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美女屎小说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周冬雨

“妙啊!”

“好魄力!”

太素祖师看到二道人抛却两件古仙器,引走四尊雷劫真仙,一时惊喜。

这一来。

他跟一元祖师的压力可就小太多了。

一元祖师能有更多的精力和更大的把握去炼化神州本源。

四道人此来,二道人此举,称得上力挽狂澜,将局势逆转。

而能够将到手的两件古仙器拱手让人,这份魄力也让太素祖师高看一眼。

四仙离去。

太素祖师大喜,一元祖师大喜。

余下五尊雷劫真仙则有些尴尬。

西洲净土两位圣僧还在猛攻一元祖师的帝王法相,但是在看到二道人扔了两件古仙器后,目光投来,他们心中一紧,第一时间就将佛门至宝‘金菩提’跟‘六道轮回伞’收起来,不敢再动用。

而原本没了四仙帮衬,他们二僧围攻帝王法相就已经很吃力,已经处在下风。这下子收了至宝,战力锐减,更是直接就被碾压,再无阻拦余力。

“阿弥陀佛!”

二僧憋屈。

魔与佛的悲欢有时是相同的。

闲着无事的二道人,看过宝相、六道二位圣僧,见他们老实将至宝收起,满意点头。

而后又将目光投向绯血老祖。

“……”

绯血老祖气的吐血,却没办法,在‘大罗天袖’跟前,在这一门专克至宝的神通跟前,他也只能避其锋芒,将‘九六宙灵梭’收起。

可恶可恨!

这也是陈季川偷巧。

他的‘大罗天袖’现如今造诣其实只是真仙中普通层次,本来最多能刷真仙器。但是‘玄霄量天尺’、‘大乘金榜’等古仙器,因为掌控它们的仅是玄霄祖师、青石散人等真仙,未能完全炼化,未能彻底掌握,在这种情况下,‘大罗天袖’才好屡屡建功。

换言之。

如果是古仙人掌控古仙器,陈季川就很难刷走了。

不过古仙人假使要打他,也无须什么仙器加持就是了。

……

古仙人暂且不论。

神州这边,因陈季川用两件古仙器引走了四尊雷劫真仙,又空出两双手来,盯着宝相圣僧、六道圣僧跟绯血老祖。

二僧一魔顿时也变得束手束脚,再无逞威余力。

场上形势顿时明朗。

已经掌控部分神州伟力的一元祖师,依靠帝王法相,在没有足够威胁的情况下,逐渐立于不败之地。

“神州危矣!”

二圣僧心中无奈。

而尚在场中的五德祖师与洞微祖师,此刻还在跟另外二道人纠缠。二道人不断身死,可一次次重活,始终占有着两件古仙器。

这二位祖师脱身不得,暂时帮不上二圣僧。

绯血老祖在不敢动用至宝的情况下,对神州的破坏力变的有限,想要在一元祖师彻底炼化神州本源前打破神州的计划,此时差不多也可以宣告破灭。

事不可为!

绯血老祖此时已经明白。

他也是神州巨擘,是顶尖的雷劫真仙,哪怕万般不甘心,也知道人心各异,这一次的计划已经宣告破灭。

绯血老祖不迟疑,不再与太素祖师纠缠。

他将身一纵。

顷刻纵出神州,临行前,却转头看向正盯着他的二道人,扬声问道:“你四人可敢留下名来?”

这有何不敢?

“我为‘青龙道人’!”

“我为‘白虎道人’!”

“我为‘朱雀道人’!”

“我为‘玄武道人’!”

四道人声音朗朗,响彻神州。

陈季川这一次以真仙分身,殊死襄助一元祖师,虽然绝大部分是因为不忍神州破灭,亿万生灵消亡。

但是也的确帮到一元祖师,有力挽狂澜之功。

留下名号,坐实身份,待到今日过后,也好跟一元祖师接触,接受这位祖师的感谢。

做好事要留名。

施恩也要图报。

陈季川心里早有盘算。

因此眼见绯血老祖离去,问及名号,他张口就答。

只是在这应声出口后,他才觉得有异,似乎冥冥中有一种诡异,在推动着他诱惑着他回应。

而这一应声,冥冥中又有一丝牵绊生成。

陈季川觉得这一幕熟悉。

紧接着就想到——

“七圣呼名神咒?!”

