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在什么时候最舒服,攻用锁链锁住受调教改造
2021年3月30日
黑莲花攻略手册 txt,椅子有道具play
2021年3月30日

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 惩罚下面夹生姜打屁股

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 第一章

数日后……

神龙殿中一片静谧,青衣男子面无表情负手站在殿中,看着大殿之上的一处灵棺。

“帝君,龙母的灵棺显现,乃是何意?”

潜烨手抚着灵棺的纹路,淡淡道:“大抵是母君见孤娶了心爱的女子做帝后,心中宽慰所致。”

当年取龙气之时,他的母君拼了残留在这世间最后的灵力,嘱咐让他将所有混沌以阴的魔族封印于冥界的忘川地狱里头,可现如今,他非但未动魔族,还将自己赔给了魔族。

他违背了母君的话,想必母君这是动怒了才现了这灵棺的。

“你先下去吧,此事,不必告诉帝后。”

“是。”

陆吾作为守护神龙殿的神,自然有些担忧这灵棺之事,不过现在听了帝君的话,心中安定了不少。

待陆吾退下之后,潜烨俯身向那灵棺深深鞠了一躬,许久,他起身道:“母君,她是孩儿此生唯一活着的理由,万年轮回,孤不止是潜烨。”

他不止是潜烨帝君,更是她的臭龙。

神龙殿外的那处空地上,现今已种满了菩提树,谁也不知那是他遇到妖草的开始。

神草随他入轮回后,以将军府的小姐与他续上了缘,尔后,他的尊儿醒来后,毅然决然赴了西海抛下了他。

潜烨不敢想如若当年妖王未有用妖魂草救她,那么她是否已然被西海的那些异魂给分食殆尽了,如今能与尊儿相守,确实是他之幸运。

当年还记得他唤她草儿时候,尊儿看他的小眼神总是怯生生的

文学

,像是受了惊的猫儿,但如今却像是炸了毛的猫儿。

不管是受惊的猫儿也好,还是炸了毛的猫儿也罢,都是他喜欢的尊儿。

听到神龙殿外头传来了些动静,潜烨便赶忙出了神龙殿,他不知道的是身后的灵棺在他的身影消失在殿门后,传出了一阵若有若无的叹息声。

龙母向来傲气,但此刻也只能认命了,当年与佛陀之约,终究还是未能履行,那灵棺上若有若无的一丝灵力正在渐渐散去。

“阿烨,阿烨,水儿他唤我娘亲了。”女子挥着手,即便是站着离他远远的,潜烨还是能感受到她的喜悦,看着她喜,他的心自然也是喜得。

大儿在送去花神宫的当天便醒了,毫无疑问,潜烨本想让千夜香补回的洞房花烛夜变成了幻影不说,如今已是遥遥无期了。

潜烨见着日日哄水儿的千夜香都快心情抑郁了,他甚至一度认为尊儿现在为了另一个男子不爱他了,纵使那个男子是他的亲狗儿。

哼,会唤娘亲?

小心机龙真是捏准了尊儿的心,潜烨的眼中一片阴霾,陆吾站在他身侧感受到了一阵强烈的冷意。

帝君……嫉妒了小神殿不唤他而动怒了么?

陆吾遂开口道:“帝君,您放心,小神殿既然能唤帝后娘亲,自然不久便能唤您父尊。”

“孤看着神龙殿落了灰尘……”

“……”

潜烨的话还未说完,陆吾便一溜烟消失不见了,打扫神龙殿之事非他能力所及,神龙殿处玄妙莫测,有些事能逃便逃。

陆吾不知潜烨可真不是因为嫉妒小神殿而动的怒,这分明是因为他那狗儿子日日霸占着他的媳妇不说,还学会讨尊儿欢心,这简直是想将他父尊的地位放在地上碾压。

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 第二章

到了学校后,先是参加开学宴,观看新的一年级新生分院,然后才是返回各自的宿舍休息,

将哈利和罗恩的行李还给两人后,刘南回到自己的寝室,关上宿舍门,拿出魔杖,将魔杖尖端指向心脏,并且口念道:“阿马多,阿尼莫,阿尼马多,阿尼玛格斯!”

