弱妇孺,为了那些幸存者,可以不惜代价的去死,便是用一队人,一营人,换一条平民的性命回来,那都值得,这就是驻防啊,当你明白了这一点,你就知道乔绫香的异能,对驻防们来说,有多重要了。”

因为,只要有乔绫香的异能在,他们就能用自己的这一条命,多杀一只怪,多救一人!

明白了吗?

不是贪生怕死,而是遗憾不能多杀几只怪,不能多久几个人。

但李雾不明白,她只是默不作声的看着爸爸,嘴里回道:

“爸爸,我明白了。”

她明白了,岑以是不可能接受乔绫香被绑架,异能被清洗这个事实的,她也明白了,岑以肯定还要继续作下去,所以NA城安全区还是会按原计划撤退。

就为了乔绫香这么一个人,呵,为了一个废人,就这样大费周折,三城驻防也由着岑以乱来,大家就一起为了一个废人,义愤填膺成了这个样子。

一点儿都不值。

因为这样的认知,在李雾跟着李立走出帐篷,她便借口去收拾东西,和爸爸分开了。

李立去安排北营接收事宜,李雾转身就往安全区的医疗区域去。

在路上的时候,她借着李立的名义,让几个驻防去给她打听了一番,关于那个被班月带回来的孩子去哪儿了。

她说的,那个班月带回来的孩子,便是拿着清洗异能的针剂,刺了乔绫香手背的那孩子。

之前李立没有来NA城安全区,这里的驻防并不怎么听李雾的安排,现在李立来了,李雾又刚刚和李立分开,所以因为李立的关系,

色系小说小说全文

很快,关于那个孩子的消息就送到了李雾这里来。

那孩子名字叫做钟克愚,年纪其实还没到10岁,家里没有父母,只有一个小妹妹,和一个奶奶,跟在外头一个民间团队里讨生活。

这种孩子的身世并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如钟克愚这样的孩子,在末世里还有很多很多很多。

而这些孩子里头,只有少之又少的,才能因为极大的幸运,走到南凤芹面前来,大多数的孩子,都只能在险恶的生存环境里,苦苦的挣扎着活下去。

所以当有人找到钟克愚,说要他帮忙做件事,就可以得到很多物资的时候,钟克愚几乎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小小年纪的他,又怎么知道自己闯下的是多大的祸事呢?

当然,他被带回了安全区,经过了别人的告知后,现在也知道了。

只是因为事儿太大,班月打架的样子又太凶,乔绫香的身份又太金贵,知道自己闯祸了,于是钟克愚被吓坏了,整个人根本说不出一句逻辑完整的话。

所以在被带回医疗区域,经过了一个短暂的停歇后,钟克愚又被送到了南凤芹那里。

这事儿肯定要详查,各个方面从上到下都不可能善了,尤其是岑以,现在前线停火就是为了这个事情,一旦他把李雾揪出来,可想而知李雾会是什么下场。

只是因为钟克愚现在开口说不了话,他们打算让这孩子先缓缓。

所以,那唯一一个看过李雾样貌的孩子,现在就在南凤芹那里。

找到目标后,李雾深吸口气,趁着安全区里正在忙忙碌碌的撤退,转身就往南凤芹养孩子的那块儿区域走......

喜欢末世胖妹逆袭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