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像疯了一样的索取,省委书记的小宝贝
2021年4月5日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2021年4月5日

杂乱合集目录 一家幸福儿女互换

杂乱合集目录 第一章

浩远的天空中,两艘飞船宛如两条永不相交的直线向着各自的方向飞向。

而不同飞船之内的两个人,一个是大帝传人,另一个为神王之女,便更是注定了不可能有什么交集。

可有些奇妙的是,此刻不能有交际的两个人,却各自隔着智脑程序的屏幕看到了彼此的存在。

陈昊看的是不知多久前飞船所记录的画面,在看画面里的神王之女。

雅典娜看的却是神仙岛内,陈昊和仙子联手大战西林老祖的画面。

那其实是陈昊那座神主号0012飞船,传输过来的影像画面。

不久之前,那座飞船因陈昊的入侵启动了自毁程序。

天书也曾说过,飞船内许多资料被毁掉了。

但所有人都不知道,在一些资料被毁掉的同时,也有一部分资料传输到了雅典娜的手里。

其中就包括陈昊和西林老祖战斗时的影像资料。

文学

她看着那些资料,看着陈昊显露的诸多神通,分析着他的战斗数值。

“最厉害的手段是掌握时间么?真是一种让人羡慕的神通。”她神采飞向,美丽的颊上露出浅浅的笑意,似是有些欣赏。

除了欣赏他的特殊能力之外,其实潜台词也是在欣赏他的长相与外貌。

因为阳光下的那货,真的长了一张邪恶之灵的脸,宛如是男版邪恶之灵,魅惑众女的盛世仙颜。

但神性无情,身为智慧女神,理性女神,也是诸神之中仅有的三位处女神之一的雅典娜,当然就更不会发什么花痴。

而且她很快就发现,陈昊那货身边妹子如云,明显是个风流浪荡的多情人。

“天下男人果然都一样,即便大帝的传人也不能免俗啊。”她轻声叹道,而后又莞尔一笑,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心想:“何止是大帝的传人不能免俗,混账父亲在这方面可能比他还要混账很多。如若不然…”

如若,没有不然。

她不太愿意继续想与宙斯相关的事情,不太愿意想神后赫拉。不太愿意想过往那些混乱复杂的故事…

清凉的风透过飞船的窗吹了进来,飞扬了她黑亮的长发,她静静的捧着手里的书,心里竟凭生出几分寂寞。

惜,神王宙斯只懂寻花问柳贪权重势,不过尔尔。

笑,神后赫拉小肚鸡肠,争风吃醋,为人善妒,整日哀怨。

叹,战神艾瑞克一介莽夫,只懂战斗侵略,活像一个疯子。

哀,爱神维纳斯崇尚情爱,却偏生坠入泥潭,嫁了一个最不想嫁的人。

看看芸芸众生,观众神万像,又有哪个不迷惘,哪个不在泥潭弄的一身污秽?

而普天之下,谁又能懂她?

她清冷寂寞,又因清寂的一尘不染,方显典雅高贵。

她智慧无双,若天地如棋局,何人可与她对弈?

陈昊肯定不想与她对弈,更准确的说,陈昊无意与任何人对弈,无意与任何人为敌。

他是卧龙岗上散淡的人,他崇尚道家学问,正所谓:夫若不争,故天下无人能与其争!

反正他不争,别人就没办法和他争。

争什么权势地位?

他不爱权势,也不喜争斗,只爱美人。

如果条件允许,只怕这货早就带着妹子归隐山林了。

此刻的阳光有些温暖,淡淡轻风吹的他更加懒散。

杂乱合集目录 第二章

闻言,几位公主、郡主们配合的露出忧虑神色。

她们中,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是觉得自己父辈兄弟或许能在其中得到利益而窃喜,有的则是害怕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受到影响。

只有临安是真心实意的替胞兄担忧、发愁。

怀庆也是真心实意的担忧和发愁,但不是为了永兴帝,而是从更高层次的大局观出发。

“如果此事传扬出去,诸公会不会逼陛下发罪己诏?”

