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近人妇女|美女董事长的屈辱调教
2021年4月5日
颤抖的岳、宝宝你都湿还不要
2021年4月5日

深不可测 双a|用我的手指来扰乱吧

深不可测 双a 第一章

纪霜雨戴着帽子走进长乐戏园,有认出他来的熟客,都会心一笑,打个招呼,免得他被粉丝围堵。

明日的拍摄准备工作做完了,他得空来这边,是为了取信,目前住的地址不便对外公开,因此有人想要联系,都是寄到长乐。

纪霜雨看了一眼,此时台上并未唱戏,倒有人在说相声。

戏园也并非时刻都在唱戏的嘛,很多民间艺术都是可以同台表演,全看老板怎么选择,给观众换换口味。

徐新月拿了一叠信出来,正是海外那些想认识他的导演,通过关系送到沪上,沪上同仁们再转寄给他的。

纪霜雨低头翻了一下都是哪里寄来的,就听徐新月得意洋洋地说:“我新招的说相声的,姓齐,给应笑侬压轴,他也很满意,怎么样?”

纪霜雨最近忙于拍摄,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招的,头也不抬道:“挺好啊,就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开始欣赏相声了,以前不是觉得他们不够热闹。”

正说着,只听台上的相声演员说着就来了一句:“……好嘛,这会儿功夫灯一亮,整个京城都照得雪白,我定睛一看,原来是纪霜雨在给自个儿打光!”

纪霜雨:“…………”

“怎么样?优秀吧?哈哈哈哈哈哈!”徐新月狂笑,为什么突然欣赏?当然是因为台上的演员模样好业务优秀不说……还经常拿纪霜雨砸挂调侃啊!

阿鸡也就这点爱好了吧……纪霜雨无语地看他一眼,打开一封新的信,开始阅览。

纪霜雨来到这个宇宙,也看了不少国内外大师们的作品,对世界戏剧环境有所了解。

抛去技术上的差异,每个导演有自己的审美方向、水准,以及思想,艺术作品不是只由某一部分构成的。

就像许云汝他们这些学生,稍一接受教导,就能拍摄出优秀的作品,因为他们本来就很优秀。甚至于纪霜雨如果没有自己的思想,带着一肚子理论回来,也不能成就佳作。

所以面对这些来信,虽有错谬的地方,纪霜雨也认真看完,当场回信,进行交流,对于疑问请教也逐一回答。这也是让华夏戏界迈入世界,获得话语权的开头,就由他来做这个搭桥的人。

就是看到好几个导演想送他参考书,他哈哈一笑,回信表示,谢谢,不缺,我的挚友就是书局老板,而且收集了很多科学书籍……

没说的一句话是:而且都供了起来!

——纪霜雨获得一批海外笔友,这积攒下的人缘,导致后来华戏收获了许多客座教授与大师演讲、公开课。

纪霜雨写完回信,就交回给徐新月,让他代为寄回去。

离开的时候从前头过,刚好又听到了那相声的末一段,巧的是台上的捧哏不知怎么了,竟然台上发呆,没接话,还被观众发现,开始起哄

文学

纪霜雨饶有兴味地顿了顿,却见那位逗哏演员不慌不乱,现挂道:“故意的故意的,鸡老板给太少,我们得扣几句词儿。”

他这轻松的态度,让大家即使听得出是在补救,也乐意买账,起哄声顿时变成了笑声,有回头看到徐新月就站在旁边的,笑声更大了,眼泪都要流出来。

徐新月:“…………”

纪霜雨拍了拍徐新月的肩,“东家,我发现你审美一般,但运气很好,怎么老能遇到这么优秀的打工人。”

徐新月:“………………”

……

周斯音也很忙,忙到甚至来不及去骂书妄言——这家伙因为《古都》在国外热映,瞬间世界知名,书也正被多国引进,正在翻译中,他直呼自己也要亲自监督翻译,暂时不更新了。

周斯音没空搭理他,是因为之前资助的国产有声放映机终于成功了。

他赶紧地前往查看,确定后便加投了一笔钱,好让他们批量生产出来。

这价格只要欧西机器的三分之一不到,这么一来,国内的有声片放映普及也被加速了,在一两年内,基本华夏各大城市的影院都完成了换代。

这些放映机不但可以装备国内,还销至南洋等地。

而且,在这些地方的换代,一定程度上是亏了纪霜雨的影片——

起初在销售的时候,有些二轮、三轮之类的小影院也是不太愿意的,因为就算比西洋机器便宜,也是一笔钱啊,他们觉得自己还可以支撑几年。大部分老板,都和徐新月一个德性的啦。

但是总有忍不住的影院,结果一装备上,平时都还好说,在纪霜雨的影片放映时,在同等影院就是碾压了,观众宁愿去有声影院多看几遍纪霜雨,也不把时间浪费在其他影院。

因为他的影片,一定,一定要看有声,精彩程度会加倍,报纸都说了,那是视听艺术!

在这样的竞争下,其他影院还能怎么办,只好咬牙更换机器了啊。

他们直言,如果没有声放映设备,我们便无法放纪霜雨的影片,观众就不会进来了。而纪霜雨的影片放映时间一般还能持续特别久,这笔帐,得算清呐!

加上纪霜雨对声音的运用,也启发了海内外无数导演,让他们不再坚持无声片更具有艺术性,转而尝试有声片拍摄。

原本因为这些导演的坚持,以及放映设备的落后,无声片可能还要占据市场几年。

现在,可以说,纪霜雨的作品,提前推进了无声片走下历史舞台!

