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快点啊疼太大了教官 宝贝你的蜜水流出来了
2021年4月25日
发生过一次关系全文在线阅读
2021年5月3日

教授不可以全文小说全文

教授不可以全文 第一章

一切都从一个点开始,体积无限小,密度无限大,没有时间,亦没有空间,更没有光与暗。

那,就是宇宙的源点。

——————————————

宇宙元年

不知道那个点只存在了一瞬,还是恒古静默于虚无之中。但,当那个点开始躁动、膨胀、爆开,时间、空间、物质、星河,还有生命,开始主宰这片虚无。

宇宙从此存在,生命主宰一切。

————————————————

混沌纪元

最初的宇宙,除了源点依旧闪耀,四空之内混沌、荒芜。

渐渐的

当第一颗恒星开始闪耀,

第一个星团聚拢盘旋,

第一个星系孕育出生命,

第一个生命睁开眼睛,看世界,

宇宙整整用了三十亿年,才开始从懵懂中走向智慧,从无序步入文明。

————————————

最初的宇宙蛮荒、无序,最初的文明懵懂、混乱。

从突破星空开始,伴随文明的,就只有死亡和危险,和贪婪。

——《文明哲学》

混沌纪元26亿年,云起星域文明突破光速,发现了“宇宙的背面”。

混沌纪元26亿1000万年许,夜星文明证实十一维能量宇宙原理,率先突破四维宇宙,达到五级文明。

宇宙元年26亿2500万年许,魔域文明达到九级,开始对威胁智人文明的星兽文明实施清剿。

自从有了生命,斗争就从未停止,直到三大神族的崛起。

——《圣歌纪年》

为了让智人文明站上宇宙的顶点,云起文明、夜星文明、魔域文明,三大神族团结一心,用一千万年的时间征伐整个宇宙,彻底剿灭星兽文明,建立起宇宙新的秩序,结束了长达三十亿年的混沌纪元。

——《神族之光》

——————

第一纪元

宇宙元年后大约32亿年,云起星河、夜星、深空魔域先后达到十级文明的水平,并击败星兽文明,宇宙进入第一次和平期。

第一纪元——始。

第一纪元,75319年。

三大神族合各族之长,建立由万艘战舰组成的混沌远征军,向着混沌之域——万物起源的那个源点进发,旨在找到文明的终极答案。

“宇宙从哪里来?又将去向何方?”

——《第一纪元全史》

第一纪元,85765年。

唯的一艘远征军补给舰自混沌归来,带回了不属于这一宇宙的终极神器——恶魔武装。

文明的顶点、宇宙的答案,尽在其中。

自此,三大神族开始倾力研究,想要解开其中的奥秘。

——《潘神之密》

第一纪元,9557482年。

经近九百万年的苦心钻研,三圣族依然无法解开恶魔武装的秘密,却因其归属问题产生芥蒂,脆弱的宇宙秩序开始崩坏。

——《神族的陨落》

教授不可以全文 第二章

“干吗去栊翠庵啊?”

大观园内,贾蔷推着贾母散散心、放放风,也好刷一刷孝名,未想老太太竟提出去栊翠庵看梅花。

贾母笑道:“这你就不通了,她们修行的人,没事常常修理花草,所以比别处越发好看些。历来佛门多盛木,以作菩提。”

“啧啧啧!”

贾蔷笑道:“要不把玉皇庙拾掇拾掇,你老住进去多瞧瞧?”

贾母闻言差点没吐血,这圈了几个还不够,连她也要圈去佛堂礼佛不成!

“国公爷!!”

鸳鸯见贾母老脸都气白了,忙嗔怪了声。

贾蔷哈哈笑道:“又不是不让出来,就是每月多一个清静处罢了。果真忌讳这个,不愿去也成,咱们走罢,不来这佛庵寺庙了。”

文学

说着,要推贾母离开。

贾母却回过味来,道:“你说的在理,那就收拾出一处来,得闲我过来住一二天就是。今儿个,先去这栊翠庵里坐坐罢。蔷哥儿,你莫非又在弄甚么鬼?这里可是侍奉菩萨的地方……”

“诶!”