他心中一惊。

这可不是正是跟他前不久才推衍成神通、修行至第四重的那一门‘七圣呼名神咒’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呼名!

下咒!

这呼名问名,可不须真名。

但凡应声,便有因果勾连,感应生成,诅咒当时立下。

“不好!”

陈季川顿时惊出一身冷汗,精气神三宝也在这一刻被锁定。

他抬头。

就看到原本已经纵身出神州的绯血老祖,一个回首,就落回神州,正似笑非笑看着他。

陈季川哪里还不知道,这是中了绯血老祖算计。

“是了!”

“绯血老魔最善诅咒,这一次大意了!”

陈季川有感自身被咒,他不敢有任何迟疑,当下就冲一元祖师高喝一声:“我等四人已尽力,这便告辞,不日再来拜会道友!”

话音落。

四道人同时消亡。

而‘朱雀道人’跟‘玄武道人’持有的两件古仙器,却在临消亡前,直往金风山海、往‘一元金风袋’落去。

“镇!”

伏丹子掌控至宝,见着两件古仙器,第一时间调动‘一元金风袋’的伟力,将二宝当时镇压。

不用跟金蚕老祖纠缠,‘一元金风袋’再加上内里的三百余道门真仙,有这样的余力镇压二宝。

“伏丹子!”

“好胆!”

五德祖师跟洞微祖师见着,一时怒不可遏,踏步上前,便一通猛攻。

但是‘一元金风袋’加上三百余真仙虽不是二仙敌手,可仅是死守,短时间却没问题。

二仙一时难破。

“镇压二仙器不难。”

陈季川不管许多。

他散去四道真仙分身后,察觉到,那诅咒依旧萦绕不散,正在以莫名途径向着他本体蔓延而来。

“归元藏天法!”

“五帝五灵护圣妙术!”

一元金风袋中,坐镇一处风眼的陈季川,当机立断,散去在外潜藏的余下三千余分身。

五洲!

五海!

神州外,星辰中,遗迹内。

一道道分身同时消亡,不让诅咒有蔓延渲染的机会。

远在‘玉蟾大天地’的法域分身也是一重破绽,陈季川一咬牙——

“灭!”

又将这一道法域分身主动寂灭。

这一下。

他就只剩金风山海中这一道真身,一面不断催动‘归元藏天法’,隐藏自身天机,配合‘一元金风袋’隔绝内外因果。

同时又在调动‘五帝五灵’,布下层层防护。

这亦是一门神通,名唤‘五帝五灵护圣妙术’,是陈季川以《五五大衍真经》为根基,以自身修炼出的‘五帝五灵’为基础,推衍强化出的一门崭新神通。

但是跟‘归元藏天法’的重在隐藏天机不同,跟‘金刚劫阳甲’的强化正面防御不同。

‘五帝五灵护圣妙术’,着重针对的就是蔓延类的歹毒法术。

比如枯崖魔君的‘毒’。

比如绯血老祖的‘咒’。

这一些手段施展起来诡异难防。

陈季川本体在金风山海不出,但是有一道道分身在外行走,难保不会被人下咒下毒,再殃及本体。

于是陈季川早有准备,早先就推衍出专门应对的神通。

今日果然建功。

五帝威严!

五灵神圣!

那冥冥中蔓延过来,欲要究其根本的歹毒诅咒,遇着五帝五灵,顷刻化为黑烟,顿时就被瓦解。

重重防护跟化解下,根本碰不到陈季川分毫。

“万幸!”

陈季川心底这才一松。

绯血老祖这一手咒术神通,的确称得上是他分身术的克星。不过有了这一次的经验后,下一次他在想出其不意的咒他可就不容易了。

他那一道道神通分身同样可以施展‘归元藏天法’,同样可以施展‘五帝五灵护圣妙术’,但凡有防备,顶多损失几道分身而已,总不至于像这一次一样被一锅端。

只可惜‘玉蟾大天地’那边。

法域分身带着几道神通分身,好不容易抵达,在那边落了脚,但这一次全都消灭,再赶过去,又要等一段岁月。

不过错有错着。

“我如今在神州,在一元道门中混的风生水起,各种资源不缺,重炼一具法域分身,再靠着海量资源,将法域分身的神通进一步拓展跟提升,倒也恰逢其时。”

