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人跟儿子那个过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周冬雨

“您放心,这段更好。”金制片忙把这段词给了老爷子。

“这是哪一段?”老爷子看完了词,老爷子眼睛一亮,毕竟编剧不是京剧专业的,能想到用《空城计》就不错了,哪里能想得还有这么一段。

“在‘观风景’之前,诸葛亮知道司马父子兵临城下,自己独自坐在城楼了,诸葛亮相当于对自己的一生的总结。这段词,又何尝不是张老板对自己这一辈子的总结。与剧情正好相互印证,也更加贴合。”金制片看着监视器里的叶澜,一脸骄傲,“小孩子看了您的人物小传后,说唱《空城计》这一段更适合。说实话,这一段其实更难。虽说斗智司马懿非常好看,但是这一段更能体现老爷子此时的心态,‘我之前不过是个小人物,我能走到今天,靠的是京剧。靠的是京剧的这帮子人。如今兵临城下,我不能让这些人来糟蹋我们的好玩艺!’这是他的决心,最后说白了,就是‘我以为命酬知己!’”

金制片也感动了,他答应叶澜让她唱《空城计》,也知道“我在城楼观风景”不难,票友都敢唱的。到时实在不成,随便找人配个音就是了。结果叶澜没有像替身那样,老老实实练习一下唱腔,她问她要老先生的人物小传,还有唱这出戏的情境。然后就跟他说,要不要换一下。还清唱给他听,表示,自己这一段也真的很熟,上台不会露怯,金制片这才让她替的。

现在,真的看到成品,金制片现在有点想热泪盈眶,这会,他想到了叶朝。他们这些兄弟,是知道叶朝想做全系艺人的。那时,他们都年轻,他们都无知无畏,等着叶朝不在了,他就放弃了京剧。

有时,看到叶澜在各位大师的教研室里被训得很苦,有时,他也会站在门口看着走路还跌跌撞撞的小孩子被拉伸,被扶着练毯子功,那时,他不止一次的想进去制止他们,最终,他没有。

然后,他就总给叶澜买各种玩具,他希望把叶澜从京剧里脱出来。后来,他忙了,只听说叶澜读书成绩也很好,而徐淑也没有教叶澜叶派看家戏,他又觉得,也许老太太只是让叶澜玩一下,却不是真的让叶澜承继叶家的衣钵。

其实,他也不知道希望看到叶澜未来怎么样,所以他这些年也不干涉。而这些日子,从武丑到武净,现在又是正经的余派老生,还有之前老太太给他看的叶澜穿上叶家的行头,上台唱的那段《贵妃醉酒》,还有之前在蔡小米戏里的,武生的段落,叶澜实现了叶朝的梦想,虽说她还没唱正净高腔,不过,现在已经没人会相信叶澜不会唱了。他不禁看向了台上那个人,慢慢的与叶朝重合,‘这是你想要的吗?

“果然后生可畏!”老先生点头,看看监视器里的画面,叶澜一开腔,老先生就不说什么了。一个小姑娘,此时就是低沉略有些磁性的中音。其实从这儿,就是十分的雌雄莫变了。而让老先生更感动的是,叶澜的妆都是按着他来的。

王湛先生的左肩略歪,这是年轻时受的伤。叶澜就在自己的戏衣内,穿上‘胖袄’(一种棉坎肩),这是花脸常用的一种“增肌”手段。因为,花脸一般都要演身材魁梧之人,要做出膀大腰圆的效果,总不能真的让演员去吃成一个胖子吧!所以就会在戏衣之内垫上东西,这也是老祖宗们的智慧。后来一些坤生们也会用这种手段来掩饰自己的女性特征,也能增加肩膀的宽度,让自己的人物的可信度。

而叶澜明显是去看过老先生,她有揣摸到老先生的一些小特性。老先生不胖,所以她肩宽只是略垫了一点,因为男性再瘦也会比重大,她又在右肩膀内垫了点东西。这样穿上了八卦衣后她的左肩就比右肩膀略得低一点。远远的看上去,老先生都恍惚,因为她唱时,左手拿白羽扇有几个挥舞的动作,而叶澜的手就会顿上几顿,这也是老先生的习惯性动作。

所以,现在他知道,他只用回头站墙头上补几个特写就成了。他没想到一个替身而已,一个替身竟然什么都想到了,那么她除了京剧十拿九稳外,重点是,她尊重她要演绎的那个角色,所以,她也会把自己完全的放进那个角色里。

老先生是老戏骨,他对戏剧的领悟更深,他此时都能想到,他该如何前后的表现方式。一时间创作的热情高涨,看着台上的叶澜,也是满心的欢喜与珍惜,“这孩子是学京剧的吗?若是想学表演,我可以教她。”

“她是叶派徐淑大师的亲孙女,叶派嫡系传人。”金制片不禁挺了一下腰,说话底气都不同了。这些年,在这些科班影视人鄙视够了,他终于有点扬眉吐气的感觉。

“叶派传人?”果然老头子不是京剧戏迷,真不知道叶派是干嘛的。不过,刚刚叶澜表现得太好了,老先生还是觉得可惜,老先生还忍不住再说道,“她若是有兴趣演戏,可以……我是说真的太有灵气了!”

“所以聪明的孩子,真是干啥都成。”金制片不禁叹息了一声。若老先生说的人是他儿子,他会立刻把儿子交给他,这位除了自己会演戏,他本身也是演技老师,别看走上街,不一定能被人叫出本名,但人江湖地位高,他是那种演啥就是是啥的主。可是他现在要收叶澜,金制片就有点想哭了。就算叶澜不是学数学去了,他也不敢答应啊。敢答应,不用徐淑,自己亲师父都能追打他。

老先生回头一脸疑惑,这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不过老先生想想也是,自己收徒跟金制片说什么?找正主才是啊。忙自己去后面化妆间去了。

叶澜坐在镜子面前,自己真的哆嗦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所以这就是人家说的入戏了。这就是戏剧的魅力吗?

“叶小姐!”一个生硬的普通话。

有多少人跟儿子那个过小说完整全文

喜欢绝世名伶系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