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真紧水都流出来了完整版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周冬雨

“亲爱的,我感觉韩谦这个人还是挺好的,就是太··轻浮了一些,不对,也不是轻浮,就是给人一种,性情大于理智。”

妙妙开着车,皱着小鼻子轻声的坐着决断,一旁开着窗抽烟的魏天成呵呵笑道。

“呵,所有人对他的恐惧就是他这个性格,怕的也是这种不为大局考虑,容易冲动的性子,他就是个炸弹,火药捻就摆在大家伙面前,谁也不敢点,你啊!别看人家和你开玩笑就当人家是好人,单纯。”

“哼哼哼。”

妙妙皱着鼻子,面带几分不分,更多的还是撒娇,魏天成轻声叹了口气。

“我没想到的是把季静喊过来竟然让他的反应会这么大,管他呢,你陪我去林孟德的生日晚宴?”

“不去,我又不是你的正牌夫人,自找麻烦,你去晚宴我就去找帅哥喽。”

“我给你物色几个?”

“讨厌~”

GL8的车中,刘光明半躺在副驾驶,刷着手机轻声道。

“一会你让人把韩谦的衣服准备了,不用太贵,不用刻意去选择牌子,但也不能太便宜了,按照他说的,舒服的就好了。”

“好,我知道了。”

“不用想着耍小聪明,现在韩少事情很多,没工夫搭理你上位的事情,你比不了韩少身边的季姑娘,也比不了魏天成身边的妙妙,安心做一个花瓶就好了,你想做花盆我也成全你。”

女人认真开车,她已经跟在刘光明身边五年的事情了,他对她一直是这种态度,唯一的改变是每个月给的钱变成了六位数,刘光明很大方,当然在众多情妇中,她的表现是最好的。

在她的眼里刘光明不是情夫,更像是皇帝,他的话是圣旨,能让她享受荣华富贵,也能让她一无所有。

玛莎拉蒂,韩谦双手握着方向盘,踩下油门追上了前面的GL8,打开车窗对着刘光明喊道。

“刘哥,你们先去,我带季静买几件衣服去,顺便我也看看衣服,去哪吃给我发个位置就好了,很快!”

躺在副驾驶的刘光明抬起手做了一个OK的手势,轻声感叹。

“可惜,你连这个机会都没有喽。”

韩谦不知道刘光明这里的事情,哄着油门车子瞬间提成到80,呼啸前往中央大街,不义之财应该快点用掉,一路上韩谦还不知道他的举动引来了诸多的谩骂。

可惜!车子里的音乐声音很大,季静随着音乐的节奏扭动着柔软的腰肢,韩谦带着墨镜。

俊男美女豪车。

在老百货下了车,韩谦摘下墨镜看着这个市里消费最高的商场,深吸了一口气对季静伸出手,沉声道。

“做好准备了没?这钱不花完是不会出来的。”

季静挽住了韩谦的胳膊,略带几分撒娇的意思,笑道。

“已经想好买哪些东西啦。”

“冲啊!!”

两个人像个幼稚的傻子冲进了百货,季静拉着韩谦去珠宝区,说要给韩谦买个手镯,韩谦则是要拉着季静去买包,季静第一次选择了反抗,韩谦很意外,然后欣然决定去买手镯,但是最多五千,多了不花。

季静看中了一枚戒指,价格四千多一点,季静示意店员把戒指拿出来,然后带在了韩谦的手指上,用手掌拍了拍,随后认真道。

“你带这个打架时候,他们肯定疼,要不买这个?”

店员微微一愣,买戒指是为了打人的时候疼?韩谦无奈的叹了口气,摘下戒指递给店员,然后指了指柜台里面那个小紧箍咒一样的手镯,黄金镶嵌着碎钻,很精致。

拿在手里看了一会,随后抓住季静的手把手镯带在了她的手腕处,下一秒韩谦握住季静带着手镯的手转身就走。

“交钱去!然后去买包!大爷消费,大爷说的算!”

“大侄子!”

“叫啥都没用喽。”

果断交钱走人,辗转下一个目的地,在一个韩谦不认识牌子的女装店,季静进去换了一条简单的牛仔裤,出来的时候韩谦连忙站起身把季静推回了更衣间,已经歪着头疑惑道。

“大侄子你干嘛呀~”

韩谦推着季静,低声不满道。

“这什么玩意啊?这是裤子还是衬裤?要是夏天的话,内裤痕都看到了,不行!你在换一套。”

“哦。”

季静倒是没有什么抵触,只是韩谦说让她换一套,那就换一套,之后是季静一次又一次的更换,韩谦似乎每一次都不太满意,季静似乎没有一点脾气一样,只要韩谦提意见,她就去换。