贾蔷忙摆手道:“天地良心,我又岂是浑来之人?我和宝玉可不同……”

贾母啐笑道:“呸!宝玉不在这里,倒还拿他说嘴!”

这会儿栊翠庵里守门婆子已经听得动静,禀告了妙玉。

妙玉忙命开门,亲自迎了出来。

只是妙目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贾蔷那张俊秀的不像话的脸,俏脸登时红了起来。

贾母:“……”

她回头看向贾蔷,无言质问:这又怎么说?

贾蔷叹息一声,目光忧郁望天道:“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老太太,你不知我的苦……”

“呸!”

贾母被这厮气的啐道:“你仔细着,我如今老了,也管不得你,回头我让玉儿来管你!”

贾蔷哂然一笑,对面妙玉仿佛亦被这厮的无耻所震惊,怔怔的看着他。

是何等的风流,才能说出这样的诗来……

不过,到底还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女孩子,礼数不缺,请贾母往里面去坐。

入正堂,菩萨相前,贾蔷、鸳鸯搀扶着贾母下了轮椅,于蒲团上跪下,缓缓叩首。

妙玉送上香来,贾蔷代敬,自妙玉手中接过时,微有触碰,沁凉柔软……

佛像敬罢,妙玉请贾母往禅堂安坐,问起了妙玉的家世来……

妙玉垂着眼帘相答,自云幼时出家,后因无意中被苏州知府所见,以势相欺,迫其还俗。

万幸其师不屈于强权,又有故旧相助,方带其远走京城,避开此劫。

贾母闻言恼道:“好个不要脸的混帐官!迫出家人还俗,他打的甚么心思,能瞒得过世人,难道还能瞒得过菩萨?”

说着又问贾蔷道:“这样的官,你也不管?”

贾蔷笑了笑,道:“苏州知府叫朱聪罢?因采生折割案,早被拿下治罪了。”

妙玉闻言,与贾蔷合十见礼,道:“多谢国公爷。岫烟与我说过采生一案,国公爷为无辜苍生讨公道,不惜惩处族亲故交,悯苍生孤幼,日后必有大福祉。”

鸳鸯好笑道:“都国公爷了,还要多大的福祉?”

贾蔷看着鸳鸯的俏脸笑道:“人家言下之意,说我会有许多娇妻美妾,多子多福。”

鸳鸯不意这位大爷在佛庵里也敢调戏她,羞的满面通红,嗔了声:“都国公爷了,还是如此!”

说着,同贾母告状道:“老太太不知,昨儿国公爷可是作了两首好诗呢!”

对面妙玉的脸已经红的见不得人了,低着头借口去请茶转身出去了。

在贾蔷怒视中,鸳鸯俏皮的冲他一皱鼻子,将昨儿个他的两首大作诵了遍。

这年月,诗词和前世的流行歌曲一般招人喜欢,流传开来自然也快。

贾母听罢,看着贾蔷气笑道:“你真真是没治了,人家是出家人!!”

虽大家子多是馋嘴的猫,且贾蔷也算不得色令智昏之辈,可连出家人也调戏,就忒过了些。

贾蔷解释了番,二作非其所为,纯属好人被污蔑,只是贾母看着也不怎么信。

便是旁人所作,当着妙玉念出,其心也是当诛的……

不过对这些事,贾母也不过点到为止说了几句顽笑罢了。

富贵到了贾蔷这个地步,许多事也就不算甚么了。

唐高宗能让母妃出家,再接进宫里立为皇后,明皇更了得,让儿媳出家,为此丢了江山也不顾……

英雄自古难过美人关,越是有能为者,越是如此。

如许多混帐话本里所写的那般:大能者必有大欲。

所以这等事,她也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莫因此事搅和的家宅不宁即可。

说起来,这方面贾蔷的能为,比他挣家业的能为还大……

未几,见妙玉面色恢复寻常,亲自拣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泥金小盖钟,捧与贾母。

贾母看了看笑道:“我不吃六安茶。”

