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你里面好暖不想出来完整版全文阅读
2021年5月5日
堵住不准流出来太烫h小说完整版
2021年5月5日

吊带袜天使同人在线全文

黄晚上马就跑。

“这等学识啊!竟然能教授给普罗大众?”

他觉得贾平安是在骗自己,可理智在告诉他,贾平安说的是真话。

大把年纪了他依旧跑出了此生最快的马速……金吾卫的人在身后追他也置若罔闻。

“站住!”

你特娘的超速了知不知道?

长安城内没有紧急情况不能策马疾驰,否则金吾卫会分分钟教你做人,

一路到了算学,黄晚被人拦住了。

“老夫找人。”

“找谁?”

算学的仇家不少,比如说国子监那边的人就不时来找茬……

门子的脸上全是警惕,黄晚心中不禁一动……难道是因为算学教授的那些内容了不得,所以才这般戒备森严?

他心情激荡,“咳咳!老夫工部侍郎黄晚,想进去问事。”

门子盯着他,“寻谁?”

“随意。”

这人……若非是穿着官服,门子大概就要喊出来了。

晚些韩玮被叫了出来,见到黄晚不禁惊讶,“黄侍郎竟然到了算学,难得。不知何事?”

黄晚属于技术官僚,所以在韩玮的眼中算是半个自己人。

黄晚看看门子,门子知趣的避开。

“咳咳!老夫听贾郡公说……”黄晚盯着韩玮,“说是算学教授了什么能打造战船的学识?”

韩玮随口道:“你说的是格物吧?格物里面包罗万象,船只的话……涉及的有浮力计算……还有其它学识。”

“果真能造船?”

黄晚破天荒的忘记了干咳。

“造船这个得寻了工匠,学生们连如何弄木材都不知道……”

你这个想多了。

黄晚换个问题,“咳咳!那格物可能帮助造船?”

“当然能!”韩玮傲然道:“我算学的格物里有许多相关的学识,只需教授一番船只的相关学识,一年后,我保证这些学生就能设计出最出色的船只。”

这份自信啊!

黄晚看到的全是自信。

“可……可这等学识不该是在国子监教授吗?为何……莫怪老夫直言。”黄晚有些尴尬,“算学听闻从国子监分家了,这等关乎大唐兴衰的学问……竟然给了算学?”

“不妥当吧。”黄晚把干咳完全忘记了,眼珠子瞪得有些吓人。

难道是算学捅着他的肺管子了?还是说贾郡公刚碾压了他……韩玮只是胡乱猜测,竟然猜到了真相。

“咳咳!”韩玮干咳着,“忘记了告诉黄侍郎,如今的算学乃是新学的地盘,贾郡公不时来授课,他的大弟子赵岩就坐镇算学……咱们这里是新学,不是算学。叫算学只是延续下来的习惯。”

大佬,俺们是新学,是贾郡公麾下的新学。

“竟然是……竟然如此?那国子监呢?”黄晚觉得不可思议,“老夫可能进去问问?”

“国子监和咱们势不两立。”韩玮笑道:“别人不行,黄侍郎倒是无碍。”

老黄是个搞技术的,当年能在台州那等地方待五年真心不容易,这一点在工部有口皆碑。

此刻还在上课,学生们在听讲……讲台上的先生看着很年轻。

“那就是先生?”黄晚有些懵逼,“太年轻了吧?”

韩玮笑道:“那便是贾郡公的大弟子赵岩,别看年轻,学问厉害着呢!”

黄晚有些按捺不住,干咳一声。

他发现了什么……

我去!

就在课堂的后面,堂而皇之的坐着一个中年男子……

“那人还穿着官服,他怎地也在听课?”

韩玮看了一眼,“哦!你说他呀!这位是国子监主簿郭昕。上次听了贾郡公讲课,膜拜的不行,跪下强行拜师,不答应就能跪死……他的舅父礼部侍郎程远泽……”

这……

黄晚按捺不住心情,走进去拱手,陪笑道:“老夫黄晚,有些事想请教……”

“黄侍郎?”