“待提升到极限,再回‘玉蟾大天地’不迟。”

陈季川心想着,一面继续化解跟提防绯血老祖的诅咒,一面关注‘一元金风袋’外的神州局势。

……

四道人退场。

绯血老祖归来。

看似局势又一次翻转,但其实不然。

场上的形势对一元祖师而言并不算坏。

毕竟陈季川分身化作的四道人,三拳两脚,就将玄霄祖师、青石散人、金蚕老祖以及天残圣主这四尊雷劫真仙给引走了,使得一元祖师压力大减,也使得神州天地所承受的压力锐减。

这样一来既减轻了一元祖师面对的压力,也让神州有更多的时间等候被一元祖师炼化。

“五德!”

“洞微!”

绯血老祖意识到不妙,他设计弄巧,暗中施咒,害了四道人性命,令他们再难作对。

但场上少了四尊雷劫真仙,情况对他依旧不利。

于是他传音跟‘一元金风袋’纠缠的五德祖师、洞微祖师——

“若教一元彻底掌控神州,至宝定将再难追回!”

“莫要糊涂!”

只可惜。

二祖师压根不理会。

反而他们被绯血老祖这么一提醒,转头还去传音一元祖师——

“道兄若愿归还仙器,五德这便退下,领五德道门一众真仙让出神州!”

五德祖师现在也知道大势难逆。

与其斗得鱼死网破,倒不如拿回古仙器。

古仙器难得!

他们出身神州,是这一方中等天地第一批证道真仙的修士。因此这一方天地中,自上古年间遗落的几件古仙器,也被他们陆续得到。

这是机缘。

而在神州外,乃至十二方大天地中,想要得到一件古仙器,可都是大不易。

金蚕老祖、天残圣主这样的人物,各自凭空得到一件古仙器,也不顾颜面,不顾先前计划,第一时间选择跑路。

玄霄祖师跟青石散人也同样顾不得神州,径自去追。

可见古仙器在他们这些雷劫真仙眼中的价值。

三魔谋划破碎神州。

除了届时瓜分神州本源外,也存着在神州深处再挖掘出一两件古仙器的心思。

是故。

五德祖师现在只要能让‘五德仙剑’失而复得,他甘愿让出神州所有利益。

当然这其中也有形势所逼的缘故。

但不论如何。

这个提议对现在的一元祖师而言,应该有不小的诱惑力。

不止五德祖师。

洞微祖师痛失古仙器,此刻也不管神州是死是活,他也只盼着‘洞微烛幽镜’能归来。

……

二仙卑微。

绯血老祖这边还在等待他们回应,但是下一刻,就听一元祖师声音朗朗:“那两桩仙器是四圣道友取来,交由我一元道门代为保管,请恕贫道不能做主。”

这一听。

绯血老祖哪里还能不知道五德祖师、洞微祖师方才做的什么。

可惜却被一元祖师拒绝。

他有心讥笑,但是再一想到一元祖师竟果断拒绝五德跟洞微,这表现出的底气对他可不利。

于是收敛,故作诚恳道:“二位看到一元的态度,这是存心要昧下两件至宝。除非打破神州,否则至宝难归,莫要犹豫了!”

“一元!”

“欺人太甚!”

五德祖师被拒又羞又恼,再被绯血老祖一激,也知道短时间难从‘一元金风袋’中夺回‘五德仙剑’,索性转身,祭起‘鸳鸯神剪’,猛攻一元祖师帝王法相。

这一次癫狂,再无保留。

“唉!”

洞微祖师叹息一声,并未多说什么,也调转过去,去攻一元祖师。

‘洞微烛幽镜’夺不回来,神州若存日后也难有他与洞微道门立足之地,倒不如推波助澜,破碎神州,届时瓜分神州本源还能及时止损。若侥幸再抢到神州深处蕴藏的古仙器,便算是赚了。

这样想着。

洞微祖师也火力全开,猛攻不止。

“善哉!”

二僧压力骤缓。

绯血老祖脸上也多出笑来。

唯一不美的是,那正在被围攻的一元祖师脸上,在这时竟也显出笑意。

……

喜欢从道果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