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1 双处 甜宠 高肉,和老板在办公室BD 中文
2021年4月1日
道具play走绳结,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
2021年4月1日

地铁上的刺激第六章|啊 cao死你个浪货

地铁上的刺激第六章 第一章

在通向上方大厅的一处平地上,江金富停下了脚步。

“高大寨主,你的人只能留在这里,前方是我桃花岛山寨聚义大厅,他们不能前往。”

高慕青道:“那是自然,我命他们留在此处便是。我只带数名随从押解林觉便可。”

“多谢包涵,请随我来。”江金富点头道。

高慕青下达命令,随行百人留在原地,只数名女卫押解林觉随行。在石阶两侧排列的海匪举着的火把照耀之下,一行人拾阶而上走向高处。片刻之后,前方开阔之处一座巨大厅堂的轮廓显现。大厅前火把点点,篝火熊熊燃烧,似有数千人马在此列队,场面甚是壮观。

“海上无风时。”一群人拦住去路,高声大喝。

江金富喝道:“波涛安悠悠。”

“来者是谁?”

“是老子,还能是谁。钱康,还不去禀报岛主,我带着高大寨主来了。”

“原来是少岛主,属下马上去禀报。”前方十几人迅速散开,飞奔往大厅内禀报。

林觉心中苦笑,海匪们居然还有口令,到是挺有组织性。这还罢了,这口令居然是两句诗,这更是让人大跌眼镜。不过林觉此刻倒并不在意这些,即将要见到海东青,自己这条命能否活过今晚,这才是最该担心的。

通禀之人很快回来,高声道:“岛主和诸位头领请少岛主带他们进大厅去。”

江金富答应一声,举步向前。高慕青吸了口气,阔步跟在他身后,一行人穿过广场上虎视眈眈的数千只眼睛,穿过一座座燃烧的篝火来到聚义厅门前。

透过大敞的厅门,可见厅内灯火明亮,十几只大铁锅排成两排熊熊燃烧,照亮了旁边数排大椅上高高低低坐着的人脸。高矮胖瘦美丑凶恶,这些桃花岛山寨的海匪头领们形貌各异,但他们此刻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便是扭着脖子看着门口,眼睛里闪烁着凶光。

高慕青缓缓走进厅内,在一干头目们凶恶的目光中缓缓走向远端那个全身漆黑,几乎全部隐没在黑色大椅中的人。那是山寨的第一把交椅,上面的那个人也必是海东青了。

“龟山岛大寨主高慕青见过江岛主。”高慕青微微一福,沉声说道。

“哈哈哈哈。”毫无来由的响亮的笑声响彻耳鼓,刺耳难听。坐在椅子上的海东青大笑着站起身来,手臂一抖,将黑色大氅抖落在大椅上。一旁的喽啰忙伸手撩起,搭在自己的臂弯处。

“高大寨主,你还真的来了,你胆子不小啊,敢来我桃花岛上。嘿嘿,你便不怕么?”海东青哈哈笑道。

高慕青淡淡笑道:“我怕什么?”

“怕什么?哈哈哈,我是海东青,你不怕我吃了你么?”海东青大笑道。

数十名海匪头领纵声大笑,七嘴八舌的附和。

“咱们岛主吃人可不吐骨头,你这细皮嫩肉的,怕是渣滓都剩不下。”

“这女人怕是不知道我岛主威名,也不去打听打听。”

“这般水灵的女子,咱们岛主未必肯吃了你,或许你收你做个压寨小妾。”

“……”

高慕青蹙眉冷声道:“我听人说,桃花岛山寨的兄弟义薄云天,个个都是英雄好汉,我常叹息我龟山岛山寨的兄弟不如你们,但今日看来,却是些口舌轻薄之辈,可不是什么英雄好汉。”

“什么?好胆!敢骂我们。”

“宰了你,信不信?我们可不管你是不是女人,咱们这里绝不会怜香惜玉。”

众头领闻言七嘴八舌的喝道。

海东青摆了摆手,众人当即噤声。

“高大寨主倒是颇有些女中豪杰的气概。但你敢来我桃花岛山寨之中,这胆子未免太大了些。就凭咱们联络的那封信?我叫你来,你还真的来了。”

“为何不来?一来,我相信江岛主是英雄人物,说话一言九鼎,江岛主邀我来,我自然要来。二来,我是跟江岛主商议正事而来,咱们都是绿林同道中人,难道还用担心么?这第三么,江岛主杀了我,对你并无什么好处。”高慕青脆声道。

“嚯。好伶俐的一张嘴。哈哈哈。果然是龟山岛的大寨主,见过大世面。然而,你的这些话对我可没用,今日你既来了,咱们便一笔一笔的算账,有一笔算一笔,总之要算的清清楚楚。哪一笔账该还,你就必须还。我可不会欺负你,传出去会被天下同道笑话,但该你负责的事情,你却也别想逃了。”海东青沉声喝道。