妙玉笑道:“知道。这是老君眉。”

贾母接了,又问是什么水。妙玉笑回:“是旧年蠲的雨水。”

贾母因此多了半盏,妙玉又将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取来斟与贾蔷,四目凝望时,贾蔷似乎能听到这俏姑子的心跳声……

莫非果真思凡了……

贾蔷逗她道:“这个盛茶还不够我一口吃的。”

妙玉抿了抿嘴,回身取了一套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竹根的一个大盒出来,笑道:“就剩了这一个,你可吃的了这一海?”

教授不可以全文 第三章

大意了!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不讲武德了——之前说的是要互相提携,一起卖……检举揭发那些不臣之辈,结果可倒好,这两个年轻人都是先把自己给摘出去了,一点儿也没有谦让老人家的意思!

如果不是在大宋的朝堂上,如果不是犯了规矩会被拖出去筑京观,索朗贡恨不得把这两个王八犊子给砍死!

暗中瞪了花逢春跟察旺一眼,索朗贡也赶忙躬身拜道:“启奏太后娘娘,外臣也是奉我堂明国国主之命,前来大宋朝觐,献上诸贼名录!”

朝堂上的一众大佬都看呆了,李纲跟庄成益等一众大佬互相对视了一眼,甚至有些怀疑人生——

说好的举世攻宋呢?

说好的南洋诸国也要起兵作乱呢?

怎么一个个的卖队友卖的比谁都快?

还有那个叫花逢春的,你给自己安排了一个清风寨副知寨之子的身份也就算了,居然还想给你家国主安排一个伏波将军之后的身份?

但是不管怎么说,现在这三个家伙先跳出来反水并且指认其他那些小国,对于大宋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儿。

尤其是心都黑透的枢密院总参谋部的扛把子,更是在一瞬间想出了一堆诸如驱狼吞虎、假道伐虢之类的计策。

而坐在珠帘之后的孟太后虽然没想到这些阴谋诡计,却在第一时间想到了拉一批打一批的玩法。

咳了一声,命人将花逢春、察旺、索朗贡三人手中的名录都接过来,又让人安排了三人的住宿之后,孟太后才将目光投向了枢密院的扛把子种师道,问道:“种

文学

卿以为如何?”

种师道躬身拜道:“启奏太后,臣以为若是三人所奏属实,则南洋诸蕃之事可由泉州水师与雷州水师负责封锁诸国海面,再让暹国、罗斛国、堂明国三国各自派出军队,与驻交趾布政使司与真腊布政使司的禁军组成联军,讨伐不臣!”

说完之后,种师道又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了户部尚书庄成益:“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不知道户部可还能支撑得起?”

说到底,打仗这种事儿就是一个花钱的事情,纵然打赢了之后能通过各种渠道把损失都找补回来,前期却也难免要花上一大笔钱。

但是庄成益却根本顾不上种师道。

花钱?

花钱算什么事儿啊,国库里别的没有,就是钱多!就算国库里没钱了,户部也有的是法子能弄来军费!

想想南洋那边一年两熟甚至三熟的上好良田,想想那边出产的各色宝物,想想辣么多的劳工,庄成益觉得只要枢密院那边给点力,能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小国统统变成某某布政使司,钱的问题它就根本不算个事儿!

心中暗自盘算了一番需要花费的军费跟能得到的好处之后,庄成益当即便躬身道:“启奏太后,户部还有五十……还有三十万贯钱财可用于南洋战事。”

种师道的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

三十万贯跟五十万贯之间差不多差了一半,五十万贯能让禁军敞开了用炮轰,三十万贯就只能精打细算了。

可是这老扣刚才明明是想说五十万贯来着!

彼汝老母!

孟太后却咳了一声,问道:“依种卿之见,三十万贯可还够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