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我的手指来扰乱吧;宝贝在车里想要你
2021年4月1日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又舒服又浪的岳
2021年4月1日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将军总被欺负哭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第一章

玄灵大陆,灵师至上。

灵师的修炼天赋由灵脉长短决定,但其实力的强弱,则是与灵师所修炼的功法和灵术有关。

灵师修灵,灵力若是按照功法中所特地的线路运作,则事半功倍,功法的等阶越高,其运转的速度愈快,灵力的总量亦是更为深厚。

而灵术,则分为两部分,其一是以纯粹灵力为引,化为属性不一的众多灵技,一部分则是依靠灵力附体,衍生出的各种不同的强横体术。

功法和灵术,依次分为天地玄黄四大等阶,每个等阶又有上中下级之分。

灵小丸所在的凌月山庄,就是靠着一本名为月剑决的玄阶中级功法,方才能在落枫城中占得一席之地。而城中的其他几大势力,也大抵如此。

相传在数百年前,毗邻月蝎王朝的晖曜王朝曾面世了一本地阶中级的功法,尽管皇室竭力封锁消息,但纸包不住火,引来各方强者的虎视眈眈,最终爆发了场惊天动地的争夺。

晖曜王朝坐拥十大辽阔州域,资源的丰厚造就了皇室的强者辈出,可在那场地阶功法的争夺中,皇室强者陨落大半,不得不向附近的邻国求援。

可地阶功法的诱惑何其强大,让往日友好的邻邦纷纷刀戎相见,月蝎王朝更是挟持了其皇室太子,以作要挟。最后关头,晖曜王朝见大势已去,却又不甘心把地阶功法拱手相让,于是当着众多强者的面,将功法毁去…

诸多偌大王朝,为了一本地阶中级功法尚且如此,天阶功法的空前绝后,自是可见一斑。

故而,黑雾最后的一句话落

文学

在了灵小丸耳中,显得格外轻浮。

“诶!你小子这是不信?”见灵小丸不再言语,黑雾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道:“哼!我告诉你…”

皱着某头,灵小丸本是听得仔细,谁料黑雾的声音刚说到一半,却戛然而止。

正当灵小丸忍不住想要询问时,一声突兀的惊呼,从体内传来。

“小子!停下!快停下!”

“怎么了?”

下意识的停靠在一颗粗壮的大树之后,灵小丸低声问道。

在深夜笼罩下的山脉里,可是一些高阶妖兽的主场,这怪物如此紧张,莫不是前方正好是有高阶妖兽觅食吧?

“前方不远处,似乎有灵将境的灵师在战斗!”

九阶谶皇花的主意你都敢打,怕啥灵将境的灵师啊?

暗自嘀咕一句,灵小丸还是按照黑雾的意思,悄然撤退。就是让他有些好奇的是,落枫城的灵将境高手,数来数去就是那几十号人,谁闲着无事,大半夜的在这里争斗?

但好奇归好奇,灵小丸可不敢随意的用自己启灵境的灵识去探查,万一撞见一些杀人越货的勾当,可不是引火烧身么!

这时黑雾又道:“咦…那人给我的气息,怎有种熟悉的感觉…灵小子!在等等!”

“喂!小子!我不是让你再等等么!”

等?等着去送死啊?

灵小丸可不想去瞎掺和,无视了黑雾的话,脚下生风,一起一落下,就是一丈之距。

“非要我亲自来么!”