隐隐间,他感觉自己心脏的位置,仿佛有另一个心脏将要觉醒,

在电闪雷鸣之夜到来前,他必须每天早晚各一次这样对自己念咒,不能间断,否则变身将会功亏一篑,

施法结束后,刘南并没与在寝室停留,他一个神足通瞬移到了二楼的女厕所门口,

打开天眼通看了一眼女厕所,确定了桃金娘的位置,他施施然走了进去,来到洗手的地方略微观察了一下后,一个神足通瞬移进入了隐藏在二楼的那个密室中,

这时,一直在厕所里哭泣的桃金娘,从一个坑位飞到洗手的地方,疑惑的看了看,她刚刚似乎有听到脚步声,

刘南这次来密室的目标就是蛇怪,虽然装有伏地魔七分之一灵魂的笔记本已经被他解决了,但不保证伏地魔不会用其它办法放出这密室里面的蛇怪,所以他还是提前将这头蛇怪解决掉,才能万无一失的安心在学校学习,

瞬移到密室最里层的房内,刘南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其实说是密室,这里到更

文学

像是个大洞穴,

石板铺成的地面两侧,是两排高耸到天花板的巨大石柱,每个石柱上都生动的雕刻着一条巨型大蛇盘绕其上,

而石板路的尽头,则是一个超巨型的人物雕像,雕像的面部雕刻着一张老态龙钟的、猴子般的脸,一把稀稀拉拉的长胡须,几乎一直拖到石头刻成的巫师长袍的下摆上,两只灰乎乎的大脚板,正站在房间光滑的地板上,

这应该就是四巨头之一的斯莱特林的样子吧,嗯,长得有点丑!

走到斯莱特林的雕像前,刘南给自己施加了个漂浮咒,缓缓的飘到了与巨型雕像齐平的高度,

看了看雕像那洞穴一般的嘴巴,刘南运起佛力,一个狮吼功朝雕像嘴巴里轰了进去,

顿时,巨型雕像内部传来一阵急促的拍打声和嘶叫声,

原来这巨型雕像的内部,就是蛇怪平时睡觉的老巢,而雕像的嘴巴,就是蛇怪的进出口,

刚刚蛇怪正在雕像里睡觉,一声破坏力极强的音波攻击,瞬间在雕像的身体内部爆开,虽不至于一下将它致死,但也让它受了不轻的伤,

体型庞大的蛇怪,稍微恢复了一下后,便快速的从雕像的身体内爬了出来,

待看到凭空站在半空中的刘南后,立马通过双眼,愤怒的发动了属于自己独特的天赋能力,致死之眼,

蛇怪属于类蛇形魔法生物,传说它来自七岁的公鸡在天狼星当空时产下的魔蛋,并由癞蛤蟆将其孵化而出,

它的视线是最危险的攻击武器,任何与它目光直接相交的生物都将立即毙命,间接相交(比如从镜子里看到)的生物将石化,

而当刘南与蛇怪双目对视的瞬间,顿时感觉一股诡异的能量从自己的双眼中出现,他不敢大意,立马发动了自己的天眼通,

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 第三章

闻言,几位公主、郡主们配合的露出忧虑神色。

她们中,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是觉得自己父辈兄弟或许能在其中得到利益而窃喜,有的则是害怕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受到影响。

只有临安是真心实意的替胞兄担忧、发愁。

怀庆也是真心实意的担忧和发愁,但不是为了永兴帝,而是从更高层次的大局观出发。

“如果此事传扬出去,诸公会不会逼陛下发罪己诏?”

“也有人会趁机指责,是陛下号召捐款惹来祖宗们震怒。那些不满陛下的文武官员有了攻击陛下的理由。”

“陛下刚登基不久,出了这样的事,对他的威望来说是重大打击。”

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怀庆看见临安的脸,迅速垮了下去,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自从永兴帝上位以来,临安对政事愈发上心,大事小事都要关注。

她当然不是突发事业心,开始渴求权力。

以前元景帝在位,她只需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金丝雀,对于政事,既没必要也没资格参与。

如今永兴帝登基,天灾人祸宛如疾病,折腾着垂垂老矣的王朝。

身为皇帝的胞兄首当其冲,直面这股压力,如屡薄冰。

初登基时,尚有一腔热血励精图治,如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新君已露疲态。

尤其是王首辅身染疾病,不能再向以前一样彻夜埋头案牍,皇帝的压力更大了。

作为永兴帝的胞妹,临安当然没法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其实说白了,就是永兴帝不能给她安全感,她会时刻为胞兄烦恼、担忧。

