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 骚动(高干) 小说、将军总被欺负哭
2021年4月5日
深不可测 双a|用我的手指来扰乱吧
2021年4月5日

附近人妇女|美女董事长的屈辱调教

附近人妇女 第一章

“对面的敌人,还真是老手啊!”骑兵师长察罕听着一个上校的汇报,微皱眉头。

莫卧儿人不出营,回答南华军辱骂的是一声声的枪声。

他们依靠营防,枪击南华军骑兵。

莫卧儿人去取水,一路警戒,不给南华军伏击他们的机会。

并且他们占据了水源地,留给南华军的是没水的地盘!

南华军游骑兵深入敌境,发现对方安营扎寨十分扎实,互为倚角,轻易不可撼动,想要进攻他们,只能硬碰硬。

骑兵是宝贵的技术兵种,如非必要,不可能白白消耗,因此也就退了回来。

“不必再试探他们,命令侦察兵仔细观察,等大部队的到来,再进攻他们!”察罕指示道。

“是!”

双方的部队不断到来,南华军的第六军首先到达,李成栋才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即挥军进攻!

敌军没有出动,坚守营垒,则李成栋则让“盾车”上前去攻垒。

盾车正面是大盾牌,盾牌由厚木板包覆牛皮、铁皮复合而成,推着上前,亦即是“土坦克。”

双方开战了!

南华军攻,莫卧儿人守。

首先是狙击战,但南华军的狙击手说对方的防御工事不错,也不露头,命中率很低!

接着南华军用24磅重炮轰击对方营垒,实心炮弹的攻击力成效不大。

24磅重炮抬高仰角,继续轰击,官兵们簇拥着盾车上前,当进入射程时,莫卧儿人还炮,轰击“盾车”。

只有火炮才能够击毁盾车,火枪子弹打在盾车上是挠痒痒。

不过南华军聪明地将盾车分散推进,在远处时莫卧儿人的火炮命中率不高。

随着盾车接近敌营,就被击中了!

“蓬!”一辆盾车吃上炮弹,一下子就散了架,推车的士卒被炸翻在地,盾车后面的士卒赶快跑到另一辆盾车的后面找掩护。

砰砰的枪声响起,有士兵中弹,卫生员将他们搬走。

南华军的军装与众不同,后颈处有一个牢固的布制抓手,能够把伤员拖着走,直到担架送上。

不断地有盾车被击毁,不断地有军人倒下,莫卧儿人还是有点本事的。

当南华军再推近时,双方的交战骤然激烈起来。

李成栋故伎重演,向着莫卧儿人的营盘里投掷了大量的炸弹、火油弹与毒气弹,导致莫卧儿人的伤亡直线上升!

但莫卧儿人沉着应战,他们有的放矢,增加了护具,装甲上身,拿着盾牌,以应付炸弹;装备了水桶与砂石,去扑灭火油;虽然没有猪嘴防毒面具,但用毛巾沾水,也稍有防护毒气的作用。

更主要的是他们的士气旺盛,高呼着宗教口号,忍受着南华军的炸弹攻击。

即使是中弹了,只要能够站起来,就与南华军这些异教徒死战。

南华军的盾车近着敌营,投掷袋装泥土,堆土填沟,架起梯子,杀上敌营垒。

狭路相逢勇者胜,当南华军杀上敌垒时,莫卧儿人立即组织兵力反冲锋!

战斗异常激烈,敌营笼罩在硝烟与炮火中,冲锋号吹响了,南华军惊天动地的喊杀声随即响起,突然,从敌军阵地喷射出无数道火舌,疾风骤雨般地射来,随即着一个个点燃的火药罐!

附近人妇女 第二章

“师父。”张鲸腆着脸陪笑道。

“怎么?”朱翊镠不动声色地道,“马铃薯烤着吃也很香吗?”

“师父,师父……”张鲸支支吾吾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师父吗?”朱翊镠依然保持平静。

“徒儿对天发誓,眼里、心里全都是师父。”张鲸举手向天,摆出一副“对天发誓”的姿势,“倘若有半句谎言,让徒儿不得好死!”

“私底下烤了几个马铃薯吃?”

“一个,哦,两个。”

“到底几个?”朱翊镠声音一沉。

“四个,总共就烤了四个。”

“你丫学习能力还挺强哈,师父只教过你烤番薯,你却举一反三,自己偷偷烤马铃薯吃。”

“师父,徒儿错了,请师父恕罪!”

“你怎么就想到烤马铃薯吃呢?”

“师父,徒儿觉得烤番薯太好吃,可师父点过数,知道番薯有多少个,却似乎不知道马铃薯的数目。徒儿又见马铃薯与番薯样子看起来差不多,所以就想着烤马铃薯吃。烤熟后发现马铃薯味道与番薯一样的香,真好吃!”

“是吗?”