“对对对,一笔笔的算账,莫想蒙混过关。”首领们鬼哭狼嚎的叫道。

高慕青冷笑点头道:“好,那咱们便一笔一笔的算。该我还的,我自还帐。该江岛主的,江岛主可也不要赖账才是。今日公公平平,开诚布公,谁也别玩心思,站在公道上说话。”

地铁上的刺激第六章 第二章

回到了府中,铁青着脸坐在案几跟前咬牙切齿的孔颖达终于等到了管家送来了吃食。

已经饿得有些急了眼的孔让梨看到了食物,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看到自家老爷如此不顾及斯文矜持的吃相,这让管家颇为好奇。

最终,在看到老爷食物下肚之后,脸上怒容渐消,管家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道。

“老爷,今年的中秋佳宴,你怎么回来得如此之早,而且还脸色如此难看。”

孔颖达打了个饱呃,端起了茶水漱口之后,这才阴沉着脸道。

“还不是因为程咬金那个卑鄙无耻的粗鄙武夫,处处针对老夫。”

“而陛下却视若不见,老夫又何必再继续留在那里自取其辱……”

孔颖达一边吐槽一边喝着茶汤,不禁有些暗暗为自己在中秋佳宴之上的急智得意。

若是那个时候,继续留在那里,程咬金那个老匹夫,肯定会继续逼问自己可有对出下联。

若是自己回答没有,必定会被这个粗鄙武夫扎心嘲讽。

所以,倒真不如直接借机离开,既展示了自己不乐意跟程咬金这个粗鄙武夫打交道的铮铮铁骨。

又还能够避开对方的逼迫,简直就是完美,唔……唯一不太好的地方就在于,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已经离开了皇宫的他却是一无所知,不过,倒也没关系。

毕竟他终于是一位久经官场风浪之人,怎么可能不安排人手留在那里打探消息。

没过多久,那名被他留在皇宫外收集情报的亲随就已经快步而来,只是他的脸色明显显得有些难看。

“老爷,下联出来了……”

“果然。”孔颖达闭目垂眉,冷着脸道。“你且说来,老夫倒要看看那程三郎能够对出什么样的下联来。”

“老爷,程三郎只对了一幅下联,还有几幅是那几位大将军对的,另外,吴王殿下也对出了一幅下联……”

“???”孔颖达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位亲随,半天才艰涩地道。

“你的意思是,有好几幅下联?”

“是的老爷,还不光如此,程大将军还将上联和这些下联全汇拢在一起。

作了一首十分不错的诗赋,得了陛下的厚赏。”

等到那位亲随,将自己打探到的消息禀报出来,为了证明,还特地拿出了那份从宫中的八卦人士那里花了财帛得到的诗赋全文。

孔颖达手中拿着那首诗名长得令人脸色发黑的诗赋,脸色难看到如同得了重病一般。

就那么呆愣愣地坐着两眼发直,嘴皮有些发颤。

亲随与管家只能悄然地打量着自家老爷,不出所料的是。

“程老三,程老匹夫,你们这帮子不要脸的混……混……”

看到老爷再一次白眼一翻,软倒在了地板上,管家使出了吃奶的劲大声地吼叫起来。

“快来人哪,老爷又晕过去啦……”为什么要说又,因为距离上次自家老爷气晕过去,时间没有过去太久。

而且上一次被气得昏迷不醒,也跟程三郎那个粗鄙武夫有莫大的干系。

#####

地铁上的刺激第六章 第三章

昆阳之战发生在六月朔日初一,而初二这天,大司空王邑带着残兵败卒在向洛阳撤退,窦融还在向西奔走的路上。

身在常安的第五伦,则刚刚给士卒分发军饷金饼,并完成了公审民贼的事宜,还在翘首东望曰:“秀儿何在?”

虽然第五伦此时尚不知东方胜负已定,但在“定军心、顺民意”这两桩大事完成后,他睡得比前两夜好了许多。

六月初三,第五伦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离开军营,去常安城中,拜会一个人。

当然不是定安馆的黄皇室主王嬿,她在第五伦准备造访的人中,得往极后面排,若王嬿是正儿八经的“前朝太后”,那身份还比较特殊,但前前朝太后嘛……就只剩下尴尬了。

第五伦最先拜访的是,乃是替他将几十万枚金饼妥善看管的故共工,宋弘。

才来到尚冠里的宋府门前,宋弘没有出迎,出来的是其妻子,虽然不可以相貌品评人物,但宋妻确实有些丑。据第五伦所知,宋弘家也是关中士族豪门,三代人都是少府,肥差啊!身为二千石、州牧,家有丑妻确实是咄咄怪事。

但宋妻也彬彬有礼,不卑不亢,引第五伦及其随从入内后,就见到宋弘一身素稿坐在院中。

“宋君这是……在为新室戴孝?”老王生死不知,这早了点吧?