“也有人会趁机指责,是陛下号召捐款惹来祖宗们震怒。那些不满陛下的文武官员有了攻击陛下的理由。”

“陛下刚登基不久,出了这样的事,对他的威望来说是重大打击。”

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怀庆看见临安的脸,迅速垮了下去,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自从永兴帝上位以来,临安对政事愈发上心,大事小事都要关注。

她当然不是突发事业心,开始渴求权力。

以前元景帝在位,她只需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金丝雀,对于政事,既没必要也没资格参与。

如今永兴帝登基,天灾人祸宛如疾病,折腾着垂垂老矣的王朝。

身为皇帝的胞兄首当其冲,直面这股压力,如屡薄冰。

初登基时,尚有一腔热血励精图治,如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新君已露疲态。

尤其是王首辅身染疾病,不能再向以前一样彻夜埋头案牍,皇帝的压力更大了。

作为永兴帝的胞妹,临安当然没法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其实说白了,就是永兴帝不能给她安全感,她会时刻为胞兄烦恼、担忧。

元景帝时期,虽然王朝情况也不好,国力日渐下滑,但元景帝是个能压住群臣的帝王。

这时,宦官给长公主奉上一杯热茶。

怀庆随手接过,随意抿了一口,然后,敏锐的察觉到宦官眼里闪过疑惑和诧异。

她微微眯了眯眼,没有任何反应的放下茶盏,淡淡道:

“烫了。”

宦官俯首:“奴婢该死。”

怀庆“嗯”了一声,没有责罚的打算,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凝神思考起永镇山河庙的问题。

笃笃……..她敲击一下茶几,金枝玉叶们的叽喳声立刻停止。

“会不会是地动?”她问道。

临安摇头:“根据禁军汇报,他们没有察觉到地动。而宫中同样没有地动发生,只有桑泊。”

桑泊离皇宫很近,离禁军营也很近,如果是地动的话,不可能两边都没丝毫察觉。

临安略作犹豫,附耳怀庆,低声道:

“我听赵玄振说,高祖皇帝的雕像裂了。

“镇国剑不见了。”

怀庆瞳孔微微收缩,

文学

脸色严肃的盯着她。

临安的鹅蛋脸也很严肃,用力啄一下脑袋。

这样的话,此事多半与监正有关,除监正外,世上没人能随意支配镇国剑……….监正带走了镇国剑,然后永镇山河庙里,祖宗们牌位全摔了,高祖皇帝雕像皲裂………

当下有什么事,需要让监正动用镇国剑?不,未必是给他自己用,以监正的位格,应该不需要镇国剑………

是许七安?!

怀庆脑海里浮现一张风流好色的脸,深吸一口气,她把那张脸驱逐出脑海。

接着,她以出恭为借口(上厕所),离开偏厅,在宽敞安静垂下黄绸帘子的净房里,摘下腰上的香囊,从香囊里取出地书碎片。

【一:镇国剑丢失,诸位可知详情?】

等了片刻,无人回应。

怀庆皱了皱眉,再次传书:

【一:此事事关重大。】

还是没人回应,这不合常理。

【五:镇国剑丢了?那赶紧找呀。】

终于有人回应了,可惜是一只丽娜。

【五:一号,皇宫发生什么大事了?大奉镇国剑不是封在桑泊吗,说丢就丢?那里是桑泊耶。】

【五:镇国剑也能丢,那你们大奉的皇帝要小心了,贼人能偷走镇国剑,也能偷走他的脑袋。】

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不值得和她浪费时间,说不清楚…….怀庆无奈的打出:

【此事容后再说。】

重新把地书碎片收好。

……….

御书房里。

皇族成员齐聚一堂,这里汇集了祖孙三代,有永兴帝的叔公历王,有叔父誉王,也有他的兄弟们。

堂内气氛严肃,一位位穿着常服的王爷,眉头紧锁。

“司天监可有回信?”

“监正没有回复。”

众亲王有些失望、愤怒,又无可奈何,即使是元景帝在位之时,监正也对他,对皇族爱答不理。

“镇国剑呢?”