后面的老纨绔招手,“你也是来听课的?来,和我坐在一起。”

黄晚尴尬的冲着他拱手,吏部侍郎他也惹不起啊!

“非也,老夫有事请教。”

赵岩早就看到了他和韩玮,闻言看了韩玮一眼。

韩玮点头,示意没问题。

“黄侍郎请讲。”

赵岩潜心新学多年,一直不显山露水,可学问却异常的扎实。此刻他站在那里,格外的从容。

黄晚问道:“老夫想问问,若是建造一艘船,要紧的是什么?”

赵岩没回答,冲着学生们说道:“谁来回答?”

瞬间下面全部举手……不,老纨绔没举,他才将入门,学问差远了。

你们这……那么多人都知道?你确定不是在忽悠老夫吗?

黄晚心慌的很,赵岩笑道:“请黄侍郎随即点名。”

黄晚随即指指一个学生,“就他吧。”

这学生看着十七八岁的模样,在学生中最大。

黄晚不知晓自己的潜意识里已经做出了决断:年纪大了还在读,多半是没出息。

“张蒙。”赵岩点头。

张蒙起身,唇上一层黑色的绒毛。

“造船学生不知所以然。”

黄晚微笑。

赵岩和韩玮都在笑。

张蒙继续说道:“学生以为造船最要紧的就是两件事,其一浮力的设计,其二便是坚固快速。就此二点来说,浮力的设计可以用水密舱……或是改变船型,这个当初就学过,学生自己在家中试过。当初学里给了铜皮让做实验,学生做了一艘船,改来改去,发现船型越尖锐,速度就越快,破开水的阻力就越轻松……”

赵岩看了黄晚一眼,他把黄晚当做是上门砸场子的人了。

你可满意?

黄晚心中猛地一震。

竟然连一个学生都懂吗?

“学生还去曲江池看过那些小船,皆是平底,一旦风吹来,就随着风向飘,如无根之浮萍。”

黄晚吸吸鼻子,面色潮红。

老夫……老夫这是进了宝藏吗?

“至于坚固,学生没见过船只内部的构造,不敢妄言。”

赵岩含笑。

韩玮问道:“黄侍郎,如何?”

黄晚转身就走。

黄晚一路进宫求见。

“陛下!”

一见到皇帝黄晚竟然都忘记了行礼,“陛下,臣听闻算学的学生如今大多进了户部,臣……这不公!”

李治满头雾水的,“什么不公?黄卿此话何意?”

官员礼仪的监督人,皇帝身边最忠心耿耿的卫士王忠良在干咳,“黄侍郎并未行礼。”

黄晚这才发现,赶紧行礼,随即目光炯炯的看着皇帝。

技术官僚就是如此,什么人际关系,什么恭谨有加,不存在的,哥的眼中只有技术。

李治知晓他的性子倒也不火,笑道:“算学的学生大多是去了户部,你说不公……难道工部也用得着?”

“工部当然用得上。”黄晚激动的道:“陛下不知……臣和贾郡公为了造船之事争执,贾郡公今日弄了个尖底船……陛下!”

他的声音尖锐,连李治都被吓了一跳。边上的侍卫手按刀柄上前两步,盯住了黄晚的脖颈。

黄晚浑然未觉,口角都生出了白沫,兴奋的道:“陛下,那尖底船竟然能抗风浪,比现有的船只强大了许多,此后只管打造这等船只,就算是天涯海角臣也无惧。”

这般好?

李治一怔,心道:贾平安会造船?朕怎么没听闻过?可看看黄晚那激动的模样,分明就是货真价实……可他何时学会的造船?再有他怎么掺和进去了?

帝王心思与众不同,李治一想就觉得不对劲。

“黄卿可确定了?”

忽悠皇帝可是大罪。

黄晚说道:“咳咳!陛下,若是有假,臣……臣甘愿受死!”

何至于如此?

李治莞尔,理解他的心情,笑道:“你等如何知晓那船管用?”