元景帝时期,虽然王朝情况也不好,国力日渐下滑,但元景帝是个能压住群臣的帝王。

这时,宦官给长公主奉上一杯热茶。

怀庆随手接过,随意抿了一口,然后,敏锐的察觉到宦官眼里闪过疑惑和诧异。

她微微眯了眯眼,没有任何反应的放下茶盏,淡淡道:

“烫了。”

宦官俯首:“奴婢该死。”

怀庆“嗯”了一声,没有责罚的打算,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凝神思考起永镇山河庙的问题。

笃笃……..她敲击一下茶几,金枝玉叶们的叽喳声立刻停止。

“会不会是地动?”她问道。

临安摇头:“根据禁军汇报,他们没有察觉到地动。而宫中同样没有地动发生,只有桑泊。”

桑泊离皇宫很近,离禁军营也很近,如果是地动的话,不可能两边都没丝毫察觉。

临安略作犹豫,附耳怀庆,低声道:

“我听赵玄振说,高祖皇帝的雕像裂了。

“镇国剑不见了。”

怀庆瞳孔微微收缩,脸色严肃的盯着她。

临安的鹅蛋脸也很严肃,用力啄一下脑袋。

这样的话,此事多半与监正有关,除监正外,世上没人能随意支配镇国剑……….监正带走了镇国剑,然后永镇山河庙里,祖宗们牌位全摔了,高祖皇帝雕像皲裂………

当下有什么事,需要让监正动用镇国剑?不,未必是给他自己用,以监正的位格,应该不需要镇国剑………

是许七安?!

怀庆脑海里浮现一张风流好色的脸,深吸一口气,她把那张脸驱逐出脑海。

接着,她以出恭为借口(上厕所),离开偏厅,在宽敞安静垂下黄绸帘子的净房里,摘下腰上的香囊,从香囊里取出地书碎片。

【一:镇国剑丢失,诸位可知详情?】

等了片刻,无人回应。

怀庆皱了皱眉,再次传书:

【一:此事事关重大。】

还是没人回应,这不合常理。

【五:镇国剑丢了?那赶紧找呀。】

终于有人回应了,可惜是一只丽娜。

【五:一号,皇宫发生什么大事了?大奉镇国剑不是封在桑泊吗,说丢就丢?那里是桑泊耶。】

【五:镇国剑也能丢,那你们大奉的皇帝要小心了,贼人能偷走镇国剑,也能偷走他的脑袋。】

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不值得和她浪费时间,说不清楚…….怀庆无奈的打出:

【此事容后再说。】

重新把地书碎片收好。

……….

御书房里。

皇族成员齐聚一堂,这里汇集了祖孙三代,有永兴帝的叔公历王,有叔父誉王,也有他的兄弟们。

堂内气氛严肃,一位位穿着常服的王爷,眉头紧锁。

“司天监可有回信?”

“监正没有回复。”

众亲王有些失望、愤怒,又无可奈何,即使是元景帝在位之时,监正也对他,对皇族爱答不理。

“镇国剑呢?”

“镇国剑早在半月前,便被监正取走,此事他知会过朕。”

问答声持续了片刻,亲王郡王们不再说话。

“若不是地动,又是什么原因惹的祖宗震怒?早说了不用召唤捐款,会失人心,陛下偏不听本王劝谏,如今祖宗震怒,唉……..”另一位亲王沉声道。

闻言,众亲王、郡王看一眼永兴帝,默然不语。

祖宗牌位全部摔坏,这是性质非常恶劣的事件。

若是一些世家大族里,发生这样的事,家族可能就要被逼着退位让贤了。

一国之君的性质,决定了它无法轻易换人,但即使这样,众皇族看向永兴帝的目光,也充满了责备和埋怨。

认为他不是一个明君。

短暂的沉默后,头发花白的誉王说道:

“此事,会不会与云州那一脉有关?”

众亲王悚然一惊。

自许七安斩先帝风波后,许平峰现世,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已暴露在阳光之下。

朝中重要人物,王朝权力核心的一小撮人,如内阁大学士们,又如这群亲王,知道五百年前那一脉蛰伏在云州,意图谋反。

“誉王的意思是,此事涉及到国运之争?”

“那许平峰是监正大弟子,术士与国运息息相关啊……..”

“对高祖皇帝来说,五百年前那一脉,亦是姬氏子孙……..”

永兴帝越听,脸色越难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