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自动脱了胸衣;一滴都不许漏
2021年3月30日
我和岳坶双飞,我和岳坶双飞
2021年3月30日

同学们的大杂交,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

同学们的大杂交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同学们的大杂交 第二章

江扶月看向窗外,语气平淡:“没什么,随口问问。”

韩恪也没多想,开车驶入别墅。

……

F洲,干别塔沙漠西北方。

烈日当空,炙烤大地,金黄的细沙腾起一阵热浪。

厚实的军靴踩在滚烫的砂砾上,散发出一股胶臭。

二十人的小队正艰难前进。

“谢教授,”一道身穿迷彩的身影快步行至男人面前,哑声汇报:“向西没有找到水源。”

接着,第二个人回来,同样穿着迷彩服:“向北没有。”

然后第三个人:“向南没有。”

而他们本就是从东面过来的,也没看到水源。

换句话说,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没水。

队伍瞬间骚动起来。

这里面有一半是研究人员,还有一半是医务工作者。

而身着迷彩的三人则被驻地临时抽调护送他们前往苏威坦军事基地的维和士兵。

原本从机场到苏威坦只需要两小时车程,但他们运气不好,中途遇到当地武装,抢走了车和水,以及干粮。

为了避免再遇到其他武装势力,造成人员伤亡,谢定渊当即决定带领队伍穿越干别塔沙漠西北部。

眼下,队伍已持续行进十二小时,水尽粮绝,疲惫不堪。

沉默中,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并非不知道说什么,而是能保存一点体力是一点,谁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三个士兵低下头,汗水挂在他们脸上,与黄沙混在一起,留下一道道乌黑的痕迹。

谢定渊:“所有人,原地休息二十分钟。”

说完,他把身上的水壶取下来,递给其中一个士兵。

“你们三个拿去分。”

“教授?!”士兵惶恐地瞪大眼,非但没有伸手去接,还后退半步,语气坚决:“这绝对不可以!”

病毒已经蔓延到整个F洲北部,每天数以千计的平民因为感染死去,而这支医研队伍是整个F洲的希望。

所以,这最后一口水无论给谁,都比给他们有价值!

谢定渊却说:“拿着。喝了继续寻找水源。”

三人还在犹豫。

谢定渊眼神一厉:“二十分钟是大家能够支撑的极限,你们多浪费一秒,找到水源的可能性就小一分。”

三人这才分着把最后一口水喝完。

其他人见状,下意识舔了舔干裂的唇,却没有一个人跳出来反对。

很快,谢定渊和三人出发,前往寻找水源。

“谢教授也去?!”一个士兵惊道,“这……合适吗?”

另一个士兵朝谢定渊离开的方向看了眼:“谢教授不是第一次来F洲了,五年前我还是新兵的时候,他就已经可以带着团队徒步穿行热扎比沙漠,并且全员幸存,不会有问题的。”

“可是……”

“别可是了,立即出发!”说完,士兵朝另一个方向走了。

这个士兵愣了两秒,随即踏上属于自己的方向,一路寻找。

其实他刚才想说,谢教授已经连续十几个钟头滴水未沾,情况可能比他们更糟糕。

十九分钟后,两名士兵一前一后回来,神情沮丧。

他们身上挂着的水壶依然是空的。

队伍里已经陆续有人晕倒。

现场急救之后,情况暂时稳定下来,可做急救的那名医务人员自己却体力不支倒下了。

“不行,再这样下去大家都会死。”

“谢教授呢?已经二十分钟了!”

两名士兵目露焦躁。

又过了三分钟,还是不见谢定渊回来。

“你留在原地,我去找——”

话还没说完,便见烈日黄沙之中,一个身影逐渐靠近。

即使烈日令他满头大汗,风沙沾染原本英俊的眉眼,也依旧折不断男人挺拔的脊背。

仿佛坚毅灌注其中,撑起了他傲然不屈的骨架。

“是谢教授!”两位士兵惊喜地迎上前。

却见谢定渊从身上取下三个水壶,“拿给大家。”

找到水了!

一个士兵当即拔开瓶塞,准备先让谢定渊喝。

后者摆手,又重复一遍:“拿给大家。”

同学们的大杂交 第三章

葳蕤院内。

项心慈挑了一块珍藏的墨砚,亲手装入盒子里,看了好一会,交给秦姑姑:“给东文街送去。”

秦姑姑有丝诧异,给明大人挑的?她以为是给世子,毕竟小姐现在身体不适,轻易不会这么耐心的准备东西:“是,小姐。”

东文街的宅院里。

明西洛面无表情的看着盒子里的砚台,突然哐当一声盖上!

多雨吓了一跳,从外间探出头:“老爷。”

明西洛语气已经恢复平静:“没事。”

多雨又缩回头。

明西洛又看了一会才把盖子打开,里面是上好的青竹佳墨,她送来的,为什么,讨好他,还是想起来有个他,安抚他的情绪?后宅之中打发妾室也没这么敷衍吧。

打发?明西洛连自嘲都省了,但凡他有点骨气,这东西都该扔在送来的人脸上!

明西洛重新合上盖子,手放在上面,额头抵住手背,上面似乎散发着属于她的气息。

……

“柳姐姐我没事,还劳烦你来看我。”大哥惊蛰那一天没有给后宅送礼,她就病了,一半是装的,一半也是真提不起精神,大哥在礼数上从来没有落下过,这次却没有送。

大姐说是大哥事务繁忙,她总觉得不是,大哥定还怪她那天的所作所为,他还经常去看项七,仿佛心慈的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而且她从卫嬷嬷那里知道,大哥惊蛰那天是准备了礼物的,只是一个给了娘,一个给了项七。

而她‘病’到现在,大哥从来没有过问过。

柳雪飞看着项心素的神色,心里不好的感觉越发清晰,那天的事让项逐元很不满意。

项心锦亲自端了茶过来,对这位未过门的弟妹,一千个满意:“还劳烦你来看她。”

柳雪飞急忙起身,双手接过:“谢谢大姐,说起来也是我不好,才让妹妹受了惊吓。”

“与你有什么关系,是她调皮,我娘已经训过她了,所幸小七也没事,你不用放在心上,反而是我这不省心的妹妹,牵连了你。”

柳雪飞笑笑:“哪里,是我没有照顾好心素。”这么多天了,项逐元再没找过她,初春的节礼是管家送过去的,她心中不安仿佛在一点点证实,她不想事态这样发展下去。

她想争取项逐元,不想夫妻隔阂,如果真的是有人挑拨,她也不想处于被动局面,这关乎她未来的生活,她不能退缩:“大姐,我想去看看七小姐,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项心素闻言瞬间看柳姐姐一眼。

柳雪飞安抚的对她一笑:不碍事。

项心素移开视线。

项心锦有些为难,葳蕤院谢绝探访,而且她这次回来后才发现,五房以项心

文学

慈为中心,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五叔从来不反驳,她说不想人探视,就是老夫人也不会去触那个眉头。

弄的项心锦更不好去起那个头:“你的好意她心领了,大夫说她需要静养,院落便关了,让你担心了,回头我告诉她一声,你惦记了。”

这样啊:“哪里,那天我也在场,七小姐受了伤,我心里也不好受。”

项心锦嗔怪:“你和心素就是心思重,那只是意外,已经请了最好的太医,你们心里还过不去了怎么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