谁料黑雾话刚落音,丝丝黑色雾气由灵小丸身体内钻出,升腾于其皮肤之上,也正是这一刻,灵小丸的步伐为之一顿,突然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

在灵小丸的骇然中,传来黑雾的怪笑:“放心!我自会保护好‘我们’的!”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第二章

孟川从来没忘记过鹏皇,这个造成沧元界巨大浩劫的罪魁祸首之一。

那场浩劫持续了九百余年,最惨烈之时,人族只能被迫镇守重要的大城,城外尽成了妖族肆虐之地,死去的人们难以计数。

孟川经历过那段惨烈岁月,见过无数城池、村落被妖族屠戮的场景。而掀起这场浩劫的,就是当初的妖界三位帝君!那三位帝君,‘星诃帝君’‘玄月娘娘’都死在了孟川手里!最强的鹏皇却是成为三劫境,一直苟活到如今。

“金鹏,妖族三位帝君,今日轮到你了。”孟川隐隐感觉,这次应该能成功。

如今自己的实力,比刚成六劫境时强太多了。

那时仅仅掌握一门雷霆规则,如今却已然是巅峰六劫境,翻手就能覆灭当初的自己。施展八劫境秘宝‘天罚图’,估摸着都有半步七劫境实力了,如此实力隔着世界击杀四劫境都有较大可能,三劫境靠自身不可能活下来。

“死吧。”

天罚图所显现的巨大眼睛,宛如混洞般幽暗,为了有十全把握,自然动用八劫境秘宝。

轰~~~

低沉的轰鸣回荡在这座七劫境秘宝世界内,令世界都在震颤,同时一道手指粗细的暗金色雷霆已然劈下,劈在了那一团悬浮着的血液上。

孟川眼眸冰冷看着这一切,这一道恐怖的雷霆顺着彼此纠缠的因果线,瞬间传递向隔壁的生命世界‘妖界’内,传递进了一直躲在妖祖洞中的鹏皇。

妖界,妖祖洞内。

“嗯?”盘膝坐着的鹏皇,忽然露出惊恐色,那顺着因果线跨界而来的攻击,让他本能感觉到无法抵挡。

“这么快,孟川又请大能动手了?”鹏皇脑海中浮现这一念头,一缕暗金色雷霆已然渗透进他的身体,他的身体仿佛在火焰中消融的积雪,瞬间便已经湮灭。

躲在妖祖洞的这具真身,彻底湮灭,只剩下些器物留在原地。

虽然妖祖洞,有妖族先祖们留下的重重庇护手段,然而最强也只是到六劫境层次的妖族先祖们,对因果影响终究是有限的。

……

千山星,囚魔牢狱内。

鹏皇的域外真身,一直囚禁于此,受尽折磨。

“我的家乡真身。”鹏皇有些蒙了,头脑都一片空白。

家乡真身都死了,域外真身那还有希望?

鹏皇呆呆抬起头,远处黑袍白发男子走了过来。

“孟川。”鹏皇看着孟川,他感应到孟川越加强大的气息,喃喃低语,“你成六劫境了?真没想到,你能成六劫境,是求七劫境出手杀的我?你可真是恨我入骨啊,不惜代价都要请七劫境出手。”

上一次跨界的攻击,鹏皇就认定是六劫境的强者出手。

仅仅两百余年后,又一次攻击到来,却是要可怕太多太多,应该是七劫境层次吧。

自己一个小小三劫境,能惹得七劫境跨世界出手,也真是难得了。

“让你付出如此大代价,我都感到荣幸了。”鹏皇看着孟川,它没奢望过能活命。

“代价?”

孟川看着他,“是我亲自动得手

文学

!请人帮忙,哪有自己动手来得痛快。”

“亲自动手?”鹏皇一愣,“你成七劫境了?”

它终究只是三劫境,即便掌握四劫境规则,肉身法门也完善大半,但终究眼力差了些,没法判定孟川实力。

孟川没再多说,直接一指点出,幻境降临。

让鹏皇在死前,陷入最彻底绝望中。

“哼。”

鹏皇陷入重重幻境折磨中,它发出低吼:“我死了,妖界破灭与又有何干?”

