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一直在里面好不好小说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周冬雨

飞萤星域,离那些剑光长河,最近的一颗碎裂星辰。

荒寂的冰原之上,停泊着一艘艘修罗族的战舰,另有一栋栋崩塌的石殿,断裂的岩壁充满了斑驳的岁月痕迹的。

在一座保存尚算完整的尖塔,站在一道颀长的身影——阿隆索。

容貌俊美,气质略显阴柔的阿隆索,乃修罗族的大统帅,十级的血脉战士。

他并非出自暗域,而是修罗族在外开枝散叶后,新一代的修罗。

他突破到十阶血脉的时间不长,他还有大把的生命可用,他并不着急。

此刻,裹着雪白披风的他,就在尖尖的石塔之上,出神地看着,不远处的一道道剑光长河。

他是在瞻仰聂擎天遗留的痕迹……

人族的强者,一旦修炼到元神境,就不会自然死亡。

因此,聂擎天比他活的时间久,存在的时间也比他长的多,他这位修罗族的大统帅,只能算是后来者,并没有真正接触过“擎天之剑”。

“真是厉害,过了那么久,剑能和剑意还如此恐怖。”

阿隆索感慨了一番,忽看到执掌“沸血战鼓”的德米安,从远方冰原飞逝而来。

在那冰原上,众多八级、七级的修罗战士,已经显得有些不耐烦。

“大统帅!”

德米安抵达以后,先恭敬地行礼,随后说道:“席亚拉传讯吾王,说了一些她刚刚获知的讯息。讯息,来自于人族的虞渊,他和不死鸟一同从曳幻星域,进入的邃林星域。两人一起出现,一起消失,关系紧密。”

阿隆索点了点头,示意他不要铺垫那么多,可以直接说关键。

携带一口“暗域寒井”的席亚拉,不论人在何处,都能向修罗族萨博尼斯汇报,去主动沟通。

而德米安,乃是诞生于暗域的本土修罗,深得萨博尼斯的信赖器重。

他拥有着“沸血战鼓”,他也能借此,去聆听萨博尼斯的指示……

宝贝一直在里面好不好小说全文完整版

“邃林星域的战斗结束,在那有‘寒渊口’的绝寒天地,暴熊被剑宗的‘大地之剑’所伤,不过暴熊被虞渊医治,恢复以后,也进行了反击。”

“我们的人,还在追逐着‘星霜之剑’纪凝霜,席亚拉得到消息,那个女子大剑仙,和虞渊关系不简单。”

“还有,虞渊此刻在淬炼阳神,而暴熊似乎在照看他,并赶走了席亚拉。”

“……”

德米安不能直接和席亚拉交流,两人需要通过暗域,需要通过修罗王萨博尼斯。

萨博尼斯,才是携带“暗域寒井”,和准圣器“沸血战鼓”这类,高等阶白金修罗的知识和讯息海。

出自暗域的德米安,将他刚得来的消息,仔细汇报。

阿隆索认真听着,频频点头。

半响后,他才道:“族长是什么意思?”

“族长说,既然邃林星域查不出什么,源界之神消失,虚空灵魅和堕落神树离开,你就不必长时间逗留飞萤星域。”

德米安低着头,道:“至于那‘星霜之剑’,还有人族的虞渊,你斟酌处理。”

“那个叫虞渊的,有恩于费尔南德,还救过艾莲娜。哎,可惜,他是聂擎天的传人。”阿隆索讲话时,又看了看纵横交织的剑光长河,眼神复杂。

他是修罗族大统帅,负责调动各方军团,和人族,和别的异族战斗。

曾经,费尔南德就是他最得力的助手,是他阿隆索的亲信。

他在艾莲娜小的时候,就接见过艾莲娜,还断定艾莲娜的天赋非凡,将来有望超过费尔南德,成为一名暗域的修罗战士。

艾莲娜,也没辜负他的期望,如今不仅血脉达到八级,也正式踏入了暗域磨砺。

“席亚拉觉得,叫虞渊的小子,将来会是我们的心腹大患。因为他,得到了聂擎天的传承,还执掌着恐怖的斩龙台。而他,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晋升为阳神境。”德米安垂着头,说出这番话。

