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出来 多喷点 宝贝;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2021年3月4日
深田咏美在线视频无码 H口漫画全彩无遮盖
2021年3月4日

被压在洗手台从后面用力|交换目录

被压在洗手台从后面用力 第一章

“好!”

。“终于要快到目的地了啊,再不快点,我都觉得我要散架了!”白露感慨道。

“什么散架了?”今晚他们露营一晚,这两天蓝可的进程也和她们是一样的,晚上都没怎么休息,就是觉得应该按时到场,眼看已经到了山脚下,白露这才决定休息一下。

“没事,我们还有多久到?”白露问西玉。

“没多久,明天上午就到了。”里根斯回答。

“就是委屈你了,蓝可,这次我们的崽崽估计要在大会上出生了。”里根斯一脸担心的说道。

“没事,我不介意,只要让我这段时间放开了玩就好了。”蓝可笑嘻嘻的说道。

“那是肯定的。”白露说道。

“对了蓝可,这几天我见你也是没有什么不适,我手里还有酸梅,那是我出门的零嘴,都忘了给你吃了。”白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什么酸梅?”蓝可皱起了眉头。

白露这才想起她说得多不合时宜,毕竟蓝可现在有了崽崽,那是能随便说得吗?只是酸梅的事情早在部落就应该给蓝可的,没想到居然忘了。

刚刚还是看见远处一棵挂满青果的果树才想起走的时候无意间想起酸梅可以当零嘴才带上的。要不然现在蓝可还没有那个口福呢。只是蓝可也没什么孕吐啥的,也不知道喜欢吃否?

“就是我无意中用果子做的酸果,很是开胃,本来想着你有了崽崽会有不适,吃这个挺好。”白露一边说一边把果子干从里层的口袋里拿出来,只有几颗,不多,主要是热天穿的衣服也薄,这还是她只抓了一把的结果。

“真的吗?那我要尝尝!”蓝可却是笑开。

“嗯!”白露见蓝可转晴的脸色有些疑惑,蓝可随后解释道:

“本来有了崽崽我也是担心的,毕竟离上一次生崽崽的时间还有些远,只是这一次也没怎么折腾我,刚刚主要是想着有酸梅,自然而然的吞口水,一时没答上来,老大,快!给我尝尝!”说话的功夫,蓝可已经把酸果塞进自己的嘴里品尝着这独一无二的味道。

果然!刚刚扔进嘴里就有一股异味传来,蓝可点了点头,白露才笑了。

“怎么样?”白露问道。

“好吃!”蓝可三两下就把酸果吃完了,又毫不客气的伸手向白露要。

“没了!”白露说道。

“嗯?”蓝可疑惑。

“我刚刚不是说了,只有那么几个!”白露揶揄的说道。

“就这两个?”蓝可满头黑线,就只有两个,哪有多的。

“是啊!要不然下次你再有崽崽我再送你多点?”白露说道。

“你明知道?你明知道?”蓝可委屈的说道。

“好吧,现在回部落也是不现实,要不然我就在这地方给你做道食物?”白露只能满足蓝可的心愿。

“好吧!”蓝可说得还有些勉强,但是嘴角的笑容还是出卖了她。

“……”白露无奈的看着蓝可,却是带着放任。

旁边的西玉和里根斯却是一本正经的在旁边议事,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但注意力却是都在他们的身上。

被压在洗手台从后面用力 第二章

棠光姿态闲适地站着:“知道我师承何人吗?”她眉眼一抬,张扬飒爽,“六重天光,战神戎黎。”

说完,把她人扔出去:“回去告诉你师父,我棠光早就不是三万年前那个棠光了。。。”

观博神君撞在树上,吐了一口血,毫无还手能力。

已看呆的大黄回过神来,碎步上前:“我能拜你为师吗?”

棠光刚想说不收弟子。

大黄扑腾跪下:“师父在上,请受徒弟一拜。”

“……”

观博神君回天光时,已是深夜。

殿外无人把守,他一人进殿。

“师父。”

玄肆闻到了血腥气,睁开眼,瞳孔灰暗:“你去西丘了?”

