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污文乖不疼的
2021年3月19日
我和岳乱小说合集:拔深一点今天老师随你
2021年3月19日

我的风流岳每,朋友的东西太大了

我的风流岳每 第一章

首先,要逮捕的当然是屋里唯一人类也就是那名变态的男子。

只是无论警官怎么询问,这家伙就是半个字也不说,只是嘻嘻的笑着,同时痴痴的喊着妈妈。

“他是范朗西斯,就是这一家中的人,平日里这家伙少言寡语的,听说是这家男主人的私生子,并不怎么招人待见。”警官将他押解出屋子,外面围观的人们立即就认出了这家伙。

很明显,范朗西斯的身份与楼下死亡的这些可怜人一样。

只是,他为何独自在楼上,又为何要拼凑出那样的尸体?平日里,他看起来非常老实,邻居万万想不到这家伙背地里居然是这样可怕的人!

被警官押出来,范朗西斯看着邻居们痴痴的笑着,五官扭曲,并不在乎他们的指指点点。

这幅样子,反而让围观的群众慢慢

文学

闭上嘴巴。

因为他们心底都升起毛毛的感觉,正常人如何会是这个样子?眼前这家伙分明已经变为了恶鬼!

然而直至警官们将楼上的水晶棺抬出后,他们的恐惧才彻底被点燃!由于死的人实在太多,裹尸袋并未带够。

硕大的水晶棺警官只能勉强先用布盖住部分尸体抬出来,可还是好巧不巧的一股风将水晶棺上的布给直接吹下。

“啊——!”

邻居们顿时发出凄厉的惊叫,这等恐怖的景象让附近的普通人受到非常大的惊吓,若是普通命案也就罢了,哪怕死的人再多。

可眼前棺材里的景象着实让他们不敢置信,甚至超出了对恐怖和变态的理解。

“那、那是范朗西斯干的?”

“天啊!前两天,我儿子还和他打过招呼呢!”

“怎么可能?难道他一直都是这样的?”

“呕——无上的真神!求、求你拯救我们这些可怜的灵魂——”

……

人们呕吐着、惊呼着,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们互相对视,所有人的脸都像是抹了层白糖霜。

就连见多识广的警官们脸色也是难看至极。

此时,牧师凡尔赛已经缓了过来,他在弟子们的搀扶下缓缓挺直身子,警官中的带头人来到他面前。

“您没事吧?”

“呼……还好……”凡尔赛摆摆手,盯着警官严肃询问:“莱恩警官,您是不是瞒着我什么?”

这话顿时让警官一愣,表情有些复杂和尴尬。

“呃……”好半晌,莱恩警官眼神疲惫,跟着严肃的张口道:“最近镇子里已经连续发生了几起严重的死亡命案。”

看的出,这些日子他的精神始终都处于高度紧张和繁忙的状态。

徐醒静静观看着,尽管自己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可这灵异空间的故事到底是什么,又与厂长的执念有什么关系他无从得知。

既然如此,徐醒干脆半个字也不言语,始终跟在后面,默默观察。

“连续几起?”凡尔赛讶然一愣,随即武断的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镇子就这么大,如果出现案子,怎么可能会没消息传出来?”

我的风流岳每 第二章

“长老小心。”

看着在九头天蛇这条传说魔兽手中节节败退的古道,萧薰儿激活了血脉之力,让自身实力暂时达到五星斗圣的地步,也随之加入到了战斗之中。

看到这样的一幕,青鳞眼中的冷意更加浓郁。

这一世她很早就被永生之门收入门中,得到了永生之门的倾力培养,对她来说永生之门不仅仅只是一个宗派,更是她的家。

萧薰儿之前也是永生之门的内门弟子,在她看来萧薰儿无论如何也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这是赤裸裸的背叛,不可原谅。

嗡,恢弘的力量流动,青鳞亮眼的表现魂族的四位元老早就注意到了,但他们之前并没有出手,因为他们此行的目的虽然表面上是为了灭掉天外天,但实际目的却是为了刺探永生之门那位神秘莫测的门主的情况。

从开战之初到现在,战争已经进行了五年,可无论战争进行的多么激烈,永生之门的那位门主都没有出现过,这样明显不正常的情况不得不让六大古族心中多想。

最后结合各方的情报,魂族与古族得出了一个大胆的结论,那就是永生之门的那位门主很可能正在尝试突破斗帝。

这个想法虽然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实际上是存在可能性的,因为他们有很大的把握确定陀舍古帝的洞府已经落到了永生之门的手中。

有着陀舍古帝留下的遗藏,永生之门的那位门主完全有可能突破天堑,成为继陀舍古帝之后的又一位斗帝。

对于这样的结果魂族与古族无论如何都是不能接受的,因为肖恩一旦突破成为斗帝,他们所做的一切努力就都成为了虚幻,所以他们精心策划了这一次的行动,以此来打断肖恩可能存在的突破。

“出手吧,总不能让古道和萧薰儿死在这里,如果这样的话,古元那家伙恐怕真的会翻脸。”

看着在九头天蛇的攻击之下险象环生的古道和萧薰儿,魂生天开口了。

听到这话,魂族其他的三位元老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轰,斗气如潮,四道漆黑的大手印同时对着青鳞印了下去,相比于难缠的远古天蛇,他们选择了对青鳞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魂族独有的天阶低级斗技灭魂大手印。