“贾郡公要了工部的工匠,打造了一条小小的船

文学

,先前在英国公家的大水池中测试了,稳!稳如山岳啊陛下!”

李治心中一动,“那船可还在?”

“在!就在工部!”

“拿了来,后宫之中亦有水池,不小,去那里试试。”

有人去了工部,李治心情不错,“问问皇后可想去看看。”

随着皇后地位的水涨船高,王忠良心中也在犯小嘀咕,心想若是不讨好了皇后,以后犯错怎么办?

陛下只会让咱跪在边上,那眼神就像是看傻子似的。可皇后的眼中却多了威仪,咱看着瘆的慌。

罢了罢了,去讨好一番。

“陛下,奴婢去了。”

李治点点头,觉得这个奴婢越发的勤奋了。

王忠良还不知晓自己的主动在皇帝这里得了加分,一路狂奔啊!

到了皇后那里,他调匀呼吸,“老邵,皇后心情如何?”

这人怎么问这个?

邵鹏有些警惕,“好!”

“那就好。”

王忠良进去,武媚正在看着什么,边上站着太子。太子一身短打,满头大汗,“阿娘,舅舅说要打造这个单杠和双杠,拉一拉的就能把身体拉长了。”

“胡说!”

武媚没好气的拍了他一巴掌,“如此,邵鹏令人去寻了工匠。”

太子一脸得意,“我就知晓阿娘会同意。”

武媚看到了王忠良,眼中的温柔消散,淡淡的道:“可是陛下有事?”

王忠良看了太子一眼,“殿下如今越发的精神抖擞了,奴婢看着高兴!”

当着母亲的面夸赞孩子,这便是间接拍母亲的马屁。

武媚面色稍霁,“何事?”

老娘很忙,没工夫陪你瞎扯淡。

王忠良笑道:“先前工部侍郎黄晚来了,一番话把贾郡公夸的天上有,地上无。说贾郡公弄了一种船,比如今的船好了无数,这不陛下令工部把船弄进宫来,在后面的池子里测试,奴婢想着此事要紧,就来禀告皇后。”

这番话大抵是王忠良这阵子说的最好的,最没毛病的。

武媚的眼中多了些温柔,“平安吗?那我倒是不奇怪,来人,给太子擦汗换一身衣裳。五郎也跟着去。”

晚些母子来到了皇帝那里。

李治只是看了一眼,问道:“太子可是刚去踢球了?”

“是。”李弘笑道:“阿耶不知,这跑着跑着的,我就觉得浑身舒服,吃得多,睡得香。”

李治和武媚相视一笑。

“阿耶,何时能坐船?”

李弘注定要失望了……当看到了那两艘小的可怜的船时,他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

郁闷了!

后宫的水池不小,而且有好几个。

两艘船丢进池子里,黄晚说道:“要些木板和厚布,另外,要些人来操弄。”

等了一会儿后,百余身强体壮的内侍出现了,木板堆积了老高,厚布来了一大堆……

“用不着这么多吧……也好。”

随即开始了。

无数木板在奋力搅动木船周围的水。

波浪更大了。

一群内侍在奋力闪动厚布,狂风大作啊!

“陛下,这两艘船一艘乃是原先的平底船,一艘乃是贾郡公弄的尖底船,就是左边那艘。”

“朕看到了。”

李治第一次觉得技术官僚的麻烦:朕不是傻子,那船一出现就知晓什么是尖底船了。

“看看……哦!”

黄晚兴奋的手舞足蹈,“要翻了,要翻船了!”

平底船不负众望的翻船了。

尖底船还在顽强的抗争着。

“多弄些风浪。”

王忠良觉得这就是个娱乐项目,看看……刚才翻船的时候帝后笑的多开心啊!太子更是欢喜的手舞足蹈……

“加把力!”

风浪越发的大了。

可尖底船随便你怎么弄就是不翻船。

呯!

一个内侍手滑了,木板撞过去,尖底船的侧面被重重的撞击,随即侧倒了差不多九十度。

“翻船了!”

