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货跪下屁股撅好;偷偷藏不住新婚车
2021年4月5日
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翁熄粗大
2021年4月5日

男人在什么时候最舒服,迷迷糊糊进了岳

男人在什么时候最舒服 第一章

将送进来的食物一扫而光后,我打了个饱嗝,没多久盘子也都被漂亮姐姐给收走了。

还真别说,这日子有点难受,吃饱了没事干,只能呆在房间,我都快无聊死了,想出大厅要三天才能出一次,这虽然比坐牢好上那么亿点点,可也极其的难受。

这时候我望向了鹤翔的葫芦,这老头,可真是有先见之明,没东西玩,我只能玩葫芦了,手机已经没电,这鬼房间连个插孔都没有,别提充电了。

“哎,你无聊吗?”我弹了葫芦一下,然后无聊的数着自己的脚毛。

“滚,你还不配和我说话。”白嫣怒斥了一声。

“我倒想滚,可这房间就这么大,我能滚哪去,你说咱们都是阶下囚,不能愉快的聊聊天吗?”我说道。

“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等我出去了,首先就是撕烂你的嘴。”白嫣又是一顿骂,基本句句不离骂,已经将我骂得狗血淋头。

“你这女鬼可真凶,死了活该,我呸。”我又拿着葫芦疯狂的摇了起来,既然无聊,那就疯狂的折磨她吧!想催我命,看现在谁催谁的命。

“住手,你个混蛋,出去我一定宰了你。”白嫣又发出惊呼,不过嘴里骂得更凶了。

“那等你能出来再说吧,我不放你,你怎么出来?”我反问道,而且摇得更凶了,哈哈,我怎么都没有想到,我这实力居然能欺负白嫣,别提有多爽了。

“欺鬼太甚!”白嫣怒吼一声,顿时我感觉有一股黑气溢了出来,而且葫芦自动发出了可怕的震动,频率非常高,我摇的手停下来后,频率更高了,并且葫芦口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撞击它。

卧槽,这白嫣不会可以破开葫芦出来吧?我连忙把葫芦丢在桌上,然后退后了几步观察着。

可是葫芦口的黄符发出了一阵金光,强行将白嫣压了下去,同时葫芦身上的咒文红光大盛,发出了跟血一样耀眼的光芒,而那些符咒好像要滴落下来

文学

一样,不停在葫芦身上蠕动着。

“啊……”

白嫣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就没声了,葫芦身上的光芒也停止消失。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幸亏没出来,不然就惨了。以我对她的折磨,估计我得死十次也难解她的心头之恨。

“喂,死了吗?”我弹了弹葫芦,想确定她有没有事,因为刚才葫芦身上的咒文应该会对她造成伤害。

“滚?问一只鬼死了没,你缺心眼啊?”白嫣在里面咆哮道。

“哈哈,谁让你这么凶,咱们和平相处,你好我也好。”我笑了起来。

“滚,懒得跟你说话,鬼王一定会救我出去的,到时候看是我死还是你死。”白嫣说完这句后,真的不再讲话了,无论我说什么都不鸟我。

这女鬼,真是又倔又凶,要是换成初雪就好了,那我在这里呆个一年半载都不嫌无聊。

白嫣一不说话,我又开始无聊了起来,而且是无聊到发慌那种,在一个房间里面,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网络?你怎么活?反正我作为一个现代人,根本活不下去。

后来无奈,只能反复练着三十六天罡技,而其他的术法秘籍我又没带在身上,只能练这个。

男人在什么时候最舒服 第二章

【现在不要订阅,等改成正文再订阅!】

【特殊章节:一个小时后恢复正常,半小时后重新点击进来,感谢大家支持,支持正版,请选择:起点中文网。】

【自动订阅也没事,不会重复扣费!】

【自动订阅也没关系,等到一个小时后,刷新一下书架就可以了,向下拉一下自动刷新】

曾经的梦,如今的苍白和无力

我带着些许扑街的惆怅,找到了曾经的账号,回到别了经年的大起点去。

时候既然是深冬;登陆上账号时,又有几分悔意了,斑驳杂乱的广告弹出,令人依旧诧异,打开作家后台一看,昔日的苍黄之作早已不见,只剩余几个萧索的广告留言,没有一些活气。我的心禁不住悲凉起来了。

啊!这不是我几年来一直憧憬的网文殿堂?

我所记得的起点全不如此。那是个有江湖情怀的故乡。但要我记起他的殊胜,说出他的佳处来,却又没有影像,没有言辞了。仿佛也就如此。于是我自己解释说:网文本也如此,——虽然没有进步,也未必有如我小扑街所感的悲凉,这只是我自己落魄的心情改变罢了,因为我这次回来,本没有什么好心绪。

第二日清早晨上线陆续去些老友那里打赏评论。一些作品简介里贴着‘敏感整改’之类字眼,正在说明这作品404的原因。几家相识不错的作者已经搬走了,所以很是寂寥。我打开以前的读者群,试探着弹了两个表情,一个当初的铁粉后来也入行的写手飞出来了,接着便飞出了八岁的龙套闪电巨。

铁粉写手很高兴,但也藏着许多凄凉愤愤的神情,对我讲起点的刷票,新版的别扭,且不问我挪坑的事。闪电巨没有和我互动过,只是一个劲儿地弹…图片。

但我们终于谈到挪坑的事。我说外面的网站好混些,虽然读者少,起码能真实和网站交流,此外扑街之心不改,总是奢望如此谦卑等待石头发芽的。

铁粉写手也说好,而且告诉我现在无线大热,以前的名家已经不明了。

你的新书上架,我就去给你支持。写手说。

谢谢!

