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文h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周冬雨

随着劳恩的陨落,布伦瑞克守城战的局势逐渐明朗。

三路纳垢

虐文h全文完整版

大军大概还有8万人位于城外阻截骑士道圣战军的进攻,目前的局势是在经过混沌四大魔军的战斗之后,约10万人的骑士道圣战军还剩下不到5万人。

莱恩重伤,统帅们也都精疲力竭,苏莉亚试图重整圣战军,诺斯卡矮人数量太少,无法奠定胜局,而在惨烈的战争后,木精灵军队已经溃败,人类军队也摇摇欲坠,完全是因为莱恩的个人威望保证没有任何一个布列塔尼亚人敢转身逃跑。

已经是拼尽了,就连迪亚哥都是被大狮鹫英普瑞斯拖回了大营。

位于南面而来的圣战军与从东面而来的亡灵军呈现两面包夹芝士的状态,将纳垢大军围困其中,东线是属于蛆骑团三兄弟和亡灵三君王阿克汉、居尔、卢瑟-哈肯的战场。

蛆骑团三兄弟的6万人与亡灵三君王的5万人打得火热朝天,塔拉贝海姆屠杀大军团正面对抗阿克汉的古墓守卫军团、居尔的纳伽什扎亲卫队和卢瑟的深海守卫军。

论精锐肯定是亡灵占优,但比杂兵素质毫无疑问一个北佬能对付十个僵尸或者五个骷髅战士。

双方都可以期待援军的抵达,混沌军队尚有赞艾克的奸奇军团和野兽人黑暗先知马拉戈的兽群大军可以调动,秩序联军方面也期待着索尔领总督、大炼金师盖尔特的援军。

(大家不知道的是其实这两支援军在支援的路上正好撞上,已经打了好几个小时了。)

城内的情况则已经十分危急,北城区几乎全部失守,南城区尚有皇宫、大教堂区和城市东南部的努尔防御圈还掌握在帝国手中,除了努尔军还有3万人左右死守防御圈,可供海尔伯格元帅指挥的帝国军已经不足1万5千人,且全部分散在首都各处零星抵抗着。

与之相对的,格罗特三兄弟的主力军加上哥崔特的喷吐者大军尚有10万左右的规模,现在在城内抵抗纳垢军主力的中坚部队已经轮不到帝国守军了,帝国皇宫之前查理曼大帝和他的十二位圣骑士伙伴的雕像之下,是属于弗拉德活死人军与格罗特军的混战。

帝国最后的皇宫守卫们无助地看着亡灵与北佬在皇宫门口打得火热,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擅离职守,这无比讽刺的一幕令帝国的勇士们羞愧又庆幸。

同时,纳垢的腐化也在布伦瑞克城内进一步加深。

帝国的战斗巫师们已经用尽了自己的一切力量,可纳垢花园的无限生命将蔓延到城市每个角落,为此,整整53名阴影系巫师为了保卫贫民窟内的避难所,将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一团灰烬,最终也没能够阻止纳垢的腐化,整个避难所变成了变异的地狱,里面走出的是一队队半恶魔化,称颂着慈父,用一生为布伦瑞克繁荣添砖加瓦的穷苦打工人,他们已然选择投向慈父的怀抱。

炼金学院留守的金属系巫师们编织了一个巨大咒语,用一层惰性金钢覆盖了他们的烟囱堡垒,纳垢植物无法在上面生长。然而,即使是金属也必须屈服腐朽之力:薄板很快生锈,碎裂,露出细小的推芽和膨胀的霉菌,渐渐地,烟囱堡垒被纳垢花园覆盖了,金属系巫师们醒来后发现自己来到了混沌领域中,等待着他们的是悲惨的命运,毕竟不会再有莱恩亲自冒险进入纳垢花园中捞人了。

光明学院拥有光之金字塔保护,依然有大批光明法师冒险进入丛林密布的街道里和混沌军队战斗,他们先后释放的放逐之光与光之烈焰放逐了很多敌人,但恶魔大军无穷无尽,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光明法师们逐渐被纳垢的毒雾吞没,在咳嗽声、尖叫声、挣扎声中,光明巫师们相继倒下。

天空学院的高塔已经被纳垢变异毒株覆盖,飓风天仪魔乘连续消灭了三个混沌恶魔军团后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混沌风暴席卷了它,只剩下一堆破铜烂铁。

翡翠学院的法师们召唤翠绿的生命能量,在自己的庭院中对抗腐化,可最先变异的就是他们庭院中的树木,这些古老的具有魔力的大树最先背叛了翡翠巫师们,紧接着翡翠巫师们自己在施法中也不知不觉地变异成了一颗颗肉瘤树,直到所有人跟庭院的树林融在一起成为一体,达成生命的大和谐。