宋弘摇头:“这是我自己的丧服。”

他看向第五伦:“将军此来,是欲将我,也当做民贼审讯么?”

“宋君对我误会很深啊。”

第五伦道:“前几日大军初入城中,号令不明,有人竟冲撞尚冠里,惊扰到了宋君,此乃第五伦之过也,但请宋君放心,违背约法的数百人,皆已斩杀!头悬于阙上及辕门,以儆效尤,一同被杀的,还有上千名趁乱施暴的新兵、轻侠,城中秩序为之一肃。”

这是实话,宋弘无法否认,第五伦以下克上,大军入城,居然没大肆烧杀抢掠,这军纪可比新朝王师好了许多。

“至于昨日公审的民贼。”第五伦笑道:“每人都有残民大罪,百姓恨不能生食其肉。彼辈生前,宋君平素就不屑与之为伍,难道在他们死后,就愿意自降身份,与之同席么?”

宋弘缄默不言,若非杀他们的是第五伦这叛军头领,他也会去围观并拍手称快。

第五伦对宋弘作揖:“伦今日此来,是想请宋君,救一救常安人!”

宋弘只埋头道:“常安自有安民大将军来救,怎轮得到我这罪人?”

第五伦叹息道:“宋君,从我举义于鸿门,王莽下令常安戒严开始,东西市的米坊,已经断供十天了!”

“人不吃饭,能撑几天?”

宋弘终于将头抬起来。

第五伦道:“禁令已经解除,但关中如今兵荒马乱,粮食运不进来,米价每石快到万钱了!家中有存粮的还好,若是没有,已经饥肠辘辘,就差铤而走险了。”

宋弘冷笑:“如

文学

此种种,究其根源,难道不是将军给关中带来兵灾么?”

第五伦摇头:“新室建立十余年,粮食从数百钱一石涨到千钱一石,非我之过,关东已乱,宋君以为,就算没有我,战火就不会烧到关中来?”

宋弘默然,而关中粮食之所以会这么贵,因为供不应求。

第五伦从袖中掏出随身记录的简册给宋弘看:“我查阅户口薄册,发现上一次料民,还是始建国年间,常安共有户八万八百,口二十四万六千二百。”

加上流动人口、驻扎的南北军兵卒,总计约为三十多万,放在后世可能不多,但在这时代,却意味着要以低下的生产力,供应三十万不种田的工商士吏兵,一个郡收上来的租子够么?十个郡都不够!

哪朝哪代都一样,京师一城的繁华,是以周边郡县源源不断输血维持的。

关中虽自古以来有“天府”的美誉,但到汉武帝时人口爆炸,所产的粮食已经不能满足需用,不得不考虑从关东水路调运一批粮食供养首都长安,遂疏通渭水渠道,在水路东端的华阴县建立“京师仓”,功能是转运物资。

而转运的一船船粮食,则继续向西运到常安,存在宫室附近的“太仓”里,王莽还设立五均官来平抑粮价。

宋弘听后道:“太仓不归共工府管,将军找错人了。”

“没错,归纳言(大司农)管。”

“我军已经接收太仓,如今尚有粮食数十万石。”

第五伦记得,当士卒打开太仓门进去的时候,当真是惊呆了,外面的百姓却在吃狗彘食,流民饿死无数,皇宫里粮食堆积如山。这让多是流民佃农出身的兵卒颇为愤怒,又双叒叕吊死了几个太仓粮官。

但那些太仓官员确实是冤枉,京师粮食储备,主要是供应皇宫、军队——比如第五伦的几万南征大军,百姓生计都得靠后。

第五伦笑道:“我军粮食在新丰尚有数万石,足够食用。故而,我欲出太仓粮二十万石,让常安人不至于饿着。我麾下安集掾任伯卿,管四万人的军粮尚可,但若是加上城外士卒、流民家眷,常安周边一共四十万人……”

他看向宋弘:“却需要一位熟悉常安里闾,管过钱粮的大吏协助。”

宋弘知道第五伦今日所来何事了。

“将军抬爱了。”宋弘对第五伦不似前几天那样张口闭口叛逆,只婉拒道:“我已为新帝看了十年内库,如今无事一身轻,不打算替人卖粮。”

“卖粮?”

第五伦哈哈大笑道:“宋君误会了,非粜也,是发粮!我愿称之为……救济粮!”

宋弘确实么想到,本以为第五伦要借机敛财,岂料他却说自己打算做好事。

其实王莽也干过类似的事,去年流民入关者数十万人,王莽遂置养赡官禀食之,就由那个被第五伦枭首祭旗的中黄门王业主持,结果使者和常安官吏勾结,一层层揩油,导致发到饥民手中的食物寥寥无几,最后不得不煮草木为酪。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