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不可测 双a|用我的手指来扰乱吧
2021年4月5日
性强烈的老年妇女小说,宝贝你的蜜水流出来了
2021年4月5日

颤抖的岳、宝宝你都湿还不要

颤抖的岳 第一章

八月六日,宋帝国的二世皇帝子恒驾崩,举国缟素,停止兵戈,停止农桑,并且斋戒三日,以此悼念这位给宋帝国做出了卓越贡献的皇帝。闪舞小说网www..com

虽说子恒只是在位三年,但是他做了几十年的太子,做太子期间,协助宋始皇处理许多政务,贤明孝友之名天下皆知,臣民们都很拥戴他,对他十分信服。

可是,让世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子恒驾崩,继位的竟然不是他的儿子,而是远在楚国为国君的子楚!

公元前280年,在奔丧过后,子楚随即举行登基大典,加冕称帝,为宋三世皇帝。

由于子偃健在,故而没有人胆敢反对子楚的继位,一切尽在子偃的掌控中。

子楚在登基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二世皇帝子恒葬在景陵,由于子恒驾崩得很匆促,没有修建什么像样的陵墓,故而一切从简,不过后续,子楚还会差遣几万人的劳役修建景陵的。

子楚又将子恒的三个儿子,分封到自己原来统治的楚国(就是夷洲、现称台湾),一个为楚王,封国在夷洲,一个为成王,封国在吕宋岛,一个为顺王,封国在澳大利亚的西部地区。

子楚对子恒的三个儿子极好,视同己出,不仅三个人都封王,还给了寸功未立的他们偌大的国土,赐予百工,军队各万人,黎庶各五万人!

封了一个国还分配土生土长的宋人,这在宋帝国以前是没有先例的!

子楚一下子获得了原本子恒的拥戴者的忠心。

子恒驾崩的第二年,子偃的宠妃,当今三世皇帝的生母贞姬便撒手人寰了。子偃大悲,第一次染上了重病。

公元前273年,就在宋帝国的军队扫灭了色雷斯王国、马其顿王国和南方的希腊各个城邦,远征地中海其余的罗马、迦太基等城邦和国家,屡战屡胜的时候,东宫皇太后干婉的病情加重,危在旦夕了。

在干婉的弥留之际,子偃匆匆赶过来看望她。

“婉儿。”子偃紧紧的攥着干婉的手,看着她瘦削而又惨白的脸庞,不由得老泪纵横,一颗又一颗混浊的泪水,都滴落到了干婉的手背上。闪舞小说网www

文学

..com

“你来了。”

“是,我来了。”这一回,子偃终于没有再自称为“朕”。

“夫君,我很庆幸,能在最好的年华嫁给你。但是现在又很遗憾,因为我会先你一步而去,让你看见我年老色衰的样子,真是……真是过意不去。”

“你说的什么傻话。”

子偃将颤抖的手按在了干婉的脸颊上,轻轻的道:“婉儿,在我的心目中,你是最美的。你知道吗,婉儿,我多么希望,再带着你去看一看帝国的大好河山,陪着你去走走,去游山玩水。”

干婉很是艰难地摇摇头道:“能有你的陪伴,婉儿已经心满意足了。夫君,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咱们洞房的时候,我给你哼唱的诗歌吗?”

“嗯,记得。”

“那你给我哼唱一遍好不好?”

“好,好。”

子偃一边流着泪,一边翕动着嘴角,唱道:“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咳咳咳!……”干婉原本一脸恬静地听着子偃在哼唱《蒹葭》的,很是享受,可是在听完之后,终于不堪重负,剧烈的咳嗽起来。

“婉儿!婉儿!……”

“夫君,我多么再陪你走得远一些。可是……可是我知道,那已经是一种奢望了,若有来世,我还做你的妻子,好吗?”

“好,好。”

“拉勾。”

子偃又是不由自主地潸然泪下,那一年,干婉嫁给他的那一年不过14岁,豆蔻年华。他们一见钟情,子偃看上了干婉的美貌,后者也对子偃芳心暗许,终于成亲了。

在洞房花烛夜,当时子偃承诺会照顾好干婉一辈子的,他的确是做到了!