帝后的笑容消失了,太子一脸遗憾。

那内侍知晓自己犯了错,刚想请罪……

“它又起来了!”

那艘尖底船就像是一个顽强的勇士,竟然翻了回来。

李治不禁叹道:“朕仿佛看到了一位勇士,哪怕是被打倒在地,哪怕前方无数敌人,他依旧能爬起来,悍不畏死的继续冲杀……这船……好!朕看就叫做虎贲。”

虎贲船?

黄晚赞道:“这个名字好,定然能鼓舞水军将士们奋勇杀敌。”

李治颔首看了武媚一眼……朕就知道,朕就知道……

武媚笑道:“平安果然是多才多艺,竟然连船都能造,臣妾想……要不让他去工部做个……”

“咳咳!”

早有准备的李治打断了她的话,“阎立本乃是大匠,家学渊博,做的不错。”

这个悍妇竟然想让贾平安去做工部尚书……

李治低声道:“让阎立本让位会伤了臣子的心。”

是啊!我倒是忘记了这一茬……武媚看了他一眼,“臣妾只是想让平安去工部做个侍郎。”

男女之间相处第一条:女人永远都是有道理的。若是有不同看法,请参照这一条。

黄晚突然有些扭捏,“陛下,臣先前说的那事……”

“工部要学生之事?”

李治不解,“工部为何要算学的学生?”

算学的学生计算了得,户部最为喜欢,可工部为何也要学生?

黄晚叹道:“陛下,臣以前不知新学如此了得,今日臣去了算学,随便问了一个学生关于造船之事,那学生侃侃而谈,让臣……欢喜之极。”

他眼眶微红,“陛下,户部历来都要靠工匠,可那些儒学出来做官的哪会什么工匠之事?只是靠着那些工匠师徒传承罢了。如此谈何更进一步?可新学里竟然有许多关于营造的学问,臣远远不及……这样的学生,工部定然要了!”

李治心中一动。

新学竟然还有营造的学问?

朕……怕是疏忽了。

想着自己任由着贾平安在算学里折腾……李治后悔了。

“陛下,新学……不可放任啊!”

黄晚敏锐的发现了新学处于果奔状态,爷爷不亲,姥姥不爱,但这样的新学却在酝酿着一些什么……

“臣看着那些学生的目光,陛下,他们太自信了,自信的……看着外人竟然都有些轻蔑之意。他们为何自信?臣在路上想过了,唯有一种可能,那些学生那自己和国子监的学生、和外面的人做了比较,他们发现自己学的新学完胜那些学问!”

——陛下,赶紧把新学纳入管理吧,否则麻烦会很大。

这和李治刚才想的正好契合。

他看了黄晚一眼,“黄卿的忠心朕知晓了。”

“学生……陛下,工部的学生。”黄晚眼巴巴的看着他。

李治笑道:“如今朕也没办法,你得去问贾平安,他若是答应了你还得去和户部争斗……”

定然是一出好戏。

黄晚随即告退。

李治和武媚缓缓走在宫中。

“媚娘,新学中竟然有许多朕和大唐急需的学识……”

但贾平安一直没说!

这小子不地道。

武媚诧异,“算学当初被国子监排挤打压,后来连钱粮都被克扣……平安想来心中委屈,觉着朝中看不上新学……陛下何故苛责他?”

李治淡淡的道:“朕未曾想过新学如此了得,如此,朕便不会坐视,回头朕就会拨钱粮去算学,扩建校舍,招募先生……大局为重。”

武媚点头,“近日宫中闷热,臣妾出宫转转。”

这个悍妇虽然时常咆哮朕,但在大局上从不会错。

李治点头。

武媚转身,见李弘拖

文学

在后面老远的地方,和身边的内侍宫女嘀咕着什么。

“五郎,随我出宫。”

……

贾平安已经到家了。

路上他就得到了黄晚去算学的消息。

他只是微笑。

到了家后,他和狄仁杰说了此事。

狄仁杰沉吟良久,说道:“我也想进算学去学一学……”

……

求月票……依旧是双倍啊!

喜欢大唐扫把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