死亡的阴影覆盖,空间凝固,看着那四道从天而降的掌印,青鳞俏丽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畏惧,她对于永生之门的底蕴远比外人清楚的多。

吼,如龙长吟,空洞的黑色漩涡悄然成型,四位八星斗圣使用天阶斗技发起的攻击在落入这个黑色漩涡的瞬间就被吞噬的一干二净,连一点波澜都没有掀起。

嗡,虚空波动,紫水晶一样的蛇躯在虚空中舒展,双眸中流露出迷蒙的九色光芒,美杜莎的身影出现在了这里,她被战斗的波动从沉睡中惊醒了。

“你们真是不知死活。”

锁定空中魂族四位八星斗圣的身影,美杜莎狭长的双眸中流露出了冰冷的杀意。

看到突然出现的美杜莎,魂族四位元老同时皱起了眉头,因为美杜莎那一身毫不掩饰的气息告诉他们她是一位九星斗圣。

“竟然还有一位九星斗圣,真是麻烦。”

“是啊,最为关键的是那位永生之门的门主肖恩至今都没有露面。”

“不过有着绝灵死寂大阵存在,就算是九星斗圣我们也

文学

照样能杀。”

你一言我一语,对于美杜莎这个突然出现的九星斗圣魂族四位元老虽然感觉有些麻烦,但并没有任何的害怕。

斗气沸腾,他们同时引动了背后的死寂之门。

“断生绝灭斧。”

死亡的力量流转,黑色的气流涌动,在四扇死寂之门共鸣的那一刻,一柄宛如实质的染血巨斧在虚空中悄然成型。

死寂之门的背后是一方充满死亡气息的空间,四扇死寂之门彼此共鸣,可以演化死亡之界,笼罩一方天地,也可以聚而合一,化作断生绝灭斧,斩灭一切敌。

我的风流岳每 第三章

听着几名下属的分析,惜雨脸色已经被气的一片铁青,双目含煞,怒不可歇,简直是恨不得立即将这些人给揪出来,全部挫骨扬灰。

那些资源,全部都是属于天元家族的私有财产,同时也是支撑着天元家族发展壮大的基石。

毕竟现在的天元家族也算是家大业大,人口众多,每天都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去养着,一旦资源跟不上,那后果可就相当严重。

而这些被天元家族招募的外来护法,在享受着天元家族给出的丰厚福利还不知足,竟敢得寸进尺,暗地里\\b侵占属于家族的私有财务,给家族带来了巨大的损失。甚至是之前几名监察使的失踪也与他们有着脱不了的关系。

这在惜雨看来,已经是属于罪大恶极的严重罪行了。

只是当惜雨一想到对方是无极始境修为时,心中便生出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虽然她在剑尘走后,暂时掌管了天元家族,可她毕竟修为低下,那些投奔天元家族的始境护法对剑尘是唯唯诺诺,言听计从。可对于她这位副家主,就没那么尊敬了。

哪怕她是惜氏皇朝的公主,可这样的身份放在南域的这帮始境强者眼中,分量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毕竟这里不是在北域。

“可惜许然前辈不理俗事,一直都在闭关潜修,不然的话,若是有许然前辈出面,事情就好办多了。”惜雨暗暗叹了口气,发现自己这个副家主,\\b当是真是有些窝囊。

“剑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他要是在的话,那家族目前所遇到\\b的一切困境,都将迎刃而解。”这时候,惜雨心中不禁开始怀念起剑尘来。

“你好歹也是天元家族的副家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掌管整个家族的生杀大权,几个护法就将你给难成这样了吗?”

就在这时,一道让惜雨牵肠挂肚的声音传来,只见在水云殿的正殿中,剑尘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那里。

没有人察觉到他的何时出现的,直到他声音传出时,惜雨连同几名下属才发现他的存在。

水云殿虽然是一件中品神器,但器灵早已经臣服剑尘,因此剑尘在水云殿中早已可以来去自如。

“参见家主!”正殿中的几名下属一眼就认出了剑尘的身份,神态间立即露出恭敬之色,纷纷是神情激动的行礼。

惜雨目光怔怔的盯着剑尘,脸上逐渐的露出了一抹轻松的笑容出来,道:“你终于回来了,只是我终究是辜负了你的期望,没有替你管理好家族,导致家族损失了大量资源。”

“资源这些倒是不重要,以家族如今的财富,即便是损失了这点资源也无伤大雅,最主要的原因是你作为天元家族的副家主,还缺乏一份果断力。”剑尘一脸郑重的对着惜雨说道:“惜雨,你要明白一点,我们天元家族与其他势力的权力结构不一样,目前我们家族没有老祖,没有太上长老,家主就是权力最大之人。而你作为天元家族内唯一的副家主,我不在的时候,这个家族的一切大小事宜,自然都是由你说了算。”

“那些投奔天元家族的始境强者,你不仅有选择接受或是拒绝他们投诚的权利,当家族内的始境强者做出了有损家族利益的事情,\\b你甚至也有审问以及开除他们的权利,若是有人反抗,你就让家族内的其他始境强者出手,进行强力镇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