做了整整64年的夫妻,相濡以沫,白头偕老,这样的事情又有谁能做到?

“嗯。”

子偃随后伸出了手指,如孩童一般与干婉拉勾。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婉儿!婉儿!……”

最终,干婉还是过世了。

子偃悲痛欲绝,抱着干婉已经渐渐失去了生气,变得冰凉的尸体在那里嚎啕大哭。子偃随即抱起了干婉的尸体,往外面走去,这个时候,寝殿外面,已经哗啦啦地跪了一地的人,这些人都是子偃的儿子、孙子、重孙、玄孙,四世同堂,子偃已经做到了。

皇帝子楚首当其冲,跪着道:“父皇……”

子偃没有回应他,而是抱着干婉的尸体,双目呆滞,恍若行尸走肉一般,继续往前走。

子楚不禁出声道:“父皇!母后她……她已经死了。”

“混账!”

子偃忽而暴怒,厉声道:“婉儿她分明是睡着了!哪里是死了?!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

“父皇!”子楚哭着道,“你醒醒吧!母后她真的是过世了!请你保重龙体,万勿过度悲伤!”

子偃的眼神渐渐地清醒了一些,又忍不住往怀里已经死去的干婉看了看,最终两眼一抹黑,栽倒了下去。

颤抖的岳 第二章

这顿饭,荆哲吃的还算老实。

而且别人聊天他吃饭,转挑带骨头的硬菜,大快朵颐,双手并用,吃的不亦乐乎。

旁边的初夏瞥了他几眼,心里叹息:穿的不差,长的也好,怎么就这副吃相呢?

估计是惊鸿将军的穷亲戚吧?

一定是了,嘴里吃着,手上拿着,眼神还直勾勾的盯着我面前的鸡腿…

看他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可惜可惜!

荆哲倒是不知道初夏对他的评价,也没心情知道,因为他此刻的注意力除了在肉上,其他的都在柳惊鸿和女皇身上。

秀色可餐,大致如此。

特别是那女皇,虽然对荆哲的态度很冷,但人家长得漂亮啊,尤其是那股御姐风,是荆哲之前从未体会过的,这更是让他向往。

由此不得不说男人就是犯贱,人家越对他冷面相迎,他还越眼巴巴的凑上去…

美其名曰,得不到的都是最好的。

不过,荆哲也不敢明目张胆的看,总是吃一口肉,然后用余光偷偷打量一番。

送别宴持续了将近半个时辰,临近结束的时候,突然从外面跑进来一个人。

这人对荆哲来说也算熟悉,正是曾经跟着柳惊鸿去邙山和京州的副将王德。

进屋之后他也发现了荆哲,愣了一下,随后跟荆哲点点头。

“将军,不好了!”

王德慌慌张张道。

“出什么事了?”

“西疆蛮夷又攻过来了!”

“哦,这事啊,之前不就猜到了吗?”

柳惊鸿淡声说着。

每年一入冬,西疆蛮夷总要在梁州城外攻几次的,而今年因为月瑶女皇带兵突然加入,把西疆蛮夷打了个措手不及,直接退回了十里河。

而以柳惊鸿的经验,她猜到西疆蛮夷空手而归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休整一段时间之后肯定会卷土重来,并且也告诫了手下的铁骑们,不能掉以轻心,还要多加防护。

这事她早就交代过王德了,只是没料到西疆蛮夷这次出兵会那么快而已,对于身为副将、跟在她身边也算见过大场面的王德会这么慌张,她还是有点不解和不满的。

这时,月瑶女皇放下筷子道:“惊鸿将军,正好本王也未离开,要不就让惊鸿铁骑跟我们的月瑶军一起,再打他们一次?”

这次从月瑶国过来,月瑶女皇带着的都是月瑶军的精锐,所以才能把西疆蛮夷打退。

既然已经撕破脸,她不介意趁着还未离开梁州再跟西疆蛮夷再打一次,更何况还是跟惊鸿铁骑一起,正好让这些月瑶军跟着惊鸿铁骑学习一下作战技巧,涨涨经验,毕竟这种机会难得。

柳惊鸿笑着摆手:“女皇太可气了!你们已经在梁州耽搁了这么长时日,而西疆蛮夷哪次攻打梁州都要持续少则四五天,长则十天半月。女皇若是留下,怕是年前都赶不到京州了!”

