豺狼末日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周冬雨

“你都给你的子女,安排了什么位置?”吴缺打听道。

烛风无所谓地直接告诉他:“这种事情,大家都在做,没什么啦,我感觉你好像有点排斥?”

“呃,没有……”

烛风道:“我知道,你这样的年轻人,都觉得这么做不对,吃瓜不能这么分……可是你不吃,别人就吃更多,没有人会好心到,留给不认识的人吃的。”

吴缺点头,哂笑:“受教了。”

“唉,我像你这么年轻的时候,也想过有朝一日怎样怎样,你看看我现在……活得潇洒快乐,才最重要,那些权位都是年轻时候想要的,等你老了……就希望儿女有权位,自己跳脱出来。”

吴缺暗笑,真实真实。

哪怕是自己不想坐的位置,也自然是留给自己人,怎么可能让出去呢,饭自然是烂在锅里,不会烂在地里。

“你看,就连帝尊,都不想做阁主了……做这些事情真的很累,我们这些战力强大的前几代人,都快烦了,很快会退出……世界是你们

豺狼末日全文在线阅读

年轻人的。”

“听说帝尊要推你做阁主……你以为他为什么不让玉帝上?”

“别听外面,说那些什么话,其实在我看来,帝尊就是不想让自家的孩子那么累……做阁主有什么好,没有镇住一切的实力,也就是个阁主而已。”

“就算是帝尊退位了,他还是帝尊,阁主这个位置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自身的强大。”

烛风有意无意,在提点吴缺,这让吴缺感觉到了。

吴缺觉得,他大概是想说,不要太恋栈权位,就算是阁主这个位置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它代表的,仅仅是一个做事儿的位置。

自身的强大,才是永恒,只要是最强大的那个,你随时可以做阁主。

这令吴缺笑了笑,因为他也是这样想的。

阁主这个位置,他也许会去感受一些,那种会当凌绝顶的感觉,但真正要一览众山小,还是得修为走到最高处!

帝尊阁不会解散了,帝尊已经表态,会令帝尊阁成为统御诸天万界大宇宙的唯一官方组织。

这样可以团结所有修行者,至少令最强大的那一列,不会太针锋相对。

至于阁主这个位置,现在人看得要紧,其实最顶尖的大佬都明白,这个位置迟早会变成只是一个职务。

真正掌控诸天万界的人,还是帝尊。

他随时可以跳出来,也可以跳出去,这就是拥有最强武力的好处。

“有些人以为,成为帝尊阁主,便可以成为帝尊那样的人……可是他们本末倒置了,只有先成为帝尊,才能坐稳帝尊阁主的位子。”烛风意味深长地说道。

吴缺心中一惊。

这厮会读心不成,难道已经猜到我的来意?

不然为什么,突然会提起,关于阁主这个位置一些明争暗斗的事情。

这个守门的不见得呐!

吴缺暗道,烛风守门实在是屈才了,应该喊他去帝尊书院教书。

能在这儿遇到一个哲学家,也是难得。

在这个浮夸风盛行的世界里,居然还有人能保持自己的安逸之心,并不随波逐流。

不过吴缺觉得,他不是不随波逐流,而是太平缓了,没起伏。

烛风一生都很顺,因此他可以什么都不求,什么都不要,也有人给他。

换作吴缺,心态一时不一样,道理都懂,但是处事方式肯定不是不一样的。

烛风甚至不必追求修为,因为他有最强大的几个人罩着,吴缺却不行。

那些大人物,对吴缺的关照并不是因为吴缺,而是因为帝尊看好他。

他没有什么先祖余荫,也没有什么血脉相连的后台,只有自己一个人。

或许混沌祖龙算半个,但他也随时可能会放弃吴缺,一旦他觉得吴缺不够资格成为那个人的话。

“吴缺?”

突然,熟悉的声音传来,门口两人都看向鉴察府的府门。

一道倩影走出,是典清梦,与几个鉴察府的成员,各自抱着一些资料文书,急匆匆地来往。

他们瞥了东皇一眼,却也没停留,大战在即,鉴察府最忙。

羡慕地看了一眼,几人快步离去,真正忙的永远都是基层干事的,有个一官半职的也不会这么忙。

这不,典清梦手中,一

豺狼末日全文在线阅读

手捧着文书,只有薄薄几件;另一只手,提着一个比这厚多了的食盒。

吴缺这才想起,之前烛风曾说,典清梦最近喜欢上了烹饪,并且将鉴察府内的人当作小白鼠。

“咕噜……”吴缺强咽了一口唾沫,感觉凶险。

他看向烛风,验证自己的不安,右眼皮跳了一下。

烛风回过头来,戏谑地拍了拍吴缺的肩膀,道:“你是个炼毒师,想必解毒也有一手,我就不多说了……”

这话一出,吴缺更害怕了。

然而,不安的感觉刚出来,便得到了验证。

“你怎么来了?嘿,正好,我新研究的帝尊食谱,做了九王宴……”

我去,九王宴……

全用九大王族作为食材,烹饪出的全席……你这一篓子装得完?

是个虚空法器?

吴缺惊呆,第一次看见,食盒都是内有虚空的。

典清梦很自然地走来,站在吴缺身边,又看向烛风:“你们很熟啊?”

她笑着问,好像是有些意外。

吴缺与烛风异口同声:“刚熟。”

“哟,挺默契……不过我可提醒你,这个烛风可不是个好人,别跟他混。”典清梦当面拆台。

烛风哂笑,摇头不语。

吴缺给面子地道:“别这么说,对了,今天来接你,去我家给你露一手。”

“你家?你在仙庭关的宅子,已经可以入住了?”典清梦眼前一亮。

“嗯,走吧。”很自然地,接过食盒提溜起来,吴缺挽着典清梦,对烛风扬眉示意。

“小心……”烛龙幸灾乐祸,伸出舌头,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指了指食盒。

吴缺欲哭无泪,化作苦笑。

喜欢一符遮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