“愚蠢。”

阿隆索摇了摇头,冷哼了一声。

德米安不敢反驳,保持着低头垂眉。

“那小子,得到了不死鸟的信任。你也说了,在曳幻星域时,不死鸟和他始终相伴的。”阿隆索脸色微沉,“先不管神魂宗和族长的矛盾,我们这阵子,不宜频繁地弄出太多动静。如果源界之神,当真那么神秘可怕,暂时先弄清楚他的来历吧。”

“一切听你的。”

……

轰!

壮硕如山的“寒域雪熊”,陡然穿透了界壁,从那绝寒的天地冲出。

近两千米高的它,和环绕着浓郁寒雾的星辰相比,也是渺小如尘埃,不值一提。

然而,它在现身以后,面朝着剑光长河的方位,似突然激发出了血脉。

它皮肉底下,条条的纤细血脉晶链,顿住明耀起来。

如一道道极寒法则,重新调整排布,从而开始展现神异。

“唔!”

守在外面的席亚拉,感受出它的气血动静,忍不住轻呼。

随后,席亚拉一瞬不移地,盯着它。

却发现,它的目光视线,一直看着遥远的,一道道的绚烂光河。

那些神奇的流萤,似乎被它以自身的血脉,呼唤了过来。

席亚拉呆愣半响,瞳孔一缩,失声尖叫。

千万里外,飞萤星域的绚烂奇观,被寒气缭绕着,修罗王勒令修罗族的族人,不要去接近的道道绚烂的光河,仿佛当真缓缓地移动了起来。

如,真正的一条条绚烂光河,向一处深海潺潺流动。

“这里!”

席亚拉再迟钝,多注意一会,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从她知道起,就静止不动的,那一条条的剑光长河,因“暴熊”的血脉震动,不知是触发了环绕其中的寒能,还是激发了剑光长河本身,导致那璀璨夺目的光河,从遥远的另一端,向他们慢慢靠过来。

她看着慢,其实是因为那边,离她所在的位置极远。

她觉得,真实的剑光长河,移动的一定极快!

“暴熊”捶胸顿足,神情兴奋,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笑容。

似乎觉得,它能够以它的血脉,催动那些寒雾,和寒雾中的一道道剑光长河,是非常了不得,非常伟大的事情。

“大统帅!”

荒寂的冰原,战舰附近的修罗族战士,一个个嗷嚎起来。

德米安,还有两位九级的白金修罗,也在那冰原上方,眺望着尖塔上的阿隆索,纷纷将自己的心声吐露。

他们不知道的是,此刻的阿隆索,比他们还要震惊!

因为,阿隆索深知那一道道剑光长河,到底蕴藏着何等恐怖的剑力,是怎么形成的,为何永远不散。

从形成之后,就亘古未动的剑光长河,此刻突然动了,他当然震惊至极。

轰!

交织的剑光长河,中途碰触一颗离他们不远,早已死寂的域界星辰,令那星辰顷刻间崩塌碎裂。

化作,漫天的碎小陨石,漂浮在虚空。

……

飞萤星域的另一方星河。

一道拖曳着长长流霞的剑光,轻易地摆脱了,三位白金修罗的夹击。

一息间,就冲离到了千里之外。

持剑,立在一片战舰的碎块上方,纪凝霜轰然动容。

她惊奇地看到,本被寒雾笼罩着的,一条条的怪异流萤内,赫然传来了毁天灭地的剑意!

此剑意,只存在于剑宗的秘典。

那个人,在剑宗都是禁忌,不被允许提起。

“飞萤星域,竟然留有他的剑意和剑能!”

纪凝霜震惊过后,忽然就明白过来,为何虞渊会在此方修罗族的星海出现,为何要冒险乱来。

……

喜欢盖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