“噗通”一声,张鲸跪在地上,央求道:“请师父恕罪!看在徒儿这阵子勤勤恳恳的份儿,师父饶过徒儿这次吧,徒儿一定竭尽全力,培育出许多番薯、马铃薯种子来。”

“起来吧!”朱翊镠警告道,“倘若再有下次,两罪并罚。”

“多谢师父!徒儿谨记下不为例。”张鲸爬起来。

“继续介绍吧。”

“是,师父。”张鲸接着兴致勃勃地向李得时介绍。

这是朱翊镠交给他的任务,他当然乐此不疲。

但最重要的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他有一股成就感,即便朱翊镠不让他介绍,他照样会“逢人说项”式的吧嗒吧嗒介绍一通。

便如同生了一个有出息的儿子,看见人就想谈及。

这样,张鲸向李得时逐一介绍了番薯与马铃薯的栽培种植方法、优缺点以及亩产量的预估等。

总结起来一个词两个字:神器。

朱翊镠是这样形容的。

虽然朱翊镠这回当了听众,话都是从张鲸嘴里说出来的,可在李得时听来也是一样,因为朱翊镠自始至终都没有反对,只是稍有纠正。

所以,他相信张鲸的话可信度还是蛮高的,断不敢胡说八道。

想着得时学院刚好有几块空地,如果真能达到那样高的产量,那将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

得时学院固然有钱,可再有钱,学院师生不是也要买粮食填饱肚子吗?自己种植,不仅可以获得粮食作物,还可以用来教育孩子。可谓是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这表是李得时的考虑。

朱翊镠当然赞同。

而在张鲸看来,李

文学

得时这么做是为朱翊镠摇旗呐喊。

但同时张鲸也认为李得时是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值得赞赏。

这个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或胆敢去尝试,尤其是在未知的情况下。而通常情况是:只有当一件事已经被证明过了,才有人愿意尝试。

附近人妇女 第三章

世界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漠北和中南半岛的两场战事上,只有大明京畿这边,有一些人注意到发生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黄昏又双叒叕当新郎官了。

在之前一段时间,大明出征澜沧后没多久,天子一封诏书,将宝庆公主殿下赐婚黄昏,并且干冒天下之大不韪,挑战传统礼制,让黄昏双正妻。

一正妻,两平妻,谓之三妻。

四小妾。

这是古代成功男人的标配。

也是三妻四妾说法的来源。

但双正妻这个,确实是自古罕见,所以朱棣这一封旨意下来,着实震惊了朝野内外,不过话说回来,也还用不上“干冒天下之大不韪”这么严重的词汇。

朱棣现在还无法超越李世民,但朱棣现在都情况却比李世民好多了。

唐朝时期,门阀众多。

哪怕是太宗李世民,也不怎么敢轻易对那些门阀下手,而所谓门阀,其实大多都是诗书世家,又基本都是儒家。

讲究个礼制。

所以你让李世民破格赐婚,给臣子双正妻,阻力无比巨大。

但是明朝时期的门阀世家早就衰弱了许多。

江南士族意见再多,也不敢和朱棣对着干,再加上这一次赐婚是有政治目的,告诉海内外诸国,你们看,老子朱棣赐婚小宝庆给澜沧,澜沧竟然敢拒绝,导致朕的皇妹都只能委屈下嫁,当一个双正妻之一,那么我大明打澜沧是不是很有道理的事情。

所以你们就别唧唧歪歪了。

反正闹了一大圈,白白便宜了黄昏。

因为南北尚有战事,而黄昏也公务繁忙,宝庆公主下嫁,在朱棣授意下,黄府选择了低调宴席,拒绝了朝野内外那些攀关系的送礼,只接和黄昏认识的客。

饶是如此,这一次婚宴,也坐了足足一百多桌。

确实有这

文学

么多人。

首先是黄观老家的族人,终于反应过来,觉得老黄家应该不会因为黄观而被朱棣牵连了,于是族老派来族中的黄昏叔伯辈份的人来京畿赴宴。

好家伙,加上想走关系让黄昏弄个工作的年轻人,足足来了四桌。

医疗改革司全员道贺。

货币改革司亦是如此。

农业部全员道贺。

南镇抚司、东缉事厂、内阁、时代商行大小头目、蚍蜉义从、明教、五军都督府、六部、内官监、徐府、交趾黎族都派来大量人来参加婚礼。

就连处于战事的鞑靼区域,延平王马儿哈咱、顺平王失捏干以及吴笙游都派了人来。

杂七杂八算下来,一百多桌还得挤着点。

黄府摆不下,直接将酒席摆在黄府门前的长街上,再加上公主出嫁,徐皇后亲自送亲,于是乎黄府周围三里之内,成了一片绝对禁区。

几乎每一桌酒席畔,就有一位京营士卒警戒。

没办法。

南北战事期间,皇后出行,必须确保安全。

繁冗复杂的礼节后,黄昏被灌了个酩酊大醉,好在不影响晚上的洞房,下午睡了一下午,晚上简单喝了点稀粥,黄昏还等着赛哈智等人来敬酒,然后他就可以趁机再喝醉。

然而……

关键时刻都是猪队友。

赛哈智刘明风等人完全不知道咱们黄大官人的痛苦,美其名曰不要影响咱们黄大官人的良辰美景,咱们今夜就不喝酒了,也不闹洞房了,一人吃了些干饭就各回各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