万幸的是,琥珀学院与紫水晶学院不在布伦瑞克城内,躲过了这次危机。

如果说帝国哪个学院对抗纳垢的作用最大,那么肯定是烈焰学院,火焰系法师们表现地凶猛无匹,他们的火焰足以阻止纳垢丛林蔓延。

为了守卫帝

虐文h全文完整版

国首都,这些火焰系巫师们将自身化作活体烈火,用身体攻击恶魔和花草植被,以燃烧的触感把它们烧成灰烬。

整整八个小时,烈焰学院始终熊熊燃烧者净化之火,周围都是被蔑视之火点燃的黑色垃圾,火焰系巫师们告诉纳垢,你的大雨,我们不怕,你的腐化,我们无所畏惧。

然后烈焰法师们就走向了死亡。

纳垢注意到了这群不愿意接受自己恩惠的暴徒,慈父觉得有必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于是暴风雨在学院上空越刮越猛,猛烈地倾盆大雨接连落下,如潮水般的乳白色脓液浇灭了火焰法师们保卫家园的荣耀狂怒。

连续数个小时的暴雨,火焰学院高塔终于散去最后一丝火光。

他们的火焰一个接一个熄灭了,这些失败者颤抖着,浑身沾满了粘稠的液体,倒在了地上,之前他们让纳垢的造物化为灰烬,现在他们自己像是燃烧殆尽的蜡烛剩下的蜡油一样,已经看不出人的形状。

“必须守住皇宫。”希尔凡尼亚选帝侯弗拉德-冯-卡斯坦因脸色灰暗,他大口大口地吐出恶臭的胆汁,被纳垢鹅耳枥种子寄生并杀死了一次后,弗拉德马上就成功复活,但纳垢的影响并没有那么容易消失,疫病之神的腐化还在弗拉德的体内困扰着死亡大君,弗拉德不得不用上所有的纳伽什之力才得以对抗,这让弗拉德的实力大损,也让他的亡灵大军强度大减,原本负责守卫皇宫附近区域的亡灵军队很快就不敌北佬,被打得节节败退。

弗拉德十分痛苦,他的口鼻中都流出黄绿色的黏液,纳垢的诅咒困扰着他,这让他的实力从半神倒退到了圣域巅峰,他需要不少时间祛除纳垢的诅咒,但他知道他没有时间了,他必须赶快。

同样,正在朝着帝国皇宫前进的格罗特三兄弟也看到了双尾彗星。

“那颗星星!那颗星星来了!”

“星星已经排列好了,大哥,三弟,我们必须赶快了!”

“俺也一样~”

格罗特三兄弟也注意到了双尾彗星,这三兄弟因为攻破布伦瑞克有功,被纳垢灌注了更多的赐福,现在的格罗特三兄弟已经是格罗特-授权者,它们都拥有了接近半神的力量,周围的北佬们纷纷跪下,大喊着奥托、埃泽拉克、古瑞特的名字。

随着亡灵军战斗力的下降,它们渐渐地被格罗特三兄弟逼退,但皇宫的大门坚不可摧。

格罗特三兄弟不以为意,随着它们的召唤,一头两足的活铜牛,在血腥混乱的战场上横冲直撞,它战斧上的黑暗符文散发着白色灼热的毁灭性能量。

活铜牛的身后,一群德拉克瓦尔德牛头怪怒吼着狂奔而来,到处都挤满了犄角和血淋淋的肉。当黄铜巨牛冲过来时,拦路的矛兵不由自主地发出恐惧的惊叫,粗柄长矛在怪兽的金属外皮上断裂,矛兵在泥泞中向后滑倒,或在吓得阵型散乱。铜牛的符文战斧携断头之力起起落落,每一击都把一个人劈成两半。

牛头怪对于残余的帝国守军来说太强大了,帝国守军溃散而逃,队伍四散。

马吕斯选帝侯率领着残余的少量金羊毛骑士来迎战牛头怪战帮,近距离的手铳或是转轮火铳在铜牛的金属身体表面打出一溜溜的火星,最终什么事也没有发生,铜牛将马吕斯选帝侯撞翻在地,它先是高声赞美血神之力,并没有直接杀死马吕斯选帝侯,而是在格罗特三兄弟的命令之下,强行撞开了皇宫大门,铜牛得意于自己的巨大成就,它昂起头颅,用符文战斧敲击着自己的胸膛。

就这一瞬间,一道琥珀色光芒一闪,一支黑色羽箭没入了铜牛咽喉上唯一一个没有被金属表皮覆盖的地方,帝国猎手元帅马库斯-沃夫哈特屹立于皇宫高塔之上,放下了琥珀之弓,检阅着自己的战果。

青铜兽发出咯咯的惨叫,眼睛在金属眼窝里一翻,倒地而亡,压扁了六个骷髅战士。

尽管帝国与亡灵联军还在抵抗,但皇宫大门已经破开,格罗特三兄弟亲自率领着“格罗特军”赶到了,这是一支由大约700多位纳垢神选勇士、2000多位混沌勇士、1500多位诺斯卡冠军勇士和其余的2000多名掠夺者骑手、狂战士、库尔干人、诺斯卡捕鱼手、被遗弃者组成的精锐,也是格罗特三兄弟最后的王牌。