还有那个写网文的菜比猫,他偶尔上线时,也问起过你,据说扑街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我已经他发QQ通知他了,他也许很快就联系你了。

这时候,我的脑里忽然闪出一幅神异的图画来:深沉的夜里,一个头发蓬乱叼着廉价过滤嘴儿的中年人坐在昏暗的电脑桌前,干黄的骨节大手在键盘上飞速敲击,时而又蹙眉大篇幅删除。

这个中年人便是菜比猫,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那是白天工地上班造成的;

他的头发乱蓬蓬很少打理。用的是苹6,可是又脏又旧,似乎从来没有贴膜,也没有越狱。他喜欢教新手入行,总是满口之乎者也,叫人半懂不懂的。

因为他姓菜,别人便从鬼吹灯挖坟挖出来的古书上的“上大人菜比猫”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菜比猫。菜比猫一到群里,所有码字的作者便都发出来一个笑脸符号,有的叫道,“菜比猫,你又断更了!”他不回答,@责编说,“给一个推荐,我月初好好爆更一下。”便排出一排的读者打赏截图。

菜比猫对待新人很是热情,或许他有着善良谦逊的前辈胸怀,亦或是他在此列碰壁已久不免对新人同情指点规避错误。

我便是其中之一罢了。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菜比猫原来也念过二本,但终于没有进研究生,又不会当小白脸儿还颇有些文气的臭风骨;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讨饭了。幸而自幼写的一手好日记,便憧憬着写写小说,换一个全勤。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经常断更。写不到几天,便连人和稿子,一齐失踪。如是几次,叫他做枪手的工作室也没有了。

可是他们不知道,现实中的菜比猫已经因为下岗,每日奔波在各个工地养家补贴了。

网文江湖!

只是梦中的一厢情愿罢了!

纵使,胸有沟壑,书尽天涯,可终究抵不过现实三丈平房和两堵矮墙!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责编正在慢慢的整理文档,看黑名单,忽然说,“菜比猫这本书长久都没有更新了。卧槽上个月还欠我十九章呢!”

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群里了。一个资深作者说道,“他怎么会来?……他抄袭了。”责编说,“哦!”

“他总是装逼。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然抄袭了那本“…………”

大神的红书,抄袭的了吗?

“后来怎么样?”

“怎么样?先发帖子辩解,后来是修改,修改了大半夜,再封了书。”

男人在什么时候最舒服 第三章

封大伦很是愤怒。区区一个县尉,竟然敢口出狂言,要他的属下,打断他的腿。他以为自己会耍几下刀,就能够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

封大伦忘了自己其实不过是从九品的底层官员。比陆煊的县尉,还低了两级的。或者说,熊火帮的存在,让他自认为自己真的是个大人物了。

“今晚子时,东市闻记香铺。如果姓陆的敢出现,就给我乱刀剁了他。如果他不出现,就把闻记香铺给我烧了。”

在封大伦身前,是上百名手持刀剑的熊火帮帮众。这些人满脸煞气,似乎杀人放火这种事情,早就已经是家常便饭。训话完毕,一众熊火帮的打手,快速的赶往了东市,提前做了埋伏。

文学

深夜,老头把陆煊从熟睡中叫了起来。

“东家,快子时了。”

“是吗?那我们走吧。”

陆煊说着,起身用冰水洗了一把脸,然后带上自己的刀,转身出了屋门。门外,张小敬带着三十多个不良人,正站在院子里静候。

“县尉大人,按照你的吩咐,这些都是不良人中的好手,且都没有家室。”

陆煊看了那些不良人一眼,李福山赫然在其中。他见陆煊望过来,轻轻的点了一下头。陆煊见状,直接开口道。

“即刻出发。”

一行人快步离开陆煊的院子,前往了东市。

此时早已是宵禁十分。不过不良人本就有着巡夜的职责,倒也无可厚非。只不过,陆煊没有直接去东市。而是绕道几条街,从北面进入了东市。

闻记香铺今晚自然是没有人的。张小敬跟闻无忌的关系匪浅,自然已经安排好一切。陆煊等三十多人刚靠近闻记香铺的时候。只见周围的店铺,街道,乌泱泱的冲出了一群手持刀剑的打手,把不良人团团的围住。

封大伦脸色铁青的从人群中走出。

“陆县尉,久仰大名。”

“虚伪,我入京不到半年,在这之前,整个大唐都没有丝毫的名声。你久仰个##。”

陆煊一顿现代化的吐槽,直接把封大伦噎了一个半死。

封大伦:“……姓陆的,别给脸不要脸。你昨晚杀了我的人,还要我的人打断我的腿。现在我就在这里,你来打断我的腿试试啊!”

“试试就试试。”

陆煊一副愣头青的样子。回头对着张小敬喝到。

“还愣着干什么。把这群目无法纪的凶徒,通通给我拿下。”

“是大人。”张小敬应了一声。随后召集身后的不良人。

“动手,抓人。”十几个不良人拔刀上前。但是还有近二十个,犹犹豫豫始终没有拔刀。

昏暗的月色下,张小敬的脸色青如恶鬼。

“你们这群兔崽子,想造反呢?”五殿阎罗的名头吓得那群不良人一个哆嗦。但是还是没敢上前。

“头……他…….们……人多……”一个中年不良人哆哆嗦嗦的开口道。显然,周围上百名打手,让他心生畏惧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