“哈哈哈,有胆子尽管来,我才是妖界的皇。”

“不,不,饶命。”

“我不敢了,不敢了。”

“嘿嘿嘿……”

重重幻境折磨下,鹏皇心灵意志逐渐崩溃,越加丑态百露。

孟川在一旁看着这一切,脑海中却是浮现着妖族入侵战争的无数画面。

终于,鹏皇被折磨的元神彻底溃散,身死在囚魔牢狱。

“三名罪魁祸首都死了。”孟川默默道,挥手便令鹏皇的尸体彻底化作飞灰,跟着转头离去。

……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第三章

与第一次见到无面诗人时,对未来感到迷茫的安南完全不同。

如今的安南自信而从容。

他清楚的看到了过去与未来的命运。

它们交汇于自己脚下——正如那句谚语所说,命运乃天车之辙。

——唯独他没有退避的选项。

安南必须做出抉择。与之对应的,世界将会为他而变。

看到如今安南眼中明亮的光,无面诗人乐不可支。

“太棒了!太——好了,伙伴!”

她的声音再度拔高了些许,甚至震的萨尔瓦托雷耳中隆隆作响、大脑都在为之颤抖:“我将一直注视着你!”

“……我上次就有一个问题了。”

安南突然开口:“为什么你会管我叫做‘伙伴’?或许是我忘记了非常重要的记忆……我们之前,莫非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我们并非是朋友。但我们是同行者。”

无面诗人没有任何迟疑的说道:“我们源于一处、同向而行——我们并非是朋友、也不是挚友,但关系比那要更加密切。

“我们是战友,是同事,是伙伴,是同谋,亦是共犯。

“你永远可以信任我……安南。”

——你到底是谁?

安南沉默了一瞬。

他将这个话语咽了回去。

他知道,这个问题不会得到答案。无面诗人既然已经说到这里,她就不会进一步的对这个问题进行回答。

似乎是意识到安南在想什么。

无面诗人的嘴角大大的咧开。

如同卡通中的幽灵般——她的嘴巴夸张的裂开,露出更接近于恐怖的笑容:“我想,你现在想知道的问题……是尼古拉斯与腓力的位置吧。”

“没错……唔?!”

安南刚刚点了点头。

他就突然意识到,什么东西撞入了自己脑中。

那是非常轻微的碰撞。

如果要形容的话,就像是被乒乓球敲在了自己的额头上一般。安南感觉自己脑中,突然多了些什么东西……

——那是情报。

他很快意识到了那是什么。

安南集中注意力,便看到了尼古拉斯二世。

那个有着纯白色的卷发,碧绿色的瞳孔——安南莫名的联想到了盛放着苹果味美年达的透明塑料杯上的纯白色圣代。

……这不是安南所会产生的联想。

安南很快反应了过来。

这是……属于无面诗人的记忆?

为什么无面诗人,会对尼古拉斯二世抱有……某种食欲?

这个答案刚一猜出,便让安南感到讶异。

但他并没有对此多做纠结。

他定睛望去,便看到空中有一“朵”蝴蝶飘过。

——是的,一朵。

虽然是非常怪异的形容……但那只蝴蝶,却会让人联想到半透明的玫瑰。

就像是一片吸饱了血、被盖上了的载玻片。

极美的血色蝴蝶,飘扬着从天边飞过。

但周围却没有任何花丛。

——唯有新鲜的、露天的尸体。

有男人也有女人、有孩童也有老人。

其数至少超过三十——肢体全部都不完整,但并非是被残忍的斩断、而是甚至能看到脂肪层与一层一层肌肉的、被解剖过的尸体。

那些极美的,如水晶般轻盈、仿佛一碰便碎的蝴蝶,便落在这些尸体之上。

随着它们的吸血,身后的水晶蝶翼也逐渐从粉红色变成了暗红色。而尸体上则浮现出了一个类似“无限”的符号。

而尼古拉斯二世正非常认真的,拿出一片极薄的、看上去形状像是枫叶般的透明叶片,按向了一具还有热度的新鲜尸体。

尸体的皮肤被非常小心的切开——尼古拉斯二世正从中拓印着什么。

安南很快意识到了他在做什么。

——尼古拉斯二世在收集人体神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