与之相对的,是皇宫之内硕果仅存的三百名守卫,还有弗拉德-冯-卡斯坦因召唤的亡灵军。

负责皇宫守卫的马吕斯选帝侯重伤,被他麾下的金羊毛骑士们拼死拖出了战场,成片成片的僵尸如雨点般从附近建筑上跃下扑在北佬的身上纠缠着他们,数目巨大的骷髅战士手持长枪盾牌组成盾阵,在弗拉德的命令之下试图堵住道路。

但还是打不过,埃泽拉克的魔法在盾墙之中炸开,奥托的镰刀切开了加固的骨架,格罗特三兄弟此时比旧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要更加接近半神。

诺德大公、选帝侯提奥多里克-盖瑟尔勇敢地率领着诺德皇家卫队和亡灵作战,他用符文之牙连续砍翻了六名纳垢神选勇士后被两把长戟刺穿,紧接着手持重武的混沌勇士把他整个人沿着肩膀到腰部砍成了两段。

三辆蒸汽坦克发动,三弟古瑞特直接顶着火炮冲上去抓住蒸汽坦克的身体,然后用力一甩,蒸汽坦克就像是陀螺一样快速来回旋转,古瑞特一巴掌接一巴掌轰击一侧,陀螺越转越快,最后侧翻,向四面八方排放沸水和滚烫的蒸汽。被烫伤的工程师们痛苦的惨叫着,试图爬出去,但他们很快被包围过来的瘟疫使者乱刃分尸。

战斗还在继续。

此时,天穹之上飞过两头大狮鹫。

朝被包围的城市中心飞去,皇帝的羽状头盔直冲天际。卡尔-弗朗茨皇帝和格雷格-马塔克首席大巫师终于回来了。

皇帝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的城市正在燃烧。

城东,亡灵三君王与蛆骑团三兄弟的大战还在继续,手持着黑斧的居尔在一群北佬中乱砍乱杀,吸血鬼海盗中奇奇怪怪的兵种与纳垢魔军千奇百怪造型的恶魔造物纠缠在一起。

城西,骑士道圣战军与格罗特三兄弟残部还在战斗,卡尔-弗朗茨看到了莱恩的鸢尾花大旗和老近卫军的三色旗,只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而城内,人类守军除了努尔还在死守东南的防御圈以外,北城区、西城区已经接近沦陷,只有东城区在亡灵、人类的合力下暂时得以保全。

皇宫呢?查理曼的王座在哪里?皇帝在惊慌之中忍不住确认着皇宫的位置,他依稀从被藤蔓、菌毯、毒藓覆盖的庞大建筑物方向确认了皇宫的位置。

眼前的一幕令皇帝张大了嘴巴,只见源源不断的亡灵大军和北佬的精锐大军正在帝国的皇宫之内战斗,看起来亡灵军不仅站在了帝国这一方,而且那位被诅咒的冯-卡斯坦因家主就在附近的钟楼上亲自指挥,为了守卫帝国皇宫和混沌军誓死战斗,甚至不惜亲自加入战场。

而人类呢?我们帝国的军队呢?皇帝看着皇宫里面全是亡灵与北佬,压根看不到几个帝国士兵的身影,忍不住痛苦地骂了一句。

“TMD!帝国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位于他身后的马塔克也惶惑于战况,首席大巫师不是盖尔特那样的军政强人,马塔克甚至连魔法学院内政也不懂得管理,他此时的第一反应是他的老本行:“陛下,我们应该立即去帝国动物园!”

“去动物园做什么,释放所有的怪兽?”卡尔-弗朗茨皱起了眉头。

“那头龙!我的陛下,只有您能唤醒它,如果有了那头龙的力量,我们还有机会!”马塔克谨慎地提着意见。

“帝国龙?来不及的。”皇帝稍一思索,他就看到了双尾彗星,星星上温暖的光芒和象征着帝国的辉煌之力令皇帝的脑海中隐隐出现了一些画面,还有那古老的预言:“不,我们去圣锤厅!”

“圣锤厅?”马塔克的老脸立即纠结起来:“可是陛下,盖尔-玛拉兹不在那里!”

“是的,我知道它不在那里。”皇帝点头:“你可以去唤醒帝国龙,我给予你权力,但我,身为帝国的皇帝,就算是最后的一刻,也必须要和帝国在一起,我将在盖尔-玛拉兹之下接受最终的考验。”

皇帝命令死亡之爪下坠,马塔克无奈只得跟上。

突破了亡灵防线的格罗特三兄弟正好看到帝国皇帝和帝国皇家首席大巫师从天而降。

“好!好啊!慈父在上,大的要来了!”

喜欢战锤神座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