观博气息不稳,咳了两声:“弟子气不过,想教训教训那个女妖。”

玄肆转头望向他,目光无法对焦,不知在看何处:“你被教训了?”

观博羞愧不语。

他也万万没想到那女妖法力如此高强,他竟连一招都接不住。

玄肆低着头喃了一句:“怎么这么没用呢。”

观博立马请罪:“师父恕罪。”

玄肆动了动脖子,耳后不经意露出来,雪白的皮肤上蛰伏着一条黑色血管,向外凸出,血液似要喷涌出来。

“既然这么没用,”他手指间绕着黑色的光晕,歪着头突然咧嘴一笑,“干脆去死怎么样?”

观博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师、师父……”

他满头大汗滚下来。

玄肆站起来,没有光泽的一双瞳孔像流干了血的两个窟窿:“你这双眼睛倒还有点用处。”

“师——”

声音戛然而止,血流满地。

三日后,伽诺神殿的子寅神君状告到万相神殿,说观博神君在西丘遭遇了不测。子寅虽然没有明说是棠光下的手,但却把嫌疑指向了她。

万相神尊令座下弟子果罗率三万神兵去西丘彻查。

大黄是这个悬案的证人。

“我师父没有把人打死,就把他打伤了。”

“是我亲眼看见的。”

“是那个长得像倭瓜一样的神君先挑事的。”

观博神君有些矮小,但也不至于像倭瓜,果罗正想纠正——

“那个倭瓜还骂我师父是下贱小妖,还拔剑动手……”

大黄眉飞色舞地描述了一通,最后总结:“然后我师父就说她师承我师尊戎黎战神。”

语气那是十分与有荣焉。

果罗和红晔交好,态度算得上客气:“棠光神君,在事情的原委弄清楚之前,请勿擅自离开西丘。”

大黄说得很完整,棠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只纠正了一下称呼:“我被削了神籍,已经不是神君了。”

果罗没接话,面无表情地吩咐神兵将此处包围。

棠光暂时住在树婆的茅草屋里,三万神兵在屋外把守,一只鸟儿也不准靠近。这般阵势,令她隐隐不安。

被压在洗手台从后面用力 第三章

船舱的一个底部仓库里。

贺羽晟正小心翼翼地察看林潇潇的伤。

“皮外伤,为什么大不了的。”林潇潇不耐烦地想要缩回脚踝。

这么点小伤,值得那么紧张吗?

贺羽晟脱下外套,又脱下了衬衣,撕成布条,给她包扎伤口。

“现在天气热,这里条件不好,不要感染了

文学

。”他的声音很平稳,听不出任何的关心。

林潇潇原本想要自己包扎。

要知道,对付伤口,她可是手法一流。

但贺羽晟手法熟练,并不输于她。

她一时沉默。

静静地看他给自己包扎……

这种被别人悉心照顾的感觉,很诡异。

包扎好林潇潇的伤,贺羽晟就拿起剩下的衬衣,去擦拭仓库里的血迹。

“你在这里藏了什么人,可以帮上忙吗?”贺羽晟也意识到了贺轻涟有多疯狂。

过去这几年,贺轻涟有多针对他,他并不是不知道。

如果知道贺轻涟有朝一日会对他造成这么大的威胁,贺羽晟早就已经出手……

一直没有动。

何尝又不是顾忌着那一份兄弟情?

林潇潇摇了摇头。

“那个人帮不上忙的。”她黯然道,“那家伙,就是贺轻涟重金买的国际杀手。我那声口哨,其实是像他求助的,可你也看到,他仅仅是关了电闸。”

“你认识那个杀手?”贺羽晟微皱眉。

他一直有感觉,现如今的林潇潇,和早前那个只知道追着自

文学

己流口水的花痴千金有很大区别。

但他从没想过,她竟然会有那么多,他所不知道的一面。

对于贺羽晟的话,林潇潇并没有回答。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