不知道的事情是韩谦把季静换下来的衣服都包起来了,最后季静选择了一条灰色的打底裤,黑色的鹅绒长衫,搭配一间绒毛的白色棉袄,下身是一条黑色鹿皮长靴。

韩谦的眼神亮了,原本季静以为会土死了,现在哪还有这么打扮的了,但韩谦喜欢,她就喜欢。

结账走人。

两人是一点时间都没浪费,衣服放在后备箱里,上车后韩谦才好奇的问季静今天开没开车,季静小声说车子的倒车影像出了点问题,拿去修了。

韩谦没有过多的去问,开车前往妙妙定的吃饭的地方。

零下十几度的天儿,围着灶台吃一顿铁锅炖大鹅,屋子里面热气腾腾,屋子外面寒风萧瑟,韩谦和季静刚刚落座,高履行带着孙雅过来了,一边走一边咒骂着这个多变的鬼天气,两人下车的一瞬间下起了冰雹,一点征兆都没有。

高履行落在皱眉道。

“我这运气也差了点,你们在外面玩的时候天气晴朗,这一轮到我就下起了冰雹,什么玩意。”

孙雅对着季静笑着点了点头,她们俩在公司的职位是平级,同时出现在这里也不意外,韩谦笑着站起身,盛了一碗炖软的粉放在了季静面前,随后有捞了一块排骨放在高履行的盘子中,轻笑道。

“吃块肉消消气儿,你小心一会冰雹变成闪电?上午的确玩的挺开心,对吧魏董?”

魏天成呵呵笑道。

“这你得问问老刘,过来凑热闹输了三万,冤不冤?”

刘光明撇嘴讥笑。

“有钱难买爷愿意,怎么?不服下午在来几杆儿。”

几个大男人一句正事儿没谈,也没什么正事儿可以谈的,倒是几个女人相互端起了酒杯,韩谦见此转过头看了一眼季静,后者笑着摇了摇头,放下酒杯后转过身双手握着韩谦的左手,眼神中带着几分祈求的看着韩谦,小声央求他能不能不要喝酒。

看着季静的样子,韩谦轻轻点了点头,笑道。

“不喝,回去我开车。”

女人的话题可以离开包包,口红,但是永远离不开男人,听着几个女人讲述着往事,女人们酒过三巡比男人放得开一些,她们也在努力的活跃这酒桌的气氛。

更重要的是四个男人都没有喝酒,刘光明端着饮料对着韩谦眯眼坏笑道。

“韩老弟,外面那辆车是小蔡组长的吧?我可听说蔡组长钟爱跑车,从不外借啊。”

韩谦吐出嘴里的骨头,指着刘光明笑骂道。

“你这老不正经的,没事总盯着我们年轻人的事情干嘛?小湖开车另一辆车回省里开会了,这车子放着也是放着,你说我喝水就喝水了,你还喝饮料?”

刘光明笑道。

“你们都不喝,我自己喝醉多丢人?”

魏天成推了推眼镜,撇嘴道。

“你丢人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话落看向韩谦认真轻声问道。

“韩少,你和衙门口儿的关系走的近,给我们透露一下现在衙门口儿到底在忙什么?这一周一个突击检查,我现在也有些头疼,蔡组长回省里也是因为咱们市的事情?”

聊起了正事儿,刘光明也看向了韩谦,韩谦见此深吸了一口气,摇头苦笑道。

“程锦这老狐狸也在防着我,内幕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现在他想抓替罪羊,早点让我手里掌握的那些东西变成没用的废物,我不可能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他,说开了,就是我交代了也找不到你们几个头上,他们愿意检查就让他们检查就行了,无非就是卫生和消防这俩咱们没办法,交点罚款就行了。”

话落韩谦喝了一点水,轻声在道。

“至于清湖,我前不久和关军彪以及清湖找到了一批枪,是冯伦留下的,你们别问我怎么找到的,猫有猫道,鼠有鼠道,是秘密,找到了枪后蔡青湖要回省里报告这件事情,查一下枪的来源,我估计啊,买枪的人就是杀了冯志达的人。”

说话时韩谦一直低着头看着桌上的骨头,看不到几人的面色,刘光明听后松了口气。

“既然是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魏天成也轻声松了口气。

“罚款认交,哎呀!我差点忘了一件事儿,刘光明你给我说说,你没事给扫大街的赞助五十万干什么?你别说你放心了,我问过了,市里就没检查过顺城!你吃独食?”

刘光明呵呵笑道。

“这事儿啊,你得问韩少。”

韩谦无奈

宝贝真紧水都流出来了完整版全文阅读

耸肩道。

“晚了,在捐钱也没用了,这个时候谁露头谁死。”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