“镇国剑早在半月前,便被监正取走,此事他知会过朕。”

问答声持续了片刻,亲王郡王们不再说话。

“若不是地动,又是什么原因惹的祖宗震怒?早说了不用召唤捐款,会失人心,陛下偏不听本王劝谏,如今祖宗震怒,唉……..”另一位亲王沉声道。

闻言,众亲王、郡王看一眼永兴帝,默然不语。

祖宗牌位全部摔坏,这是性质非常恶劣的事件。

若是一些世家大族里,发生这样的事,家族可能就要被逼着退位让贤了。

一国之君的性质,决定了它无法轻易换人,但即使这样,众皇族看向永兴帝的目光,也充满了责备和埋怨。

认为他不是一个明君。

短暂的沉默后,头发花白的誉王说道:

“此事,会不会与云州那一脉有关?”

众亲王悚然一惊。

自许七安斩先帝风波后,许平峰现世,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已暴露在阳光之下。

朝中重要人物,王朝权力核心的一小撮人,如内阁大学士们,又如这群亲王,知道五百年前那一脉蛰伏在云州,意图谋反。

“誉王的意思是,此事涉及到国运之争?”

“那许平峰是监正大弟子,术士与国运息息相关啊……..”

“对高祖皇帝来说,五百年前那一脉,亦是姬氏子孙……..”

永兴帝越听,脸色越难看。

杂乱合集目录 第三章

阿难激动的时候,众人也隐隐躁动起来。

而苏无则继续思考着书简的问题。

他要给书简找个身份!

原本在上古时代,这些类似于用天仙身上的晋级血肉打造的书简,被称之为帝经。

不过这个名字太难听!

苏无眼珠子一转,决定把前世自己知道的那个大名鼎鼎的书籍名字,按到帝经的头上。

“此为山海经,你拥有此经,代表着你身为十三帝族的后裔。”

骷髅再次凝聚出书简的影像,冲着阿难说道。

“山海经?”

“十三帝族?”

“还请大人见谅,您可能不知晓,外界早已经沧海桑田,我只是知道自己是某个族群的后裔,却并不晓得您说的这些。”

阿难苦笑的摇了摇头。他很聪明,没有装作自己懂得某些知识,但却有隐晦的承认自己是某个族群的后裔。

其他的就当外人去猜测吧。

你看,在他说这句话后,不仅是周围的仙神眼神闪烁,若有所思起来,就连那个骷髅都微微的沉默,似乎是在沉思。

“哎,罢了!”

片刻后,骷髅叹了口气,继续道:“我给你说道说道山海经,一般来说,传在外的山海经,山经5卷,海经8卷。合为十三卷,是为山海经。”

“山海经由十三帝族创立,涵盖上古的山与海洋。其中包含着帝族的上古神话,地理,物产,巫术,宗教、古族等等方面的内容。包罗万象,无所不有。”

“山海经,便记录着那个时代的一切。”

十三帝族?

众人微微的低下头,心中暗暗心惊。

他们在次听到了这个词语,迫切的想要知道十三帝族的信息。

果然,阿难不负众望,轻轻的呢喃起来:“十三帝族是什么?”

骷髅闻言,又叹了口气:“十三帝族,便是上古之中,拥有天仙的十三个强大族群。之前的龙族只是其中之一。”

“山海经中最重要的信息,便是十三枚山海经中,蕴含着十三帝族的信息。更是十三条中登天成帝,成就地仙至尊之路。”

“据说十三合一,更可以找到通往天仙的道路,”

骷髅一句话,近乎石破天惊!

那书简中竟然有地仙之路?

十三合一更是了不得,可以窥视到天仙之路!!

不可思议。

然而很快便听到骷髅继续说道:“可惜,你拿到的只是子本,这次得到的信息中,记录的信息并不完全,里面只有残缺的信息。”

这句话就半真半假了。

书简确实很重要,这误打误撞之下获得的东西,可以补完故事集的规则,更可以让他对于上古神话世界,有了进一步的推测。

上古时代的水看起来真的很深,从书简中管中窥豹,就可见一二。

书简内没有地仙至尊的秘密,包括十三合一,也不可能出现天仙之路。

他只是用这个说法,钓出来其他书简罢了。

这书简肯定还有其他的秘密,涉及到故事集,涉及到上古时代,由不得他不重视。

他也不怕把别人能打开书简,毕竟故事集天上地下,估计也就只有他这一份。

“你刚才说,外界出现了变动,所以你们才进入了此地?”

“看到这页山经后我明白了,上古盟友,十三帝族的修复力量,经过这么多年终于起作用了。”

“这片无垠的大地,开始复苏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