月瑶女皇听完,果然沉默。

月瑶国和西疆国因为地处安国以西,跟安国的风俗有些差异,她们

文学

那里并没有新年一说,但却知道新年对安国的重要。

她这次还特意带着月瑶特产,准备趁着新年的时候送给安帝,正好商讨和亲事宜,若是年前赶不到就坏了!

颤抖的岳 第三章

党天启虽然被黑衣小恶魔党天启诱导,但是他的良知还在。

当然就表现的十分抗拒。

“不行不行,我可是一个正人君子,对没错就是正人君子,我怎么能抓着人家的女生的脚不放呢!”

党天启在意识的海洋中摇摆双手,一副我很正派绝不占便宜的样子。

“这可是违法的,我可是新时代的好青年,全家都是良民没人犯过法,要是进去了,我爸还不得打断了我的腿,我家里还有一个厂也有房,自己找他不香吗。”

党天启很怂的说道。

白衣小天使党天启:“对对就是这个样子,你可不能抓人家女生的脚了,万一人家告你骚扰那是要坐牢的!况且你也不是没玩过,张嫣的脚也很好看啊,后宫里面想要什么没有。”

白衣小天使党天启很是正派的挺直腰杆:“但是这不重要,你要负责,你现在抓着人家的脚,人家肯定很生气,心里恨不得把你大切八块!”

“杀人可是犯法的,你要是被这个女孩子给杀了,那她岂不是要坐牢?说不定就会被一颗花生米打爆脑袋,就算她没把你给打死,但是把你打成一个植物人,也得判十几年不是。”

“你要发挥出你男人的责任,要有担当,千万不能害了人家姑娘,所以你要牢牢的抓住这位姑娘的嫩足。”

“呸呸呸,这不是嫩足,这是一份担当,这是这个姑娘的一生啊,舍小我成就大我,舍弃你的一点点名誉,就能成全这个姑娘的一生!”

白衣小天使党天启张开双手拥抱天空,一道圣洁的光芒从天而降照耀在他的身上。

顿时朱由校被说服了,不能放,自己抓的不是人家姑娘的嫩足,而是这个姑娘的一辈子的幸福,舍小我成就大我,请叫我新时代的好青年!

大不了我就牺牲一下,我叫党天启正宗90后,未婚单身狗这个尤其的重要,有房有车有工作,而且很有责任心,长得也不差,小姐姐你也不亏。

光明的正义最终战胜了龌龊的邪恶,党天启大义凛然的继续抓住了凌云的脚不放手。

凌云想要抽回自己的脚,却发现被这个恶徒给死死的抓住了,一只脚被抓住的她根本没法用力,一来是身体不协调,二来就是那种奇怪的酥麻麻的触电让她难以安下心来。

“登徒子你放开!让我杀了你!”凌云也是气糊涂了,一边用力的要抽回自己的脚,一边对着朱由校喊叫。

只是党天启哪里肯放开哦,为了这个小姐姐的幸福,自己要抓的死死的,不然她误入歧途可怎么办,我这是我为了她好

做这种正义的事情,党天启觉得舍我其谁。

于是这两个人便在这个水池中互相相持着,党天启不愿放手,凌云怎么也抽不会脚。

外面三只耳朵死死的贴着大门,这三个护卫觉得他们还是太孤陋寡闻了,还是陛下会玩啊。

听听里面在叫什么,女的叫登徒子,这是在玩演戏吗?

里面玩的一定是纨绔公子欺负良家女的故事。

三人不用看就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陛下一定是平日里太寂寞了,所以才想玩一个新的花头。

要知道宫里的那些女子哪个不希望能够被陛下给宠幸,所以有谁会拒绝陛下的美意,恐怕陛下还没露出哪个意思,宫里的那些宫女就恨不得吃了陛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