提及南洋,这里因为华裔众多,向来也是华夏影戏制片公司的大票仓,周斯音都认定需要掌握南洋的放映渠道。

此次,《古都》和《问青天》自然也在南洋、东洋

文学

放映。

而且,和欧西之地不同,随着拷贝去这些地方的,还有寒星钢笔的广告。

——周寒鹊要把钢笔卖到南洋和东洋去了,包括纪霜雨的字帖,自己人当然给贴个广告。

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周边国家都受华夏文化影响良多,文化接受没什么障碍。书写上,都是汉字,自然符合寒星钢笔的用户群体。

就和有声放映机一样,从前他们也都是以西洋机器、西洋钢笔为贵,寒星钢笔一出,以那时髦值极高的广告片,与打出来的口号,加上的确更适合汉字书写,一下就吃掉了不小的市场。

因此,纪霜雨也收获了一大笔钢笔销售的分红。

“这么多钱啊,我也没什么要花的地方。”纪霜雨之前的收益,已经够他生活,和给弟弟妹妹置产了,除了工资,每年还有影院分红,源源不断的字帖版税。

纪霜雨如今也没什么要花钱的地方,考量之后,索性效仿周斯音赞助国产有声放映机研制厂家的做法,遍寻那些有意制造本土摄影机、印片机、录音机之类设备的技术人员,资助他们的研究。

如此一来,既能促进华夏影戏硬件设施的进步,这些为了研究设立的单位还能提供工作岗位。

而这种人,现在有,但是少。毕竟有声放映机还算能节省很大的成本,但有些技术和材料,则是自己人也认为,进口更划算。

深不可测 双a 第二章

姜漪从旁人的嘴里听说曹翎将梁管事和梁萍儿给辞退了,有点意外,曹翎处理事情处理得这么干脆,不像之前的行事作风啊,那好歹也是他用了很多年的管事了,还是从茶楼那里调过来的人。

她以为曹翎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大动干戈。

刘顺听到了这件事暗送了口气,宋振武哼了一声,“姜姑娘这么能干,顶好几个管事,一个管事算什么。还有,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啊?”

他就是想要八卦点什么东西,很是感兴趣的凑了过来看着姜漪,姜漪斜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刘顺扒拉了他一眼,小声说:“那个梁萍儿想要嫁给陈公子做妾。”

“啥!”宋振武的嗓门很大,在做工的人都看了过来,“那小娘们长得很好看吗?”

刘顺微微红着脸说:“长得还行。”

“有人甘愿做妾不是很好吗?”后知后觉的,宋振武就瞪大了眼:“姜姑娘成亲了?”

“嗯,很早就成亲了,”刘顺看了他一眼又示意他压低点嗓门。

“姜姑娘这么有才能,她相公有福气了,这样还敢纳妾,要我是姜姑娘的哥哥,非锤死他不可!”宋振武嗡声嗡气的说。

“你小点声,没看到姜姑娘在那边听着吗?”刘顺也是气得不行,拉扯了他一下。

“听着就听着了,有什么不能听的?”宋振武可什么也不管,反正这事丢人的也不是姜漪,“既然姜姑娘成亲了为何你们一个个还管她叫姑娘?”这不是乱叫吗?

刘顺道:“我们都叫习惯了。”

“屁的习惯,肯定是有别的原因。”

刘顺不想和宋振武说话了,说他是一头蛮牛都是赞美。

姜漪也没管梁管事和梁萍儿的事,和大家干着手里的活,中午吃饭的时候,姜漪明显的感受到大家的打量和议论。

梁萍儿和梁管事已经被请出了家具铺,不知道去了哪。

梁管事三年的工钱不少,够他们父女吃喝十几年的了,省点的话还能再吃多几年。

曹翎也算是做得仁义了。

姜漪吃饭的时候,曹翎进来了,说道:“梁萍儿那事你别放心上,我已经处理好了,安心做自己的事就好。”

“曹老板早就知道这事了?”姜漪看着他,看得曹翎有些心虚了起来。

曹翎道:“是知道一些,不过这已经不重要,马桥村的事陈浮生都差不多办好了吧。”

姜漪看了他一眼,接了他生硬转移的话题,“前天晚上也没有来得及问,昨天晚上人没回来,等今天回来了我再问问,要是差不多了,我和他就搬到马桥村去住。”

“什么!”曹翎的反应有些大,“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所以你们才会想着搬到外面去住?我这里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合适的?”

姜漪摆摆手:“不是这个原因,毕竟这里是曹老板的地方,我们也有自己的地方,没必要一直住在你这里吧。我们住在马桥村也是为了方便做事,反正两边离得也不远,我来回也不费事。”

话虽是这样说,但曹翎还是希望姜漪住在这里,管事起来也更方便些。

“既然你们要搬出去住,我也没办法阻止,”曹翎道,“你们什么时候搬过去?”

“等陈浮生回来了我问问他的意见,”姜漪已经好几天没有去马桥村看过了,也不知道进度怎么样了。

曹翎说:“要搬了提前给我说一声。”

下午的时候,一辆马车奔向了家具铺,下了马车的柳君仪和冯沅昭进门看到里边已经进行到大半的工程,忍不住瞪大了眼。

搞这么大的一家家具铺,真的是下了血本。

“曹大哥!”柳君仪进来就和曹翎笑呵呵的打招呼。

“你们来了!”曹翎看到他们也高兴,将他们迎进来,“听说你们要来,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房间!先到里面歇息吃个饭。”

“曹大哥太有心了,”柳君仪一点也不觉得累,倒是担心一路跟着自己的冯沅昭。

深不可测 双a 第三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